祖蛇

第39章 交令牌 差名额

第39章 交令牌 差名额

嗖!

盘蛇鼎与涅盘火种就钻入体内消失不见,而他却是挥手将这些葫芦收起,准备将其交予族内。

出了天地书,仙识一扫,他就发现蛇衍等人都在议事厅,当下也没有多想,一步踏出,下一瞬他就出现在议事厅内。

古玄的出现很突兀,不过他们也没有惊慌,因为能够来到这里的,必须身俱蛇族血脉才行,否者,没有蛇衍允许,哪怕你是大罗金仙也无法来到这里。

“古玄,你来的正好,我还以为你要为渡劫做准备,所以也没有通知你!对了,你何时去渡劫?”

蛇衍说完,剩余的人也是纷纷把目光看向他。

“我已经渡过天劫了,等到伐天宫结束后,我应该还会回族中一趟,给我门下的三名弟子交代一番,然后就去游历修真界,直至飞升,不过也说不准,如果有机会,我肯定在飞升前回族中一趟!”

听到古玄的话,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后脸色也是复杂起来。

“好,不愧是我族的天才,你已渡过天劫,一切行事自行决定就是,需要族中帮忙就直接开口!”

“多谢族长好意,说句狂妄的话,放眼修真界,能让我低头的不足一手之数!”古玄说完,脸上也是升起一抹傲然之色。

蛇衍等人闻听此言,脸上也是有些欣慰,对于古玄的话,他们并没有怀疑。如果是另一人说出这话,他们绝对会给予最严厉的训斥。

“好,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我蛇族都以你为荣。从你开创出元蛇经起,我们就知晓修真界这个浅水池盛不下你这条大鱼,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此事会来的这么快!”

“族长,这是我为族内炼制的一些丹药,想来应该能够支撑一段时日。还有一些我这些年收集到的东西,可惜此刻也用不到了,就一并留给族中吧!”

他说完,手中就多了一枚储物戒指,走到蛇衍旁边,将其交给蛇衍。

蛇衍也没有观看。只是对着古玄点点头。

“好了,我们刚才说道伐天宫的事,根据我们各大势力得出的结论,最多一个月,伐天宫就重现修真界。

想来此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修真界。我族有一枚伐天令,可惜却是黄色的,除去上使的三个名额,就剩下四个名额,给古玄一个,就剩下三个名额。”

蛇衍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心中却是有些苦涩,诺达的蛇族。居然只有一枚伐天令,这个结果当真够讽刺的。

“族长,族内的名额不必给我留。我身上还有???”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三道人影就出现在议事厅内,正是林无风三人。

“蛇衍,伐天宫就要开启了,伐天令可曾准备好了?”林无风虽然说得平静,可是话音的意思很明显!

蛇衍一时间却是沉默了下来。把目光看向了林镜与金穹二人!

“早就准备好了,可惜。族内这次只搜寻到一枚赤色的伐天令,正好。我就将其交给上使!”

关键时刻,古玄却是开口了,他手中拿着一枚红色的伐天令,看都没看一眼,就像扔垃圾一般,朝着林无风扔去。

林无风将其接住,确认真伪后,双眼一眯,才缓缓的说道:“你是何人?”

“无名小卒一个,不值得上使惦记!”他也是毫不在意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林无风把原来如此四个字咬得很重,可惜,古玄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淡淡地注视着林无风。

良久,林无风才哈哈一笑,对着蛇衍道:“还有一个名额,不知你们谁去?”

“这次,我族就不去了,至于剩余的那个名额,上使随意安排就是!”端坐在边上的林镜突然开口了,语气很是随意,可是就是这一份随意,让林无风心中一跳。

沉吟片刻,林无风才点点点头,深深地望了古玄一眼,就带着蛇刃与蛇斗离去了。

古玄正欲开口,就见蛇衍对他使了一个眼色,他也是没有开口。

只见蛇衍祭出一面蛇形令牌,将其打入到正面墙壁的蛇形雕像口中。

唰!

议事厅就被一道无形的禁制给笼罩起来,这时,蛇衍才开口道:“有些事情,我们知晓就行了!”

正在朝着府邸往回走的林无风脸色突然难看起来,脚步也是微微一顿,跟随在其身后的蛇斗却是骂了一声混帐,还欲开口,见到林无风平静的目光时,硬是把口中的话憋了回去。

古玄点点头,对着蛇衍微微一笑,手中就多了两枚伐天令,令牌宛若碧玉雕琢一般,闪烁着耀人的绿光。

见此,不单是蛇衍震惊了,就连林镜等人动容了,这可是伐天令,不是什么灵石材料,可遇而不可求。

蛇族这么多年才找到一枚,并且是黄色的,可见其稀少程度,而现在的古玄却是一下子拿出三枚来,其中还有两枚是绿色的,这如何能够让他们平衡?

蛇衍嘴张了张,还是没有开口,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现在我们还有三枚伐天令,两枚绿色的一枚黄色的,这样一来,名额就提升至三十六人,我们在场的人都算上还绰绰有余!”

“其实我族计划前往伐天宫的只有六人!”蛇衍满脸苦笑的说道。

“这是为何?伐天宫虽然比不得血域,那也是三千年左右才开启一次,如此机缘,诸位焉能错过?至于蛇族的安危却是不必担忧,我还不信真有人胆敢拿自身的性命开玩笑!”

古玄似乎猜到了蛇族的计划,也不避讳,直接把事情给挑明了。

他的话一出口,诸多长老都是动心了,机会难得,错过了可能一辈子都不再有这样的机会。

假如下次蛇族有人镇守,可是伐天令还会有这么多吗?

一时间,整个议事厅都是沉寂下来,所有人都是盘算着此事的得与失。

莫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蛇衍才开口道:“老祖,此事不知你们怎么看?”

“机缘难得,不可错过,不过你是族长,不管你的决定如何,只要不是危害到我蛇族,所有人都必须听从,这是祖训,也是族规!”

“多谢老祖,我心中有数了!”蛇衍说完,就把目光朝着众人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