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58章 人王殿 战阳钟

第58章 人王殿 战阳钟

古玄扫了一眼扔到他面前的人,也不做理会,翻手拿出一枚龙血菩提,三滴地元灵液,以及一滴三光神水,直接让银龙吞服,然后就将其交给蛇皇。

而他却是把目光放到这个活口身上。

“说吧!”古玄静静地盯着此人。

“前辈,还请饶晚辈一命!”这人说完,见到古玄的目光,就不敢再作多言。

良久,此人便把整件事情的前后说了一遍,然后满脸忐忑的望着他。

“滚!”

轻言一声后,他就朝着黄龙宗的驻地行去。

这次却是被自己得了一个便宜,阴无道等人破去了黄龙宗的阵法后,便被护山神兽给偷袭了,结果却是出人意料,护山神兽被人给屠了。

最后却是被他摘了桃子,当真是造化弄人。

“蛇皇,你带着银龙留在这里,如果有人寻到这里,也不要阻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安全第一!”

交代一番蛇皇后,他就把龙族之人的尸体收起,然后把小毛猴放出,尽管小毛猴有些不情愿,但是在他的**威下,还是乖乖屈服。

有着小毛猴带路,很快他就来■,到一座大殿外,大殿上书写着‘人王殿’三个大字,不知过了多少年,三个大字还是带着一股磅礴气势。

观察片刻,他发现没有危险后,就朝着大殿走去。

可是。当他来到大殿入口时,一道无形的结界出现了。人王殿三个大字也是射出一道金光,将他笼罩起来。片刻后,他就被这道无形结界给弹了出来。

他有些不死心,连续试了几次,亦是如此,便把小毛猴唤来,让其一试,结果也是不行,小家伙急了,当即就把第三只眼睁开。一道金光一闪而逝,朝着结界射去。

只见,整座大殿一颤,一股无法匹敌的气势就朝着小毛猴碾压而来,古玄脸色一变,顺势将小毛猴收起,身子也是急速退去。

脸上却是有些阴晴不定,难道真的要空手而归?

尽管他心中有些不甘心,可是刚才人王殿发出的气息却是让他知晓。再要强闯,自己也将会落得小毛猴一般的下场。

暗叹一声,就转身离开,准备前往黄龙宗其他地方探寻一番。

就当他转身之际。一道人影却是出现在他面前。

见到此人时,他也是一愣,没想到此人居然是自己在大日魔祖洞府中遇到的巫骨。数百年不见,此人居然已经渡过了天劫。

当年此人在自己有所感悟之际。却是没有出手,无形中却是自己欠了此人一个人情。此刻相见,巫骨虽然没有认出自己,但是自己却是认出了此人。

既然如此,也该提醒他一番,也算是还了当年的人情。

“巫骨道友,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阁下是何人?”巫骨脸色一变,满脸警惕地盯着他。

“古玄,当年在魔祖洞府时,却是换了一个面貌,还望道友见谅!”古玄也没有不好意思,直接告诉他自己以前变了容貌。

巫骨先是眉头一皱,片刻后,眼中也是闪过一道惊讶,道:“原来是古玄道友,不知有何见教?”

巫骨还是一副远距千里的样子,并没有因为他表明了身份就热情十足。

见此,古玄也不以为然,独自一人行走在修真界,面对一个陌生人有着这个姿态已经不容易了。

“道友,想要前往人王殿寻宝,却是需要小心大殿门口的结界!”

“你不是人族之人?”巫骨脸上也是露出一抹愕然。

“道友何出此言?”古玄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是人王殿,里面的传承都是人族留给后辈之人的,自然会排斥其他种族之人!”

闻听此言,古玄似乎明白了什么,点点头,对着巫骨一抱拳,就欲离去。

“道友,等一下…”巫骨脸色有些复杂。“还请道友帮个忙,需要什么酬劳,道友可以说出来…”

“无需酬劳,什么事,尽管开口就是,当年在我有所感悟之际,你没有出手,这次帮你就算还人情了!”

“这个…一会我将要炼化人王殿,可能会出现一些异状,如果有人到来,还望道友能够为我阻拦半个时辰…”

巫骨说完,脸色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好了,这个忙我帮了,道友最好赶紧行动吧!”古玄风轻云淡地说道!

“多谢道友!”巫骨对着他行了一礼后,就朝着人王殿进去。

果然,人王殿射出一道金光,发现巫骨是人族后,结界就自动隐藏起来。

古玄暗叹一声,却是此宝与自己无缘,感叹完后,就盘坐在人王殿前面,守护起来。

莫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人王殿就出发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哪怕远在数万里都能看到,古玄脸色微微一变,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希望不要节外生枝才是。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突然,古玄睁开了双眼,身子也站了起来,却是有人来了。

下一刻,就见一道人影踏空而来,此人比之常人高出一头,浓眉大眼,火红色的头发肆乱飘扬,身上穿着一件金乌战甲,整个人举手投足间霸气十足。

低头扫了一眼古玄,就伸手朝着人王殿抓去。

古玄身子一晃,就挡在此人身前,望着此人,古玄心中也是有些叹息,如果有选择他真的不远与这种人为敌,奈何,应人之言,忠人之事。却是由他不得。

“道友,我也不想与你为难。在等片刻,我就不再阻拦道友!”古玄有着无奈的说道!

“本座只问一句。让还是不让?”

见到古玄这个模样,此人眉头一挑,直接一拳轰出,望着朝自己飞奔而来的拳劲,他也不敢小视,左脚微踏向前,也是一拳轰出。

轰!

两人的攻击相击在一起,发出一道震天巨响,地面也是被轰出一个大坑。无尽气浪却是朝着四周散发而去。

此人轻咦一声,似乎也没有想到,古玄居然能够接下他的一拳,当下,脸色一正,沉声道:“再说一遍,让还是不让!”

咚咚咚!

一道沉闷的鼓点声突然响起,回荡在这片天地间,鼓声入耳后。两人心中均是一颤,全身血液也是加速流动起来,似乎有些不受他们的控制。

两人气势一收,脸色都是凝重起来。然后,想都没想就后退起来。

“难道是行军鼓?”古玄心中闪过一道疑问。

咚咚咚!

鼓声一波接着一波,就让海浪一般。永无止境。

古玄两人一退再退,直到退出黄龙宗的范围。才发现鼓声弱了不少。

两人相似一眼,脸色都很难看。这鼓声居然可以引动他们的气血,以他们的实力都无法压制,着实有些诡异。

咚咚咚!

三道高昂的鼓声响过后,鼓声就消失了。

“难道巫骨已经炼化了人王殿?”他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就发现红发之人居然再次朝着黄龙宗行去。

他脸色微微一变,身子也是急速射出,追击而去。

红发之人感受到古玄的动静后,眼中也是迸发出一道怒意!身子就此打住,横贯在半空中,静静地等候着古玄到来。

他也是发现了,如果不解决掉古玄,他就没有机会接近人王殿,所以他也是打定了主意,现将古玄解决掉,自己在去探索人王殿。

见到此人停身,古玄也是一愣,不过看到对方的神色,他也是明白了此人的打算。

心中苦笑一声,却是别无选择!

“不知道友如何称呼?我却是不愿与道友争执,奈何答应他人,为其守护半个时辰,眼下还有一点时间就到了,可惜天不如人愿!”

“我叫阳钟,来自飞仙派,我不管你有何苦衷,既然敢阻拦我的机缘,就要承受我的怒火!”

阳钟说完,身上释放出一股霸绝天下的气势,气势之强居然引动了天地间的气流,火红色长发肆乱飘舞,金乌战甲猎猎作响,再加上阳钟散发的气势,活脱就像一尊战神。

古玄心中也是暗赞一声,可惜,行事不由他,否者,他绝对愿意与这种天之骄子结交一番。

“在下古玄,来自蛇族!阳道友想要争夺人王殿,须胜过我,否者一切都是空谈!”

“蛇族能出你这样的天才,却是蛇族的不幸!”阳钟脸上闪过一抹可惜之色,也是不愿多说什么。

听到这话,他心中却是一动,似乎把握到了什么?却又没抓住,很是吊人胃口。

“不知道友所言是何意思?”

“废话少说,唯战而已,你若能胜过我,告诉你也无妨,如果连我都无法战胜,你也没有必要知晓!”

阳钟说完,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身上也是战意十足,朝着古玄就是一拳轰来。

古玄感觉到阳钟的拳势如山峦一般厚重,这仅是对方的随意一击,就有此威势,让他也是不敢有半点小视。

他感到自己体内的血液也是沸腾起来,这种感觉好久没有出现了,让他也是快要忘记了。

战!

心中大喝一声,也没有摆什么架子,径直一拳轰出,简单,快捷,没有半分花哨!

两拳相交‘轰’地一声就爆发开来,强大的气劲让两人也是不由的退后起来。

下一瞬,两人就各自射出,交战在一起,两人速度极快,根本无法看清人影,只能感受到半空中的气劲四处迸发。

近身搏斗,在修真界很少见到,这种战斗只有在体修身上才能见到。而眼下两人的交战却是肉身搏击。

拳拳到肉,每一招都蕴含着无上力量,远远望去,只见两道影子不断乱翻着。根本无法看清他们的搏斗招式,只能听到一阵砰砰声直响。

两人越战越勇,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战斗很快就进入到关键时刻,此刻的交锋,他们凭借着都是身体各部位的本能反应,什么招式,技巧都是次要的。

哪怕念头都无法做出最快的反应,只能凭借着他们身体的自我反应,下意识的出招攻击对方。

古玄此刻已经忘记了一切,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战!

阳钟也是如此,他虽然是上界之人,可是同级中与他能够近身搏斗的却是没有几人,平常很少能够让他这般酣畅淋漓的战一场。

此刻有了古玄这么一个对手,他也是忘记了自己战斗的初衷。

拳轰,脚踢,肘抽,甩臂…每一个动作都是自然流畅,没有半分刻意追求。

这才是战斗的本能,两人都已经陷入了一种忘我境界,此时的他们已经忘记了一切,不再追求什么胜负,只希望这样的战斗永无止境下去。

他们都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战斗经验在不断上涨着,如果有高手观战就能发现,他们两人的每一个动作都很自然,技近乎道。

他的对战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战斗,而是对格斗之道的延生。

咚咚咚!

突然一阵鼓声再次响起,两人的战斗也是被打断,待到两人清醒后,眼中都是闪过一道遗憾之色。

这种战斗境界可遇不可求,如果让他们这般战斗在能够延生一段时间,他们的身体就会彻底发生一次大蜕变,可惜,机缘还是不到。

对于打断他们的鼓声,两人都没有愤怒,经此一战,他们却是有些明悟,战斗被打断,只能说他们的机缘不够深,如果将其怒火发泄在鼓声上,却是落了下乘。

“痛快,好久没有这般痛快了,兄弟你叫古玄,我却是记住了,哪天到了上界,可以来飞仙星域找我!”

阳钟说完,就欲离去!

“等等,不知你先前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这是你蛇族的家事,现在仙魔妖界的蛇族却是发生着内斗,似乎还有所升级,至于内斗的根源我却是不清楚,不过飞升的一脉却是处于劣势!你飞升后,却是要小心才是!”

阳钟说完,身子就化作一道流光朝着远处遁去,唯有古玄似乎有所领悟!

阳钟虽然说得简单,但是他知道这一切远远不是表面看到的这般,单从上界降临的人身上就可看出,本来他对蛇族之事还有些怀疑,此刻却是确定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蛇族发生了内斗,他却是不明所以,按理说,蛇族在仙魔妖界也算的上是一方霸主,难道他们不知道内斗只会让蛇族的实力下降吗?

咚咚咚!

鼓声再次响起,却是打断了他的思路,苦笑一声,看来有些事情远远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美好?

嗡!

伴随着鼓点声,人王殿也是散发出一股磅礴的威压,朝着黄龙宗滚滚而来。

古玄脸色一变,身子却是急速后撤,仙识放出,却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压制了,根本无法察觉人王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