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61章 结联盟 诸天禁

第61章 结联盟 诸天禁

“不若这样,我们结个联盟,以天灵宗,天龙派,炼器阁三大势力为首,剩余的势力为辅,我们都分出一成的收获算是给他们的报酬,他们只需寻找大阵漏洞,关注大阵变化,掩护我们就行,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阴无道说完,见到无人开口,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遂闭上眼不再关注此事。

“我觉得噬魂宗的阴.道友说的不错,诸位可不要忘了,伐天宫开启后,可没有一个固定的时间,也就三个月左右,可是到底会开放多长时间,都是未知的,我们在这般下去,说不定都会空手而归,届时,耽误了宗门的大事,我们都承受不起!”

说话的却是冰宫的紫倾仙子,眼见紫倾仙子开口了,一些人也是纷纷附和起来。

“我也觉得荫.道友与紫倾妹妹说的有道理,如果真的这般下去,我们空手而归,后果大家心中都有数,至于能否承受失败的后果,那就因人而异…”

寒光教的龙吟月也是开口了,这话一出,好多人脸色都是一变。

“我化丹门愿意结盟!”

“我飞仙派也同意结盟!”

“我驭兽宗也同意结盟!”

……

。无.错。小说 ??“我自然门也同意结盟!”

“我姬家也同意结盟!”

“我古家也同意结盟!”

“我妖族也同意!”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大部分势力代表人都同意这个结盟,这时,所有人都是把目光落在炼器阁,天龙派,天灵宗三大派身上。

尽管三个宗门的人心有不甘。可是大势所趋,他们也不敢拒绝。

“结盟也行,但是我有个条件,否则我宁愿空手而归!”天刑扫了众人一眼,缓缓说道!

“天刑,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只要合乎情理,大家都会考虑一番!”

“按照你们所说的分配,一成收益却是有些少了,最少三成,还有发现什么宝物,我们三家有有优先挑选权!”天刑说完,所有人都是沉思起来。

笑凡尘与无锋相视一眼后,也是朝着天刑点点头。

片刻后,所有人都有了决断。

古寒率先开口道:“优先权可以让给你们。但是分配收益却是不行,一成已经不少了!”

“没错,三成收益确实有些过了!”阳钟面无表情地说道!

“贪得无厌可不是什么好事,肚多大吃多少饭,蛇吞象只会撑死!”夜枭冷笑一声

“这样吧,你们说一成少了,我们说三成多了,分给你们两成收益。但是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凭借着阵法之力暗算我们。非但分配不会用,哪怕你们的命能不能保住都是问题!”

一直没有开口的敖纯却是开口了,他代表的却是妖族众人,分量不轻。

“我看这样可行,就在原来的基础上再加一成,不过每个人却是需要以自身性命发血誓。否则,大家都会心存芥蒂,无法精诚合作!”

方冲这话一落,所有人都是纷纷点头。

“既然如此,联盟之事就定了。现在都发血誓吧!”姬鼎说完,就率先发了一个血誓。

其他人见此,也没有逃避,纷纷发誓!

“好了,既然结了联盟,我就先说几句,伐天宫外面的阵法是诸天禁断大阵,其中还夹杂着无数诸天神禁,将大阵的薄弱点给遮掩起来。

此阵的威力大家都听说过,我也不再多说,但是想要在诸天神禁中找到大阵的薄弱点,却是需要注意三件事。

第一,一定要听从我三人的指挥,诸天神禁无孔不入,你们也应该听过一些,哪怕在你们面前出现的是一尊仙帝的攻击,你们也要听从我们的指挥,一但你们害怕了,诸天神禁将会侵蚀你们的心神,届时,在想要清醒过来,比登天都难!

第二,破阵时攻击一定要快,不能有丝毫犹豫,诸天禁断大阵运转极其快速,薄弱点稍瞬即逝,一但错失良机,先前的一切将会白费。

第三,进入大阵时,一定要紧守心神,不要心生贪念,否则,一但你们被大阵迷惑,仙帝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无锋说完,对着笑凡尘与天刑点点头,道:“我说完了,不知两位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天刑摇了摇头,而笑凡尘却是满脸凝重地道:“我再说一句,入阵后,不管看到什么,一定要紧守心神,诸天神禁太过诡异,一但有人陷入其中,我们绝对不会因为你们其中的一个而停下脚步!”

笑凡尘说完,见到还有些人不以为然,脸色也是难看起来。

“诸位,不要以为我的话在危言耸听,命是你自己的,自己不珍惜可以,但是不要连累其他人,我可不想因为其中某些人的愚蠢而送了命!”

笑凡尘满脸冷笑地扫了那些不以为意的人一眼,似乎要把他们记在心中一般。

“接下来诸位都准备一番,养精蓄锐,我们三人却是要研究一番大阵,记住,让那些实力弱小的修真者注意点,不要随意攻击大阵,否则死了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

天刑冷冷地说完,就与笑凡尘两人聚在一起,开始商议破阵的事情,其他人也是散去。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进入伐天宫的修真者基本都已经来到了神州大陆。

上界来的人几乎都聚集在伐天宫驻地外围,那些修真界赶来的人却是朝着九大势力的驻地赶去。

也有一部分实力强悍的散仙来到了伐天宫的驻地前,不过却是没有与上界之人打招呼,只是自顾自的停留在一旁。

突然,十数道人影朝着伐天宫驻地而来,阵势有些浩大,为首的几人都是十一劫散仙。那些独自前来的散仙见此,也是加入到这个队伍中。

让人疑惑的是,其中居然还有一名大乘期的修真者相随在其中,这些人非但没有排挤,反而有些献媚。

如果古玄在此就会发现这名大乘期的高手就是修真界赫赫有名的阵法宗师傅传真。

古玄将药园洗劫一空后,发现药园后面居然有一座洞府。可惜荒废了好久,洞府外边的大阵已经残破不堪,没费多少功夫,他就将这个大阵给破了。

移步来到洞府内,发现大厅只有几张石椅石桌,除此之外,只有墙壁上挂着一个黄澄澄的葫芦,也不知里面装有何种宝物。

拿在手后,就将其打开。一股酒香也是四溢散开,闻之让人陶醉不已。

香醇浓厚的气味,把古玄肚里的酒虫也给勾引出来,直接大灌几口,灵酒一下肚,就化作一股热流朝着四肢八骸散去,全身都感到一股暖洋洋的气息在徘徊。

他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气血居然壮大一丝。看来此酒也是难得之物,当下也是收了起来。

随后。他就朝着炼丹室,闭关室,灵兽室分别查探一变,可惜收获不多,唯一让他心安的就是找到了一件炼丹宝炉,这么多年过去了。隐隐间还可以闻到一缕药香,可见此炉也是炼丹无数。

当他来到一座大殿后,才发现剩余的地方已经被人给搜刮一空,他也没有多少失望,就离开了此地。放出仙识开始查探起来。

辨认好方向后,他就朝着伐天宫的驻地赶去。

一天后,他终于来到了伐天宫驻地前,仙识一扫,发现很多熟人都在这里,尤其是自己关注的两个头号大敌亦在其中。

心中冷笑一声,他就朝着这些人查看起来,发现这些人的修为都不弱,心中也是有数了。

就在古玄观察这些人的时候,也是有一部分人在观察着他!

阴无道见到他后,眼中闪过一道杀意,阳钟却是朝着他点点头,林无风眉头却是一皱,方冲先是一愣,随后放声狂笑起来。

古寒却是有些疑惑,因为他在古玄身上居然感到一丝熟悉的气息,似是而非,可是他却是想不起来自己何时见过此人。

“古玄,没想到吧!”方冲起身来到古玄不远处,满脸冷笑道!

方冲刚说出古玄二字,古寒脸色略变,心中却是越发的疑惑起来,他先前感觉的那一抹熟悉,此刻也是回想起来,正是与死去的兄弟古玄有些相似。

如果单是这个也就罢了,居然连名字都有一样,难道当初的古玄没有死?

“不对,当时,我亲眼见到古玄自爆而亡,这是事实,不过,为何见到此人时,自己的心就乱了呢?难道此人与死去的古玄有瓜葛?”

不说古寒心中的疑惑,其他人听到方冲的话,也是多看了古玄几眼,似乎想要看出什么来。

“你的命还真大,不得说你运气真好,当初你还是归元宗弟子时留你一命真是一个错误!”

“是啊,如果当初没有你的手软,也就没有今日的方冲,我该谢你好呢?还是该恨你好呢?”方冲脸上的冷笑不见了,取而代之却是满脸复杂。

“谢就不用了,我与归元宗宗有仇,当初留你一命不过是为了羞辱归元宗,没想到却是发生了这么多变故!”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打算杀了你!”方冲剑眉一挑,满脸平静地说道!

其他人却是被两人的对话给弄糊涂了,脸上都是有些错愕,都是满脸古怪地看着两人。

“想杀我的人多了,不少你一个,动手吧,让我看看你这些年的长进如何?”

古玄说完,身上的气势也是一变,盘蛇枪也是出现在手中,顺着方冲一指,也不管其他人的想法,身子一动,就朝着方冲刺去。

方冲脸色一正,眼中闪过一道血光,手中也是多了一柄紫色长枪,轻轻一抖,也是化作一道虚影朝着古玄杀去。

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没有,两人一动手,那些围观的人脸色都是一变,尤其是阴无道与林无风,两人的脸色很是难看。

两人交战在一起,只见两道身影摇摆不定,无数道枪芒在两人周身旋转,这场大战没有惊天动地的响动,一切很是安静,可是那些观战之人脸色却是越来越凝重。

轰隆隆!

一道惊天巨响过后,两人也分开,凝视片刻后,两人就各自离去。谁也不清楚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阴无道眼中闪过一道诡异之色,望着古玄有些蠢蠢欲动,林无风却是双拳紧握,脸色有些难看,唯独古寒满脸平静,不知在想什么?

不过,经此短暂的一战,所有人都是注意到了古玄此人,于是纷纷传讯,让下界的人去打听古玄的事迹,很快,各个势力都有回信,看完后,最让他们惊骇的是,古玄此刻居然只有大乘期。

一名大乘期的修真者居然能够与最顶尖大罗金仙战而不败,可想而知对这些人的冲击有多大?

看过古玄的信息后,脸色最难看的要数归元宗未渊了,他也没有想到古玄居然与他归元宗有仇,不但这样,就连方冲这个天才,曾经也是他归元宗的弟子。

见到这个结果,差点让他喷出一口逆血,两名如此卓越的天之骄子,居然都成了归元宗的仇人,并且是那种无法解开的死仇,让他也是烦躁起来。

打杀?想都不用想,如果他敢强出头,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古玄与方冲两人给联手镇压。

不管吧?自己也是归元宗的人,肯定会被别人耻笑,下界的宗门当真是给他出了一个难题,让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让他最为恼火的是,在归元宗时,居然没有人跟他说过关于古玄的事情,难道说下界的归元宗已经能够匹敌这么可怕的敌人?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给上界说,归元宗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难道都是骗人的?

每每想到这个,未渊的心就要爆炸了,强行将自己的怒火压下,苦笑一声,却是思索着此事该如何解决?否则等到伐天宫结束后,就是他归元宗的末日。

古玄的实力如何,他不怎么清楚,但是方冲的实力他很清楚,哪怕就是他也不敢说是方冲的对手,此刻的古玄居然能够对战方冲而不败,这是何等的实力?

直到今日,他才知晓方冲之前居然是归元宗的弟子?这个消息比之古玄是归元宗的敌人还要让他震惊。

下界的归元宗到底怎么了?居然接二连三的犯这种错误,难道说归元宗已经堕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是说这是归元宗的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