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76章 炼神鼎 天怒式

第76章 炼神鼎 天怒式

紫薇境的人覆灭归元宗后,没有动归元宗的一砖一瓦,全部将其留给了古玄,确认归元宗内没有活着的归元宗门人后,便急匆匆地离去了。

随后,整个修真界都炸锅了。

不可一世,修真界十大门派之一的归元宗居然被灭门了?

这个消息投入到修真界中,不知掀起了多大的波澜,不信者有之,狂呼着有之,惋惜者有之,更多的人却是有些幸灾乐祸。

兔死狐悲,其他的门派都是沉默了,强如归元宗都被人灭门了,如果敌人想灭他们的宗门,简直是轻而易举。

就在各大势力忐忑不安之际,均是受到了上界的传讯,让他们静观其变,不必担心。

有了上界的消息,各大宗门也是长出一口气,随之而来的就是解除宗门危险警报,门人弟子也是各司其职,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那些被归元宗欺辱过的人更是欢歌载舞,大肆庆贺归元宗覆灭。也有一些修真者打算浑水摸鱼,前往归元宗的地盘上弄点油水。

可惜,这个时刻,紫薇境却是高调宣布,归元宗已经被他们紫薇境给灭掉了,一个月内,不许任何修真者前往归元宗遗址,否则就是再打紫薇境的脸。

消息一出,那些打算浑水摸鱼的人,都是偃旗息鼓。

紫薇境此刻正处于风头正盛之际,没有人愿意招惹这个势力。

不过,事情总是有些意外,总是有些不怕死的人,修真界大名鼎鼎的尸鬼道人却是高调出现在元城中。将整个元城的资源给洗劫一空。

尸鬼道人本是魔门一个小门派的掌门人,不知因何得罪了寒光教,整个宗门都被寒光教给连根拔起,唯独尸鬼道人逃过一劫。

尸鬼道人逃离后,便潜藏起来。再次现身时,已经是七劫散仙,连续灭掉寒光教的几个分部后,就被寒光教的人给追杀而至。

出乎意料的是尸鬼道人并没有被寒光教灭掉,而是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修真界,寒光教的人也不在理会。却是没有人知晓他们之间到底达成了何种协议。

之后,尸鬼道人就消声遗迹,不再修真界露头,谁也没有想到数千年过去了尸鬼道人还活着,修为也提升至十劫散仙的地步。非但如此,居然还敢招惹紫薇境,也不知是傻大胆还是真人不露相?

于是,整个修真界的人都在看着尸鬼道人的笑话,可是左等右等也不见紫薇境的人动手,难道紫薇境的人只是随口说一说?

见此,那些打算浑水摸鱼的人再次活跃起来,等了半个月还不见紫薇境有任何行动。心中的最后一丝担忧也是消除了。

短短三天时间,便有数千人来到元城,发现元城空无一物后。便把目光放在了归元宗的遗址上。

紧随着,震撼的一幕出现了,尸鬼道人居然守在归元宗的山门前,将所有人拦截在外。

尸鬼道人将紫薇境的话重复一遍后,所有人才知晓尸鬼道人是紫薇境的人。

戏剧性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是有些骂娘,这些浑水摸鱼的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却是陷入一个两难的地步。

最后,这些人居然商议着灭掉尸鬼道人。替天行道,结果有些血腥。

数千人尽数被尸鬼道人给灭掉,身体被尸鬼道人的尸鬼幡吞掉了,而头颅却是被尸鬼道人垒成一座人头塔摆放在归元宗的山门前。

这一幕,让那些心存侥幸还在做着美梦的人立即清醒过来。

古玄将巨鼎收入到道法玄碑内,摸索数天,也是初步祭炼了这方宝物,才知这件巨鼎名叫炼神鼎。

炼神鼎是一件太古神器,可以炼化万物,最让古玄看种的一点就是炼神鼎可以将蕴含能量的东西炼化成补天液。

补天液可以快速恢复神魂创伤,只要有灵性的生灵都可以吸收,没有级别限制,对于眼下的他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炼神鼎可以将天地间蕴含能量的东西尽数炼化为补天液,正好这次在归元宗搜刮了一大堆东西,不知该如何处理呢?这回却是有用处了。

当下,他就出了道法玄碑,将所有的荒兽王全部召集而来,让他们将归元宗蕴含能量的东西全部搜刮一空。

荒兽王们虽然不知古玄的用意,却是没有多问,古玄交给鬼龙王等人几件空间宝物,就让他们去忙活了,而他却是朝着传承宝室行去。

等到他来到传承宝室后,发现分身已经将宝室内的东西尽数搬去,于是他就朝着剩余的三个藏宝室赶去。

三天后,古玄与分身来到归元宗的山门前,一众荒兽王也是汇聚而来,守在这里的尸鬼道人脸色却是一抽一抽地,因为整个归元宗都被翻了一遍,只要蕴含的灵气的东西,一点都没有留下。

哪怕那些点缀山石间的花草树木也是一株未留,整个归元宗就像蝗虫过境一般,寸草不生。

“道友既然已经出来了,我也就告辞了,这是整个元城的收获,我也就送给道友了!”尸鬼道人说完,将一条储物腰带扔给他。

古玄探入仙识一扫,心中却是一喜,也没有拒绝,直接收了起来,如果没有得到炼神鼎之前,不要说这些东西,哪怕就是一座灵石矿脉败在他的眼前,他也不会看一眼。

但是眼下却是不一样,炼神鼎可以变废为宝,这些在他眼中的垃圾经过炼神鼎的提炼后,就会变成珍贵的宝物,心态不一样了,垃圾在他眼中也变成了宝物。

“等等,道友送我厚礼一件,我却是不好平白收下,这葫补魂夜就送给道友了!”他见尸鬼道人欲离去,急忙将其喊住。拿出一个玉葫芦扔给尸鬼道人。

这所谓的补魂液正是他用炼神鼎内的湖水提炼出来的,效果虽然单一,但是送人却是一份厚礼。

他也不管尸鬼道人的疑惑,挥手将一众荒兽王收起,便瞬移离去。

下一瞬。他就出现在传送阵前,挥手拿出数百颗灵晶,将传送阵启动后,他就消失在天元星。

散仙城自己又回来了,可惜,每一次回到这里。自己的心态都不一样。

归元宗的事情解决了,他在修真界几乎别无牵挂,整个人也是放松不少,至于蛇族,自有蛇族的路。如果多做干涉,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

当初,他与紫袍人的约定却是伴随着归元宗的毁灭荡然无存。

本来他还担忧紫薇境与自己争夺归元宗的资源,没想到到头来却是自己枉做小人,可以说归元宗积攒无数年的资源尽数落入他的腰包。

每每想到这里,他也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一想到紫袍人的修为,他也就释然了,一名站在仙魔妖界最顶端的人。又怎么会看的上这些世俗的宝物呢?

不管怎么说,自己才是这次最大的赢家,正好借助这次的资源。好好提升一番实力。

不过在此之前,自己却是需要前往龙血秘境一番,毕竟龙血衣的传承被自己获得,毒龙亦是让他在飞升前前往龙血秘境一趟,他也答应了,却是不能言而无信。

想到这里。他就准备前往龙血秘境。

龙血秘境坐落在玉盘星上,数百年过去了不知当时的故人还在否?

仔细思量一番。今世的朋友却是没有几人,当年在玉盘星虽然结交了几人。可惜自己却是变换了模样。

高处不胜寒!

以他此刻的修为显露真实身份去找他们,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只会对自己恭维敬仰,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坦诚。

天地没变,人亦没变,变化最多的唯有实力。

“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他长叹一声,就朝着传送阵走去。

眼前一变,他就来到了飞仙城,当初自己来到这里时,只有金丹期的修为,再次来到这里却已经成了大乘期的修真者。

略作停留后,他便朝着玉盘星赶去。

传送阵一闪,他就消失在飞仙城,再次睁开眼,他已经出现在玉盘星上。

望着大街上往来的人群,他也是有些感慨,何曾几时自己也如他们一般,每天穿梭在各个城池的大街上,来回奔波,只是为了可怜的一点灵石而已。

夕阳西下,却是黄昏将至,微微摇了摇头,他就朝着城中走去,既然天色已晚,便先休息一日,反正他也不急这一晚时间。

租了一座洞府后,检查一番,发现没有监控阵法后,便闪身进入到天地书内。

天地书的一片平原上,此刻盘坐着数十人,正是荒兽王等人。

“参见主人!”荒兽王等人齐刷刷地说道!

“无需多礼,将你们收集到的东西,全部都堆积在这里,如果碰到了喜欢的东西,你们自己留着就是了!”

听到他的话,荒兽王们眼中也是一亮,当即,就开始把各自收集的东西释放出来。

唰!唰!唰!

平原上就多了数十座小山,他也是将归元宗收集到的东西尽数放出,分身亦是如此。

短短数个呼吸,平原上就多了一条延绵数千里的山脉,见到这副画面,古玄也是被震住了。

“你们先将这些东西整理一番,灵丹药材,材料矿石,法宝兵刃,以及其他的杂物都将其归类出来,至于那些花草树木,直接将其晾到一旁就行了!”

他把小毛猴与通灵兽也是唤了过来,希望能够有所发现,而他却是进入到传承宝室。

归元宗的传承宝室是一件空间异宝,可惜这件空间异宝有些奇特,外表看起来更像一间大殿,有着一丈多高,方圆三丈左右,里面的空间虽大,本体却是无法缩小成一方介子。

传承宝室中搁置着数十排万年温玉心制成的书架。被分成四个区域,第一个区域,书架足足占据了一半,第二个区域占据了三成,剩余的两个区域仅仅占到了一成。

“玄火灵诀,火属性低级功法,可修炼至金丹期,最佳火属筑基功法之一!”

“天阳真元功,火属性低级功法,可修理只金丹期,最佳火属筑基功法之一,可以凝炼出一缕真阳火种!”

“金钟罩,金属性低级功法,可以修炼到金丹期,最佳金属筑基功法之一,内外兼修,炼制圆满,刀枪不入!”

“九龙金钟诀!金属性高级功法,可修炼至渡劫期,练至大成可以凝炼出一尊九龙金钟,攻防一体,无大毅力,大智慧之人不可修炼,切记,切记!”

……

“太鸿真经,上古功法,可修理至大罗金仙之境,却是需要悟性绝佳之人方可修炼!”

“心元剑典录,无上功法,可修炼至仙帝之境,修炼后,体内可以凝炼出一柄心剑,杀人于无形,可吸收敌人的气血不断成长,所有人皆可修炼!”

古玄走马观花,很快便将三个区域的功法看完了。

只剩下最后的一个区域,第四个区域共有三个书架,每个书架上摆放着数十枚玉简,或是书籍。

他来到第一个书架上,拿起一枚翠绿色的玉简,将仙识探入其中,却是一门神通之术。

“龙吟,修炼时需要一滴真龙精血,修炼大成后,声若龙吟,张口便可杀敌!”

神通虽好,却是无法修炼,真龙,那可是龙族的超级神兽,比之血龙都要稀少,遂将这枚玉简放下,将旁边的一枚墨色玉简拿起。

他的仙识刚接触到玉简,便感到眼前一变,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立在虚空中,手握一柄长枪,不断挥舞着。

每一招都很慢,就像乌龟攀爬一般,他心中有些疑惑,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识海中的道法玄碑一颤,表面的符文道痕也是闪烁起来,这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融入到他的神魂中,而他眼前的景象也是变了。

他发现舞枪的男子,每一招中都蕴含着无上意境,每一招都有着无尽变化,他终于知晓这是什么了?这是法则传承,遂不敢有丝毫分神,全神贯注的观察起来。

他沉迷在这些招式中,也不知过了多久,男子收枪而立,然后便消失不见,同时一道声音也是回荡在他的心中。

“太古战技,天怒九式,九式成,可灭天!”

古玄也是被这道声音惊醒,心中却是在思索着这句话的意思“太古战技,天怒九式,九式成,可灭天!”

沉吟片刻,他就闭上眼开始感悟自己的收获。中年男子舞枪的动作再次回放在他的心间,每一招,每一式不断回放着。

接连三遍后,他的神魂一震,他发现自己心中的枪法正在不断消失着,心中也是有些着急,可是不管他如何着急,都无济于事。

最后,他发现自己彻底忘记了刚才的枪法,可是心中明明记得自己刚才得到了一套枪法战技。

一切似乎很矛盾,他也是有些迷茫!

这时,识海中的道法玄碑轻轻一震,他也是清醒过来,眼中却是一亮,好像刚看玉简的时候,就是道法玄碑帮的忙。

想到这里,他就把道法玄碑唤出,他发现道法玄碑上面的图案又多了一幅,以前共有一百零八幅,最后的一幅是自己渡劫图,眼下却是变成了自己舞枪图。

当即,他就把仙识放出,朝着舞枪图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