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蛇

第78章 紫蛇界 御雷宗

第78章 紫蛇界 御雷宗

当即他就逼出九滴心头精血,分出一缕神魂,朝着天地书打去。

魂血落在天地书上,居然被其给拒之其外,古玄也不以为意,反而兴奋起来。

由此可见天地书已然真真确确地蜕变为中千世界。

想到这里,他就控制着道法玄碑再次给天地书施压,无形的压力落在天地书上,使得天地书只能全力去抵制道法玄碑的压迫,而魂血却是趁机而入。

他对天地书熟悉无比,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就再次把自身的印记烙印在天地书上,同时,一股微弱的联系就出现在他的心头。

与天地书建立联系后,关于整个天地书的信息便被他得知,而他也是沉浸在这股信息中,不断消化着。

良久,他才将天地书反馈给自己的信息炼化一空,脸上却是闪过一道惋惜之色。

因为天地书并没有如自己预料的那般晋升为中千世界,而是止步于小千世界的大圆满之态,也可以说是天地书此刻处于半步中千世界。

知晓了原委后,古玄也是有些失落,不过很快就从失落中恢复过来。

小世界晋升为小千世界只要世界本源足够便可轻易晋升,而小千世界想要晋升为一方中千世界,却不是那般容易了。

除了足够的世界本源后,还需要法则本源,世界本源是构成一方世界的源头,而法则本源却是掌管这方世界规则的源头。

天地书此刻的空间早已达到中千世界的标准,奈何法则之源还没有彻底蜕变成功,所以此刻的天地书空有中千世界的大小。却是没有中千世界的威能。

明悟了这一切后,古玄他也发现是自己贪心了。一方中千世界何等庞大,如果能够轻而易举的得到。天地间的中千世界就不会那般稀少了。

心念一动,他把道法玄碑收起,下一瞬,他就进入到天地书内。

此刻的天地书早已不再是先前的模样,小千世界还有界限,不能超过九十九万里之大,可是中千世界便没有了这个界限,空间区域可以无限延伸。

可以说小千世界与中千世界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整个天地书的边缘之处混沌之力不断翻滚着。每时每刻都有无数混沌之力转化为天地灵气融入到这方世界中,供其运转。

空间变大这并没有让古玄惊讶,让他惊讶的是,生长在碧落湖边缘的三种葫芦藤,此刻均已结果。

金色的龙蛇葫芦,血色与蓝色的无名葫芦,此刻均已挂满葫芦,每株葫芦藤上都有九枚小葫芦,只有小儿拳头大小。周身晶莹剔透,灵气逼人,隐隐间还可以感受到这些葫芦散发着一种奇异力量,似乎在不断改变着什么?

灵药山谷也是扩大了不少。那些未成熟的灵药均已成熟,一片连绵数十里的枣林也是出现在山谷中。

几个湖波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变化最大的要数大罗宝树。天晶木,长青神木。这三株神木每一株放到外界都可以让一界大乱。

天晶木此刻完全转化成蓝色,枝干中纹刻着神秘符文。蓝光流转间,让人不由得身陷其中。

长青神木是建木的枝干脱落后衍生的全新木种,天生便可汇聚天地间的异种灵气,可惜成长缓慢,哪怕是那些大势力也不愿培育。

而现在,这株长青神木居然成熟了,高有三丈,粗有三尺,周身枝繁叶茂,整株神木散发着一股青灰色雾气,将自身笼罩起来,神秘异常。

大罗宝树与天晶木一般,都是有世界树破碎后衍生成的新物种,借助这次天地书的变化才是成长了不少,由先前的三尺多高成长至此刻的一丈多高,尤其是大罗宝树上的叶子,也是增多了不少。

他漫步在天地书内,不断观察着其中的变化,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将这一切变化观察完毕。

回返到天地阁后,他也是有些感慨,前世蹉跎一生,眼见飞升了,却是死于非命。今世短短数百年自己不但达到了前世的境界,实力更是翻了几翻。

尤其是今世遇到的机缘更是数之不尽,当真算得上是天之骄子。

天地书可以说是自己得到最早的空间法宝了,一变再变却是不能再称之为天地书了。

“从今日起,天地书更名为紫蛇界!”

他刚说完,天地书便显露在他的面前,书的封面上多了一条横亘连绵的紫色长蛇,紫蛇双眸冷漠,俯视众生,整条蛇栩栩如生,让人望之生畏。

“紫蛇界虽然没有蜕变成功,非自身潜力之因,而是底蕴不足之故也,回首今生,此界已经没有自己眷恋的地方了,也是该飞升上界了。

不过在此之前却是需要将盘蛇鼎与盘蛇枪的级别提升一些,让自身的底蕴在增加几分才是正理!”

想到这里,古玄也是沉思起来,该用何物来提升两件本命法宝的威力?

沉吟片刻,他手中便多了几份材料,黑元铁,天星液,噬魂石,化血魔铁,天机鼎,还有一道紫色的符文。

黑元铁可以衍生灵性,天星液更是可以洗涤法宝,噬魂石他虽然不知功效如何,但是噬魂石可以让法宝无限进化,可见其潜力之大。

化血魔铁可以吸收气血精华不断蜕变,也是有着特殊进化的潜能,至于天机鼎就更不用说了,最后的紫色符文却是他渡劫后,遗留在体内的那道符文…..天威如狱!

想来将这些东西融入到盘蛇枪与盘蛇鼎内,两件法宝定可以更上一层楼。

唯一让他感到失落的便是太初紫火至今未出,还在蜕变中。

有了决定后,他便不再犹豫。把涅槃火种祭出,就开始炼制两件法宝。

修真界。自从归元宗被灭后,便掀起一股无形的风暴。许多野心勃勃的修真者也是盘算着,想要在归元宗的旧址上分一杯羹。

可惜,有了尸鬼道人在前,暗自还有古玄的存在,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失望了。

等到古玄与尸鬼道人全部离开后,无数修真者蜂一窝地涌去了归元宗,可惜收获甚微,就在这些人暗自失望之际,紫薇境再次发话了。

这次。紫薇境出奇的大方,他们的目标很明确,那便是毁灭御雷宗。而灭掉御雷宗后,紫薇境将不会收取御雷宗一砖一瓦,皆将其留给修真界的朋友们。

这个消息一出,那些修真者自然是兴奋异常,高呼紫薇境高义,而御雷宗却是敢怒不敢言。

如果至此之前,紫薇境胆敢这般说。御雷宗早就派人杀上门去了,可是归元宗的覆灭就在眼前,正是紫薇境做的,让御雷宗彻底偃旗息鼓了。

其实就在归元宗被灭时。御雷宗已经知晓了紫薇境的想法,可惜,他们传至上界的消息宛若泥牛入海一般渺无音讯。

恰好。紫薇境风头正盛,他们御雷宗也不敢辍其锋芒。只是上界的消息未传回,让御雷宗的高层心中都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御雷宗独霸一域无数年。门内弟子都是心高气傲之人,总感觉他们自己高人一筹,所以行事总是盛气凌人,可是归元宗的覆灭,彻底让他们清醒过来。

御雷宗,主峰议事厅,此刻端坐着数十人,一个个都是沉默不语。

端坐最上首的真雷,眼中闪过一抹无奈,他们宗门内部已经商议了半个月了,还是没有商量出一个合适的御敌方案,他这个宗主也是憋屈异常。

“诸位,商议这么多天也没有合适的方法,大家心中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畅所欲言,生死关头了,我们在这般扭捏,归元宗便是我们的下场。

几位老祖,你们有什么想法也不要憋着,什么想法都可以说,说错了没事,我们此刻已经成了无头苍蝇,如果在想不出对策,御雷宗无数年的传承将会断送在我们手中。”

真雷说完,扫视了一圈所有人,见到这些人都不敢看自己,心中也是升起一股悲哀,难道御雷宗真的在劫难逃?

“宗主,眼下还有一个办法,不过能否成功还要看紫薇境的态度…”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众人闻之他有办法,均是眼中一亮。

“不知外事长老有何良策?”真雷满脸欣喜的问道!

“宗主,这个办法可以说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诸位听后,感觉不行,也无需恼怒!”外事长老杨琦说完,朝着真雷苦涩一笑,也是缓缓说来。

“这个办法就是…..向紫薇境….投降!”杨琦此刻一出,真雷先是一怒,随后便将怒火收起。

“杨琦,你这是什么意思?要我御雷宗俯首认降,我宗的脸面何在?”

“杨琦你竟然想着卖主求荣,当真该杀!”

“难道你是紫薇境潜伏在我宗的暗探?宗主,我提议先将杨琦身上的长老之位革除再说!”

眼见众人都在讨伐杨琦,而杨琦脸上却尽是苦涩之色,真雷扫视了一圈那些开口之人,眼中也是闪过一抹怒意!

“够了!”

真雷怒喝一声,强大的气势席卷了整个议事厅,看到真雷发怒,所有人都是闭嘴不言。

“好了,杨老,你继续说!”真雷脸色也是恢复过来,对着杨琦行了一礼道!

“宗主,我先问一句,我宗实力比之归元宗如何?”

“略有不如!”

“我宗可有仙王级别的高手坐镇?”

“没有!”

“既然如此,我们又拿什么与紫薇境斗呢?要知道紫薇境连仙王高手都不放在眼中,我们在场的这些人想来就是宗内最强大的战力了,能否敌过一名王级高手呢?

退一步再说,哪怕我宗所有人都战死了,我宗的传承如何传承下去呢?

紫薇境在灭掉归元宗后,没有在第一时间前来我宗,想来打得就是这个主意。他想让我们全力一战,我宗存世之久,不知得罪了多少敌人,寻常之际或许无人敢揽虎须,可是眼下…

所以,不管我们如何商议,只有两条路走,一是战,二是降,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却是需要送出一批最有潜力的弟子,保证我宗的传承不灭。”

杨琦说完,就不再多言,所有人听后,都是沉默不语,他们先前虽然诋毁杨琦,也不过是发泄罢了,他们都是活了数千年的人,什么事情看不开,只因心中还存着最后的一丝侥幸。

此刻,话已经被杨琦挑明了,所有人也是开始想着最坏的打算。

沉默片刻后,真雷才开口道:“不知你们如何看待杨老所提出的建议?”

“一切遵循宗主的决定!”剩余之人相视一眼后,也不再废话。

“既然如此,我就下令了!”真雷扫了众人一眼,继续道:“御雷宗弟子听令,将你们门下天赋最好的弟子召集起来,一共召集三十人,之后,就送到我这里来!杨长老,联络紫薇境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遵令!”

所有人行了一礼后,便急匆匆的离去了,开始准备后事。

转瞬间,议事厅内,就剩下六道人影,真雷好似全身力气都被抽离了一般,无力的靠在座椅上,口中喃喃自语道:“老祖,我是不是做错了?”

“哎!真雷,你没有错,我御雷宗也没有错,错的只因我们实力不够,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你的选择可以让我御雷宗的传承不失,已经是天大的功劳,何错之有?

弱小便是原罪,当年玄雷老祖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没有理解透彻,今日终于理解了,你我踏上修真这条路,所作所为便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实力强弱之理。

强者才有话语权,弱者只能苟延残喘,时至今日,我御雷宗却是要苟延残喘了,只是不知受到这次打击后,还能否翻身?

上界失去了联络,使得我们行事也是被动起来,只是希望上界的御雷宗能够幸免,否则,我御雷宗便是真正的万劫不复了!”

空荡的大厅内瞬间沉寂下来,六人谁也没有在开口,都是把最后的那一丝希望寄托在了上界的宗门上,但是上界的御雷宗到底存在与否?他们谁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