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3章 失身

第3章 失身

“这里是醉云轩。”

嗨,看样子这个也要吹。林宝儿暗暗叹了口气,随着安乐穿过长长的甬道。

“醉云轩是干什么的?”原本林宝儿还怀疑自己是被卖到青楼了,可是是被误会成男人才被掠来的,林宝儿有些郁闷,有些不解了。

“你不知道醉云轩?”安乐眼里尽是诧异。“醉云轩是北斗国第一个,也是最大的蜂巢。”

“哥们,你就不能一次说清楚吗?蜂巢又是什么?难不成你们都是蜜蜂精?”林宝儿翻了翻白眼。

“蜂巢就是……就是相公馆啦!哎哟……”安乐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居然低下了头,不慎防撞在转角的墙上。

“哦,原来就是鸭店啊,我明白,我明白……”林宝儿不住地点头,兴奋不已,心里打起了小九九。这可掉进帅哥窝了!哪里美女最多?除了皇宫就是青楼了。哪里帅哥最多?加上皇宫也是鸭店最多。

“鸭店?我们这里不卖烤鸭。”安乐象看外星人一般看着林宝儿,妈妈这次亏大了,买了个疯子。

“不卖烤鸭没关系,有帅哥就行!哈哈……”林宝儿从来不掩饰自己想泡帅哥的欲望,反倒是想写个征婚启事贴在胸前背后,宣告天下,好让有识之士自动送上门来。这叫全面撒网,取愿意者选之。

……安乐满脸黑线,想着把这姑娘带到了,一定要快点躲起来。

曲曲绕绕,进了一间内室。

“安乐,先别走哇。你告诉我,醉云轩主要是对女人开放还是对男人开放?”服侍林宝儿坐下,安乐匆忙后退,林宝儿速度更快,拉住了安乐的手。

“这个……放开放开。”安乐挣扎着,满脸通红,另一手指着被抓住的手腕。这姑娘太轻浮了,比我们院里的相公还**。

“哦,不好意思!”林宝儿笑眯眯地,松开了手。

见林宝儿松开了手,安乐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整了整衣衫,平息了呼吸才得意地说道:“我们醉云轩的相公们分两种,有服侍爷的,也有服侍太太夫人们的,端看你的需要了。无论各种货色,应有尽有。”

“哦,那感情好。都是卖身的吧。”林宝儿笑眯眯地,一丝涎水流出嘴角。

“姑娘,可不要小看我们醉云轩,我们醉云轩可是北斗国最大的蜂巢!自然会有卖艺不卖身的一等相公了。”安乐有些不悦。

“知道了。”林宝儿喜得两眼弯成月亮,那就是有处男喽!手一挥,安乐忙不迭地逃离了这个屋子。

“服侍太太夫人们,处男。呼呼……服侍太太夫人们,处男……”林宝儿双手托腮回味着安乐的话,眼睛微眯,嘴角上翘,透明发亮的涎水越拖越长,亮晶晶的。

林宝儿承认自己想当色女,也有些小自恋地认为自己现在姿色还算不错,可万万想不到想当色女的愿望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得到了满足。

话说当时听完安乐的话后,林宝儿正托腮做着不为人知的美梦,下巴上却多了一柄白玉扇子。

“请问姑娘芳名。”

悦耳的男性声音响起,林宝儿抬头一看,天哪,是不是勾死人不用偿命啊?又是一位帅哥。面前这位大帅哥正眨巴着眼,对她放电呢!

帅哥不过十六七岁,穿着一袭大红黑边绸缎华美袍子,腰间却用黑丝绦系了个五色宝玉,右手拿了一柄白玉作骨的扇子,脸儿白嫩,显得无比飒爽风流、俊雅典则。一双桃花眼电量十足,电得她晕忽忽的,立马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我叫林宝儿,你呢,帅哥?”不争气的口水又流了下来。

“我叫北斗银,美人……”帅哥轻笑,菱唇微开,漾着粉红的光芒。

帅哥居然叫我美人!不好了,不好了,心跳加速,血压升高,兴奋象猴子一般抓挠着林宝儿,两颊上飞起了可疑的红晕。

“美人,我爱你……”北斗银的脸凑过来,象羽毛一般轻轻吻过林宝儿的唇。

帅哥这是在跟我表白吗?要死了,迷人的檀香味道,香甜可口的软唇,林宝儿的心不由得漏停一拍。初吻啊,这可是初吻,太甜蜜了,林宝儿开心地呜呜哭了起来,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有人向自己表白。

“美人,别哭,我会心疼的。”北斗银搂过林宝儿,轻轻吻去林宝儿眼角的泪。

温软香滑的舌尖轻触光洁的肌肤,林宝儿一阵颤栗。檀香更浓了,林宝儿激动不已,眼泪哗哗涌出。前世,向一个身上只有大葱味儿的大叔表白,都被拒绝了呢!

“帅哥,我也爱你。我要嫁给你!”林宝儿抽搭着粉红的小鼻子,终于捕到一条鱼了。不要怪她那么快就接受北斗银,实在是,这样的赞美,这样的亲吻,在林宝儿的生命中还是第一次呢!

“美人,你太迷人了。在我见到你的第一刻起,我就决定,我要把你留下。”北斗银抱起林宝儿,唇到了林宝儿的耳旁,对着里面吹气。

“嘻嘻……帅哥,你什么时候见到我的。”又酥又麻又痒的陌生感觉从耳垂传来,林宝儿不由得轻笑出声,眼角还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

“我是醉云轩的幕后老板,所以,你被带进来时,我凑巧见到。我惊讶不已,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完美的女人,绝美的脸蛋,玲珑的身材,我太爱你了美人!”手在林宝儿身上游移,轻车熟路地轻揉慢捻。

“真的么?做一个美女,真的是太幸福了!”林宝儿开心地蹦起来,却忘记了自己现在是被北斗银抱在怀里。于是乎,两个脑袋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啊啊啊……”林宝儿花容失色,厉叫不已。北斗银额头吃痛,不由得就把她甩飞了去。眼看着,林宝儿就要与地板进行亲密接触了,只怕着了地,命也要去了半条。

不想,北斗银猿臂一伸,却在林宝儿即将落地时,及时将她捞了起来。

“美人,真是心疼死我了,好在,你没有受伤。”北斗银心痛地看着林宝儿,桃花电眼一眨一眨的,蓄满了泪水。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