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5章 彦羽

第5章 彦羽

“是的,只是外人都道我是醉云轩的当家人,所以,奴婢暂时不能在外人面前称呼王妃。”

“没关系,没关系。哈哈,秀娘,你先把相公簿来给我看看,我看咱们馆子你的资源丰富不,哈哈。”

“是,王妃。”

接过相公簿,把秀娘支开,林宝儿盘坐在通香虎皮檀座上,把相公簿平摊在双腿上,贪婪地翻阅起来。

醉云轩的相公分神级、仙级、人级三个等级。

人级只是一般的相公,相貌不会很出色,唯一的长处便是**功夫。

仙级大多则是相貌非凡,并且有点特殊的才艺。

神级则是男人中的极品,或妩媚,或雄伟,或潇洒,或儒雅,或清冷,或狂野,相貌绝对是一流的,让人过目不忘的。不仅仅如此,必定要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风雅的,有品味的。这一等的相公甚至拥有卖艺不卖身或者是自由选择恩客的权利。

首先要看的,那就是神级的了,神级和仙级的相公都是配有画像的。在醉云轩,神级相公也只有四个。

彦羽头侧斜挂着一副狂野的字卷。浓眉、星目、挺鼻,刚毅的唇线,凌乱的秀发,戴着狂野的银圈耳环,银链项圈,身着褚黄内衣,深蓝色锦袍,领口大敞,露出结实的肌肉来。嗯,不错,一看就是**。

希沛手中闲闲勾了一支银笛。温文俊秀,风雅翩然,白袍大敞,只是由金梅点点的束腰松松一束,胸前的两枚嫣红,腹部细致的的小圈,似隐似现。

子凌却是在弹着古筝,玉手拂动,秀目微闭,肌肤异常白亮,秀发异常墨黑,给人一种脱凡出尘的感觉。黑底白花的锦袍纽襻紧扣,唯有修长细致的脖颈露在外面。

亦涵斜倚在一个琵琶上,身旁放着一柄雪纱灯。乍一看,那张脸丝毫看不出男人样来。玉容美艳,樱唇琼鼻,眉目丰盈冶荡,媚眼如丝,身段纤纤,曼妙婀娜。薄帩白纱、水红外袍,随意地倾泻在身上,只是恰恰遮住两腿间的关键部位。修长细巧的白腿自然地蜷缩着。一串鲜亮的红珠串挂在修长的脖颈下面,一头青丝被芙蓉玉簪轻挽,长而柔顺的头发萦萦绕绕,在洁白的胴体上纠缠着,探入华袍里面。哇!极品小受啊。更重要的是,亦涵可算是醉云轩的头牌,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至今未有人够格成为入幕之宾。

不得了了,每个都想吃掉,怎么办?那就一个一个来。对醉云轩不熟悉,需要个带路伺候的,有安乐!

林宝儿乐颠颠地阖上相公簿,用玲珑盒装了,把它轻轻放在金屑组纹桌上。唤来秀娘,把安乐讨来。

经过分析,亦涵比较适合男人吃,希沛太温文尔雅了,怕放不开,子凌又太冷了,不好勾搭。而彦羽,素有着狂野公子的称号,来着不拒。

那么第一个目标——彦羽!

“安乐,拜访彦羽公子去,go!”

揪着愁眉苦脸的安乐在前面带路,林宝儿兴冲冲地往彦羽的寝室出发了。

小步小步地移,紧致嫩白的胴体在红色的轻纱里扭动,妙曼的身姿若隐若现。林宝儿满脸得意,樱唇轻翘,如一朵桃花缓缓绽放,柔情无比。就算胸前没有料,也绝对是狐狸般的诱惑。

安乐愁眉苦脸,在前面带路,感受到后面温香软玉,幽幽传来的梨花香,都要哭出来了。

这是哪里来的姑奶奶,妈妈不但花大钱买下来,还要把她当菩萨一般供奉。如今,还要去染指醉云轩的红牌。

安乐一直以醉云轩为荣,醉云轩可是安乐的命呢!子凌、亦涵、彦羽、希沛,在安乐心中可都是天仙一般的存在,这可都要被毁了啦。

多么希望走廊再长些,最好永远都到达不了彦羽居。醉云轩的四大公子各以自己的花名命居所,因此,彦羽就是住在彦羽居。

安乐手心冒汗,脸色灰败,面前就是彦羽居了。

“安乐,谢谢你。”林宝儿柳腰翩然一拧,在安乐脸上狠狠啵了一个,媚眼一抛,进了彦羽居。

坏女人,口水很脏啦!安乐狠狠蹭去脸上的口水,垂头丧气地在外面候着,脸被擦得红彤彤的也没感觉。

泛着淡淡梨花香的小手轻轻推开红木门,却见彦羽正立在桌前写字,身段高大修长,胳膊强劲有力。

“彦羽小亲亲……”

林宝儿斜倚在红木门框上,对着正在大笔挥毫的的彦羽不停地放电,发出轻丝一般的嗲声来。

“这位……哦美女,”看到了林宝儿薄纱下的胴体,彦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放下毛笔,拔下头上的银簪,在细纹香炉里轻轻拨了拨,“美女来彦羽寒居是为何?”

一瞬间,彦羽居的幽香浓厚,彦羽凌乱的长发飞扬,狂野无比。

“只是想拜访拜访名闻天下的狂野公子……”

好香,林宝儿小巧的鼻子贪婪地吸着,觉得口干舌燥起来,脸上也红得似秋霜过后的枫叶。

“美人,彦羽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手执一根羊毛小豪,轻轻点了一点朱赤,俊眼风流。但凡是女人,都得叫美人。要让恩客心花怒放了,才会再次来。而且,来醉云轩的大多是豪门夫人,保密是非常重要的,名字是没有必要问的。

好香,身体不受控制般,林宝儿循着香味而去,轻轻倚在了彦羽怀里,丁香小舌不经意地舔了舔干燥的嫩唇。

“你的字写得真好,龙飞凤舞,遒劲有力。”

“谢谢美人夸奖。”彦羽咧嘴一笑,小豪轻点,在林宝儿眉间画上了一朵梅花。

“彦羽公子,我是没有银子的。”保持着脑间的清明,林宝儿轻声说道。还是说清楚的好,免得以后反目成仇。

“美人,你怎么如此这般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看到美人,有银子没银子有什么关系。”没银子没关系,有银票就行。来醉云轩找四大公子的,有谁带着银子来。再说,能让妈妈放进彦羽居的,绝对是非富即贵。

“彦羽,你真好。”又忍不住激动涕零了,上辈子,哪里有这么善待林宝儿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