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7章 勾引

第7章 勾引

“哈哈,我们继续?”见子凌走了,彦羽挑眉,问林宝儿。

“彦羽!你给我练字去,不要动不动就**!”子凌并未走远,转回来,咬牙切齿地说道。

“子凌!可不要让我看到你接客的样子。”林宝儿懊恼地捡起红纱裙,拧了拧水,披到身上。

刚被熄了火,身上湿答答的,哪里还有心情继续。再个,如今的林宝儿可不是人见人烦的了,没必要那么性急。

看来,除了彦羽,四大公子是没有那么容易吃到。当务之急不是把彦羽吃了,而是露几手,让他们心甘情愿地献身。

不急于一时去找亦涵和希沛,林宝儿沮丧地揪着安乐的耳朵,回了屋。谁叫他不好好看着门,让子凌闯了进来。

这倒好,帅哥没吃到,被泼了一身水,还染上莫名其妙的**毒。

来到古代,就和水结了怨,都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林宝儿唉声叹气,翻找起衣服来。想必,四皇子既然准备得那么周全,不会连衣服都没有准备。再说,还有秀娘呢!

哎呀,这个坏女人,安乐被揪的呲牙咧嘴,却无可奈何,秀娘说了,得对这个女人毕恭毕顺。

果然不出所料,金屑组纹大衣柜里满满一柜子女装。

拿起一件,晕,白帩纱做的,比那红纱裙还透明。

再换一件,还是纱裙。

再翻,最厚实的就是光滑的薄薄的贴身的丝绸裙了。真佩服这时候的纺织技术,把蚕丝织得那么透明。

找来找去,连亵衣亵裤都没找到一个,更不用说肚兜了。

难道这四皇子是一个变态?林宝儿不由得怀疑起四皇子的目的来,说不定,四皇子只是想玩玩自己呢,根本不会娶自己当王妃。

不过,目前在古代根本没有地方可去,又身无分文,能留在醉云轩也好过留宿街头。再说,目前还能当当老板娘呢!

可是,总不能天天穿着这些出去吧,既然这是四皇子的意思,秀娘必定是只听四皇子的了。看来,只能自己解决了。

找来针线、剪刀,林宝儿自己动起手来。

不能不说,林宝儿算得上一个心灵手巧的人。

上辈子,为了把自己推销出去,林宝儿是能学的都学了,不能学的,创造条件也要学。可惜的是,依然没有帅哥欣赏。

选了质地柔软、纹理细腻的纱裙,林宝儿按照Bra的形状,细细缝就起来。

可是,没有铁丝,做出来的Bra形状也不会好,林宝儿唉声叹气了一会儿,只好用质地比较硬的布料代替了。

屋里除了纱裙还是纱裙,要说较硬的布料……林宝儿骨碌碌转不停的大眼睛盯住了安乐。

oK!安乐身上的粗布下人服倒是挺合适的。

“你……你干……什么?”见一直在乱七八糟鼓捣个不停的林宝儿盯住了自己,安乐白皙的脸上出现了红晕,“我……我可告……告诉你,我……我不是随便的人。”

“你想哪里去了,不过是借你衣服用用。”当然是没得还的。林宝儿不耐地说道,扑上去撕起安乐的衣服来。

“啊……啊……不要……”安乐的脸更红了,忍不住想要哭出来。只觉得那温香软玉柔软全部压在自己身上,软软的红唇一张一合,呼呼冒着热气,不时触碰到自己的耳廓,引得耳垂一阵酥痒。更要命的是从她身上传来的一丝幽幽的梨花香,让安乐也心猿意马起来。

真是坏女人!妖精!狐狸精!安乐暗自骂道,眼角渗出了泪水。

终于撕下来了,林宝儿暗喜,拿起撕下的布块,小心地卷成条。

“原来你不是要……”安乐羞红了脸,嗫嗫说道。

“你以为是什么?哼!小兔崽子,我林宝儿也不是那般饥渴的人,再说,现在燕窝鲍鱼都有了,我一吃惯了咸菜淡粥的人能看上你这小葱豆腐?”林宝儿头也不抬,专心地缝制史上第一个Bra。

“你……”这太伤人了,从被四皇子安置在醉云轩以来,安乐是第一次被伤的如此鲜血淋漓。

“你什么你!或许,我吃腻了燕窝鲍鱼,有一天也会想吃吃你这小葱豆腐,毕竟我以前是小葱豆腐都吃不到的……”林宝儿纤纤细指掐住银闪闪的小针,陷入了沉思,现在的生活很是美妙啊,人,就是得长得美!

呆了半晌,好好忆苦思甜一番后,林宝儿又开始飞针走线起来。不一会,一个粉粉的、形状姣好的Bra就做成了。

然后就是小三角裤了。这个简单,没有纯棉布料,丝绸也不错,滑滑的,凉凉的。选用的是白色的丝绸布料,不过,在上面绣了繁盛的一片粉红的桃花。

“你……你干什么?”安乐紧忙蒙住了自己的眼睛。坏女人,居然直接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了,天哪,会长针眼的。

“安乐,好不好看?”林宝儿拉开安乐的手,穿着Bra和小内裤,在安乐面前飞舞着。原本干瘪的胸部带了Bra,身子显得婀娜多了。

“呀!”安乐赶紧把手又蒙在眼睛上,却忍不住手指张开了条小缝。

这是什么怪东西,从来没有见过的,可是穿在她身上却好看得紧。粉红的颜色,把人衬得既妩媚又纯洁。

“嘻嘻……好不好看呀?”林宝儿娇笑,尽情地飞舞着。哼哼,勾引死你,小太监!敢不给我看好门,还嫌弃我,还帮着四皇子来监视我。一看你那白嫩无须的脸,阴阳怪气的声音,我就知道了。

呜呜……安乐这次是真的要哭了,浑身的热血直往头上流,脑袋被涨得晕忽忽的,身子已经不是觉得燥热了,而是好像有一锅沸水在心里翻滚着,搅腾着。

如此的燥热,如此的空虚,如此的难受,连额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却不知道要如何去填补。

“呜呜……我最恨女人啦!”安乐禁不住嘤嘤哭出声来。安乐还不能记事时,便被卖进宫里,后来跟了四皇子,又被送入醉云轩监视秀娘,再又是林宝儿。

安乐最怕的就是这空虚的感觉,偏偏还没办法释放。醉云轩里夜夜笙歌,**声浪语不断,安乐的日子真是难过,却不能违背四皇子的命令。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