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4章 采珊

第14章 采珊

“你这丑陋的女人真是不识好歹全文字小说!”希沛眯了眯眼,眼睛里透露出危险的气息。

“安乐!安乐!”林宝儿翻了翻白眼,跟这人没什么好说的。之前一直都没有听说或希沛会武,看来他并不会在一般人面前显露武功,只要叫安乐来了就好了。

“什么事,林姑娘?”是安乐急促的脚步声。林宝儿知道,他就住在自己隔壁,是四皇子用来专门伺候也就是监视自己的。

“快来我这里来!”林宝儿急切地喊道。

却见希沛的胳膊优雅地一挥,讥诮地看着她。

“林姑娘,你又拿我寻开心了,明明关着门的,我怎么进得去?”林宝儿听到了安乐推门的声音,可是门纹丝不动。

门刚才明明就是虚掩的,难道,希沛的武功有如此之高?

“她就是在寻你开心!我们现在正在做好事,莫非你也要参与?”希沛对着门外冷冷说道。

“哦,那安乐走了,你们继续,继续……”安乐尴尬地回转身,抹去了额上的冷汗。

里面可是希沛公子啊,希沛公子可一向都是自己选恩客的。小小兔崽子还真是有一手,这么快就把希沛勾搭上了,看来子凌也不会太久了全文字小说。

“哎,小小兔崽子真是的,又来寻我开心,明知道我一想起那事儿就难受嘛!”安乐回转身,喋喋不休地自言自语,“难道,宝儿在做那事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我?”

“原来,我在她心里的位置那么高?”安乐的脸上飞起两朵红晕,瞬间又垮下脸来,“可是,我却不能满足她……呜呜……”

听到安乐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林宝儿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算了,来吧,来吧,就当被蚊子咬了一口,虽然这蚊子好看得连自己都要动心。

“睁开眼睛!闭上眼睛更丑!”希沛不悦地说道,手优雅地挥了挥了。

林宝儿惊惧地发现,自己的眼睛也不是自己的了。眼睛自动地睁开,圆溜溜的眼珠散发着调皮的神色。

这到底是什么功夫啊?如果是点穴,应该也不能单单控制眼睛吧。

“这样就好多了!”希沛拍了拍手,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只是,怎么会有如此干瘪的……”希沛又是一声叹气,“是我见过的最小的!”

我听不见,林宝儿咬牙切齿,却无法闭上眼睛。则能不停地给自己催眠,我听不见,听不见……

“背过身去!”希沛命令道。

“不行,不行!”林宝儿大呼,“我是女人,你可不要把我当成小受哇!再说,我也动不了了!”

“乱七八糟想些什么?我只是不想看到你那丑陋的胸部,或许,看到背部心情会好些!”

林宝儿又发现,自己居然自动地翻了个身,把玉背露在希沛面前好看的小说。

救命啊啊!救命啊!现在,温文尔雅的希沛在林宝儿眼中不啻于一个阴险邪恶的魔鬼,不知道会说出什么话来,又会做出什么事来!

“可以了!”希沛满意地笑着,附上林宝儿……

“人长得丑陋了些,味道却还不错!”事毕,希沛披上外袍,执了银笛,对林宝儿认真地说道,“不过,你可要记住,我答应做的事情已经都做完了。”

“呜呜……”林宝儿象被撕裂的破娃娃般躺在**,一动不能动,见希沛终于完事了,不禁热泪盈眶,终于要走了!

呜呜……林宝儿郁闷死了,终于切切实实亲身感受到了一个道理——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一心想着吃男人,终于被男人吃得遍体鳞伤。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

“进来!”林宝儿躺在**,象被暴风雨摧残过的小花朵般,有气无力地招了招手,“进来!”

“姑娘,奴婢是采珊,是妈妈唤来伺候姑娘的。”采珊低着头,灵巧的眼珠子却使劲往上番,不停地打量着林宝儿的**。

“咳咳……给我盖上被子,另外,再唤人打来一桶热水,我要沐浴。”林宝儿艰难地说道。虽然希沛在自己身上的束缚随着他的离去都消失了,身体还是万般难受,嗓子也干涩地说话都困难。

“是,姑娘!”采珊笑眯眯地说道,拉起雪纺纱被,慢慢地盖在林宝儿身上,眼光却在她身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停地晃悠。

哎哟,秀娘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偷窥狂!林宝儿苦笑不已,却发现扯嘴都难受。

采珊支使了几个小厮,很快就把散发着蒸蒸热气的大澡桶立在了屋子中间全文字小说。采珊再往里面加了一篮子洁白晶莹的小花瓣。

“采珊,这是什么花呀?”很多啊,林宝儿咋舌。

“回姑娘的话,是梨花呢!”采珊笑眯眯地,眼光又不停地往林宝儿身上打量。

又是梨花?这梨花到底有什么玄机?

“扶我过去!”林宝儿软软地说道。

“嗳……”采珊似乎非常高兴,蹦跳着跑过来,拉开雪纺纱被,扶起了林宝儿,贪婪的眼光依旧是看不够,肆无忌惮地在林宝儿身上游荡。

我的性取向没有问题呀,林宝儿欲哭无泪,自己又没有一丝力气,身子依旧隐隐作痛,双腿软软的,直发抖,只得由着采珊。

靠近浴桶,林宝儿细细闻了闻,除了香味更浓郁些,给人的感觉几乎一样。一样的清幽,暗暗的幽香一缕一缕,沁人心脾。

看来,自己的身份已经是众所周知,唯有自己不知了。

迈开细长、嫩白、骨骼均匀的修长的**,进了浴桶。水温刚刚合适,不烫不凉,温温的,泡的人暖洋洋的。

“姑娘,我给你擦背!”采珊笑吟吟地拿块素白的帕子,轻轻在林宝儿身上擦起来。

真是享受哇!林宝儿轻轻吁了口气,懒洋洋地坐在浴桶里,由着采珊服侍。被暖暖的水一泡,身上的疼痛似乎轻了很多,她不由得昏昏欲睡起来。

“你干什么?”林宝儿惊得跳起来,惊起一地灿烂的水花。一双柔若无骨的小手握住了她胸前的小莓,轻轻揉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