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30章 娘亲

第30章 娘亲

有一些酸,又有些甜的感觉,好像酸奶一般的味道,好奇怪的药丸呀。林宝儿亦步亦趋跟在影子后面,艰难地象醉酒一般歪歪斜斜地走着。

“影子兄,这个药丸是用来做什么的?还有,为什么这里的梨花现在才开花啊?”林宝儿象好奇宝宝似的探出头来,轻声问道。

“解毒的。梨花香,是剧毒。”影子答道,声音柔和了很多,显出一种清澈的感觉来。

“什么?这么好闻的味道有剧毒?”林宝儿诧异,鼻子象小狗般耸动,贪婪地呼吸着清幽的梨花香。反正刚吃过解药,不闻白不闻。

“这是妖驿梨花,唯有在此地能生长,终生怒放不败。花的香气有剧毒,闻了之后,一个时辰没有服下解药,便会全身腐烂而亡。”影子耐心地答道,如小狗便便般抬起右脚,轻轻抖了一下。

“没想到,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梨花,难怪这里叫做梨花宫。”

林宝儿见状,也抬起右脚,轻轻抖动了一下,她知道,一个魔宫周围,肯定有无数的机关陷进阵法,便一五一十地学着影子的动作。

“第一任宫主便是看中了这一片梨花,又找到了解毒之法,才把魔宫立在这个地方。哎呀,小强又跑进我的裤管里。”影子微微皱了皱眉,说道。

“小强?”林宝儿心中又起了不祥之感,难道这个梨花宫也有穿越同仁?

“小强是宫里的神兽,拥有不死之身,既有剧毒,又解万毒。刀砍不死,火烧不死,冰冻不死,从魔宫建立之日就在宫里,最喜欢钻人的裤管。”影子不经意地答道。

“那……那么,你刚才抖脚是因为它?”一抹红晕浮上脸颊,林宝儿似乎有些头晕。

“是的,怎么了?”影子回过头来,诧异地问道。

“没什么,你走你的路。注意脚下,可别连累了我?”林宝儿咬牙切齿地说道,决定从今天起,讨厌那个小强。

还神兽呢,真是猥琐,猥琐的名字,猥琐的行为,害得自己做出了白痴的动作。

正愤愤地暗下决心,林宝儿突然感觉到右腿上有一个凉飕飕的物体攀沿而上,引起一股瘙痒之感,右腿上不禁浮出了许多鸡皮疙瘩。

“啊……是什么东西在我小腿上爬啊?”林宝儿待要蹦起来,又想到此地的机关陷进,不敢乱动,只得瑟瑟地站在原地,可怜兮兮地看着影子。

“应该是小强,抖抖脚,看它会不会自己出来。”影子有些无奈,轻声说道。

林宝儿只得又提起右脚,做了那个不雅观的动作,可是,用力抖了几下后,那种瘙痒凉飕飕的感觉还是在。

“它不愿意出来,怎么办?”林宝儿哭丧着脸,软软地说道,向影子求救。心里,却已经咒骂了小强的八代祖宗。

“你……是不是骂了小强?”影子挠了挠头,试探地问道。

“呜呜……你怎么知道?”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那种凉、那种痒似乎在骨头里作祟,让人有些想要发笑,被又被憋回心里,无法舒解。

“没办法了,就是宫主拿它也没有办法。它……特别不喜欢被骂,而且,它……能够读出人的心思。”

“怎么会这样……”林宝儿欲哭无泪,这地方怎么尽是些怪东西。算了,大女子能伸能屈,投降吧。神兽大人,你一点也不猥琐,你非常可爱,你的绝世风姿无人,哦不,无兽能及……

林宝儿在内心不停地夸奖小强,可是,貌似它根本就没读到这一段心思,继续在林宝儿裤管里钻来钻去。

影子已经继续迈开了步子,无奈,她只得强忍住那种难受的感觉,拖着步子,跟在影子身后。

“欢迎小宫主回来!”齐刷刷的声音响起。

面前两棵梨树缓缓移开,林宝儿一看,齐刷刷一排十几岁的美男,各种风情,应有尽有,看的人眼花缭乱,神魂颠倒。

林宝儿呆立在原地,口水从嘴角溢出,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上。本来以为自己见的帅哥已经够多了,对帅哥已经够免疫了,再也不会犯花痴了。可是!见到那么多风情万种的帅哥,不犯花痴的,还是女人吗?

就连影子都很理解,体贴地低下了头,不去看她的花痴样。

众位美男也羞涩地低下了头,一个五官完美、丰盈如狐狸精般的女人走出来,微微一笑,便使天上的太阳也失去了光彩。她穿着一声白色轻纱,前凸后翘、丰腴无比的身体影影绰绰,演绎着妖精般的诱惑。

林宝儿真的不知道如何来形容面前的女人,相比之下,那一群美男似乎也没了光彩。她穿着最为素净的白色,表现出来的风情却比火一般的红色还要妖娆。就是亦涵在此,也得自叹不如。

女人看着林宝儿,魅惑一笑,轻声说道:“乖女儿,娘为你准备的后宫如何啊?”

女儿,说的是我?娘,说的是面前的美女?后宫,就是那些美男?这是什么跟什么?林宝儿的大脑当即不堪重负,当机了。

“女儿,发什么呆呢,是不是太高兴了啊?不用太高兴,不用太感激我,我是你娘嘛!”绝世美女搂过林宝儿,狠狠地香了一口,“女儿,娘好想你啊!”

“娘?娘——”林宝儿的眼泪止不住喷涌而出。感受到绝世美女温暖的怀抱以及亲昵的话语,她觉得自己的心象被温泉泡着一般,暖暖的。在母亲怀里的感觉就是这样吗?林宝儿噙着泪,扭着身子往绝世美人怀里蹭。

这么年轻的美女,居然是孩子他妈?不管了,不管了,有母亲的感觉就够。林宝儿挥去头脑中疑惑,努力地汲取美女怀中的温暖。

“嗯?小强!你给我出来!难怪我女儿哭了。”感觉到女儿裤管里蠕动的东西,美人娘亲杏眼圆睁,怒喝道。

没有出来,林宝儿裤管里的东西反而更为欢实地蠕动起来。酥麻痒凉的怪异感觉直往骨头里钻,让林宝儿张大嘴抽气,哭又哭不得,笑又笑不得。

“小强,你就不能不任性了?今天可是我们娘俩十年来第一次见面,你就不能给个面子?只要你出来,我唤人去摘满满一筐梨花,让你吃个够。”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