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36章 谋杀

第36章 谋杀

“都好了,宝儿,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大老远,我就听到你开心的笑声了,也说来我听听啊!”长歌由着宝儿拉着他的手,坐到宝儿一旁。

“丑八怪哥哥,我们刚才在陪小宫主学习宫规。第二条是——唔唔……”

林宝儿忽地像个炮弹一般弹到小十六身边,捂住他的唇,干巴巴地笑道:“就是学习,学习宫规。前面的我都记住了,十五,你念念第一百一十条。”

这个小十六,实在是口无遮拦啊!

“是,小宫主!”十五疑惑地看了看林宝儿,依言往后翻。“梨花宫宫规第一百一十条:宫主不可以偏待任何人,要雨露均享……”

“换换换,第四百二十三条!”林宝儿脸色灰白,赶忙打断十五的话,随便报了一个数字。

“梨花宫宫规第四百二十三条:宫主有义务强身健体,勤练武功,要对后宫众人的夜生活负责!”十五合上宫规,恭敬地说道,“小宫主,梨花宫宫规第一卷——后宫卷全部结束了,要不要继续学习第二卷?”

嗡嗡嗡——林宝儿觉得脑袋周围全部是小蜜蜂。感情这是后宫卷啊,难怪,随便诌一个数字都是说后宫的。

“长歌……”林宝儿放下小十六,可怜兮兮地倚在看不出表情的长歌身边,憋着小嘴儿喊道,眼里还有闪动着泪花。

“宝儿,你是梨花宫小宫主,这不是你的错,所以我不怪你。”长歌拉着林宝儿的手痛楚地说道。

“长歌,你太好了,你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我太喜欢你了!”林宝儿扑进长歌怀里,开心地说道。

“可是,这是我的错,我怪我自己,为什么在不知道你的身份的时候就爱上你了。宝儿,我想要完整的你,你跟我走吧,我会好好待你的。”长歌拉着宝儿,左边的瞳孔里闪耀着炽热的光芒。

“这个……”林宝儿为难地看着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二十个美男,还有影卫偏向一边眼望天空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

“宝儿,你看着我。”长歌激动地说道,伸出修长莹白的手指来,快速地往脸上一抹……

一层薄薄的细皮被揭去,显出绝美的容颜来。黑发悠然地飘荡,幽黑深邃的眸子期盼地看着林宝儿,白皙光滑的肌肤,脱凡出尘的气质,长歌,竟如仙人一般。

可是,林宝儿心中竟然没有丝毫的激动。喜欢长歌,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情,是因为他可以为了自己,舍去生命,与相貌无关。

“长歌,你听我说,我是娘唯一的女儿,也是梨花宫唯一的继承人……”看着长歌绝美的容颜,林宝儿有一丝恍惚,一丝陌生。

“也就是说,你一定要把他们都娶了?”

“那个、那个、那个……”林宝儿扭捏着,葱白似的小手绞着衣襟,不说娶,也不说不娶。

“得不到完整的你,我情愿离开……”看着林宝儿的为难,长歌的表情由期待慢慢地变成失望,眸子里的痛楚铺天盖地汹涌而出,他毅然推开林宝儿,背转身,跑了出去,衣袂飘飘,乌发飞舞。

“长歌——”林宝儿稍稍有些怔住,缓过神来,连忙去追。

“小宫主,我不许你去,他要走,就随他的便!你要走了,我就要哭了!”小十六拉住林宝儿的裙裾,张大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小十六,快放手!”林宝儿焦急地说道。长歌比不得梨花宫的人,他一向是在外面长大的,哪里能接受一个女的娶一大堆男人。

“小宫主,我们都希望十六拉住你。”一一见林宝儿并没有生气,才说道,“长歌乐师不能接受小宫主娶我们,小宫主又不能为了他而抛弃梨花宫,所以还不如让长歌乐师自己清静清静。一一说这些,不是为的吃醋,而是,我们这些人,从进了梨花宫那日,便是小宫主的人了。梨花宫的男人,无论是侍卫还是后宫,都是梨花宫救的孤儿,又教我们识字、学武。我们都不可能再接受外面的人。小宫主,便是我们的天了!若是小宫主生气,便罚一一吧,只是请小宫主不要弃了其余的人。”

说完,一一跪了下来,乌黑的眸子里已经氲上了伤痛的泪光,却强忍着不掉下来。

“一一,你起来,我不怪你!”林宝儿叹了口气,拉起一直都最为善解人意的一一,“我心疼你们,同时也心疼长歌,所以我必须把他找回来。放心,我不会抛下你们不管的。”

“相信我。”林宝儿轻笑,按了按一一的手,许下郑重的承诺。

“小宫主,我们相信你!”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一向嘻嘻哈哈没个正经的小宫主露出那么郑重的表情来,一一心里就相信小宫主说到就会做到,那么……

“小宫主——”一一凑到林宝儿耳前,低声耳语了一番,素净的脸儿顷刻间变得通红,眸子里,多了一丝伤痛。

“这样好吗?”听完一一所说的,林宝儿娇嫩的脸蛋也抹上了淡淡的粉色桃红,忐忑不安地看着一一,心中,却有了一丝……期待?

“小宫主,就这样吧!”一一抬起头,坚定地看着林宝儿。为了能够留住小宫主,心再痛,也必须这样!

“那我,真的去了啊!”林宝儿挠了挠后脑勺,咽了口唾沫,嘻嘻傻笑道。

“去吧,去吧,小宫主……”一一捂住了脸,眼泪从指缝中倾泻下来,瘦削的肩膀在微凉的空气中不住地颤抖。

只是,粗心的林宝儿一听到一一的应允,便飞也似地奔了出去,没有意识到屋内的静谧和压抑,没有注意到一一无声的哭泣。

“长歌,长歌!”林宝儿焦急地喊着,梨花宫的阵法、陷进太多了,就是自己,也不敢乱跑。该死的,要怎么办,到处都是摇曳飘逸的妖驿梨花,哪里有长歌的身影?

“吱吱、吱吱……”恼人的叫声响起,宝儿想也没想,朝着声响的来源,一个巴掌便掀了下去。

“吱吱、吱吱……”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难怪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算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去送死!小强无奈地扭了扭屁股,在林宝儿前面飞着。女人,跟我走!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