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52章 内向

第52章 内向

“什么宝贝啊!”就算是宝贝,有那只蟑螂在,我也提不起兴趣啊!完了,完了,忘记了。林宝儿怯怯地抛过几个眼神,只等小强一动,便赶紧利用绝顶轻功跑路。

“这个宝贝!”亦涵走进来,托着手里的物什说道,嘴角漾起赞赏的微笑。

“哇,这么快旻爹爹就把他们做出来了?”看到亦涵手里的宝贝,林宝儿高兴地哇哇大叫。

漆木托盘里,放着几根牙刷,几个精雕细刻的紫檀木盒子。牙刷或是各色玉柄,或是银柄,打磨得细腻光滑。打开紫檀木盒子,里面是浅绿色的膏状物质。

“小宫主,这些东西很是新奇得紧,是做什么用的啊?”小十六凑过来,瞪圆双眼,诧异地问道。

就连小强,也摇头晃脑地飞过来,不解地看着盒里的东西。他自诩上知几千年,也没有看过这等物什。

“这个叫牙刷!”林宝儿开心地执起一柄蓝玉牙刷。“这个叫牙膏!”她又指了指紫檀木里的东西。用这两个东西漱口,才能把口腔清洁干净。

“来,小十六,你先试试。你看看你喜欢哪一个牙刷。”林宝儿接过托盘让小十六选择。

“我要……这个。”小十六踮着脚,指了指一柄浅紫色的牙刷。

“这个应该是芙蓉玉做的柄吧。”莹莹的暖暖的紫色,和以前在西安买的芙蓉玉很相似。

“是芙蓉玉,小宫主。”亦涵答道。

林宝儿听罢,微微一笑。芙蓉玉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在西安,会买的话一个镯子也就一百来块,不会买的话,比如说老外来了,上千也可能。不过,用来做牙刷也算是奢侈了。

“这样……先勾一些牙膏。”林宝儿拿起盒内的小挖勺,挖了一点牙膏放在牙刷上,又着人拿了一杯水来。

“先含点水润润嘴,吐出来,然后把牙刷头放在嘴里刷牙就可以了。”林宝儿把牙刷递给小十六,笑眯眯地看着他。

“哦。”小十六惊疑地看了看牙刷,展开可爱的嫩唇,依言刷起牙来。白花花的泡沫从洁白的齿间膨胀,满溢出来,在红唇外围了一圈,可爱得紧。

“小十六,白沫沫可不要吞下去哦。”林宝儿咽了咽口水,提醒道。

“嗯。”小十六含糊地应着,细心地上刷刷,下刷刷。

“差不多了就再含水,把沫沫都吐了。”林宝儿在一旁指导,内心却不停地感叹,这人长得可爱,连刷牙的动作都显得可爱。真想轻咬那鼓鼓的双颊。

“大母狼,真色!”小强扇着翅膀,不屑地嚷道。

没听见,没听见。林宝儿自我催眠,反正小强不会说话。

小十六刷完牙,仰起头,圆睁双眼,裂开红唇轻笑。林宝儿抽了丝绢来,细细帮小十六把唇角残留的水渍擦干净,手儿不禁在那圆鼓鼓的脸颊上轻揉慢捏。

“够了!母狼!”小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飞到林宝儿耳前,大嚷,唬得林宝儿忙停止对那柔嫩脸蛋的**。

“咳咳,以后,这个就是小十六的了。”林宝儿拿起芙蓉玉牙刷以及一盒牙膏,做广告状,“每天两次,没有蛀牙!”

小十六开心地接过来,找个桃木盒子装了起来。

“亦涵也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吧,含星的我帮他选。”林宝儿替含星拿起一柄墨玉牙刷,黑得璀璨,如含星的眸子。握起来手感也非常不错,凉丝丝的,圆润柔滑。

亦涵自己也选了一柄红玉的,说道:“旻大人按照小宫主说的,做了不少,宫里每个人都有。另外,还特制了一些预备着让小宫主带去送礼。”

“唉……”林宝儿深深叹了一口气,“旻爹爹真是细心,连礼物都想好了。只是,宫里每个人都有,却缺了我们的神兽大人。可惜啊,可惜啊!”林宝儿不住摇头叹息,满脸的遗憾。心中,却乐开了怀。如此好的东西,你神兽却不能用,哈哈!

“谁说我不能用?我才不稀罕呢!”火气又开始腾腾上升,真是该死的女人,居然幸灾乐祸!可是,心中真有那么一些期待试试那劳什子?

“神兽大人,又怎么又发火了呢?我这是关心你啊!虽说你牙齿长得小,可是旻爹爹也该量身打造为你做一个超小型的嘛!”

小宫主怎么了?脸部抽筋了?怎么呲牙咧嘴皱眉头的?小十六和亦涵面面相觑,交换心中的疑惑。

可恶的女人!小强哧哧冒气,扭转屁股赶忙往外飞,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要冷静,冷静!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要是露了馅,母狼那色咪咪的眼神都能恶心死神兽。

看到小强飞出去了,林宝儿才觉得心下大快,压力全减。她拍拍手,开心地说道:“我的呢!”

“旻大人说这个更适合小宫主。”亦涵恭敬地递上一个白色雕花长条盒子。

林宝儿打开一看,粉色的刷头,白玉做柄,柄上雕刻了五朵梨花,或是怒放,或是羞羞地展开半张脸,或是只是个花骨朵,每朵都是不同的绽放状态,雕刻德惟妙惟肖。真雅致啊,林宝儿吐了吐丁香小舌。自己原本想要的是多啦a梦卡通牙刷,不过这个也勉强能接受了。大不了以后再让旻爹爹做一批卡通牙刷来。

“哦,对了,还有二十呢,小十六去看看二十哥哥醒了没。醒了就让他也来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林宝儿收起自己的牙膏牙刷,才想起在歇息的二十来。

林宝儿也是后来才知道,二十个后宫,并不是完全按年龄来排序的,而是按照最先的编号排的,因此小十六才是最小的。

“二十哥哥早起来了,在那看着呢!”小十六指了指内室的门框,奶声奶气地说道。

“嗯?”林宝儿转过头来,只来得及抓住一抹白色的身影。

二十到底在做什么?林宝儿眼珠子一转,扭动柔软的身躯,悠忽间飘移到内室,无比飘逸滑畅。亦涵眸子一亮,频频点头。原来,小宫主还留了一手。

“二十,既然醒了,怎么不出去呢?”林宝儿唇角一扯,露出微笑来。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