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59章 沐浴

第59章 沐浴

“小宫主……”小十六哭丧着脸,手足无措地绞着衣襟。粉嫩的脸庞上,泪痕依旧。

“小十六,对不起。乖乖地,不哭啊,想玩的话,在这个院子里随便玩。”林宝儿知道,吓着小十六了,他不过是个孩子,是在梨花宫那个温室里长大的孩子,何时有人这般凶恶地对待过他。更何况,凶他的还是他的妻主。可是,林宝儿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看到含星昏迷不醒的样子,早就心乱如麻了。

“小宫主,我没事。我在这里陪着你。”小十六湿漉漉的眼睛如鸽子眼睛般圆睁着,他小步地蹭到床边,在一张雕花椅子上坐下,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含星,快点醒来吧。林宝儿握着含星纤细修长的双手,叹了叹气。不知道为什么,含星的气息已经稳定了,却还没有醒过来的趋势。

“小……小宫主。含星哥哥是失血太多,身体虚弱。不出两个时辰,就会醒的。你不要太担心了。”看到小宫主满脸的担忧,小十六移了移挺翘的臀瓣,怯怯地说道。

“小十六,你会医术?”听得小十六那么一说,林宝儿心下一喜,唇边旋出美好的笑容。

“嗯,曾学过一些。”看到小宫主开心,小十六也觉得心里雀跃起来,圆鼓鼓的脸颊上出现两个可爱的酒窝。

“我就在这里等着,让含星醒来,第一个就能看到我,哈哈……”林宝儿终于笑逐颜开,兴奋地说道,“这样,还能有些心情参加这劳什子的婚礼……”

辛家密室。

阴影中的背着辛老爷的魁梧身子沉声问道:“一切,可都准备好了?”

“一切准备就绪,影卫重伤,只待明日,寻个由头便可动手。只是……只是……只是那宫主却不见了……”说到后面,辛老爷的声音越发细微,头也深深地垂了下去。

“什么?”那人暴怒,咆哮着问道,“好不容易在她重伤时擒了她,为何还能让她逃了?废物,真是废物!”

“主子息怒。奴才该死,奴才有千百个个脑袋也不敢疏忽哇。”辛老爷惶恐地说道,任由脸上的冷汗溪流般往下流也不敢擦一下,后背的衣袍已经完全浸湿,贴紧肌肤。

“奴才把她关在地牢里,用粗大的镣铐锁了手脚,又每天喂她喝下各种毒药。地牢里一天十二个时辰时时刻刻有人看着,眼看她已经是奄奄一息,不知怎的,悠忽不见了。似乎,她便那般在地牢里消失了。”

“哼!她居然还有这般本事!”那人狠狠地说道,眸子里显出狂热的光芒。他亦知道那宫主的实力,便是自己,也未必能困在她。

“那人呢?”瞬间,他便恢复了平静,冷冷地问道。

“那人,还未屈服,不愿为我所用!”辛老爷说道,心中越发惶恐。无论如何严刑拷打,那个人都不屈服,实乃意志异常坚定的人。

“实在不行,便不留了!”

“是,是!”冷冰冰的声音,如修罗一般,让辛老爷不禁又打了个寒战。

“这两件事,你太让我失望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我随时都可拿走。若是还让我失望,别怪我翻脸无情!最好,你希冀明日会成功。”

那人说罢,拂了拂衣袖,继续往黑暗里走去,直至身影消失。

辛老爷晃了晃身子,想要起来,腿一软,依旧摔了下去。辛少爷忙从密室外跑进来,扶起了辛老爷。

辛老爷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说道:“妖孽啊妖孽啊!只恨我,连个儿子都没生,独独生了个妖孽。”

“小……小宫主。”含星蠕动着苍白的唇儿,逸出微不可闻的声音。

“含星,你醒了!”林宝儿忽地流下泪来,欣喜地问道。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含星的脸颊,唯恐丢失了任何一个表情。

两扇蒲扇般的睫毛微微颤抖,随即慢慢掀起来。亮若星辰的眸子稍稍有些迷惘,看着林宝儿。

“小宫主……”含星伸出手来,紧紧地反抓住林宝儿纤细的皓腕。他的眸子里显出慌张的神色,眉头高高地蹙着,急切地说道,“小宫主,属下无能,请小宫主惩罚。”

“乖含星,不是你的错,都怪我,若是我和你一起去,那四贱客绝对伤不到你的。都怪我,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危险。”含星的手拽得很紧,她忙轻声安慰他。

林宝儿反握住含星的手,轻轻揉着,说道,“含星,看着我。”

“唔?”看到小宫主灵动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深情无比,含星的脸上不禁浮上两朵红晕。

“从今天起,我的含星再也不用穿着灰色的衣裳,戴着灰色的面罩。从今天起,我们的含星也要和别人一样,活在阳光之下。从今天起,轮到我来保护我的含星!”

两眸相对,林宝儿铿锵有力地说出了自己的誓言。

“这……这……”含星的眸子忽然躲闪,不敢对着那坚毅的眼神。天呐,小宫主说的是什么,小宫主不但不怪我,还安慰我,还说——要保护我?

“从今天起,你要保护好小宫主的生命安全,小宫主在,你在!小宫主亡,你亡!明白了吗?”

十年前的话依稀还在耳边,那是儿时的小影卫听过的最为兴奋的话。保护小宫主一辈子,是他的职责,也从某一天起,成为他最愿意做的事情。

可是,小宫主不需要他的保护了,他还能为小宫主做什么?他岂不是成了无用之人?

“不……不……”含星惶恐地摇着头,不要这样,他不能成为无用之人,否则,小宫主身边那么多人,只怕小宫主的目光,会慢慢地从他身上移开。

“含星——”看到了含星的惶恐,林宝儿娇嗔一声,嘟着红唇,压了下去。此时此刻,最好的方法,便是用深情的一吻来消除他的惶恐。

轻啃慢咬,细细品尝唇的味道,诉说着满腔的情意。这一吻,天崩地裂,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小宫主,我也要!”有些气愤的奶声奶气的声音响起,瞬间破坏了那浪漫迷漫的气氛。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