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69章 御花园赏菊(2)

第69章 御花园赏菊(2)

d

监总管,并不需要弯腰做人踏的。而桪梨苑的随从,从来没有这个习惯。林宝儿撩起裙裾,便自己跳上了轿子。

“起轿——”安乐晃了晃佛尘,扬声喊道。

“你……果真是不想活了。”轿子方一晃动,一张放大的脸,便倒勾着呈现在林宝儿面前。

“嘻嘻……我怎么会不想活呢,我还没有找到那个和我一起双修共享人世间最美好最纯洁感情的伴侣呢!要不,妹妹你做我的伴侣,我便死了也无憾了。”一个人影从轿顶轻轻飘落下来,衣袂翻飞。

不用怀疑,能说出这么猥琐骚包的话的人,除了玥袭香,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这轿子,可是往御花园去的。采花毛贼,你就不怕被皇帝老儿发现?”林宝儿这会而心里倒是很平静,失去了戾气,稍稍有些敬佩起小毛贼的胆量来。

昨晚的暴戾,她自己是知道的。那是要生生拧断人的脑袋的欲望。没想到,小毛贼居然还敢来骚扰她。

“皇帝老儿,这个称呼很不错。我的轻功天下第二,除了你,谁也抓不到。哈哈……”玥袭香小声笑道,“妹妹,你可愿意与我双修,共享世间的美好?相信我们合二为一,定能天下无敌。”

“太猥琐了!你就不能换个调调?”林宝儿板着脸,却忍不住被玥袭香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样子给逗笑了。

“冤枉呐,这可是我天下第一美男子内心最真诚的流露啊!有了共同双修探索阴阳秘密的伴侣,世间会更美好。”

“还天下第一美男子呢,我的夫——含星便把你比下去了。”林宝儿抿嘴笑道,倒觉得这小毛贼是休闲打屁聊聊天的绝佳人选。

“阿弥陀佛,妹妹有所不知,此‘天下第一美男子’非彼‘天下第一美男子’。昨日我说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便是天底下第一美的男子,今日我说的天下第一美男子是指一个称号,仅仅是个称号。譬如说一个人叫‘长得高’,他未必就长得高。”玥袭香摇头晃脑念了一番佛号,满脸严肃地说道。

“扑哧——”林宝儿不由得轻笑出声。这小毛贼,还真是个活宝呢。

“妹妹,御花园要到了,我得藏起来了。妹妹记得要多多思量我的话啊,我如今最想和妹妹双修了。”玥袭香说完,忽地身子一软,如壁虎一般,紧紧地贴在轿顶上。

林宝儿正待开口,轿子恰恰停了下来。快手的安乐,已经掀开了轿帘。

“宝儿小姐,陛下以及四位娘娘、莹玉公主,都已经在候着了。”

是么,大巨头们都已经在了啊。其实,一听说赏菊,林宝儿便知道,BOSS级的人物怕是会不少。没想到,大BOSS以及几个母BOSS都到场了。

林宝儿跳下轿子,忽地在一个年轻轿夫耳边轻声问道:“我是不是很胖,很重?”

小轿夫被吓了个够呛,全身抖了起来,差点没跪下来。他惊惶地垂下头,说道:“主子一点也不胖,轻得很,轻的很,我几乎都没有感觉到重量。”

没有感觉到重量,林宝儿唇角不由得漾开一抹作狭的笑容。天地良心,她绝对没有要去吓小轿夫的意思。她只是想知道,多了一个采花贼,轿夫们是不是会累很多。

御花园,即便在深秋的季节,依旧是暖意融融。大片大片浓墨重彩的金黄色菊花,把个御花园渲染得华丽无比。监总管,并不需要弯腰做人踏的。而桪梨苑的随从,从来没有这个习惯。林宝儿撩起裙裾,便自己跳上了轿子。

“起轿——”安乐晃了晃佛尘,扬声喊道。

“你……果真是不想活了。”轿子方一晃动,一张放大的脸,便倒勾着呈现在林宝儿面前。

“嘻嘻……我怎么会不想活呢,我还没有找到那个和我一起双修共享人世间最美好最纯洁感情的伴侣呢!要不,妹妹你做我的伴侣,我便死了也无憾了。”一个人影从轿顶轻轻飘落下来,衣袂翻飞。

不用怀疑,能说出这么猥琐骚包的话的人,除了玥袭香,天底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这轿子,可是往御花园去的。采花毛贼,你就不怕被皇帝老儿发现?”林宝儿这会而心里倒是很平静,失去了戾气,稍稍有些敬佩起小毛贼的胆量来。

昨晚的暴戾,她自己是知道的。那是要生生拧断人的脑袋的欲望。没想到,小毛贼居然还敢来骚扰她。

“皇帝老儿,这个称呼很不错。我的轻功天下第二,除了你,谁也抓不到。哈哈……”玥袭香小声笑道,“妹妹,你可愿意与我双修,共享世间的美好?相信我们合二为一,定能天下无敌。”

“太猥琐了!你就不能换个调调?”林宝儿板着脸,却忍不住被玥袭香摇头晃脑得意洋洋的样子给逗笑了。

“冤枉呐,这可是我天下第一美男子内心最真诚的流露啊!有了共同双修探索阴阳秘密的伴侣,世间会更美好。”

“还天下第一美男子呢,我的夫——含星便把你比下去了。”林宝儿抿嘴笑道,倒觉得这小毛贼是休闲打屁聊聊天的绝佳人选。

“阿弥陀佛,妹妹有所不知,此‘天下第一美男子’非彼‘天下第一美男子’。昨日我说的天下第一美男子便是天底下第一美的男子,今日我说的天下第一美男子是指一个称号,仅仅是个称号。譬如说一个人叫‘长得高’,他未必就长得高。”玥袭香摇头晃脑念了一番佛号,满脸严肃地说道。

“扑哧——”林宝儿不由得轻笑出声。这小毛贼,还真是个活宝呢。

“妹妹,御花园要到了,我得藏起来了。妹妹记得要多多思量我的话啊,我如今最想和妹妹双修了。”玥袭香说完,忽地身子一软,如壁虎一般,紧紧地贴在轿顶上。

林宝儿正待开口,轿子恰恰停了下来。快手的安乐,已经掀开了轿帘。

“宝儿小姐,陛下以及四位娘娘、莹玉公主,都已经在候着了。”

是么,大巨头们都已经在了啊。其实,一听说赏菊,林宝儿便知道,BOSS级的人物怕是会不少。没想到,大BOSS以及几个母BOSS都到场了。

林宝儿跳下轿子,忽地在一个年轻轿夫耳边轻声问道:“我是不是很胖,很重?”

小轿夫被吓了个够呛,全身抖了起来,差点没跪下来。他惊惶地垂下头,说道:“主子一点也不胖,轻得很,轻的很,我几乎都没有感觉到重量。”

没有感觉到重量,林宝儿唇角不由得漾开一抹作狭的笑容。天地良心,她绝对没有要去吓小轿夫的意思。她只是想知道,多了一个采花贼,轿夫们是不是会累很多。

御花园,即便在深秋的季节,依旧是暖意融融。大片大片浓墨重彩的金黄色菊花,把个御花园渲染得华丽无比。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