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72章 子凌,彦羽(2)

第72章 子凌,彦羽(2)

d

皇帝老儿闹翻了,能用得着。

“安乐,原来天牢还不错嘛,光线充足,宽敞明亮,没有老鼠和小强啊!”林宝儿蹭了蹭鼻端,随意地问道。

“这是上层,关的都是可能还能出去的人。宝儿要是去了下面,便知道什么叫阴暗潮湿,什么叫虫子满地跑,什么叫人间地狱了。”安乐凑在林宝儿耳旁,轻轻说道:“你看,去地牢的通口,在那里。”

希望,这些对宝儿能有些帮助……

果真,顺着安乐的眼神看去,在拐角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个仅供一人进去的黑幽幽的洞口。

林宝儿笑了笑,暗暗记在心里。安乐,好兄弟!

“宝儿小姐,这边走。”安乐大声说倒,指了指一条宽敞明亮的石砌甬道。

“唉——”林宝儿大声答道,跟在安乐身后。

“圣旨到——奉陛下口谕,即日起释放彦羽公子,子凌公子。”安乐挺起胸膛,神气万分地宣布了皇帝老儿的口谕。一众士兵,忙垂首跪下来。唯有林宝儿和玥袭香依旧站立着。

“宝儿小姐,我就不进去了。”安乐说道,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林宝儿,径自退了出去。

林宝儿知道,安乐曾在醉云轩呆过,不合适进去,也不再多说,感激地笑了笑。唯有玥袭香那个厚脸皮,依旧跟在身后。

“哐——”守卫的狱卒打开大铁链锁头,拉开铁门,退了出去。屋里的两个人,疑惑地抬起头,略有些茫然地看着进来的人。

从关进这里开始,从未有人来看过他们,今天,却出现了让他们意想不到不到的人。

“彦羽,我来带你出去了。”林宝儿笑着,大声说道,给了彦羽一个熊抱。似乎,两个人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都没受到丝毫虐待。

一旁,玥袭香呼吸急促满脸通红双眼翻白腿脚发软,似乎立刻就会一命呜呼。怎么会这样,天呐,以后,他再也不说“天下第一美男子”几个字了。昨晚刚被妹妹那个火爆脾气的夫打击过,如今,又看到了两个让他自行惭愧的人。

一个,穿着深蓝银纹的敞袍,浓眉星目,线条刚毅,肌肉结实而性感,一股狂野的气质倾泻而出,让他不由得啧啧称叹。

另一个,白肤、黑发、黑眸、红唇,黑与白,给人带来十足的视觉冲击,似乎看到了雪山黑崖上的高贵白莲。

天呢,就算是男人,他也不由得暗暗心动!

“地藏王菩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有缘千里来相会,两位兄台,请问贵姓,在下可否与你们交流交流如何成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心得体会……?”玥袭香舔了舔唇角,嬉皮笑脸地上前,问道。

“小毛贼,你滚边去!彦羽和子凌可都是我的男人!”林宝儿护住彦羽,横眉冷对采花人,直把玥袭香逼退三尺。

“谁是你的人!”子凌双唇一破,冰冷的声音崩裂而出,已带上一丝怒气。

“一个人下的**,一个人泼的水。你们——早就是我的了。”林宝儿回忆起色诱彦羽那次的口气,得意洋洋地说道。

“原来是宝儿姑娘?现在,胸前可有料多了哈!”彦羽挑了挑眉,眸子里显出诧异的神色,咧嘴大笑。

“那是自然,等出去了,彦羽可以检查检查看——”彦羽还是那般豪气,林宝儿心中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安慰,眨了眨右眼,抛出一个魅惑无比的媚眼。皇帝老儿闹翻了,能用得着。

“安乐,原来天牢还不错嘛,光线充足,宽敞明亮,没有老鼠和小强啊!”林宝儿蹭了蹭鼻端,随意地问道。

“这是上层,关的都是可能还能出去的人。宝儿要是去了下面,便知道什么叫阴暗潮湿,什么叫虫子满地跑,什么叫人间地狱了。”安乐凑在林宝儿耳旁,轻轻说道:“你看,去地牢的通口,在那里。”

希望,这些对宝儿能有些帮助……

果真,顺着安乐的眼神看去,在拐角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个仅供一人进去的黑幽幽的洞口。

林宝儿笑了笑,暗暗记在心里。安乐,好兄弟!

“宝儿小姐,这边走。”安乐大声说倒,指了指一条宽敞明亮的石砌甬道。

“唉——”林宝儿大声答道,跟在安乐身后。

“圣旨到——奉陛下口谕,即日起释放彦羽公子,子凌公子。”安乐挺起胸膛,神气万分地宣布了皇帝老儿的口谕。一众士兵,忙垂首跪下来。唯有林宝儿和玥袭香依旧站立着。

“宝儿小姐,我就不进去了。”安乐说道,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林宝儿,径自退了出去。

林宝儿知道,安乐曾在醉云轩呆过,不合适进去,也不再多说,感激地笑了笑。唯有玥袭香那个厚脸皮,依旧跟在身后。

“哐——”守卫的狱卒打开大铁链锁头,拉开铁门,退了出去。屋里的两个人,疑惑地抬起头,略有些茫然地看着进来的人。

从关进这里开始,从未有人来看过他们,今天,却出现了让他们意想不到不到的人。

“彦羽,我来带你出去了。”林宝儿笑着,大声说道,给了彦羽一个熊抱。似乎,两个人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都没受到丝毫虐待。

一旁,玥袭香呼吸急促满脸通红双眼翻白腿脚发软,似乎立刻就会一命呜呼。怎么会这样,天呐,以后,他再也不说“天下第一美男子”几个字了。昨晚刚被妹妹那个火爆脾气的夫打击过,如今,又看到了两个让他自行惭愧的人。

一个,穿着深蓝银纹的敞袍,浓眉星目,线条刚毅,肌肉结实而性感,一股狂野的气质倾泻而出,让他不由得啧啧称叹。

另一个,白肤、黑发、黑眸、红唇,黑与白,给人带来十足的视觉冲击,似乎看到了雪山黑崖上的高贵白莲。

天呢,就算是男人,他也不由得暗暗心动!

“地藏王菩萨!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有缘千里来相会,两位兄台,请问贵姓,在下可否与你们交流交流如何成为天下第一美男子的心得体会……?”玥袭香舔了舔唇角,嬉皮笑脸地上前,问道。

“小毛贼,你滚边去!彦羽和子凌可都是我的男人!”林宝儿护住彦羽,横眉冷对采花人,直把玥袭香逼退三尺。

“谁是你的人!”子凌双唇一破,冰冷的声音崩裂而出,已带上一丝怒气。

“一个人下的**,一个人泼的水。你们——早就是我的了。”林宝儿回忆起色诱彦羽那次的口气,得意洋洋地说道。

“原来是宝儿姑娘?现在,胸前可有料多了哈!”彦羽挑了挑眉,眸子里显出诧异的神色,咧嘴大笑。

“那是自然,等出去了,彦羽可以检查检查看——”彦羽还是那般豪气,林宝儿心中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安慰,眨了眨右眼,抛出一个魅惑无比的媚眼。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