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12章 大开杀戒(2)

第112章 大开杀戒(2)

整个皇宫,成了人间地狱!

“哈哈……”林宝儿的笑容越来越娇媚,在皇宫的上空肆无忌惮地飘荡着。太好了,多少年了?他自己也不记得,自己在那黑暗中,活了多少年。无穷无尽的黑暗,终于有一日,他能够拨开云彩见月明,光明正大地活在这天地之间。他等待这具至洁的身子,等了那么多年,等得他以为,他永远都只能活在黑暗中了!

真该感谢这丫头,不但白白地送上一具身子,还送给他那么一大片的妖驿梨花。那至圣的神树,是补充他能量的绝佳食物呢!

“哈哈……含星,你开心么?”

“开心。”含星跟在林宝儿身后疾驰,木然地答道。

“开心就好,我会好好待你的!”林宝儿说道,眼波流转,飞过一个极具诱惑的媚眼。没想到,那个女人,不只是送给他一具绝好的身体,还送给了一个不错的男人。唉……自己当不了男人了,爱上一个男人也是不错的。更何况,那个男人体内还流着他的气息呢。

“不要,不要——求求你了,离开我吧。”那个恶魔对含星的一丝柔情,让林宝儿的神识稍稍轻松了些,她的神识,流着泪,乞求道,“不要再这样了,你太可怕了!”

“可怕?我这是在为你报仇呢!再说,之前我没有控制这身体时,你杀的人,也不少啊!”林宝儿忽地头一歪,讥诮地说道。

“不是的,不是的,那不是我,是你,是你让我杀的!”林宝儿的脸上,忽地又换上惶恐的神情,凄凄地说道。

“我何曾让你杀过人?再说,若不是你心含愤懑,我怎么可能出来控制你的心神?都是你的仇恨,才让我有机可乘!”

“呜呜……是的,我恨齐康帝,可是,我不想杀那么多人的。呜呜……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呀!”

“哼,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难怪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你就乖乖地呆着吧,若是再反抗,我便杀了你!”

林宝儿的脸上,忽而妖媚,忽而惊恐。眸子忽而赤红,忽而清明。她竟象自言自语一般,自问自答起来。似乎两个不同的人在对话。终于,那眸子不再清明,面孔上,只残留着魅惑人心的冶荡。

“含星,我们继续!”林宝儿娇媚地撅了撅嘴,说道。含星木然应着,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人,一红一黑,如勾魂使者般,飘荡在空中,收割着无数的生命!

“邪儿,邪儿,你快走,快走!”齐康帝匆忙而张皇地跑到二十身边,气喘吁吁地说道。或许真的是报应到了,满目疮痍的皇宫告诉他,无论培植了什么样的势力,他也无法和那个女人抗衡了。他最心爱的皇儿,只怕也抵挡不了那个女人的一击。

“没有用的,报应来了!”二十冷冷地看着如丧家之犬的父亲,残酷地说道。他不想逃,他对不起她,把她逼到了这样的绝境,那就让他死在她的手下吧!

“不行,你必须走!你去找你娘亲,以后隐姓埋名地活着。千万不要让这个女人找到你们。太可怕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她绝对是个妖怪!”齐康帝对二十的冷漠置若罔闻,急切地劝道。

“要走,你自己走!”

“朕怕是走不掉了,那个妖怪最恨的就是朕。她马上会找来的,趁着这个机会,你马上走!”他也不想死,可是他知道,那个女人不可能放过他的!

“两个都不用走了!”

冰冷刺骨的声音传来,齐康帝惊惧地立在那里,一动不也敢动。他不敢回头,可是他知道,那个恐怖的魔鬼,已经来了!没想到,他造的孽,连自己最喜欢的儿子,都要害死了!

“怎么,怕我?你不用怕我的,我又不会杀了你!”林宝儿按下身子,缓缓地降落下来。她稍稍整理了血红的裙衫,缓缓地走到齐康帝身前,魅惑地看着他。

“宝儿!”看着无比魅惑风情万种的林宝儿,二十怯怯地唤了声。

“你住嘴!”林宝儿背对着他,站在齐康帝面前。齐康帝不停地瑟瑟发抖,惊恐地垂下了头。心中,却起了一丝侥幸。她难道不恨他么,怎么说不会杀了他呢?

“我真是要感谢你呢,当然不会杀你!”林宝儿伸出手来,抬起齐康帝的下巴。尖利的指甲,在他的脸颊上轻轻滑动着。

齐康帝丝毫不敢挣扎,只得随着林宝儿的动作,抬起头来。眸子却不停地躲闪,不敢正视她。

“看看,就是这张脸,给了我重生的机会!齐康帝呀齐康帝……”林宝儿笑谑地看着他,另一只轻轻摸着自己的腹部说道:“本来,这里面,孕育了一条新的生命。你知道,我还是那么地恨着那条生命。那条生命,居然是我的克星,几欲把我压制疯了。我差点忍受不住了,想要放弃。可是,你却帮我,杀了他。你说,是、我是不是要感谢你?再说,若不是你一再刺激那个可怜的女人,我又怎么有机会完全控制这具身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还要奖励你呢……”

齐康帝迷惑地看着林宝儿,实在是不解。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好像真的不会杀他了!天下,竟有这么好的事儿?

“你真的愿意放过我,还有我的儿子?”在林宝儿面前,齐康帝甚至都不敢自称“朕”了。他怯怯地、试探地问道,眸子里划过一丝喜悦。

“那当然,我放过你们了。可是——”林宝儿眸子一转,娇媚地四处一望,忽地攥紧二十,说道,“似乎有些人,并不想放过你呢!”

“啊!”林宝儿的话音一落,齐康帝眼睛一翻白,闷哼一声,软软地倒了下去。二十心神一凛,想要动手,却发现他丝毫不能动了!

两把剑,一左一右,刺进了齐康帝后背。即便是他的心脏长在右边,也活不了了!

“为——什——么——”齐康帝无力地看着跃下的两个人,痛苦地问道。

“为什么,你杀了我爹,我怎么可能不报仇?上次让你躲过,这次,我死也要先杀了你!”辛梓柏说道,脸部的肌肤都扭曲起来。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