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19章 重建皇宫(2)

第119章 重建皇宫(2)

“我,便是这天底下的主宰者!”御风疾立起来,大声笑道,血红的裙衫飘荡,如盛开的红莲般,妖艳而凄清。他俯瞰着面前的断壁残垣,大笑着,直笑得肌肤扭曲,苍白、毫无光泽的肌肤显出一种断裂的丑陋来,直笑得两只血红的眸子,流下两行鲜红的泪水……

若是这般,他把这天下送给那个狠心的人,是不是,他就不会把他埋在那黑暗的地下了呢?

“是谁?”忽地,御风疾神色一变,不悦地怒吼道。人,他闻到了活人的味道!这皇宫,居然还有活人?

他身子一闪,忽地往外疾去。空荡荡的皇宫,没有任何障碍,御风疾很快便倒了有生人味道的地方。这世上,居然有人能在他的毁灭下存活——

那片残垣,竟被挖出了一个小洞。一个黑袍男人,首先从屋梁下爬了出来,但是双腿却似乎被砸断了,无力地拖在身后。然后,他慢慢地转过身去,伸出沾满了血污的手,拉住了一个纤细白嫩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把她拉了出来。是一个女人,一声素衣已经脏污不堪。女人爬出来,坐在一旁,轻声喘息着,面上有着劫后余生的惊惶和轻松。

黑衣男子没有停止,伸出手来,又是一个男人出来了。却是浅黄的锦袍,上面的绣纹已经被磨烂,看不出花色了。又是女人,又是男人,一会儿,竟有三男四女爬了出来。

“你们,没有死?”御风疾缓缓地压下身子,冷冷地说道。血红的裙摆被风吹得涨鼓起来,如两翼血红的翅膀,妖异而绝美。

“你是——宝儿?”素衣女人看到她,惊喜地跑过来,欣喜地喊道,就要去拉御风疾的双手,“宝儿,你是来救姨娘了么?”

说完,素衣女子的脸上,瞬间滚下泪来。

这些日子,逼宫失败被皇帝关在天牢的地牢里,陈氏便知道,这一辈子,她算是完了,而且,还连累了自己的孩子,连累了其余的妃子。那天,皇宫的巨大声响,她们也听到了,然后便感觉到,上面塌了。他们被关在下面的石牢里,反倒是捡了一条命!现在,宝儿还记着她这个姨娘,来救她了!

不想,林宝儿却身子一转,脱开她的双手,又伸出指甲尖利的苍白的手,擒住她的下巴,恶狠狠地问道:“说!你们为什么没死?”

皇宫,唯有齐康帝死的宫殿,他没有摧毁。这些人,如何能从他的摧毁中活过来?

“宝儿……怎的如此对姨娘?”陈氏惊惶地睁开双眼,瑟瑟地看着面前冷酷地如恶魔般的外甥女,不由地脚步后退。北斗冥也不由得上前,想要解救自己的娘亲。

“说!”御风疾狠狠地问道,一只手微微一挥,北斗冥便被拉气流震开了去,咳嗽着吐出一口发紫的黑血。另一只手却攫着陈氏的下巴一用力,骨骼破碎的咯咯声传来,陈氏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痛得渗出大颗的汗珠来。

“我说,我说,我们,我们躲在石牢里,便没有被重物压死。”静妃见到那景象,吓得不由地尖声答道。柔妃,却已经摇摇晃晃的,似乎下一刻便要晕倒。

“这般,你们若是想活的话,便得听我的吩咐。最好不要想着违逆我。”御风疾略略一想,说道,放开了陈氏。这皇宫,已经是他的,他也需要一些人,来为他清理这个皇宫。

“凭什么,你个臭丫头,我们可是妃子,何时轮到你来消遣了?”霜妃忽地喊出一嗓子,愤怒地看着御风疾。梨花宫已经被皇上灭了,这个丫头,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嚣张?她的儿子,是要做皇帝的,她以后是要做皇太后的,这个丫头凭什么在她面前志气高昂的?

北斗辰看到自己的娘亲说出那么一番话来,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现在的林宝儿,分明是已经失去了人性的模样,娘亲怎的如此不知死活!

果然,不出所料,林宝儿的脸色慢慢地发青,一巴掌拍过去,霜妃的身子便飞了起来,远远地落下,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只怕是,已经没了命了!

北斗辰咬着牙,压抑住内心的愤怒,强作镇定!林宝儿,居然这般对他的母妃。

“谁还有意见?”御风疾冷冷地扫过众人的脸,走到北斗辰面前问道,“你,不愿意?”

“愿意,小人谨遵大仙吩咐,不敢有任何不二之心!”北斗辰埋下头来,松开紧攥的手,平静地答道。嗓音里,已经听不出任何波澜。

“那好,你们就在这里,把着皇宫打扫出来!我要做女皇,哈哈,统治你们这些臭男人!”御风疾大笑着,转身离开。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当上女皇了。这具身子,虽是女的,可他异界妖孽,却无性别。做一个女人,并不是不可接受之事!

皇宫那么大,这么几个人,应当是不够的!御风疾狠狠地吸了吸鼻子,闻着空气里已经开始蔓延的尸体腐烂的气味,很是享受地轻轻挪着步子。

这京城的人,全部唤来修理皇宫。一日应当就能恢复原样了吧!

想到这,御风疾不由地娇媚一笑,飞到了仅存的宫殿屋顶,用内力,把自己的嗓音输出很远。

“所有北斗国的人听着,即日起,速速到皇宫来,把皇宫修理好!若是有谁胆敢不来,我便杀了他!”

当时,冷冰冰的嗓音,在北斗国京城的每一个人耳边响起,皇宫中的北斗冥等人,更是觉得震耳欲聋,痛苦地捂住耳朵,蹲在地上。

渺衣等人,也都听到了。他们知道,这是那妖孽喊出的嗓音!北斗银更是觉得惊疑——皇宫,到底这么了?那天的异象,他也感觉到了。可是,渺衣宫主回来后,一句话也不对他说。能感觉到,大家都的态度都是冷冷地,似乎,很排斥他?

他知道,自己的父皇的所作所为,他没有资格得到大家的谅解,可是他真的想知道,皇宫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毕竟,哪里有他的爹娘,有他的亲人。更何况,宝儿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我们,是不是也得去皇宫?”北斗银思索再三,怯怯地敲响了渺衣的房门。他真的很想,去皇宫看看。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