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24章 质问二十

第124章 质问二十

一滴泪珠从她那看不出容貌的枯萎的脸颊滑落,滴落下来,刺伤了一个人的眸子!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死去?兵士们死心地放下弓箭、刀枪。一切都是徒劳的,天下已经乱了,即便他们一腔热血,想要护住家园,也是没有办法的。思绪乱转,惊骇充满心头,不由得颓然地放下了武器。

北斗邪瞪着双眼,看着自己的娘亲如枯萎的花朵般,从“林宝儿”手中掉下来,他不由得飞身往前,接住了那轻飘飘的身子。

灵魂逝去,血肉不见。留在他手中的身子不过婴儿大小,一层薄薄的皮包裹住了萎缩的骨架,再也看不出娘亲的容貌。一个活生生的人儿,变成这般模样,该承受过何种痛苦呀!

“宝儿,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残忍?”北斗邪忽地双膝着地跪了下来。他捧着手中失去了形状的娘亲,悲愤地质问道,“娘亲的确错了,她对不起你。我也不敢奢想,你能饶她一命。可是,为什么,要这般残忍地让她如此忍受痛楚呢?”

看着面前相貌平凡的男子,在她面前痛苦涕零,御风疾不由得起了一种异常的厌恶感!可恶的人,他杀人,需要理由吗?

御风疾不由地伸起掌来,便要往北斗邪身上拍下!却发现那男子闭上双眼,绝望地由着那双掌拍下来,不躲不闪。心口忽地一阵疼痛,竟拍不下来!

御风疾双手颤抖着,脸色忽变,咬牙切齿地怒喝道:“该死的女人,搞什么鬼!”心口的疼痛,是那女人的神识忽地强烈的反抗起来。

林宝儿抗拒着,努力去控制身体的双手,不让它拍下去!若是拍实了,二十只怕全尸也留不得一个了!虽然恨过他,想要他死,可总想要质问他,为何要那样残忍地对待四儿。尤其现在,她似乎看到了二十悲痛欲绝的样子,心中竟起了恻隐之情。

对二十,她总是有一番奇异的感觉的。那个小心翼翼的、躲闪的,看到牙刷就兴奋不已的很安静干净的大男孩。

“拜托了,我只想问他一个问题!”林宝儿乞求道,即便是被御风疾的力量压制得全身都似乎要碎了,依旧不放弃抵抗。

“该死的女人!”林宝儿的激烈抗拒,让御风疾不由得暴怒起来。神识的力量,倚靠的便是执念。执念越深,力量越大。林宝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执念,竟让御风疾觉得,控制不了这具身子了。

看到红衣魔头的脸上呈现出痛苦的神色,绝望的将士们似乎重新看到了希望,不由得重新拿起武器,对着这祸乱天下的妖孽刺出去。

“该死的女人,进去,进去!”御风疾看着士兵们逼近,不由地气急败坏地怒吼道。若是自己活不了了,这个女人也活不成!她不顾一切,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在神识上,与林宝儿的神识撕咬起来。

没想到,这女人的竟执拗到了这般程度!御风疾的心中,总是留了一条后路。,她知道,一旦那女人死了,神兽立马就会赶到,要了他的命。因此,竟与林宝儿打成了平手。

“我只是想问他一个问题!就一个问题!”林宝儿狠狠地说到,丝毫不愿退让。她就是死也要知道,二十真没忍心向共同生活了那么久的亲人下那等狠手!四儿那血肉模糊的样子,依稀在她眼前飘漾。

“你……你个该死的女人,问吧!”无论如何痛楚,那女人丝毫不愿放松,若是这般争执下去,只怕那些兵士群起而上,会把这身子杀死!只得,妥协。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二十,你为何,要杀了四儿?”忽地,赤红的眸子回归清明,幽幽的声音从那红润的唇里飘出来。这样的声音,才是宝儿的!二十不由地一阵惊喜,抬头看着林宝儿。宝儿恢复了,不再是恶魔了!

“二十,为何要那么残忍地对待四儿!”看着二十惊喜的样子,林宝儿心中无味泛陈,脸上的表情却丝毫不曾变化。

二十的表情告诉她,他其实是在乎她的。可是,含星重伤,四儿惨死,都与二十脱不了干系。她和二十的距离,已经太远了。远到,连想一想都是过错!

“四儿,四儿怎么了?”康和林宝儿冷漠的表情,二十不由得一阵心慌。即便宝儿已经恢复了,他还是罪不可恕,连仰望她的资格都没有!

“四儿,不是你杀的么?”林宝儿平静地说出四儿所受到的惨绝人寰的对待,心中的悲痛却即将把她淹没。无论何时,想起四儿,都有一种想要把凶手碎尸万段的欲望。

然而,二十脸上显现的一丝迷惘,又让她激动起来。如果那个人不是二十,不是二十的话,那该多好!可是,四儿留下的宣纸,明明白白地写着血红的“二十”两个字!

“四儿是我抓来的。”自己做过的错事,还少吗?北斗邪坦承地承认了,却见林宝儿的面孔愈加苍白,竟慢慢地颤抖起来。

“可是,我只是想嫁祸于他,让宫主以为,奸细是他或是长歌。我并没有杀他!”北斗邪说道,却见林宝儿悲愤地咆哮起来:“是的,你没有杀他。可是你挖了他的双眼,砍了他的双手双腿,又把他全身的肌肤割烂。这些,比杀了他还残忍!他承受着那样的痛楚而死,你居然敢说没有杀他!”

“不,不,我没有做这些!”看着林宝儿流下泪来,二十慌张地说道,“我只吩咐人软禁他不允许他出去而已。我怎么可能……怎么会……”

四儿,果真是这般死去的么?到底是谁,是谁胆敢违抗他的命令?

“你把他掠出梨花宫,他的死总是你害的!”林宝儿说罢,叹息着,心中却稍稍舒缓了些。四儿,你听到了吗?我知道,你最痛苦的是如此害你的竟会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人。可是,他没有亲自下命令,四儿,你的心,是不是不那么痛了?

“是的,是我害的,所有的人都是我害死的!小宫主,你杀了我吧!都是我,听从爹爹与娘亲的吩咐,无耻地背叛了你们!我害死了旭大人、旻大人、烈大人……我害死了四儿、五儿、十五……还有小宫主的孩子,都是我害死的!我已经没有资格,再活在这世上了……”二十仰着头,闭上双眼,等待着将要到来的死亡。能死在小宫主手中,亦是一种解脱了!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