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是我的夫

第129章 含星的伤势(2)

第129章 含星的伤势(2)

无奈,小强只得缩回手来,冷冷地看着她,说道“你看你的衣服!”

林宝儿无奈,只得从渺衣身上爬下来,低头一看,上身是藕白色的襦衫,绣着荷色边角,下身是杏黄色的裙裾。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啊!

然而,其余的人看了她的衣裳,却脸色大变。鲜红的血液都不见了,那么,含星……

“含星……一一和小十六在照顾他!”亦涵看着林宝儿,脸色严峻,不由得脱口而出。

御风疾死了,他附在林宝儿身上的力量也消失了。那么,倚靠御风疾魔力生存的含星,岂不是……

众人不再说话,匆忙地往内室跑去!唯有小强,留在原地不动,却曲起手指,缓缓地冥思起来。

“含星,含星……”见大家沉重的表情,林宝儿便知道,含星出事了。她拨开众人,蹲在含星的床边,看着面无血色的含星,不由得滴下泪来。

含星衣裳上的血液,慢慢地缩小,露出衣裳的本色……灰色来!露出的灰色越多,含星的气息就越微弱。

被御风控制的这段时间,林宝儿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有时候,她的神识也会占了上风,或是被御风疾压制得不严重,便能知道外界的事情。

在她说出要保护含星之后,含星已经是第三次面对死亡了!而且,这一次可能就会永远地离开大家了!

林宝儿握紧含星冰凉的手儿,泪如雨下!她现在成了废人一个,根本就没有办法救回含星了!

“宫主,十六的医术浅薄,救不了含星哥哥……”小十六的身子又长高了不少,人也完全清瘦下去了。慢慢地,由一个小正太变成一个丰韵的帅哥了!

可是,林宝儿哪里还有心思看小十六。她只能看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看着含星走向死亡吗?

“呜呜,含星,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好好保护你!”林宝儿盯紧含星,低低地哭诉道。

含星,就要离去了!她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着他的生命慢慢消逝,只能看着他,看着他,把他的容貌,狠狠地刻在心里。

“宫主,含星的伤,凡人实在是无法救活了。”看着林宝儿悲痛欲绝,大颗大颗的泪珠不停地滚落出来,沾湿了含星的衣裳,一一心里也是悲痛。

照顾含星的这段时间,他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害怕某一时刻,含星忽地没了脉动。可是,又希望宫主能够早日回来。

然而,宫主回来的日子,或许就是失去含星的日子了!

内心很矛盾,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些什么了。只能越加细心地照顾含星。除了那一身血衣不敢脱去以外,他从不曾让含星难受了去!

“一一,你方才说了什么?”一一正沉思着,却忽地听到林宝儿急促地问道。他抬起头来,见林宝儿颤抖着,略带着欣喜地望着他,不由得踌躇着重复了自己的话。

“宫主,含星的伤,凡人实在是无法救活了。”

“对,凡人是没有办法救活了,可是小强肯定有办法!”林宝儿欣喜地喊道,眸子里闪出了喜悦的光芒。

“我,原本是能救他的!”听到林宝儿的大吼,小强靠在门框上,吞吞吐吐地说道。

“那还想什么,快点救救含星呀!”林宝儿欣喜地跑过来,拉住小强的衣襟。却见他一动不动,脸上第一次显出的尴尬的神色。

“怎么,你不——愿意?”林宝儿如看着陌生人一般看着小强,迟疑地问道。心,却忽地砰砰跳起来,屏住呼吸,一动不敢动。生怕,小强嘴里吐出“不愿意”三个字来。

“不是不愿意,而是……”小强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见没有任何人接过他的话,只得窘迫地继续说了下去,“而是,要想救含星,只能用玉冰壶把他的神识引渡过来然后,重新为他塑造一具身体……”

“那就快点用玉冰壶呀!”林宝儿催促道,“我记得,你的玉冰壶是空的吧,我没用你的玉冰壶,御风疾就被杀死了!”

“不是空的了……”小强困难地说道,见大伙都变了脸色,忽地想要飞走,永远地脱离这个地方。他是堂堂的神兽啊,怎么变成了一个大坏蛋一般,就要被大家的眼神杀死了!

“玉冰壶里,装了御风疾的神识。我其实没有完全杀死他!”小强痛苦地说完,双手忙抱住头,蹲下身来,等待林宝儿的拳脚相加。

然而,预料中的拳脚并没有落到身上来。小强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林宝儿缓缓地重新回到了床前,一言不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玉冰壶里,装了御风疾的神识。林宝儿想着,只得重新握住了含星越发冰凉的手掌。

希望被打碎,忽地便从天上掉到了地底下。她没有权利叫小强毁了御风疾的神识去装含星的神识。没了神识,就永远都不可能存在了!那是真正的灰飞烟灭!

她的含星,只能这般死去了么?忽地,林宝儿脑子里灵光一闪,扭过头来,望着小强,惊喜地说道:“小强,只要神识还在,就可以重塑身体,对吧?含星死的,其实是肉体,你可不可以去地府,把含星的灵魂要来,重新塑一具身体。那样的话,含星就可以重生了!”

说完,林宝儿急切地看着小强,重新找到了希望。就连渺衣,也双眼发亮地看着小强。这样的话,各位夫妾们,死去的亲人们,岂不是都能够回来?

“不可以的!人类死了后,灵魂马上便会到地府去。我就算是神兽,也不能干涉地府的工作!”小强为难地说到,摸了摸头。

该死的,怎么还不来啊!

“哦……”林宝儿淡淡地说道,返过头去。再一次,希望破灭了!她看着含星,只能流泪。

含星衣裳上,只有心口处还有一滩巴掌大的血渍了。只要这一滩血渍消逝,含星就会走了,永远地离开她了。

心,为什么那么的痛?痛得她呼吸不过来,直想就这般窒息死算了!越来越理解,御风疾的痛了!原来,看着深爱的人离去,那种痛苦,真的想把自己都毁了!唯一不同的是,欢喜子抛弃了御风疾。御风疾不但想毁了自己,亦想毁掉这世界。你们都是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