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 霍格沃茨特快

8.霍格沃茨特快

从对角巷回到家,赫敏对那根魔杖是爱不释手,维多利亚取笑她:“在店里说得信誓旦旦,什么不借助外力,现在连放手都不愿意。”

赫敏嘟嘴,选择性失聪,把玩着魔杖,只要握着魔杖,她又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些粒子,青色粒子看得更加清晰,其它颜色的只能模糊地看到,看来魔杖能帮助人类扩展感官与魔法产生共鸣是正确的,最让她欣喜的是,那个神奇的粒子世界并不是她的幻想,而是真正存在的,她觉得自己已经触摸到了魔法的本源,

格兰杰夫妇邀请隆巴顿祖孙在开学前这一个星期住在他们家,祖孙俩很乐意地接受了邀请,把在破釜酒吧订下的房间退了。

赫敏几乎沉迷进魔法中无法自拔,前面是她不愿意进霍格沃茨,现在她非常期待能够进学校,能够进入霍格沃茨的图书馆,魔法世界是那么新奇有趣,她这一世的记忆好得就像是电脑硬盘,眼睛一扫就能快速记忆存档,需要的时候就可以调取出来,看书对她来说是极其轻松的一件事。

在隆巴顿奶奶的惊叹中,赫敏短短几天就将新学年的课本快速地记忆了一遍,纳威连一本书都还没看完,她已经在看第二遍了,这一次她细细地阅读,每天还是不间断地锻炼身体,纳威也会跟着她一起练习跑步运动,隆巴顿奶奶看到孙子那么认真,有些懦弱自卑的个性慢慢减退,脸上也总是带上开心的笑容,很是安慰,孩子还是需要父母的关爱还有同龄人的友情。

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匆匆溜走,九月一日很快就到了。

格兰杰一家和隆巴顿祖孙早早就起床,仔细核对了一遍购买的学习用品和私人物品,确认没有遗漏的地方。

“我的蟾蜍不见了。”临出门前,纳威突然发现伯父送给他的蟾蜍不在口袋里,着急得头上冒汗了。

一群人赶紧帮忙找,总算在厕所的脸盆后面找到了躲在那里的蟾蜍,纳威小心地将蟾蜍放到胸前的口袋里,一群人七手八脚地将行李箱什么的搬上车。

到了国王十字车站,威廉爸爸停好车,把女儿和纳威的行礼放在两辆行李车上,两个孩子推着车一行人进了车站,此时正是十点还差二十分钟,站台上到处是走来走去的人流,在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间,赫敏仔细观察,不时会有几个推了挂着猫头鹰笼子行李车的孩子消失在两个站台之间的柱子间。

“是哪个站台?”维多利亚四处张望。

“九又四分之三。”隆巴顿奶奶拿出车票看了看,给了赫敏:“这是你们的火车票,拿好不要掉了。不要给纳威,他老是丢三落四。”

赫敏听了轻笑着把车票放进斜背的小口袋里,纳威习惯了地没接话。

“我们可以去看看霍格沃茨特快吗?”威廉爸爸搓了搓手,问。

“当然可以,不过要小心不能表现得不自然,被麻瓜们发现,你们以后就有麻烦了。”隆巴顿奶奶一本正经地说着,格兰杰夫妇很受教地点点头,结果隆巴顿奶奶哈哈一笑,让几人之间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松。

几人穿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检票口也就是那根竖立在九号和十号站台之间的柱子,柱子之后是一辆深红的吐着蒸汽的机车,站台上到处是推着行李车的学生,上上下下,还有来送行的家人。

格兰杰夫妇非常好奇地打量周围,不过他们还是不忘拥抱自己的女儿,对她亲了又亲,一遍遍地嘱咐她,注意冷暖,不要着凉,不要去危险的地方,有人欺负她不能忍就打回去,经常给他们写信……

唠叨了快十分钟还没停下的迹象,赫敏苦着脸,把妈妈推到纳威跟前,妈妈抱住纳威,转移了目标,对纳威又搂又亲,帮他耙拉耙拉头发,拉拉衣领,叮咛嘱咐各种注意事项,纳威感动得眼泪汪汪,赫敏则直翻白眼。

站台上混杂着各种声音,纳威突然哭丧着脸,说:“奶奶,赫敏,我又把蟾蜍弄丢了。”

这种事已经是见怪不怪,隆巴顿奶奶叹了声:“纳威啊……”拿出魔杖,念了个飞来咒,纳威的蟾蜍飞到了隆巴顿奶奶手中,“赫敏,你多照顾着点纳威。”

“好的,奶奶放心吧!”赫敏笑了笑,拍拍胸口保证。

推着小车寻找空位子,前几节车厢已经满了,他们只得往后走:“我们到最后找找,后面可能会比较好找。”

赫敏的提议一致通过,果然越往后面人越少,他们来得还算早,十点不到,后面的车厢很多空着,他们索性到最后一节车厢,找了个空的包厢,安置下来。

二人坐在车厢里喘了口气,隆巴顿奶奶隔着窗户在站台上教育纳威,让他要听赫敏的话,有问题就去找赫敏,简直把赫敏当成纳威的全职保姆,赫敏又能说什么呢?在老奶奶期待的眼神下只好同意。

老人家比较爱唠叨,赫敏听了几分钟,又被妈妈从车窗外拽住手不厌其烦地重复刚才的注意事项,不时因为奶奶说到她的名字时,附和地嗯嗯两声,看上去在认真地聆听训诫,实际上她一直在想列车到底什么时候才出发?

经常会有人经过他们的包厢,打开包厢门,看到坐在其中的二人正厌疚疚地听外面家人的唠叨,顿时打了退堂鼓,赫敏对隆巴顿奶奶的唠叨造成这样的后果倒是很欢迎,她不是很喜欢有不认识的人进来,虽然这也不失为一个认识人的机会。

列车发出长长的一声汽笛鸣叫声。

“纳威,赫敏,你们要照顾好自己!”隆巴顿奶奶从手提袋里掏出一块手帕,抹抹眼角,眼眶红红的,纳威是她从小带大的,感情自然不同,他还是第一次离开身边,老人家有些担心他这样的性子会不会被人欺负,只是孩子总是要出去闯闯才会长大。

“再见,奶奶,我会给你写信。”纳威趴在车窗口,拼命向奶奶挥手,赫敏也趴到窗前,爸爸妈妈正微笑着看着她,对她挥手:“皮皮鬼,好好照顾自己,有空给我们写信。”

赫敏同样拼命挥着手,点头:“我会的。”目送站台缓缓地向后移动,渐渐地列车驶出站台,再也看不见。

车子还没开出多远,两个小孩面对面地坐着,还有点感伤,纳威摸了摸胸前的口袋,突然带着哭腔地对赫敏说道:“怎么办,我的蟾蜍又不见了……”

赫敏恨不得拿头撞墙,她果然不能低估纳威丢东西的功力。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踏上前往学校的旅途了,小朋友们要相亲相爱啊……这是不可能滴!嚯嚯……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