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6 变形课

16.变形课

皮皮鬼的脸上再也没有了那可恶的笑容,捂着手臂,如果他没有避开,刚才这个洞就会开在他胸口,虽然死不了,不,他已经死了,应该说消失,真正化为能量,他现在已经感到能量减少了一些。

怨毒地盯住赫敏,皮皮鬼恨不得扑上去,可是又害怕她现在指住他的魔杖,害怕会有另一发青芒向他飞来。

“记住了,以后不要在我眼前出现,不然……哼哼!”赫敏冷笑两声,皮皮鬼不甘地转身消失不见,众人听见他离开的声音,飞过盔甲,发怒地将盔甲踹得倒在地上,叮叮当当地滚得满地都是。

“……难怪分院帽会把你分到斯莱特林……”尼古拉斯爵士打量面不改色地收起魔杖的小女孩,啧啧两声,“皮皮鬼受了这次教训应该会收敛一点了。”

“赫敏,你好厉害,就那么一下。”纳威惊叹地做了个用魔杖挥舞的动作。

“不算什么,只要你多加练习也可以做到。”赫敏笑了笑,向幽灵爵士做了个请带路的动作,一行人和幽灵再次上路。

刚才攻击的时候赫敏没有料到竟然会产生这样的结果,虽然很愤怒她也只是想教训一下皮皮鬼就行了,握着魔杖的时候,粒子世界比任何时候都清晰,她能看到组成皮皮鬼的灰色粒子,它们的组织排列顺序,她下意识地让青色的粒子组成了一根根细针穿刺进那些灰色粒子,将粒子间的联接打断。

这种操控粒子组成针的能力她在婴儿时期五感没有发育完全,无聊的时候就不停地锻炼过,只是后来随着视力渐渐正常,看不见粒子世界时她就停止了这项锻炼,直到后来发现有“超能力”,开始锻炼超能力,购买了魔杖之后,只要握住魔杖她又能看见粒子世界了,短短几天的恢复训练只能让她聚拢小指尖大小的粒子针,不过对付皮皮鬼这样的鬼魂却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以后他应该不敢在她面前出现了。

纳威张张嘴,心里有些不信,他真的能做到像赫敏这样吗?

当时在一旁观看到整个过程的人大多对赫敏表现出来的强悍实力感到佩服,德拉科脸色变得更加难看,阴晴不定,抿紧嘴唇,接着泄愤地带头重重踏着台阶向上爬楼,走得太投入没注意脚下,忽然“唉哟”一声,踩中陷阱台阶。

“你们还不快来帮忙。”德拉科扫向后面两个跟班,克拉布和高尔赶紧上前帮助他拔出脚,德拉科非常恼火,为毛他如此多灾多难?

接下来的路,赫敏顺顺利利地在上课前十分钟赶到了变形课教室,这节课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公共课,这时教室里已经坐了有差不多一半,斯莱特林的人比较多,估计他们都是受过家里人的提醒,早早吃了饭来排查地形,赫敏在斯莱特林一边靠后排的几个空位,挑了一个靠过道的座位坐下,格兰芬多的那部分还有不少空位,纳威在赫敏隔开一条走道的位子上坐下。

他们刚坐定,纳威还在往外掏课本,穿着一袭合体黑袍淡金色头发的小男孩,仿佛国王出巡般高傲地走进教室,扫视了一圈教室,看到赫敏,德拉科的眼神暗了暗,装作没看到潘西对他招手,示意她旁边还有一个座位的手势,在赫敏后排的位子坐下,盯着她的后脑勺,盘算着要如何报仇。

打架,他是不想再尝试,骂人……也不是好选择,一方面他骂人的词汇没她出色,另一方面一个弄不好还会让她暴走,再次扑上来,她简直就是一只爪子锋利的凶悍小野猫,下意识地摸了摸已经长出新皮的脸颊,心有余悸。

上课时间快到之前,从门外陆陆续续涌进一批人,全是格兰芬多的,他们匆匆忙忙,好歹在上课前赶到了,斯莱特林并没有人迟到,赫敏记忆中麦格教授的第一节课应该是猫咪变身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谁知她并没有这样做而是神情严肃,带着一股严谨气势地准点进入教室,拿了点名簿,逐个点名,先是斯莱特林,然后是格兰芬多,点名到最后时,哈利和罗恩才气喘吁吁地闯进教室,惹来众人的瞩目和麦格教授不悦并带着指责的目光。

“我们迷……迷路了!”哈利结巴地解释。

麦格教授用她一贯平稳的声音说出她的处罚:“格兰芬多扣二分,现在波特和韦斯莱,坐下,我们要开始上课了。”

德拉科对灰溜溜在格兰芬多最后排坐下的哈利和罗恩发出嘲讽的嗤笑声,另二人厌恶地瞥了他一眼,没有接口。

麦格教授没变成猫震慑他们,依靠魔杖把讲台变成一头猪仍旧让学生们受到了极大的震憾,赫敏觉得很有趣,因为用以前学习的理论并不能解释通,讲台是无生命的一种物质,而猪是有生命的动物,用变形术变化出来的猪是真正的猪还是只是有着猪的外型内在还是讲台的傀儡?

如果是炼金术,应该是等价交换也就是物理学上的能量守恒,那么魔法有什么规律?因为什么才能成功地使出魔法?魔杖可以加强使用者和粒子世界的联系,魔咒的用途是什么?和魔杖一样么?

赫敏兴致勃勃地认真听麦格教授讲解变形术的理论,一边不停地在羊皮纸上记录下重点笔记,麦格教授说了半节课,每个人发了一根火柴,要求他们将火柴变成针。

这真是一件看着有趣实则困难的事儿,就算是出生在巫师家庭的孩子也苦恼地挥动魔杖,努力想改变眼前的火柴,只是火柴顽固得就像冰河深处的坚冰毫无变化。

赫敏握着她的魔杖,各种五彩斑斓的粒子在眼前飘动,目光移到火柴之上,火柴变成了通体的粒子合成物,魔杖沿着火柴移动,戳了戳,这些粒子排列紧密,不像在空气中游荡的粒子,赫敏尝试让组成火柴的粒子移动,然而这些粒子就像最懒惰的小孩,非常不乐意挪动位置,赫敏用尽全部精神力试图让粒子动一动。

很不容易,应该说相当不容易。

赫敏双手抱在胸前,右手握着魔杖,瞪着眼前的火柴,思索。

米勒娃?麦格教授在一群学生中发现赫敏是唯一没有行动的,注意了她好一会儿,于是走近她旁边,问道:“格兰杰小姐,有什么问题吗?还是你以为一直看着火柴就能让它起变化?”

麦格教授头发一丝不苟地在脑后梳了个发髻,多年的教育者的气质,一看就是那种很严谨的人,对于昨天晚上赫敏和德拉科的大闹开学晚宴,其实她是极不赞同的,虽然德拉科骂人的话确实伤人,但是一个女孩子和人在地上扭打,影响很不好,至少麦格教授对赫敏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