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52 秘密与争执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52.秘密与争执

除了黑猫在城堡里到处寻找可疑点,赫敏自己也在寻找关于密室的线索,她一直记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段记录,很快就在自己书包里,那一大堆书中找到了《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这本记录着学校大事记的书,用心地从头开始翻阅。

书的开始部分是说的创立学校时的情形,那些遥远的故事被尘封在历史之中。赫敏缓慢又仔细地翻阅,然而让她失望的是,翻遍了整本书也没有发现关于密室的信息,最后只能推测,可能是以前看过电影的记忆,可惜想不起来了,现在也只能希望黑猫能够帮她找出真相。

学校里的学生们对这带有恐怖气息的事件,既着迷又畏惧,图书馆成了大家争相前往的地方,《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被借到脱销,大家都想从中找到关于密室的线索。

哈利三人组前来礼堂吃饭的时候,遇到赫敏,几人约好午休的时候去外面庭院找个地方谈话。同样是在天寒地冻中,四人沿着禁林旁的湖边走边谈。

“你觉得,会是谁希望把哑炮和麻瓜出身的人赶出霍格沃茨?”哈利征询地问赫敏。

“还用想吗?除了那个马尔福还会是谁?”罗恩说道。

“不会是他。”赫敏第一时间反对。

“我也觉得不是马尔福。”纳威看看赫敏,又看看罗恩,说,“马尔福在去年魔法石事件里还帮助过我们……”

“那是一年前。”罗恩说,“而且那次他根本是想要揭发我们,误打误撞才和我们一起行动……你们想想,他们全家都是斯莱特林,他经常向人炫耀,他很可能就是斯莱特林的后代。他的父亲就够邪恶,他们可能代代传承着密室的钥匙,拿了好几个世纪……”

赫敏皱眉,罗恩的推断听上去很正确,可哪里又不对劲,手插在口袋里,赫敏低头沉思了会儿:“有一个疑问,如果他们一直拿着密室的钥匙,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才拿出来使用?以前就没人打开过?”

“这个……”罗恩呆了呆,不知该如何解释。

“还有一点。”赫敏低着头,继续说,“我不认为马尔福会做这事,如果是他做的,他绝对无法把情绪隐藏得那么好,我经常会碰到他,并没有见他有多高兴……唔,反而比以前沉默了?”这点确实挺可疑……

“如果不是他,那会是谁?”罗恩也不能确定了。

“罗恩说的也有些道理。”赫敏说,“密室的钥匙在某人手中,他正准备在霍格沃茨制造恐怖事件,现在我们也只好尽量小心些。”午休结束的铃声传来,四人匆忙赶回城堡。

星期六的早晨,这是一个潮湿的坏天气,从早上就开始下蒙蒙细雨,到了中午十分雨越下越大,偏偏今天是本学期魁地奇赛季开始的第一场比赛,由斯莱特林队VS格兰芬多队。

吃过午饭,学校的师生们陆陆续续赶往赛场,大雨倾盆,在这样恶劣的气候里,坐在观众席上观看比赛的人也值得敬佩,赫敏穿着雨衣,浑身湿答答地想,她为毛要来这里看比赛?为毛不能去图书馆看书?或者回寝室睡觉?她一点也不喜欢魁地奇好不好?都怪学校那个奇怪的规定,每个学生如果没有特殊原因,都要前来球场观赛,不得留在城堡里。

赫敏可怜巴巴地抹去脸上的水珠,耳中听着身旁的人为各自支持的球队呐喊助威,心里无限循环地念着:【随便谁赢,快点结束吧……结束吧……】

头上忽然有个重量停住,不断飞溅的雨珠被阻隔在一定范围外,是好几天不见的黑猫终于出现了。

“你终于回来了,查到什么了?”赫敏很高兴,一方面为了密室事件有了进展,更多的还是因为不用淋雨了。

【禁林里有个朋友告诉我,在五十年前,霍格沃茨的密室曾经被人打开,造成一名女生的死亡。】黑猫从赫敏头上跃下,蹲坐在她腿上,舌头舔了舔脚背的毛,眯眯眼。

“你那位朋友知道密室在哪儿,上次打开密室的人是谁?”赫敏急着追问。

【他当时还小,因为被人发现就从城堡里逃跑,躲进了禁林。】

“躲到禁林?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蜘蛛,一只很大的蜘蛛,据他说,他叫阿拉戈克,密室里的东西是他所恐惧的。】

囧,蜘蛛,果然能够在禁林生存的东西都不简单,不过黑猫能够和这些神奇生物交朋友,应该说果然是妖怪吗?

【他没告诉我他惧怕的是什么东西,如果只是某种动物,只要我呆在你身边,那东西就不能伤害你分毫。】黑猫决定在密室事件没有查明白前,暂时就呆在赫敏身边,毕竟这小姑娘他看着还挺顺眼,又很聪明,他教的东西学得很快,真的挺有成就感,难怪以前的那些同僚喜欢抢徒弟,可惜他不会人类修行的功法。

周围的人群突然发出大声的惊呼,赫敏从和黑猫的交流中回过神,看到旁边的人都站起来,向着球场中央探头打量,于是也站起来,正好看到哈利的手肘以一个奇怪的角度垂向下,他无法控制飞天扫帚,扫帚正在跌向地面,哈利用唯一完好的手,将手臂伸到扫帚柄下方努力把飞天扫帚向上抬,保险带保证他不从扫帚上摔下去,虽然有些歪歪扭扭,他总算是在重重摔向地面前把扫帚柄往上扳动,这一抬之间,减缓了扫帚的跌落速度,在靠近地面的地方才跌下地,哈利举起没有受伤的手,看着手中的金色飞贼,很好,他们赢了!

大家关心地走下观看台,涌向赛场,想要看看哈利的伤势,洛哈特在第一时间来到哈利身边。

哈利看到他,惊恐万分,拼命想要逃跑:“不,不,不要你,让我去医院……”可是受伤已经耗尽他的体力,洛哈特抢在所有人之前,用他一贯自信的笑容露出一排闪亮的牙齿:“大家往后站,一会儿就好。”

哈利绝望了,当洛哈特的魔杖落在哈利手臂上时,他的胳膊不疼了,但是感觉也不像一条胳膊了。

赫敏也在人群中,无语地看着哈利的手变成一块橡皮泥一样的东西,洛哈特到底施了什么魔咒?那个无耻的人做了如此无耻的事,居然又溜走了!

罗恩、纳威、赫敏陪着哈利去了庞弗雷夫人那儿,庞弗雷夫人很不高兴:“你应该直接来找我,本来没什么事儿的小伤,现在——”庞弗雷夫人看着哈利的手臂皱眉,转身去配药。

“我敢用我的脑袋打赌,洛哈特那家伙是个没大脑的笨蛋。”罗恩说道。

“嗯,从他的表现看,他根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骗子,那些书大概也是他编出来的。”赫敏点点头,更加确定。那个自大狂,水仙花,一个人无耻到如此程度也不容易。

纳威在一旁拼命点头,在第一天的黑魔法防御课上,他是狠狠吃了一顿苦头,被洛哈特带来的小精灵抓到了枝形吊灯上,下不来。

“那只游走球不知道是谁给弄的魔咒,发了疯地专找哈利撞。”罗恩忿忿。

庞弗雷夫人拿着配制好的“生骨灵”过来让哈利喝下,“生骨灵”发挥效用时,那滋味真不好受。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的队员浑身泥泞地进来探视哈利,被庞弗雷夫人赶了出去,赫敏等人于是也趁机离去,在大厅处跟纳威、罗恩道别,赫敏往地下室走去。

身上湿乎乎的,她要快点去洗个澡,换件衣服。

刚进公共休息室,立刻就感觉一股低气压环绕,自己的学院输了比赛让这些骄傲的孩子们不禁垂头丧气,赫敏低头走向寝室。

“波特是不是哭着说,‘我好疼’啊?他一定在痛哭流涕,被那个白痴洛哈特把整条手骨给弄没了。”德拉科?马尔福在楼梯处拦住赫敏,用讨人厌的语调说道。

赫敏有点生气,本来就觉得他善变的脾气让人厌烦:“哈利没有哭,他有什么事可哭?难道不是你应该哭?明明整支球队的飞天扫帚比格兰芬多的好,居然还输了比赛?德拉科?马尔福,你不检讨自己的技术不及哈利,居然嘲笑一个受伤的人,嘲笑别人伤痛的人,最没品!”

德拉科脸色变得阴沉,眼里隐隐有怒火在跳动。

“你是斯莱特林,不要总是偏袒格兰芬多。”

“我没有偏袒格兰芬多,我只是在维护我的朋友,校规里没有规定不同学院的学生不能交朋友,更没有规定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不能成为朋友。”赫敏皱眉,“马尔福,如果你看不惯我,可以不要来跟我说话。”

“我没……”德拉科还没说出后面那些话,赫敏已经跑回寝室,这令他非常懊恼,为何要跟她说那些话?都怪波特,那家伙居然平白得了赫敏送的“光轮2001”,连隆巴顿那笨蛋都有一把?太气人了!

难道真的要像父亲说的,不要跟哈利为敌,假装和他成为朋友?

德拉科万分纠结地想,要他和哈利?波特成为朋友,就算是假装……难度好大。

=?晋江抽了,我明明设定了时间的,今天上来一看,更新居然没有发……看来存稿箱也不靠谱啊

那么今天晚上还会更新,抱歉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