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0 垃圾处理问题

60.垃圾处理问题

虽然赫敏说她不是餐厅不接受点餐,在准备夜宵的时候,下意识地会多选择一些其它的食物,于是德拉科训练回来就能够吃到喜欢吃的食物,他们俩的关系似乎也在这晚上一起吃宵夜的革命友谊中一日千里。

即使赫敏和德拉科之间的关系好转,也没有去看过他训练,选修课的表格,她已经交了上去,选择了保护神奇生物和古代如尼文,虽说对于占卜挺感兴趣,实在是分不出时间来学习,而且她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当大仙的资质,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曾经流行过塔罗牌,她也曾去凑热闹地买了一副玩过一阵,据说她帮人测出来的结果十个有九个错误。

潘西?帕金森在一旁看着他们和睦的气氛,在一旁气得咬手指,挖空心思地想该怎么办才能搞破坏?德拉科就要被泥巴种拐跑了!

“潘西,我们是不是……”梅丽?库柏小心地开口。

“什么?”潘西面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自己哪里比不上赫敏?格兰杰,除了考试考不过她,有哪一点那个泥巴种能够超越她?

梅丽看了眼索菲亚努努嘴,示意索菲亚说,索菲亚看她吞吞吐吐只好接过话头:“我们是不是不要跟格兰杰敌对了?她既然被分进了斯莱特林,就是我们中的一员……”

潘西扭头狠狠地瞪着她们:“连你们都要背叛我?斯莱特林的骄傲是纯血,你们要背叛你们的血统?”

梅丽和索菲亚面面相觑,心里则有些不以为然,什么纯血啊?早就已经有混血入侵了,现存的真正的纯血家族还有多少?自欺欺人罢了。

“马尔福不也跟她成了朋友?”索菲亚说,“只是交朋友又没什么关系而且她的成绩那么好。”

梅丽连连点头,用仰慕的口吻说:“费克斯学长跟她关系也很好,她还改进了飞天扫帚获得了很多奖金……”

潘西手里捏着的梳子“啪”地一声折断,那两人感觉到她的气势汹汹连忙住口,她们的家族势力比帕金森家弱势,为了依附古老的巫师家族只得听从她的话,其实梅丽和索菲亚不止一次私下里说当初如果不是家里一直给她们洗脑,让她们进斯莱特林,在分院时不要坚持想要进斯莱特林,说不定就被分进另外三个学院,总比在斯莱特林抬不起头好多了。

“哼,我绝不承认,她就是一个泥巴种。”潘西回忆起自己很多难堪的往事,气得咬牙切齿,要她跟格兰杰交朋友?呸,给她提鞋都不配。

赫敏回到寝室的时候,正好撞见寝室里三个室友大眼瞪小眼的境况,貌似潘西正在发火,见到她进来恶狠狠的,如果目光能够杀人估计她此刻身上已经有数不清的窟窿了,另外二人则低着头似乎在反省。

正在开检讨会么?耸了耸肩,拿了睡衣去盥洗室洗漱,换好衣服出来,把校袍用衣架撑开挂到床柱上,放下床床幔。

赫敏我行我素的态度深深刺激到了潘西小姑娘幼小的心灵,于是她决定要给赫敏一点教训!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赫敏换了运动服,去外面跑步锻炼身体,这些年来这个习惯她一直保持,没有一天落下,经历过密室事件后,她更是感激自己平时的锻炼,如果没有那些锻炼,说不定真的撑不过。

等她重新回到寝室,准备拿了衣服进浴室洗澡时,发现挂在床柱上的校袍不见了。她记得昨天晚上就挂在那个地方,把衣柜里的衣服翻找了一遍也没找到,环视了一遍宿舍,她的三个室友都在各忙各的,梅丽和索菲亚在整理书包,潘西则在打理校袍,似乎总是不满意地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这衣服真难看。”

赫敏取出魔杖,对准房间周围轻点,心里默默念着:“校袍飞来。”当魔杖对准盥洗室的时候,一团黑色湿答答并散发着异味的物体飞了过来。赫敏连忙让这团东西悬停在面前,抖开,衣袍上面不知道沾染上什么东西,脏兮兮又很臭,潘西捂住鼻子,厌恶地说:“什么东西,熏死人了。”

梅丽跟索菲亚小心地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赫敏,被她眼睛里投过来的危险目光吓了一跳,立刻低下头,接着整理书包,一时没人说话。

“谁做的?”赫敏冷冷地说。

“某人的记性真差,连自己的衣服怎么变成这样都不记得了。”潘西得意地双手抱在胸前,“不是你自己丢到地上的吗?我好心帮你丢垃圾桶里的时候还在想,你是不是买了新校袍就把旧的丢了。”

“哦,原来如此。那我还要谢谢你了。”赫敏突然粲然一笑,潘西一愣一愣的,似乎没料到赫敏居然会笑着道谢,还没反应过来,忽然双脚离地,就像只汽球飘浮着进了盥洗室,潘西惊慌地尖叫:“放开我,快点放我下来,格兰杰,你这个肮脏的泥巴种……”

“果然,你也需要好好洗一洗,嘴巴太臭了。”赫敏把潘西丢进浴缸,水龙头自动放水和沐浴液,顿时把潘西湿了个透心凉,因为赫敏故意没使用热水,三月的天气洗冷水澡是非常冷的,潘西不住地尖叫。

赫敏控制着校袍在水中翻滚,就跟涡轮洗衣机一样不停地打转,潘西遭到了同样的待遇,等赫敏洗完校袍并使用清洁咒,好整以暇地换上校袍时,潘西浑身湿淋淋地抱着垃圾桶呕吐,眼睛还在蚊香圈圈中……

“你,你等着瞧,我,我一定不,不会……呕……”

“不用感谢我,帮你洗洗只是举手之劳。”赫敏非常恶劣地勾起嘴角,把校袍拉拉平整,“不过,为什么你越洗越臭呢?哎呀呀,不然再好好洗洗?”

“你,你别过来……啊——”潘西叫得万分凄惨,听得外面的梅丽和索菲亚抖了抖。

“既然你不想要了,好吧。”赫敏耸了耸肩,“我先走一步,早餐时间要结束了。”梅丽和索菲亚用敬畏的目光看着打开门从她们中间走过的赫敏,一身整洁的打扮,红扑扑的脸蛋还有晶灿灿的褐色眼睛,显然是玩得心满意足,目送她出去之后,连忙跑去盥洗室门口,敲了敲门:“潘西?”

“不许进来,走开!”里面传来潘西发怒的大吼,她现在一副凄惨的模样,简直丢脸丢到家。

礼堂里,早餐时间快到点了,赫敏匆匆进来,只来得及看到满桌的美食消失,顿时扼腕地直跳脚,再快一步就好了,好歹让她抓块面包片也好。

“嗨,赫敏,你今天来得晚了。”金发蓝眼的少年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只盘子,里面放着一只三明治、煎蛋和一杯牛奶。

“谢了。”刚想接过盘子,迪恩手往旁边让了一下:“我拿着,你就这样吃吧,快点,不然上课会迟到。”

如果盘子放到桌上,里面的食物马上就会消失,赫敏也就不再推辞,直接拿起三明治,用勺子吃着炒蛋,间或喝口牛奶。

吃得太快,赫敏被噎住地猛捶胸口,迪恩连忙帮忙拍拍她的背:“吃慢一点,还有时间。”

“嗯,我吃完了,谢谢你。” 把牛奶全部灌进肚子才让食道畅通,赫敏有些不好意思。

“吃得就跟个小孩子一样。”迪恩注视着她温文一笑,抬手抹去她嘴角的食物碎屑,手指摩挲唇角的感觉让赫敏脸刷的一下子涨红。她……她现在的外形本来就是个孩子。

“我……我先走了。”正不知该说什么,上课铃响起,赫敏连忙向他点点头,转身逃跑,一路狂奔着来到地下的魔药教室,实际上她迟到了,推开门一大群人对她行注目礼,斯内普教授紧抿着嘴唇,下巴微微扬起眼睛不悦地微眯:“格兰杰小姐,难道你的伤让你失去方向感,找不到教室?快点回到座位,没有下一次!”

“是,先生。”赫敏赶忙低着头快步跑到德拉科旁边,估计一同上课的格兰芬多们心里都在抱怨,果然是偏心大魔王,明明格兰杰迟到了,只说了她几句一分没扣。

德拉科小声地问:“你们寝室在搞什么?”他都没在礼堂看到她,直到快上课了她们寝室的人一个没出现。

“没什么,就是探讨了一下垃圾处理的问题。”

德拉科茫然,垃圾处理?正要接着提问,赫敏压低声音地说:“注意听课,斯内普教授要生气了。”教授已经连续朝他们这里投来几次不满的目光了,再不理会,他可不会管德拉科是不是跟他有关系,都要吼他了。

德拉科连忙正襟危坐,手里抓着羽毛笔,很认真地记笔记。

“后天是我们学院和拉文克劳的魁地奇比赛,你要帮我加油,不可以坐到格兰芬多那里去。”实验操作的时候,德拉科趁机提要求。

“我坐哪里不都一样可以替你加油?”赫敏眼睛一直盯着坩锅里的**的变化,手里忙着研磨狮子鱼骨。

“才不一样。”德拉科嘀咕,同时也不忘称量狮子鱼骨粉末。

“好啦,我会帮你加油,弄得与众不同,让你一眼就能看到。”赫敏觉得他一直纠结在这方面很像撒娇的小孩子,于是用“乖啊,给你糖吃”的语气说道。

“你说的就要做到。”很受用的小孩子认真地坚持。

赫敏看了看他,笑:“我说到做到,所以你也要加油,一定要赢拉文克劳。”德拉科欣喜的表情,让赫敏忽然觉得一旦放下成见,他还是很可爱的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