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7 番外我爱你

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37、番外:我爱你

亲爱的赫敏:

你最近工作忙吗?要多注意休息,最近天气冷了许多,要多注意保暖别生病了,我前几天就感冒了,你不用担心,已经好了。我这里一切都很好,已经习惯了麻瓜大学的生活。我的两个室友,上次已经说过了,一个喜欢流行音乐,穿着奇怪的衣服摆弄一把破吉他,据他说,如此可以吸引女生注意。另外一个喜欢上网聊天有许多女孩的号码。我一直无法理解,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进大学。只是为了吸引女生的注意?

宿舍的门被人重重地推开,德拉科停下笔吃了一惊地回头。

“啊哈,我就说,这家伙除了上课、出去吃饭就是呆在宿舍。”一个蓄了一头披肩长发的青年走了进来,正是德拉科的室友之一伪文艺青年瑞克斯。

“嗨,老兄,你又在给你女朋友写信了?”另一个室友花花公子文森特调侃地说。

“你们不是去参加舞会了。”德拉科拿过一本书压住刚写了个开头的信。

“有点问题。”瑞克斯说。

“你要不要一起去?”文森特笑嘻嘻地看着德拉科。

铂金发色的年轻人一双灰眸疑惑地来回打量两个期待地看着他的室友,随手从书桌一角的书堆里抽出一本经济学的书:“不去。”

“怎么有你这么闷的人?”文森特上前把德拉科的书抽离,瑞克斯很配合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拉起来:“走吧,走吧,整天闷在宿舍里,你不知道人会发霉吗?”

“我真的不想去,而且再过几天就考试了……”

“不还要下个星期呢,大家就是趁着还没开始考试热闹热闹嘛,难得黛西邀请我们去。”文森特跟瑞克斯一左一右架着德拉科出门,德拉科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瑞克斯已经接着说话了:“我们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她都不给你回信,我觉得你根本就不了解女孩子的心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居然还写信,太老土了,你都不买个手机或者网上发E-mail?难怪你女朋友会不理你。”

“跟我们去见识见识,像你这样的人,很多女孩喜欢的,别死吊在一棵树上嘛。”

“要利用你的优势啊优势。”文森特一手拉着德拉科一手像演说家那样挥舞,“你要多练习练习,男人要能说会道会哄女孩子才能让女生喜欢。”

德拉科真心觉得他的两个室友太多管闲事,他想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又碍着他们哪儿了?干什么一定要拖着他去舞会?连外套都不给他拿就拉着出去……

那二人完全不给他插话的权利,拖着他下楼,穿过了一条街,到隔壁一幢独立式的三层楼别墅,这个区域是学校的宿舍区也是家里经济条件相对比较好的学生才会居住的区域,说是宿舍区,其实跟小型社区差不多,都是一幢幢的别墅,可以是单纯的男生或女生宿舍也可以是男女混合的宿舍,德拉科自然是住的男生宿舍,整栋别墅的房间都是男生,就跟对面这栋别墅的居住者都是女生一样。

这栋别墅除了是女生宿舍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女生宿舍正邀请了周围几个宿舍的同学和朋友举办圣诞舞会,从传出舞会的消息之后,周围的男生们就非常兴奋,德拉科是一点没有兴趣参加那种在一幢小房子里挤满人的舞会,走到哪里都会撞到人,充斥着刺耳的音乐声,无节制地喝酒到处乱扭,有些人还聚在一起抽烟,那种聚会他去过一次就不想去第二次了,只是他根本来不及拒绝。

别墅里已经挤满了年轻人,舞会的音乐开得震耳欲聋。文森特和瑞克斯并未放开德拉科,而是拉着他去到楼梯下靠墙的一个小团体,和其中一名很漂亮的女生打招呼:“嗨,黛西,我把他带来了。”文森特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咧嘴笑着。

名叫黛西的女孩一双迷人的眼睛扫向他们,露出甜甜的笑容:“你们还真的把他带来了,祝你们玩得愉快。”文森特和瑞克斯一起笑着挤进人群寻找目标去了,黛西笑吟吟地对德拉科说伸出手,“德拉科?马尔福,要不要一起跳个舞?”

德拉科觉得这个黛西给他一种违和感却又说不出哪儿不妥,不过他觉得自己不该留在这里,他还挂念着给赫敏的信没有写完,于是并没有托住黛西伸来的手,稍嫌冷淡地拒绝:“对不起,我并不想来,是他们硬拉着我来的,现在,请容许我告辞。”说着微微欠身。

黛西眼神微微闪动,露齿一笑:“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是我让他们一定要请你来。”黛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德拉科犹豫了下还是跟着她走了,黛西在桌上拿了一瓶威士忌和两个空酒杯带着他来到了后门,开了门出去后将满室的喧闹关在背后,黛西递给他一只杯子在里面倒了一些威士忌,“喝了可以暖和一点,也是为我的失礼道歉。”

十二月的寒风让没有穿外套的德拉科感到了寒意,他明白为何对黛西有违和感了,她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放错了地方的高贵、教养良好的淑女,应该参加名流宴会喝着葡萄酒伴随轻音乐跳舞而不该在这种地方喝着粗糙的酒在喧闹的环境中疯狂。

他还是第一次在麻瓜世界遇到有着如此气质的女孩,不由对她笑了笑一口喝尽杯中的酒,辛辣的酒液火烧一般一路向下,温暖了他的身体。

“谢谢你的酒。”

黛西又为他倒了一些酒:“我叫黛西?霍普,你可能不认识我,可是我一直知道你,很想认识你。”说话间她靠近了他,女子身上淡雅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德拉科有些窘迫地后退了一步,“我有女朋友了。”

“……听说过,不过她从未出现过,也没见你给她打电话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人?”黛西又逼近了一步,“如果你只是为了避开其她女孩的纠缠才弄出一个不存在的女朋友,那么可以考虑让我当你的女朋友吗?我喜欢你,从一开始见到你就喜欢上了你。”

德拉科望着这个眼含爱慕的美丽女孩,脑海中有那么一瞬间一片空白很快赫敏的脸出现在眼前,毕业季的时候,她捧着他的脸警告不可以出轨不然要报复他的誓言,忍不住笑了。

他眼神里的温柔让黛西不禁欣喜地想他是不是愿意接受她的告白了,于是心一横想要吻他。

德拉科回过神连忙抵住黛西肩头将她推开少许:“我真的有女朋友了,我很爱她。如果我哪儿让你误会了,我道歉。”

黛西眼神有些受伤地望着他的眼睛,想从他眼中看出欺骗或者敷衍,可是她找不到,她只看到了真诚和歉意,心底依然有些不信,那么好的男孩已经有女朋友了,她甚至猜测他是个Gay。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黛西还是有些不信,问道。

德拉科靠在门板上,想到赫敏他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她,是个很有活力的女孩,非常聪明,我和她进了同一所学校读书,刚开始,我们互相看不顺眼,开学典礼上甚至还打了一架。”

黛西被他的故事吸引了,不禁感兴趣地问:“谁赢了?”德拉科有些尴尬地笑笑,没有回答,黛西连忙说,“当我没问,你接着说。”

“我当时一直想抓住她的把柄好让教授处分她,有一次跟踪她时我遇到了意外差点没命,是她把我救了回来……”

“于是你喜欢上她了?”

“喜欢?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和她成为朋友。”德拉科喝了口酒,“也可能那时就喜欢上她了。”

“我听说你一直有给她写信,她却从来没给你回信。”黛西说,“抱歉,我打听来的,你不担心她会变心了?”

德拉科怔了下,说:“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情况,我父母不同意我们交往,暑假的时候不让我出门还拦截了我们的信,不过她还是想到了办法见到我,这一次大概也是同样的情况。”在麻瓜世界他不能在宿舍养一只猫头鹰,只能通过麻瓜的方式寄信,赫敏在霍格沃茨忙着建立研究院的事情,信件必须先寄往格兰杰家再由格兰杰夫妇寄给赫敏,有时候他会猜想,格兰杰夫妇是不是也拦截了他的信件没有寄给赫敏?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信任,早不知道分手几次了。

“你为什么不给她打电话?”黛西觉得无法理解,现在谁不是人手一只手机?就算没手机,家里肯定有固定电话。

“呃,她在的地方没有信号。”霍格沃茨无法使用电话,他又不能在麻瓜世界使用魔法,宿舍里可没什么。

“现在什么地方会没有电话?她不会在什么荒郊野地的吧?”黛西开玩笑地说,她不知道自己说的其实挺接近了,她的表情变得认真又遗憾,“你是个好人,祝你们幸福。”女孩子冰冷的唇轻轻碰了下他的脸颊,“如果她不要你了,别忘了来找我,不过要快一点,我可是很抢手的。”

德拉科目送黛西进了别墅,抬手摸了摸被吻的地方,微笑着转身返回宿舍。

一路跑着回到宿舍,德拉科的房间在三楼,宿舍楼里的男生基本上都去对面参加舞会了,所以他毫无阻拦地就上了楼,房间门开了一条缝,他不禁暗自抱怨两个室友见了美色就什么都忘了,连房门都不关,刚推开门,看到房间的书桌旁站着,拿着一张纸正在阅读的背影,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他酒喝多了出现了幻觉?为什么他会看到赫敏?

他几乎是轻手轻脚地走近深怕脚步稍微重一些,她就会消失,直到他伸出手抚上她的头发,手掌下冰冷又柔软的手感如此真实,他不敢置信地喊了声:“赫敏?”

穿了一件灰色羊绒大衣脖子里围着一条绿色格子围巾的女孩子转过身,对他露出如记忆中那般美好的笑容,还对他挥了挥手:“嗨。”

德拉科一言不发地抱住她,赫敏轻轻“啊”了一声,很快也拥抱住他:“我来了,德拉科,我来见你了。”真难以想象,他们已经分开了快半年,圣诞节都快到了,他们却还是第一次有对方的消息,都怪她太专注于建立研究所的事情,忽视了他,也没深思为何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直到艾琳提醒她圣诞节要怎么过她才想起问家里德拉科的情况,妈妈告诉她,德拉科给她寄来了很多信,不过都被威廉给收起来了。

赫敏当时就向邓布利多请假,提前离校,回去让爸爸把信给她,对于父亲说不想影响她工作只是为她保存起来的做法,她真的不想责怪他,看着德拉科写的一封封信,她越看越思念他,深夜了还打电话把奥利弗吵醒,逼着他寻找德拉科的位置,一拿到地址她就乘坐骑士公共汽车赶到了牛津郡,那辆该死的骑士公共汽车差点没把她颠死,结果在旅馆里躺了大半天才醒过神。早知道还不如等第二天从伦敦坐麻瓜的长途汽车,以为那车子速度最快真是失算,来过一次以后就可以幻影移形了,再不用乘坐那可恶的骑士公共汽车。

德拉科让赫敏坐到椅子上,眼睛瞄到墙壁上大幅的美女艳照,见赫敏也看过去顿时很尴尬,赶紧手忙脚乱地撕扯两室友在墙壁上贴着半**子的海报,把他们乱扔的杂物都丢到看不见的地方,赫敏偷笑地看着他掩饰的行为,德拉科索性不去理会那些了,反正他床边的墙上很干净:“我真没想到你会来。”

“对不起,没能在最早的时候来见你。”赫敏满含歉意地说,即使她已经教过他很多麻瓜世界的知识,对他来说依然有很多矛盾和冲突,最初的信中可以看出他心情的苦闷,她却不能陪在他身边甚至连一封鼓励的信都没有。

德拉科笑了笑,那些都不是问题,他已经坚持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住哪儿?”牛津是个很大的地方,他好像并没有告诉她地址。

“你忘了奥利弗?”

“原来是他。”德拉科点了点头,赫敏帮他介绍过奥利弗,他也知道了火炬木的存在,那里的人都不是好惹的,奥利弗是个超级黑客专家,而且火炬木拥有很高的权限可以调动英国所有的军事卫星,火炬木还有专门的私人卫星,他的资料并不是什么机密文件,只需要奥利弗动动手指头就能获得,他倒是不知道奥利弗半夜被人从暖被窝中拖起来的苦逼心情。

“要不要喝点茶?”德拉科拿起他的茶杯,转身要去楼下倒茶。

“不用,我不要喝茶。”赫敏拉住他的双手,“我的手很冷。”

德拉科安静地站在她面前,感受着她的体温温暖了他冰冷的手指,望着那双褐色的眼睛,他情不自禁地慢慢凑近她,吻轻轻落在她的唇上,辗转,吮吸,她甜蜜的滋味一如记忆中那般美好,他几乎不想放开她,任由情感如脱缰野马横冲直撞,从单纯的拥抱到互相爱抚,从温柔的吻到激烈,仿佛要燃烧彼此。

赫敏在他吻上她的时候猛然发觉她是如此地思念他,他皮肤散发出来的气息是如此的诱人,他的嘴唇很软舌头上有着淡淡的酒味,她觉得自己醉了,他就像是一杯美酒让人想要沉醉其中。

德拉科此时可不是那个小不点了,年轻人的冲动加上心爱的女孩在怀中热情地回应他的吻和抚摸,一股热气冲到脑部,他抱起了赫敏将她放到**,身体也随之覆了上去。

赫敏了解可能会发生些什么,可是她不想拒绝他,因为她好想能跟他靠得再近些最好能跟他合二为一,然而她做好了心理准备却没料到德拉科中途停了下来,他忽然放开她翻身坐在床沿背对她。

突来的寒意让赫敏快燃烧的身体重新降下温度,她觉得很委屈:“德拉科?”手刚刚搭上他的背,只觉得掌下隔着衣服都能察觉到肌肉瞬间紧绷,他的呼吸也变得粗重。德拉科几乎是逃也似的跳起来离开了床,双手撑在对面的墙壁上大口地喘气。

“你为什么要逃?是因为我不够吸引你吗?”

“不是……”这哪是不够吸引?根本是要将他逼疯了,“我不想伤害你。”

“……如果我愿意呢?”

德拉科扭头,一双还隐约泛有情?欲的灰色眼眸里升起一抹挣扎,心爱女孩坐在他宿舍的**,一头长发凌乱地披散着,半敞开的衬衣雪白的胸部若隐若现令他忍不住想起刚才手掌下抚触到的柔软有弹性的触感,一股热血几乎将他击晕想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前扯下她的衣服好好爱她,理智却在最后回到了脑海,强迫自己回过头,面壁。

“不应该在这里……不应该是如此简陋的地方。”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赫敏,我爱你,我想要让你不后悔选择了我。”

赫敏眼中涌起一股泪意,他是如此珍惜她呢!低下头,含着笑,将被扯歪的衣服拉整齐,站起身的时候,她已经恢复到来时的模样,德拉科的呼吸也已经平静,赫敏走到他背后,额头抵在他背上:“我爱你,既然你想要证明自己,我给你时间。”

德拉科转身抱住她,那一刻他们没有一丝邪念地拥抱,体会着对方的心意和温暖。

“可以带我去周围逛逛吗?我还是第一次来牛津。”等恢复了平静,赫敏对德拉科要求,牛津大学是世界著名的大学,她前世就久仰大名,这次能够来到牛津自然是不想错过。

德拉科对于赫敏的要求是一口答应,他更担心二人独处他控制不住把赫敏扑倒可怎么办,穿上大衣和围巾拉着赫敏出门。

天空飘起了雪花,赫敏惊喜地摊开手掌,接住这些从天而降的雪白结晶。

“你还要不要去参观了?一会儿很多地方就要关门了。”时间已经不早了,天马上就要黑了。

“反正我有得是时间。”女孩子得意地扬了扬下巴。

“好吧,往后几天我陪你好好转转。”

“你说的,到时候挂科了别怪我。”

“我不会挂科。”德拉科亲昵地捏着她的鼻尖笑着说。

“自大狂。”

“这是自信。”

二人手挽着手相视而笑,经过的行人都不由对他们露出一丝温暖的笑意。

远远的传来了沉稳的钟声,赫敏看了过去,高耸的塔楼顶端钟声宁静而致远,让人心情平静又寄望着未来,路灯突然亮起,赫敏扭头看向身旁的人,他的眼睛凝视着她时明亮又温柔,忽然满心柔软又骄傲,他就是她选定的另一半。

不论未来会遇到何种阻碍,这个人都会和她一起面对,她的爱人——德拉科!

留言回复依然有问题,趁这次修改错字一起回复了吧。

看不惯德拉科当好男人么?其实我也希望他使坏一次,不过嘛,这个地方不太安全啊,如果半途有人闯进来,那多尴尬呢,而且德拉科也没说不做么,只是这里太简陋了,好歹要找个有情调的地方还不会有人打搅的,嘿嘿,肉汤总会有滴,放心,咱会考虑考虑的,只是河蟹太严重,大约也不能写得太露骨……就是这点吧,下次番外再见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