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113章 有人挑衅

第四卷 黑暗大陆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人挑衅

“怎么会这样?”这个时候紫月也睁开了她的眼睛,蓝色的眸子中同样是疑惑。

“吸了大半夜,居然只有这么一点点,和那颗蓝色晶石差不多,这也叫极品晶石?不会是那两老头骗我吧,不过骗我的话也没有什么好处啊?”胡力郁闷的看着手心中那颗黄色晶石,抬起头看着紫月问道,“你也没吸收到多少能量?”

紫月点点头,不过在她的脸上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失望,就算是只有和蓝色晶石差不多能量提供给了她,那她也已经很满足了。从小到大虽然她贵为精灵族的公主,不过却没有吸取过几块像样的晶石。这也不怪她,从她出生到现在,黑暗部落和联盟的战争几乎就没有听过,有着大量魔法武器的光明联盟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晶石,基本上全部都提供在了战争上面。

胡力捻着下巴上有些杂乱的胡须,心想这下可怎么办?虽然已经不能从黄色晶石里面吸取到能量,不过里面明显还蕴含着一股更为强大的能量,但是不管怎么用劲,就是不能吸取过来。去王都找安东尼问个清楚显然是不可能了,只要先放着以后再说,现在就把剩余的慢慢吸收掉,二十几颗也能增加自己不少的黑暗之力呢。

打定主意胡力也就不急了,这玩意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急出来的。起身掀开窗帘,的晨曦已经跃起,微红地太阳在天边露出了半个脑袋。圣彼得堡宁静的街头也被一阵阵的喧嚣破开。街道上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

“小月,我们下去吃早点吧。”吸取了一晚上的能量,虽然没有吸收到黄色晶石身处的能量,不过也让胡力精神大好了。一晚上没有休息的他现在看起来精神抖擞。

“好啊!”紫月现在对胡力是言听计从,款款地起身走到了胡力的跟前,然后两人手挽着手往外走去。

坐在大厅中,吃了些精致地早点。胡力和紫月两人让服务生到外面买了两套衣衫。然后回房换上,走下楼来。了可所有的客人眼睛都直了。不过他们的眼光都停留在了紫月的身上。淡紫色的长裙,纤细的小蛮腰间束了一条淡黄色的丝带,满头地金色长发随意的耷拉在纤瘦的肩头,两个字:清纯。

紫月在这些猪哥的眼光群袭下有些不知所措,低着头站到了胡力的身后,不时好奇的用她那蓝宝石般的眸子四处张望。这样的神情顿时更令那群猪头们热血上涌心潮澎湃。

“美丽地小姐,我尊贵的天使。不知道可不可以邀请您吃个便饭?”一个带着礼帽的年轻人非常有风度的走了过来,帽子下的那张脸英俊非凡,不过可惜的是,那脸上没有半点地血色,如白纸一般。

“对不起,我已经吃过早餐了。”紫月有些羞涩,除了胡力这个怪胎外,很少有年轻男子向自己搭讪。以前的雅克城的时候。因为她是精灵族的月之女神继承人,一般的精灵男子看到她都感到自卑,并不敢将心里的爱慕吐露出来。

“那么午餐怎么样?要是没有时间的话那就晚餐好了。”年轻男子一脸的微笑,语气极其的轻柔。

“这……”紫月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胡力。

“不好意思。我们并没有多余地时间在这里吃喝玩乐,对不起。请让一下。”胡力脸上堆着笑容,声音却有些冰冷。说着带着紫月向前走去,绕开了那年轻人。

“你是谁?小姐的仆人吗?还是她地什么人?”胡力眼前一晃,那个年轻男子又站到了他们的跟前,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冷,“尊贵的小姐,我只不过是想邀请您一起用餐,很少有人拒绝我罗斯特男爵的邀请哦!”

“我x!男爵哎,原来您是个男爵啊?那真的是太失礼了。”胡力故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然后摇摇头。脸上写满了对不起。

罗斯特微微一笑。心想这念头英俊,多金并不能令取得所有的人尊敬。不过当在后面加上个男爵的地位,立刻就不同了。比如眼前这个看起来粗俗的乡巴佬,看他脚上穿的那双鞋子,明显是一般鞋店中的普通货色,身上穿的也并不是什么高档的衣衫,想必年轻多金和他扯不上什么关系了。那么就剩下地位,要说他后面的那个女孩有些地位的话估计还有人相信,不过至于他嘛,铁定是个仆人保镖之类的下人。

就在罗斯特脸色转好的时候,胡力忽然叹了口气,“男爵这个名头倒是挺大的,不过……”

“不过什么?”罗斯特有些好奇。

“不过我为什么要鸟你呢?看你这幅死人样,满脸惨白,你以为这年头MM们还喜欢小白脸啊?早就不喜欢了,这年头就属我这样**形骸,眼中带着忧郁的浪子才是MM们的最爱。你小子好好的回去学学吧,别妨碍我们谈情说爱。”胡力忽然一声爆喝,然后又极其温柔的看了一眼紫月。紫月顿时俏脸微红,一脸的柔情蜜意。

“你找死。”罗斯特的男爵身份是大陆领袖安东尼大魔导师亲自颁发的命令,岂容胡力诋毁,顿时火从心起,整个人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一层似有似无的冰冷中。

“水系魔法师?”胡力哦了一声,看着罗斯特半晌,然后有啊淡淡的说,“居然还学了一点点的火系,怪不得脸色刷白,显然是没有很好的水火交融嘛。”

罗斯特的瞳孔暴涨,右手抹过一道白色微光,一把巨大的冰刀凭空出现在了酒店地大堂。狠狠的朝胡力劈去。

叮的一声,一道更为强大的白光闪过,罗斯特的冰刀断成两截掉落在了地上。胡力的身旁,一个身材并不高大却扛着一把巨大砍刀的年轻人仰着头傲然地站立着。

“母亲!你不知道这是我大哥啊,我以后的前程可全部在他地身上了,你居然用这么大的冰刀砍他,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张赫眼中带着挑衅的目光盯着罗斯特。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管我的闲事。你可知道我是谁?”罗斯特并没有被刚才的一刀给吓住,听到张赫这样的话语顿时恼羞成怒。他的父亲埃文斯可是大陆仅次于阿拉贡地圣骑士。战绩彪炳,一直得到了安东尼师的器重,也因此罗斯特才能够得到安东尼亲自授予的男爵爵位。多年来在圣彼得堡只有他敢动别人,没有人敢反抗他。今天要不是看到紫月实在是长得美丽,按照以往的惯例,让手下动手抢人就是了,那会这样的麻烦。

“人家是男爵。好大的微风啊!”胡力笑嘻嘻的说道,微风,不是威风。

“微风?嗯,我看这家伙身子骨瘦的很,估计一阵微风就能把他吹到远东去,果然是很微风。”张赫只不过是自恋,头脑还是非常灵活地,听到胡力重重的说着微风两字顿时明白他是在讽刺罗斯特。于是也嘿嘿的笑了起来。

紫月何等的聪慧,古灵精怪的她早就听出了胡力口中的意思,嘴角地弯起一道漂亮的弧线。

“给我将他们撕了。”罗斯特何曾受过如此的侮辱,脸色居然白里透紫,狠狠的吼道。立刻,三个手持利剑的高大男子奔了过来。而在他们的身后是两个穿着魔法袍,手持魔法杖的法师,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等级的法师。

“撕了我们?”没等那几个人奔到胡力的跟前,张赫的脸上早就溢满了跃跃欲试,肩头地大砍刀化成一抹雪白,直直地宰了过去。

轻微的嘶声过后,包括罗斯特在内地六个人全部站在了原地,低着头看向自己的胸口,脸上满是震惊。

几秒钟后,从他们的胸口处开始。三个持剑男子的轻甲发出一声裂开的声响。然后化成十来片掉落了下来。而在他们身后的两个法师更是不堪,黑色的魔法袍忽然变成了黑色的蝴蝶。漫天飞舞,然后慢慢的飘散在酒楼的各处。罗斯特的胸口并没有异样,但是他脸上的震惊却远甚其他人。又过了约莫一分钟的时间,罗斯特胸口终于出现了异样,白色的袍子里面慢慢的印出了一道血线。在刚才电光火石之间张赫不但搅碎了罗斯特手下的衣衫轻甲,还用刀气透过他的外衣,直接划开了他的胸膛。

“他受伤了?”胡力看着那道慢慢渗出来的血线,不满的问张赫。

“唉,好久不用这招有些生疏了,本来应该是将他的内衣划破,然后让的裤子掉下来的,想不到一下子没控制好,居然把他的胸膛划出了道伤口。”张赫一脸的失望,对自己的这一刀极其的不满意。

罗斯特神情紧张的,再也顾不得身份,拉开胸口的外衣。从胸膛到肚脐眼那个位置被划出了一道淡淡的血印。还好,张赫并没有存着要杀他的心,虽然伤口极长,但也不过是皮肉之伤罢了。

“你们……你们两个乡巴佬,咋种。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么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们走!”说完狠狠的瞪了胡力一眼,然后飞快的向外奔去。

“,说几句台面话找台阶下就是,居然敢骂我们咋种,小赫。”这小子走就走了,居然敢骂人,胡力不禁心头火气。

胡力刚喊了声小赫,张赫的大刀早就射出了一道光芒,直扑罗斯特的背心,要是被击中的话,这小子的身体带着男爵的称号就算交代在这里了。

就在白光将要着体的时候,从酒楼外面急速的射进来一道蓝色,化成了一个盾牌,堪堪的挡住了张赫的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