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149章 鲜花插牛粪

第 150 章 鲜花插牛粪

一望无际的大海轻波微漾,蓝色的天空下海水湛蓝,丝丝的海风吹拂在人的脸上潮湿中带着咸咸的味道。

在这片无人的沙滩边上,潮水轻轻的涌上来,然后留下一些海贝。

在细软的沙滩上,一个人大字形的躺在上面,海水涌上来又退下去,也丝毫不见他有任何的闪避动作,好像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过了足足有三个小时左右,躺在沙滩上的人身体终于动了一下,然后看起来及其辛苦的挣扎着坐起身。

“我x!不会,这是什么鸟地方?不是应该才泰山半山腰的山洞中吗?”那人呆呆的看着前面碧波荡漾,一望无际的大海,仿佛丝毫没有被这美景打动,反而是不断的抱怨。

这大海边的正是胡力,从黑暗大陆的六角星阵中来到了这个沙滩上。

胡力站起身,跌跌冲冲的找了一块巨大的石头靠在上面,坐在沙滩山,看着眼前的大海,长长的叹了口气。

柔和的阳光洒在胡力的身上,溅起的浪花不时的飞扑到胡力的衣衫。胡力享受着阳光,查看着体内的变化。

这次穿越和上次基本差不多,体内的黑暗之力基本消耗殆尽,不过相比上次来说,现在体内的黑暗之力基数要大得多,就在这一会的功夫便恢复了一些。不多时,体内便有了少许的黑暗之力,体力也有所恢复。

胡力勉强地站起身。然后看了看身后,沙滩的上面许多的树木,看起来并不杂乱,也没有那种参天大树,每一棵树的粗细都基本相同。

胡力心里一喜,既然树木排列有序,而且粗细都差不多。这说明附近肯定有人居住,这些树木也应该是他们所栽种。顿时腿脚中的力量好像多了一些。向前行走的速度也变快了。

爬上沙滩,胡力举目望去,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一条明显是认为地小道蜿蜒着通向远方。道的尽头,一个暗红色地屋角从树丛中露了出来,格外的引人注目。

“走不动了。”胡力挣扎着走了数十米,体力终于不止。屁股坐倒在地。仰头躺在小道上,不断的催动着体内的黑暗之力,想要尽快的恢复体力,只要黑暗之力能够恢复到以前的百分之一,哪怕是两百分之一,那么一般几个普通人就不在自己的眼中,更别说是走这短短地数百米路。

揉了揉胸口,忽然感觉到有一颗小东西压得自己有些生疼。探手入怀,摸索了一会掏出了一颗小球,正是那黄色晶石。不过以前这东西都是有些柔软,不知道现在怎么会变的这样生硬。

“哎呀!”胡力好像记起了什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猛的撕开胸衣。不断的搜索起来。可是不一会的工夫他就满脸的失望和可惜。

“我记得这黄色晶石还有四颗的啊,这么就剩下这一颗了?”胡力自言自语着,然后翻起身,居然一溜烟地小跑,跑向海滩边,伏在沙滩上细细的找寻。也不知道刚才都已经脱力的他这时候哪来的力气,居然能够小跑起来。

良久,满脸失望的胡力不甘心的坐直了身子,搜寻过后那种脱力感又回到了身上。四颗黄色晶石丢了三颗,恐怕是随着海潮到了深海之中。来是找不回来了。

“还有一颗。不管了,先把它吸了再说。”胡力看着手心中那仅剩地黄色晶石。体内的黑暗之力极其微弱,决定先把这颗给吸了。

紧紧的握在手心中,胡力运起吸取晶石能量的方法。道令他四肢毛孔舒畅的能量缓缓的进入身体,迅速的修补着某些受了小伤的地方。体内的黑暗之力也开始快速的增长起来,色泽暗淡地黑暗之力越来越浓,不一会地功夫胡力便感觉身上浑身是劲。体内的黑暗之力也有了巅峰时期地二十分之一左右。

胡力一跃而起,伸了伸腿脚,只感到精神抖擞。

“这玩意还真管用,像吸毒一般。”胡力感受着体内的黑暗之力,对了一颗黄色晶石的能量有了进一步的认识。颗黄色晶石相当于自己巅峰时刻的二十分之一,而这一颗黄色晶石在黑暗大陆可以造出一个魔武双修的顶级高手,那么就是说自己的在巅峰时期的实力是二十个这样的魔武双修的顶级高手。舔了舔嘴唇,胡力歪着脑袋心想,不知道现在我能算几级高手?会不会有九级呢?怎么着也不应该在八级以下。

双腿一蹬,身子轻飘飘的跃起,在空中划过数十米的距离落在了那条蜿蜒的小道上。胡力对现在的状态还算满意,大摇大摆的顺着小道朝那间露出了半个屋角的房子走去。

一座精致的小别墅,别墅的周围围绕着绿树碧草,别墅外是一条水泥道,道的两旁巨大的树冠将阳光彻底的遮掩,只有零碎的光斑投射在地上。而在别墅的外面的水泥道上,有个东西让胡力看了格外的激动。

一辆车,一辆奔驰,一辆豪华的奔驰。到这辆奔驰后,胡力的眼角不自觉的湿润了,心情万分激动,有些难以自已。

回来了,终于回到了现实,在也不用过那充满了杀戮,到处是暴力的生活。吃遍人间美食,泡遍天下美女,玩遍所有旅游胜地。这才是胡力心目中的生活。

这显然是别墅的后门,一道绿藤筑成的篱笆,篱笆上一扇爬着绿藤的木门。门轻轻的掩着。

胡力轻轻一推,门毫无声息的开了。踏进别墅的后院,不知名的绿色溢满了双眼,在别墅的后墙上,爬墙虎也顺着角落爬了上去。胡力轻轻的绕过后院,别墅的前院是一个花圃,一张摇椅放在一个爬满绿藤的秋千旁。摇椅的旁边是一张小桌,小桌上放着一个紫砂茶壶。伸手一摸,茶壶还是温的,显然主人刚才还在这里。

轻轻的走上台阶,大门轻掩着,推开门走进去,古色古香的装修呈现在胡力的眼中,不过中堂上那个大大的忍字和桌上的一把长刀破坏了这意境。

胡力这时候肚子早就饿了,就想找点吃的填填肚子。蹑手蹑脚的向后面的厨房走去,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上面传来一声熟悉的声响。

粗粗的喘气声明显发自一个男子的喉中,还有一个腻到人骨头中的呻吟声显然是出自女子的嘴唇中,再加上啪啪的撞击声。这明显是胡力以前最喜欢看的中的声响吗,就是可惜了,上面的那个mm居然没有大声的喊叫。就在胡力有些惋惜的时候,上面的女子口中发出一声高呼,然后动静便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对狗男女。可怜老人家我还空着肚子呢,听说空肚子上上下下是很伤人的,厨房肯定有吃的。”暗暗的骂了一声,胡力便想厨房摸去。忽然脚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一声清脆响起,抬眼看去,一个做功极其精致的小瓶被自己一脚踢成了三瓣。

“……@?”上面立刻传来一阵听不懂的话语,不过听语气应该是在问谁在下面。

“屋中有人吗?兄弟我路过的,想弄口东西吃。”胡力身影一晃便到了大门口,装作刚刚推门而入。

下楼的声音传来,然后一个挺着大肚子,约三十多苏的猥琐中年男出现在了胡力的眼前。

“你……你是中国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猥琐男用半生的中文问道。

“是啊,老哥。我是路过这里,看到门开着,正好肚子饿了,想弄点东西吃一下。”胡力满脸堆笑,不过心里却有些厌恶,眼前这鸟人个子矮就算了,还看起来极其的猥琐。

“你是怎么进来的?这是我的私人地方,你一个支那人进来肯定是偷东西的,是不是。”猥琐男满脸的不屑,仰着头斜瞥着胡力。

“支那人?”胡力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舔了舔嘴唇讥笑道,“原来你是小鬼子,怪不得长得这样猥琐。”

“你个支那猪说什么?”那猥琐男跳了起来,伸手从中堂前拿起那把弯刀,把刀出鞘,怒视着胡力。

“你个傻,那把刀就是厉害了?”胡力嘿嘿一笑,既然是小鬼子就不用客气了,抬手就是一个死亡缠绕击中了他的手臂。

猥琐男顿时倒地,握着右手满头的大汗。

这时候,楼梯上传来一阵轻柔的下楼声,然后一个声音极其的甜美柔腻,用日文问道。

微带棕色的秀发散乱的披在**的双肩,精致的五官,在那双说不出动人的双目下熠熠生辉。片雪白的胸脯上两只硕大的白兔藏在那薄薄的白纱之后,隐隐看到了两点嫣红。白纱裙垂在大腿根部,修长的大腿,饱满的小腿,没有一丝的赘肉,赤露的双脚晶莹剔透,在那葱白小巧的脚趾上十点豆蔻般的鲜红令人遐想翩翩。

“我x,美女啊!”胡力看着出现在楼梯转角的那个苗条玲珑的身影暗自赞道。然后转头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猥琐男,心里不禁感叹,“怎么鲜花都喜欢插牛粪啊!”

收回请假条,晚上老婆加班我就出来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