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202章 安睡的小依

第六卷 异界入侵 第二百零二章 安睡的小依

杨居正看都没看倒在地上的何东,转过身来对着胡力,声音极其的冷淡:“胡力,现在该说说我们的事情了。”

胡力一愣,随即问道:“杨爷爷,我们有什么事情好谈的?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杨居正冷哼一声,也不答话,转身便往外面走去。胡力只感到莫名,不过心里总有着上了人家孙女不负责的疙瘩,顿了一下便跟了上去。

从试练场出来,胡力回头看去,那试练场的外表看去只有数十米高,但是里面却高百米,实在是不可思议,令人费解。不过稍微的思索了一下,从试练场出来,虽然好像一路走的都是平底,其实细细的感受就能发现,那是从地底下走上来的。如此一来,试练场百米的高度也能理解了。

“上车。”杨居正的声音在胡力耳边想起,把他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

一个身穿白色休闲服的中年男子拉开了红旗的车门,杨居正率先坐了进去。胡力迟疑了一下,心想既来之则安之,是祸躲不过,一咬牙便钻了进去。

红旗车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两侧的高楼林立,透出都市的繁华。不过胡力这时候根本就没有心思看看首都的风光,全副的心神都放在了嘀咕上。不知道这次杨居正要带自己去哪里,应该是和杨依有关,不然其他也没做什么令他如此震怒的事情啊。

汽车在转了几个弯后出了北京城,在公路上一直行驶了有半个小时后。座小山丘前停顿了一下。胡力只看到那山石忽然两下分开,露出一条通道来,红旗车缓缓地驶了进去。

“居然离城如此近的地方有这样的密道,和邵强家的那密道差不多。也不知道如此巨大的山石怎么会两下分开,然后合上之后在外面又看不出任何的痕迹,实在是令人惊讶。”胡力看着那山石开启合拢,心里不由得暗自赞叹。

又过了十数分钟。眼前的黑暗顿时消散,一个巨大地亮光出现。车子行驶出了山洞。

桃花源?胡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一块块地绿地,那茂盛的树冠,在幽幽的林间小道,潺潺的清流。这莫非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胡力看着眼前的景象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

红旗车穿过幽幽地林间小道,一座金碧辉煌,装修的华丽之极的巨大别墅出现在了胡力的眼前。

按说这里的天空如此湛蓝,以现在的科学技术。肯定早就被发现了,为什么从来没有媒体报导过呢?胡力猜测着。

“下车吧!”就在胡力呆呆的看着前面如同城堡一般的建筑,杨居正地声音冷冷的在耳边响起。

“这是您家?”胡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车看了半晌问道。

杨居正微微的点头,然后率先往前走去,早有仆人将门打开,半弓身子欢迎主人的回来。

金碧辉煌,贵族气息一展无遗。胡力看着城堡里的奢华。这才想起当时杨依所说,希尔顿地房间和她家的卫生间差不多。这才明白她并不是吹牛。只怕眼前四壁上挂着的一副画都是价值连城之物。

“啊!老子辛辛苦苦的剪径,这么多年来的积蓄估计也就能买幅画。”胡力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不甘和羡慕。

杨居正转身过来,看着胡力半晌,道:“你知道我带你回来是什么意思吗?”

胡力小心翼翼的答道:“不知道。”

杨居正忽然没有了先前的一脸寒霜。叹了口气,语气忽然变得极其的苍凉:“你多久没见过小依了?”

胡力顿时愣住了,多久没见过杨依?一年多了吧。自从在南京和她相处过一段日子后,两人便去了泰山,而自己鬼使神差的被传送到了黑暗大陆。

“一年多了,自从泰山地宫殿一别,我再也没见过她。”胡力老老实实地回答。

杨居正眼中射出一道精光,直扑在胡力地脸上,过得半晌摇摇头道:“你跟我来。”说着便往后堂走去。

胡力挠了挠头,不知道这杨居正怎么忽然变得感慨万千。不过也不愿意去废脑子猜测。跟着进去看看就知道了。反正如果他要翻脸的话,凭借着死亡之翼和自己现在地实力。也未必没有一战的可能。

穿过一条装修的极其奢华的通道,踏着汉白玉的台阶上了三楼。杨居正在一间房门前停下了脚步,只见他迟疑了片刻,然后轻轻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胡力也不知道杨居正弄什么玄虚,却也不迟疑,抬脚便跟了进去。

诺大的房间内空荡荡的,四周的墙壁也朴素的蓝白。房间的中央,一个两米长,一米宽的水晶柜子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幽幽的光芒中蕴涵着无穷的寒冷,一波*的向胡力袭来。

胡力一个哆嗦,黑暗之力瞬间遍布了身体,将那寒意驱散,朝着水晶柜子走了过去。

走到柜子面前,胡力抬眼看去,登时呆了。那柜子中居然躺着一个女子,容貌娇美,肌肤白皙,紧闭的眼睛上一层长长的睫毛覆盖着。她的身体周围,一些零落的花瓣四散着,在寒气的催逼下居然依旧娇艳。

“小依,小依怎么会躺在这里面?”胡力嘴角不住的颤动,过了半晌才抬起头看着杨居正问道。

“她在这里躺了一年令六个月又十三天了。”杨居正一脸的慈祥,眼中满是溺爱的神情。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胡力忽然大声的吼了起来,一把抓住杨居正的肩膀,狠狠的问道。

杨居正一声冷笑,强大的精神力顿时崩开了胡力的双手,眼中精芒闪烁:“这我正要问你,你和她在泰山地宫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得到消息赶到的时候,现场就剩下小依一人昏迷不醒,还有一个浑身上下撒发着蓝色的无头女尸。”

胡力愣住了,霎那间回忆如同潮水一般涌来。泰山地宫殿,湛蓝的无头女尸发出了最后一击,然后自己的脑海中那副清晰的空间穿越图变得星光一般,接着一声巨响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后已经出现在了黑暗大陆。

这要怎么说呢?难道告诉杨居正说自己在刹那间空间穿越,去了黑暗大陆,然后发生了一系列令人难以想象的事情?这根本不可能。呆呆的看着杨依,容颜依旧娇美,那小巧的瑶鼻,好像她对着自己撒娇就在昨天一般,想不到现在居然在这充满了寒意的水晶棺中沉睡了一年多。

胡力定了定神,把当时两人在泰山地宫殿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述说了出来。

“当湛蓝的无头女尸最后那道红光射进我胸膛的时候,我只感到体内迸发出了强大的力量,随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出现在了日本北海道的海边上,那是在半年之前。”胡力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反正自己消失的一年左右时间杨居正肯定在插,但是他肯定查不到自己去了什么地方。那就用昏迷了一年醒来在北海道的海滩上这样荒诞的说辞吧,反正说的也是事实。

杨居正听得眉头紧锁,的确如胡力所想的那般,在胡力消失后自己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去追查他的下落。但是胡力好像人间失踪了一般,根本就没有了踪影,足足一年的时间才让自己确信胡力已经从人世间消失。因此也就没有在追查下去,把全副精力都放到了昏迷不醒的杨依身上。可是现在听到胡力也昏迷了一年,醒来就在北海道出现,这实在太过于荒谬,但是如果不是这样,那又怎么解释他消失的一年时间呢?

“小依到底怎么了?”胡力再一次的问道,平时没看到杨依的时候,心里并不感觉有多么的重要,但是这时候他看到杨依如同一具尸体般躺在水晶棺中的时候,心里对她的思念纷至杳来。

“她昏迷了一年零七个月,要不是我用这特质的水晶棺,加上我每天给她输送精神力的话,现在你已经看不到她了。”杨居正盯着水晶棺中的孙女,脸上悲恸之色闪烁着。

“那有什么办法救活她?能让她醒过来?”胡力抓着水晶棺的边沿,大声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用尽了所有的方法,找遍了所有的名医,但是小依依旧不能醒过来。要不是她心头还有一股虽然微弱但却坚强的生命力,我想现在她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杨居正的老脸仰起看着天花板,两颗浊泪缓缓的滚下。

“现在的医疗技术都没有办法?凭你九级高手的实力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胡力嘴角微微的抽*动,心中满是悲伤和愧疚。

“没有!”杨居正缓缓的摇头。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胡力脑中一片混乱,如此可爱的一个女孩,怎么会变成植物人?但是她心头有顽强的求生那么应该有法子让她醒过来吧。可是现代如此先进的医疗技术都没有办法,自己有能有什么法子呢?

“这女孩好像是收了什么诅咒,或许黑暗大陆能够解救她。”正在胡力绝望的时候,两个熟悉的声音同时在脑海中闪过。

死亡之翼的声音!魔法,难道真的如死亡之翼所说,黑暗大陆能有解救杨依的法子?那么要尽早的打开去往黑暗大陆的通道,多拖一天的话,说不定杨依的生机便弱了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