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23章 学成下山

余额不足

如此过了近一个月,胡力一心想学的保命功夫也基本学到了手,移形换位也能在刹那间躲闪开十米左右的范围,而穿透术也有了极大的进步,当他将黑暗之力布满全身的时候,半米左右的石壁已经能够一穿而过,如果现在碰到冯江他们,配合着几只怪兽已经有可能击败他们。在邵强家人的眼中,胡力的修习速度简直是令人诧异之极,要不是知道这小子根本就没有精神力,靠的是体内的那股奇特的黑暗之力的话,邵强一家人简直要直接找块石头撞死,这邵家的土系异能自从开创以来,还没有听说过谁能在短短的一个月之内将移形换位、穿透术修炼到得心应手的地步。

胡力修炼的一个月时间内,邵强也并没有闲着。原先只修炼的防御之法的他这次选择了几项简单易学的攻击之术,配合着他爷爷和他父亲的强大精神力的支持,在一个月内,石爆术和初级的大地崩裂修习的也差不多了。

这天,两人在屋子后面的小竹林修习完毕,坐在一起胡乱的吹侃起来。

“小强,我们回来也有一个多月了吧,我们学的也差不多了,其他的异能也不是在短时间内能练成的,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南京了?”胡力刚来的时候每天的山珍吃的不亦乐乎,可一个月下来每天都是吃那些东西,现在内心极度的向往希尔顿的海鲜和家常菜肴。

“是啊!能学的也基本上学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南京后还是可以继续练习。呆在这儿也没什么新鲜玩意了,一个多月来我每天都要**,郁闷啊!”和胡力不同,邵强对吃的虽然也很期待,可是真正让他想回南京的原因却是生理上的需求。

“了解。既然这样,我们明天就走吧。”胡力点点头,脸上露出了男人们特有的笑容。

“别啊,何必明天呢?今天下午我们就走,坐车到福州,然后晚上的飞机就行。”邵强竟然比胡力更急着要离开自己的家。

胡力看着邵强,叹口气要了摇头说:“看把我们强哥憋成啥样子了,可怜啊!”

就在中午吃饭前两人便找到了邵强的爷爷,准备向他辞行。

“爷爷,您看我们学的也差不多了,我们准备今天下午就回南京。”邵强有些怕他爷爷,于是辞行的活留给了胡力。

邵爷爷依然面带笑容,点点头说:“好,你们的确也没什么技能可以在短时期内练成的,倒不如出去闯闯,说不定进展还要快一些。小胡你要记住你体内的黑暗之力是可以融合精神力的,想拥有高级异能的话,你还是尽快地提升自己的力量。”

“是啊,狐狸你现在就当是学了北冥神功,先弄上个百八十年的精神力再说。”邵强见爷爷点了头,于是便放心的坐稳了身子。

“我倒是想和小段那样,找几个精神力强大的家伙吸收一把,可是我的黑暗之力和他的北冥神功完全不同啊,他的能主动的吸,我的却只能被动的接受。百八十年的精神力,到哪里去弄啊!”胡力看着邵强满脸的纳闷,随即眼睛向邵爷爷瞟了瞟,心想这老头估计有几十年的精神力,而且还是高等级的,要是能全部吸收过来就好了。

邵爷爷浑然没有感觉到胡力的目光,点头说:“这倒是个问题,不过只要有机会就不能放过提升自己的机会,当然这最好要在不伤天害理的前提下。”

胡力点头称是,心里却不以为然,心想要是有个大幅度提升黑暗之力的机会放在我面前,管他伤不伤天,害不害理,先提升了再说,要不以后出去做生意的时候要碰到更高级的异能者怎么办?

“好了,既然你们两人决定了要回南京,那么今天就早点开饭,吃完了你们好上路。”邵强父亲的声音从内堂传了出来。

“这话听着怎么这样别扭呢?吃完了好上路,怎么感觉是要奔赴刑场一般。”邵强不满的看着他父亲。

“好好,是我说错了,赶紧吃饭吧。”邵阳笑呵呵的向儿子认了错,眼中满是慈爱。

中午的一顿山珍是胡力吃的最没有滋味的一顿,一方面是一个月的山珍下来,早就有了免疫力。二是因为想到晚上就能回到南京,虽然说可能要晚一些,不过想起那些夜宵摊上的正宗美味小吃不由得勾起了他的期待。

在两个家长的左叮右嘱后,胡力和邵强两人告别他们,便踏上回南京的路途。

走出那长长而又漆黑的山洞,终于又出现在了天游峰的巅峰处。

“小强,还是你背我下山吧。”胡力看了看山峰的下面,朝邵强笑了笑说。

“滚,你小子不是学会了移形换位吗?虽然只能一次十米左右,你多移几次就是了。我要是背个漂亮MM也就算了,背你这个大男人,人家会误会我们是断背山来的呢。”邵强一口就拒绝了他,并义正词严的唾骂他。

“人家的黑暗之力才一点点,谁知道会不会在半山腰用完了,到时候一个刹车不住,掉下去怎么办?上次我黑暗之力用完左手卡在石碑中你也看见了,那一次最多是手断而已,而这一次要是出差错的话,断的可是魂啊!那么以后希尔顿要少了一个大客户啊。”胡力挠挠头,叹了口气。

“算了算了,既然是我把你背上来的,那我就再做一次好人吧,把你背下去就是,谁让我们是好兄弟呢。”邵强听到希尔顿三个字眼前一亮,很明显这三个字要比好兄弟三个字来的值钱的多。

于是胡力转到邵强的背后,带着一幅奸计得逞的表情跳到了他的背上。然后只见天游峰上两个重叠在一起的身形一展便已经出现在了下峰的山路上。半分钟过后,人影已经出现在了半山腰,在过两分钟,两个小黑点已经在峰下了。

当两人走出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已经是晚上十点半,机场门口还是有许多出租车等候着出来的旅客。胡力和邵强钻进一辆出租车,然后车灯一亮,车子便向南京市区驶去。

一个小时后,在南京邮电大学的校门口的一家夜宵店内,胡力两人的身形出现在了里面。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摆着几个碟子,一碟清汤河虾,一碟红烧鲤鱼,一个清蒸带鱼,还有一个青菜炒蚌肉,外加一个砂锅鱼头。两人的脚边数着十数瓶啤酒。

“还是水里游的好吃啊,那些山上跑的吃的我都快吐了。”胡力嘴里含着一大块青菜蚌肉,手里的筷子攻击着清汤河虾。

“都是你小子惹的祸,我在山上住了十几年也没吃腻,居然跟你吃了一个多月就厌烦了。说真的这虾子真的不错。”邵强那边同样的情况,舀了一大勺鱼头汤在碗内,吹了两口气咕噜的喝了下去。

“好兄弟,来干一杯。预祝我们这次冲出江湖能做几笔大生意。”胡力左手举起酒杯,右手的筷子还不住的夹着虾子。

邵强看都没看胡力一眼,举起酒杯就是一碰,两人一饮而尽,然后继续对付面前的碗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