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26章 找回场子

余额不足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匆匆便过去了。在这期间胡力和秦淑又约会了几次,不过都是一起吃饭,还有一次和竹竿,小肥羊他们一起去KTV唱歌。虽然和秦淑的关系明显有了很大的提高,两人也时不时地通通话,发发短信互相问候一下,不过由于秦淑的矜持,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像胡力预料的那样,尽快地将友情化**情。

而除了和秦淑约会外,自从搬回电脑后网吧也不见了胡力的踪影。一个月来他早出晚归,按照以往的经历看来,一场全新的剪径生意差不多要动手了。

相比较胡力的再出晚归,邵强又和老板娘鬼混在一起,只是每天晚上五点以前准时回到宿舍,胡力问他如此准时干什么的时候,答曰:“吃饭,希尔顿的晚饭。已经帮你省了中饭和早饭了,这晚上应该安排的丰厚些。”胡力也没有办法,毕竟还想从这小子身上学习全新的土系异能,因此只能忍了。

冬天的傍晚黑的比较早,当五点半的时候邵强和胡力赶到希尔顿的门口时,天色已经大黑,街道马路上华灯初上,霓虹闪烁。

“小强,今天晚上吃顿好的,然后出去办事。”包厢内胡力等邵强点完菜挥手让服务员走了出去。

“办事?你踩好点了?什么人?有钱不?够不够资格我们欺负的?”邵强连珠炮般的一串问题。

“知道海天集团不?就是那里面的一个副总贾富贵。这老小子当年可很是嚣张,还让他的手下……手下羞辱了我一次,你说这个仇要不要报?”胡力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其中一页密密麻麻的写了许多关于贾富贵的资料。

邵强接过笔记本看了看,笑嘻嘻的说:“这老小子都六十岁的人了,每天都带一个不同的小MM去别墅,搞不搞得定啊。”

“你管他搞不搞得定?我们只要他的钱,顺便把我吃得那顿羞辱给讨回来就行。这老小子最近半个月每天晚上十一点半经过这条林荫道,那个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了,路上车子也非常稀少,我们就在这个地方下手。”胡力指着笔记本上画着的一幅地图说。

“看来做什么生意都不容易啊!你居然下了这么多的功夫。”邵强竖着大拇指说。

“少废话,赶紧吃完,然后我们准备一下去做生意。”胡力话音刚落便传来一阵敲门声,是送菜的服务员来了。

邵强顿时便将手头的笔记本扔到一边,抓起了筷子等着上来的第一道菜。

贾富贵在海天集团干了二十来年,从一开始的一名小职员升到集团副总经理的位置,靠的不是自身的能力,而是他有个漂亮精明的老婆。在贾富贵升迁的路途上,几乎每一次都是他老婆把裤子松一下,然后再加上他以前在事业单位练就出来的阿谀奉承,拍马行贿,这样一路走来到也算一帆风顺。而自从他坐上集团副总的位置后,每个月甩两万块钱给他年老色衰的老婆,自己便在外面买了个小别墅,每日带着不同的女孩回去。一个女孩很少能在他身边呆满一个星期的,这不,今天身旁坐着的一个漂亮高挑的女孩和昨天晚上那个小鸟依人的类型完全不一样了。

“贾总,听说你家里有很多古玩玉器,是不是真的啊?”那漂亮女孩整个身子坐进了贾富贵的怀中,声音令人发腻。

“当然,小宝贝,只要你今天晚上让我舒服透了,明天早上你自己挑两样。”贾富贵快六十的年岁了,心里头居然还像二十出头的小伙一般,抱着怀中的玉人,双手早就游走在那女孩的内衣里面。

“嗯!”那女孩的**被贾富贵用力一捏,鼻子中哼出了一道勾魂的呻吟。

贾富贵嘿嘿**笑几声,俯首含住女孩的耳垂,右手顺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腹直直的插进了裤中。立时,车内漫起一阵旖旎浪荡的气息。前面的驾驶员老孙也见多了这样的场面,看了一眼倒视镜,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然后手一抬,按下一个按钮,身后缓缓升起一块钢板将前后隔开。

“小强,注意了。前面有车子过来,看那速度肯定是贾富贵那老小子的。”胡力靠在一棵大树上,看着从马路上缓缓拐入巷口的车子。

邵强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却完全没有心惊胆战的念头,心里反而是一种隐隐的期待和兴奋。看着前面的车子,定了定神说:“你把怪兽都放出来啊!别到时候让他开了过去。”

胡力点点头,心念一转,一阵难以捉摸的阴风过后,小白和蛛蛛出现在了他身后的大树底下。

老孙经历过了许多眼前的情况,一般在这个时候贾富贵都要求他将车子开的慢些,特别是到了这林间小道的时候,一般都要停下来,自己可以抽根烟,等烟抽完,后面的事情也差不多完结了。果然头顶的小音箱里传来了贾富贵停车的命令。于是老孙缓缓地将车子停到路边,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抽出一个中华,点着火*的吸了起来。

老孙的一根烟刚刚抽了几口,贾富贵的活塞运动也快要到最后的**部分。突然,一个巨大的黑影凭空出现在了车子的前面,紧接着一道玻璃裂碎的脆响,老孙活生生的被罗斯拖了出去,扔到了一边。

“贾总,每天晚上一个受得了吗?”就在贾富贵快要喷薄而出的时候,车门毫无来由的被打开了,两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一左一右的站在了车门口。

啊的一声惊叫从女孩的嘴里发出,没等她发出更大的喊声,邵强的拳头便砸到了她的头上,顿时两眼一闭晕了过去。邵强眼光扫过那胸乳**在外的女孩,然后一把将贾富贵揪出了车子,扔到胡力的脚下,接着开始在车内翻弄起来。

“贾总,小日子过的很滋润啊,怎么样,兄弟们最近手头紧,你是不是借一点我们花花?当然,我要申明,这钱肯定是还不上的。”胡力看着昔日作威作福的贾富贵此时趴倒在自己的面前,心里说不出的痛快,上次的受辱之仇算是得报了。

“四海之……之内皆……兄弟。你们要什么都可以,出门在外,都是朋友嘛……”贾富贵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站着的是带着面具的男子,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旁边,罗斯高大威猛却又丑陋无比的模样落入眼中,顿时想起了几个月前的怪兽抢劫案,不禁身子有些颤抖的说,“你们就是怪兽……怪兽英雄啊,我听过你……你们的名号。”

“怪兽英雄?”胡力失笑起来,这贾富贵果然和其他人不一样,在这个时候还能溜须拍马。

“是啊是啊!我们公司里都这么说的,怪兽英雄要向老贾我借点东西,那是我的荣幸。”听见胡力笑出了声,贾富贵也不结巴了,居然还爬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