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36章 各派来人

余额不足

“谁在外面偷听。”蒋衡眼睛中精芒暴露,然后身子一晃,冷哼了一声。

“杨依你先到里面去,把房门关好,千万别出来。”胡力突然一把将杨依推进房间,反手带上了门。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重重的推开。接着外面鱼贯而入六七个人,有白发白须的老者,也有年青力壮的小伙,其中更有一人着装怪异,居然是僧人打扮,但是脚下穿的却是一双锃亮的皮鞋。

“想不到各位都来了啊,看来一个土系异能者的诱惑力实在是大的很啊。”蒋衡的目光冷冷扫过一群人。

“地宫殿都出来赶这趟浑水了,那么我们出来想必也很正常吧。”先前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就是那个领头的白发白须的老者。

“既然晨光组的林克老先生也来了,那么蒋衡也没话说了,一切就照大家的意思办吧。”蒋衡刚才和林克的精神力碰撞了一下,吃了点暗亏,想不到这老家伙的异能居然已经到了五级的后期,看来今天要把邵强带回去那是难上加难了。

“那就好,想必地宫殿作为异能界的马首,应该不会太在意一个才刚入门的土系异能者吧。”林克看见蒋衡语气转缓,语声也柔和了许多,能不得罪地宫殿,还是别得罪的好。

胡力和邵强在一边冷眼旁观,现在也基本弄明白这些人来这里是干什么了。

“小强,想不到你这么抢手啊?看来以后要我跟你吃香的喝辣的了。”胡力捅了捅邵强的腰,低声笑着说道。

“抢手个鸟,这些老玻璃,中玻璃。狐狸,我只和你一个人玻璃。”邵强哼了一声,嘿嘿笑了笑。

“滚一边去。对了,你准备怎么办?”胡力低声问,要是小强跟他们走了,那么以后剪径的时候谁来保护自己啊?虽说有怪兽帮忙,但是保不准这些召唤过来的家伙就像上次那样,遇到搞不定的危险的时候,丢下自己就跑了。邵强可不一样,虽然平时两人总爱各自嘲笑讥讽对方,不过到危急关头,还是自家兄弟仗义。

“怎么办?凉拌喽。先看看他们开什么条件,要是条件和我们现在差不多,或者我们自己达到业比较容易的话,我们为什么要跟他们去?自由自在的多好!”邵强低声回答。

“就是,我们兄弟俩要一起剪径,一起喝酒,一起泡妞。你要是走了,我一个人就没啥意思了。”胡力点点头,心想,小强的爷爷就是个高手,跟你们去干什么?

就在两人打定主意不理会眼前这帮人的同时,林克和蒋衡也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那就是等明天下午所有的异能界的组织来人到齐了,然后各自公平竞争,在他们心中,一个低级的异能者是不可能会拒绝这些异能组织的招募。

“小强,刚才我们的话你也听到了吧,怎么样?有什么想法?”蒋衡转头看着邵强,微笑着问。

“这个,这个我要想想,要和我兄弟讨论一下。”邵强早就想好了对答的话语。

“那也好,这毕竟是大事,关乎你一生命运的大事情,多想多讨论也是应该的。”林克看起来仙风道骨,慈祥和蔼。

“关乎个鸟,小强要是肯跟你们走我把头剁给你们当夜壶。”胡力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心里暗笑着。

“那好,明天下午找个地方吧,我们好好的聊聊,关于这事情我想也要看看各位的实力,您说是吧,林老。”邵强点头笑着向林克说道。

“那是当然,在异能界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林克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一群人,要说实力,很明显就属自己最高,听邵强的话,他话中的意思是要跟实力最强的人走。

“那就先到这里吧,我们兄弟要商量一下,各位是不是先散了?”胡力走出来笑着说道。

“那就散了吧,明天大家找个僻静空旷的地方,让小兄弟好好的想想。”林克成竹在胸,挥了挥手示意大家散去。

一群人鱼贯而入,现在又鱼贯而出,林克走在最前面,捋着白须悠然自得。而蒋衡则落在了最后面,转过头说:“邵强你明天还是乖巧一点,要不后果其实挺严重的,你可知道异能界对新近出现的异能者敌视的很。”说完笑了笑,给了胡力和邵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小强,明天怎么办?我看这架势要是到时候你不答应的话,很难收场啊!”胡力听了蒋衡这话,心里隐然觉得明天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不答应难不成还要杀了我们?虽然他们是异能者,毕竟还是要遵循法律的吧。”邵强不以为意的摆手说道。

“法律?四级以上的异能者,枪弹对他是没有任何效果的。”一直躲在房间内的杨依走出来冒出一句。

“这么强悍?子弹都打不穿?那要是他们真的把小强你先杀后奸,再杀再奸的话,我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了。”胡力走到杨依的身旁,耸了耸肩说。

“你说什么呢,这么难听。”杨依俏脸绯红,娇嗔着抬手打了胡力一下。

邵强根本没有反应,这个时候他只是记起了临别的时候他爷爷说的话,要是遇到真正的危险,那么就不要害怕消耗精神力太多引起降级,用土系的逃跑密术吧。因此他现在一点也不担心,笑眯眯的说:“实在不行到时候我们哥俩一起共赴黄泉就是。”

“一起?要赴也是你赴,他们找的是你,明天下午你一个人去,我和小杨MM逛逛街,喝喝茶。”经过两天不到的交往,胡力和杨依熟了很多,一只手自然的搭在了杨依的肩上。

“不讲义气啊,有异性没人性的典型,交友不慎啊。”邵强装出一副痛心的样子,不住的摇头,惹得杨依咯咯的笑了起来。

“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要逃跑的话肯定是跑不出去了,这地方早就被他们监视住了。”开了一番玩笑,胡力正色的说,心中还是有些担心。

“明天随机应变吧,如果真的有危险,你带着杨MM赶紧跑,别管我。”邵强也一番常态,郑重的说。

“少废话,要去一起去,要跑一起跑。你把杨依的封锁禁制解开,我们不能让她跟着冒险。”胡力抬手制止住了邵强接下去的话,转头看了看杨依。

“不行,我要和你们一起去。虽然我是被你们俘虏来的,但是这几天和你们在一起我非常地开心,你们看来对我也没什么恶意,而且我也是个三级异能者,虽然刚刚达到初级,但是怎么也能帮上点忙。如果你们当我是朋友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杨依看起来稍显稚嫩的俏脸上神情坚决。

邵强右手一抬,一道褐色的光芒打入杨依的体内,顿时,被封锁了两天的精神力立刻和精核接通,顺利地流转起来。

“不,你是九州龙腾的人,看样子你应该是个大人物的孙女或者女儿吧,绝对不能跟着我们冒险,你还是回去吧,如果你当我们是朋友,那么最好能帮我们找几个救兵来。”胡力虽然很想让杨依帮忙,不过毕竟太危险了,而且她要是能及时地带几个高手过来,那么他和邵强的危险也就降低了许多。

“胡力说的没错,小杨MM你就别替我们担心了,赶紧离开,去找几个高手来救我们那才是正事。胡力这小子嘛,你只要救了我们,还怕以后朝夕相处的日子少了吗?”邵强到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笑嘻嘻的又开起来了玩笑。

杨依看着两人,心里没来由的一酸,练习水系异能的她其实心境也如水般柔和,这时候眼泪不由自主地顺着脸颊缓缓地滑落下来,语气有些呜咽:“我还是留下来,大家一起共度难关就是了。”

胡力抬手将杨依的泪水擦拭掉,柔声说:“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你看妆都弄花了。你要有这哭的时间,还是都花在赶路上吧,你赶紧去找十个八个九州龙腾的八级,九级的高手来,那么我们的危险就少一分。”

杨依的泪水犹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断的落下来,一时情动,紧紧的抓着胡力的手说:“我刚起来,牙齿还没刷呢,那里来的妆?我赶回去找人的话来回也要不少的时间呢,我不知道来不来的及。”

“好了好了,以后我让狐狸天天陪你,吃饭陪你,玩耍陪你,睡觉也陪你,标准的三陪,这样总行了吧?不过现在当务之急就是你要找到几个高手,要不我们两人被他们打死或者抓走的话,到时候有你急的呢。我倒是没什么,你看狐狸这小子对你多么的好,而且还是处男,就凭这两点你就应该赶紧去找超级高手。”邵强被杨依哭的心烦意乱,不耐烦地将两人拉开,推着杨依向门口走去。

杨依平时娇生惯养,虽然有一大帮人陪她玩耍,其实并没有几个贴心的朋友,和胡力他们相处的这两天内,被俘虏的她反倒是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友情,一步步地挪向房门口,不时的回头看向胡力,眼泪点点飘散在地。而胡力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心里也已然深深地将杨依的影子种下,看着她被邵强推向门口的时候,心里不禁隐隐的作痛起来,虽然舍不得,不过还是带着微笑站在原地,挥挥手,静静的看着杨依被推出门去。

“狐狸,看什么看,都走了还看,以后有的是大把的时间看。”邵强看着脸色有些失落的胡力笑嘻嘻的说道。

“少废话,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吃好玩好,看看明天他们会玩出什么样的东东来。”胡力笑了笑,坐倒在沙发上。

“我说狐狸,其实他们找的是我,说真的你犯不着为了我去冒这个险,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实在不行我就随便找个家伙跟他走就是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危险,想想刚才好像生离死别的,真是好笑。”邵强坐在胡力的身旁,看着他顿了顿说。

“别说了,刚才我们不都已经说好了吗,以后我们两兄弟都要在一起,就算去什么异能组织也要一起去,不过要是能自由自在的话,那当然是最好了。”胡力的头靠在沙发背上,抬也没抬。

“好兄弟,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老子谁也不跟,我就跟你走了。以后你到哪我就到哪。那些所谓的异能人士臭屁的很啊,以为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要是明天我们兄弟能安全离开的话,以后肯定要把场子找回来。”邵强心中一阵感动,这才是兄弟,这才是哥们。

“其实我们也不用这么悲观,你想一下,我的怪兽还没召唤出来呢,我现在可以召唤一个兽人步兵,三个伏地魔蛛和三个食尸鬼。只要我们打他个措手不及,再加上土系的逃跑异能,我想我们的机会还是有的。”胡力安慰着邵强说道。

“兽人步兵实力怎么样?你试过没有?”邵强问道。

“还没呢,不过按照小白能打得过三级异能的杨依的话,比他高了两极的兽人步兵应该能和四级甚至五级的异能者掰掰手腕吧。”胡力虽然见过兽人步兵了,不过却还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怎么样,现在这个情况也只能往高处说了。

“那就好,实在不行就让他们顶住,然后我们跑路,嘿嘿。”邵强脑子飞快地勾画好了一格逃跑的计划。

“也只能这样了,现在我们去吃饭,然后洗个澡睡觉。”胡力点点头,然后站起了身。

山水大酒店的大厨手艺实在是很不错,简单的香菇青菜,三鲜豆腐硬是让胡力吃出了叫花鸡和烤鸭的味道。为此胡力还高兴的给了侍者五十元小费,这二十元一盘的菜居然吃出了五十元一盘的味道,就冲这就应该给小费。

两人在餐厅吃的风生水起,狼吞虎咽,其实也不知道是味道真的有那么好呢,还是两人故意装出吃嘛嘛香的样子,总之明天下午和异能界各派会晤绝对不会非常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