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43章 强克敌手

余额不足

就在食尸鬼们还没有赶到土墙之后,漫天的花雨和那两个蕴含着强大力量的冰刀已经击到了土墙之上。一声巨响,在无数的花瓣和巨大的冰刀下,土墙顿时支离破碎,所幸的是冰刀在和土墙撞击的时候同时消散,而满天的花雨则还有许多透过土墙迎面袭来,狠狠的打在了挡在胡力面前的兽人步兵萨拉科身上,只见他将石斧护住了脑袋,任凭那些花瓣击打在胸膛上,然后发出一声嘶哑的吼声,胸膛上的钉满了花瓣,虽然只有半分深,但是鲜红的血液将洁白的花瓣映衬的娇艳无比,却又触目惊心。

胡力和邵强摸着脸上被剩余的花瓣划出的血痕,呆呆的看着眼前土墙崩裂后满天的飞灰,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惊怕。要不是邵强及时地竖起了这堵土墙,要不是有兽人步兵萨拉科的殊死保护,要是那些漏过的花瓣力量在强大些,划过的部位在准确些,想必现在两人已经躺在血泊之中,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吧。

等到眼前的灰雾散去,四头食尸鬼的身形出现在了眼前,满身的绿色花瓣,只见它们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兽人步兵的身后,终于不止,前腿一软跪跌下去。

胡力看着对面的陈李两人,浑身上下一副轻松的样子,而自己这边只剩下邵强和两只伏地魔蛛还完好无损,心里再一次感到了死亡的气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浓烈过。

“老胡,那些花瓣只不过是在帮我挠痒痒,都是些皮外伤,我没事。你只要说一声,我马上冲过去砍了那两个王八蛋。”这时候兽人步兵萨拉科转过头来笑了笑,然后身子一抖,那些鲜红娇艳的琼花瓣片片落下。

“**你没事啊!我还以为你也受重伤了呢。”胡力满脸的惊喜,萨拉科在如此密集强劲的打击下居然只不过受了点皮外伤,实在是让他惊喜万分。

“毛毛雨拉,当年我在黑暗大陆上的时候,联盟的那些法师的魔法比这强大多了,那样我都挺了过来,这样的攻击对我市没什么大效果的。”萨拉科笑嘻嘻的回答,然后脸色一变,带着暧昧的笑容说,“要是你让阿尔萨斯那卑鄙的家伙给我几个黑暗女奴疗伤的话,我现在就过去砍了那两个小子。”

“好说,好说。”胡力先是一怔,然后脸上出现了男人都明白的笑容。

“干!”萨拉科二话没说,一蹬脚,眨眼间便出现在了***面前,那柄巨大的石斧横削过去,要是对手躲避不及的话,很可能被他一斧头劈成两半。

陈天和李科维早就注意到了这兽人步兵,几乎在萨拉科展开右臂的时候,一面巨大的水墙护住了两人,然后里面洁白的琼花花瓣飞速的转动起来,死死的围在两人周围。

一声脆响,然后萨拉科的斧头停在了花瓣外围。击破了那面巨大的冰墙后,石斧的后劲已经消散,碰到了花墙便在业不能进去毫分。

“想不到你们两个小家伙还有点实力。”萨拉科一愣,没有预料到面前的两人居然能挡住自己灌注了全力的一斧,微怔之下庞大的脸上再也没有轻视的笑容,取代的是严肃。

当萨拉科的斧头收回的时候,首先被击碎水墙的李科维手掌间一个深蓝色的冰盘出现,然后迅速的化成一支冰锥,狠狠的砸向面前的萨拉科。

萨拉科只感到眼中蓝光一闪,右手猛地一抬,顿时石斧和冰锥相撞,发出一道清脆的声响,萨拉科巨大的身躯硬生生的被砸退了数米。

没等萨拉科喘口气,满天的花瓣再次出现,汇成一道花流涌向他的胸膛。而花流的中间一个淡蓝色的亮点越发的刺眼,萨拉科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去挥动手中的石斧将攻击尽数的抵挡住,凭借着和合联盟多年作战的经验下意识的向左边侧去,但求能避开心脏的位置。

就在这个时候,萨拉科的面前及时地竖起一道薄薄的土墙。邵强出手了,由于情况紧急,没有充分的调动精神力的时间,邵强只能在萨拉科的面前竖起一道薄薄的土墙,但愿能帮他稍微的抵挡一些力量。与此同时,体内的精神力迅速的聚集,然后两个灰色的地裂爆同时出现在了陈天和李科维的后脑勺,狠狠的砸了下去。胡力身旁两只伏地魔蛛也不甘人后,口中连续的突出三口粘液,分成品字形分别向两人袭去。

陈李两人一心在和萨拉科争斗,没有注意到邵强的出手,等到察觉头顶的地裂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只能身形向前抢去,但求能避开这充满了力量的地裂爆。轰的一声,地裂爆将两人身后的山地砸开了两个半米深的坑。就在两人暗自庆幸的时候,忽然胸口一凉,陈天低头一看,一团绿色的粘液穿透衣服砸到了手臂上,顿时心头大震。而李科维也同样没有躲避过去,左小腿上同样出现一团绿色的粘液,紧接着两人感到手脚发痒,然后顺着手臂和小腿缓缓地向心脏的位置爬去,而被绿色粘液击中的地方一片焦黑,而且已经开始腐烂。两人脸色大变,对视一眼,同时看到了两人眼中的惊恐,身形一晃便要退下去。

与此同时,强大的花流夹杂着那点蓝光也突破了土墙的阻挡,狠狠的向萨拉科冲去。由于土墙的阻挡,在那被阻挡的瞬间,萨拉科终于将身子则到了一边,避开了心脏的位置,强大的花流和蓝色的冰点从他的右胸穿过,胸口出现一个碗口的大洞,鲜红的鲜血撒满了一地。

“嗷呜!”受到重创的萨拉科非但没有半分虚弱的样子,反而看起来更加的凶猛了,猛跨一步,左手接过右手的巨斧,狠狠的朝两人当头劈去。

当的一声巨大的响声,萨拉科的斧头硬生生的被一根火红色的光柱架开,光柱的另一头却是晨光组的和尚。萨拉科蹬蹬蹬的猛地向后退去,一直退到了胡力的身旁,一路上撒下了大量的鲜血,再也支撑不住,左手的石斧柱地,单膝跪了下来。

“你们居然想赶尽杀绝,反正一般的法律也惩戒不了你们。那么就用我们艺能界自己的规则来惩罚你们吧。”林克冷冷的话音响起,寒冷的栖霞山顿时变得异常的火热。

天空也好像变了颜色,满天的阴霾变成了火红色。林克脚下的枯叶开始卷边,发黄。胡力和邵强的眼中满是绝望,五级后期的高手林克的攻击只怕只要微微弹一下手指,那么两人就很可能变成不远处的那棵黑漆漆的碳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