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45章 医院重逢

余额不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胡力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洁白,白色的墙,白色的被褥床单,白色的枕套,旁边还有一个一身白衣,戴着一只白色口罩的护士。

“医院?这是那里?小强怎么样了?林克那老头追来了没?他的火系异能好厉害啊,赶紧跑。”胡力只感到头疼欲裂,看着眼前的护士问道。

“你说什么啊?莫名其妙。”一个声音异常的柔美,犹如黄莺初啼,婉转绕梁。

“美女啊!绝对的美女!这双眼睛太漂亮了。不过好像在那里见过,声音也很熟。”胡力看着眼前的大眼睛护士生出了一丝熟悉感觉。

“你醒了啊!你都昏迷了两天了,我去喊医生来。”戴着口罩的大眼护士看了看胡力,美丽的眼睛中露出一丝疑惑,顿了顿转身走出病房的门。

胡力挣扎着坐起身,强忍着头疼,转头看向左侧。在另外的一张病**,赫然躺着邵强,只见他脸色雪白,气息声低不可闻,左手的手背上戳着吊针,上面一瓶药水正顺着细细的管子流入他的体内。

“小强,小强!你怎么样?”胡力低喊了两声,邵强毫无反应。

“他还没醒呢,他好像比你伤的厉害点。”病房的门开了,大眼护士出现在了门口,在她的身前是一个白发苍苍的医生。

胡力带着疑问的目光看着医生,问:“我们两人怎么会在这里的?我记得我们在栖霞山边上办点事情的。”

“栖霞山?是有人在玄武湖边上发现你们的,两人昏迷在路边,身上却什么伤痕也没有。后来送到我们医院,一检查,你们体内好像受了极大的撞击,你还好一些,你那位朋友的内脏都有些破损。”白发医生走到胡力的身旁,边看了看他的眼睛边说。

“玄武湖边上?”胡力目瞪口呆,栖霞山离玄武湖还远的很,当时只记得天上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帮自己阻挡住了林克的两条火柱,然后自己手中的黑暗之力忽然消失,紧接着眼前一黑,然后醒来就在这里了。

“没错,就是玄武湖边上。”护士那美丽的大眼睛中带着强烈的疑惑凑到了胡力的身前,细细的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大喊起来,“你是不是叫胡力?上次你昏迷了三天,医药费都没付就跑了,害得我和张医生分摊了损失。把医药费还给我们。”

“啊……”胡力愣住了,没想到自己在栖霞山受伤,居然住到了这个医院,还又碰到了这个漂亮眼睛下现代钟无盐的护士MM.我靠,这下可丢人丢到家了。

张医生也是一怔,随即说:“上次就是你?小伙子你也太没有道德了,我们好心替你治疗,你居然一声不吭就跑了。如果你没钱付医药费我可以帮你付,其实也没多少钱。可是你却用了尿遁这招,实在是太……”张医生说着摇起了头。

胡力这个时候只盼有个地洞可以让自己钻进去,老脸低的快贴到了肚皮上,微微的抬起头,满脸通红的说:“上次……上次是意外,这次一起付好了,真不好意思!对不住两位了。”

“一声对不起就好了?侧过身去,要打针了。”护士MM柔声细语的那起了一支针筒。

随即,病房里发出一声惨叫,搞的别的病房里的病人还以为是那个重病号挂了,家属发出的喊声。

“大姐,我都答应还钱了,你怎么下手还这么的重啊?”胡力摸着屁股,委屈的说道。

“还钱就算了?你可让我一阵好追,后来我又挨了院长的骂。刚才这针就算是利息,等你交了钱我们就算两清了。”护士MM恨恨的回答。

“好了,小刘你也别难为他了。”张医生笑呵呵的打了个圆场,然后走到邵强的床边,检查了一边说,“小胡,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倒是你那位朋友的伤有点麻烦,等他醒来之后,要好好的修养一阵才能复原。”

“那他大概什么时候醒来啊?”胡力赶紧追问。

“很快的,估计就这两天,他的内脏是轻微的损伤,只要好好的治疗,然后调养妥当,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张医生摘下听疹器,然后那出一个本子纪录了几下。

胡力听到邵强没有什么大碍也放下了心。看着张医生和护士MM走出病房,拿过枕头靠在身后,脑子中回想起了在栖霞山那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

“那股强大的力量是什么人发出的呢?感觉上起码和林克那老小子的实力差不多。好惊人的力量!难道是杨依带着龙腾组的高手来了?对,肯定是她,这小妞倒真的把我当朋友了,速度还真快。不过她的速度还真快,真的是她吗?那股力量太强大了,如果是龙腾组的高手,那是什么等级的异能者呢?”胡力靠在枕头上,脑子里反复的猜测着到底是哪路高手救了自己,不过一番推断下来还是没有什么头绪。于是将脑子中的乱绪抛开,闭上眼睛左右调整着姿势,可是偏偏怎么靠都不舒服。转头又看了看邵强,依然昏迷不醒。

两天的时间没有进食,在昏睡中还感觉不到,现在醒了过来就感到肚子里面空落落的。胡力这个时候头疼也好了许多,翻身走下床来,拉开病房门便要出去觅食。

“你去哪里?你还没有恢复呢,别乱走动。”病房门口护士MM正好走了过来,美丽的大眼睛盯着胡力看了片刻,说,“你不会又想借着上卫生间逃跑吧。你可别忘记你朋友还在这里呢。”

“不会,不会!”一说起这件事胡力的老脸有红了起来,“我肚子饿了,想找点东西吃吃。”

“吃东西啊,等会吧,马上就吃晚饭了,我刚才去帮你定了稀饭,等会就有人送上来。你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还是到**去躺着。”护士MM强行把胡力推进了病房,按到了病床之上。

“现在几点了?我怎么看外面太阳还没落山啊,你们医院吃晚饭可真早啊!”胡力向窗外一看,阳光斜斜的透过窗户洒了进来。

“我们医院吃晚饭很早了,晚上六点就开饭了,现在两点,没几个小时了,很快的。”护士MM狡黠的笑了笑,然后拿出一个体温计塞进了胡力的嘴里。

“天呢,四个小时才吃晚饭,居然说很快了!看来真的不能做错事啊,因果报应啊!”胡力含着体温计无奈的躺倒在了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