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62章 复仇计划

余额不足

一本非常普通的绿皮笔记本,但是在胡力现在的眼中,这就是找林克那群人渣报仇的利器。笔记本竟然上清楚地记录着各个异能组织的情况,从人员配置到组内的异能等级,从他们的**,友邻盟友,一切应有尽有。林克的晨光组是排名前十位的异能组织,组内实力深不可测,林克不过是晨光组外围的一个小头目罢了。而最后出来所谓和胡力、邵强切磋的那三个家伙,所在的组织都是在异能界派不上号的,稍微有些实力的就是李科维所在的张家,不过最高等级异能者据上面所写,也只不过是六级中期左右。用邵强爷爷的话来说,根本就不用费太大的劲。

“你小子从哪里搞来的这些资料?”胡力合上本子,满脸的欣喜。

“我这次回去,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家老爷子讲了,原本以为他会很惊讶,谁知道只是笑了笑,说他已经全都知道了。还对我说,出来混,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谁要是打了你,那就得砍回去。江湖就应该这样。”邵强剔着牙说道。

“看不出来你家老头子居然还有这样的能力。窝在武夷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居然知晓天下之事。”胡力摇摇头看着本子,敬佩的说道。

“我也是才知道我老爷子居然有这样的能力,而且听我老爸说,我爷爷到底是多少级的异能高手,谁也不清楚。这么多年都被他给蒙了。”邵强同样发出感慨,和爷爷生活了二十年,居然不知道他是个高手中的高手。

胡力笑了笑,看看满桌的狼藉,便招呼服务员进来把帐给结了。然后两人晃晃悠悠的走出金陵饭店,搭车朝新租的房子驶去。

“操,鸟枪换炮了。就是啊,你小子弄了那么多的钱早就应该换个好地方住了。照我看你直接买一套,省的还要付房租给别人。”邵强看着宽敞的两室一厅,拍着胡力的肩膀说道。

胡力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从冰箱里拎出来两瓶矿泉水,丢了一瓶给邵强,说:“少废话,你这趟回去该不会就是每天在身上涂点墨水,然后练练什么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吧。”

“这次回去?妈的,可苦死我了。我家那老头居然没日没夜的让我练习土系异能,还死活搞了不少精神力给我。你看,现在我的实力已经突破了四级,四级后期了。”说到这趟回去,邵强的脸上居然浮现了不堪回首的表情,可见这次回去吃了多大的苦头。

“四级初期?按照上次你才二级的时候,就能个地裂爆将三级末期的冯老头搞定,以此类推,现在你的实力是不是能和林克老家伙一较短长了?”胡力满脸的惊喜,想不到只不过是短短的两个月,邵强居然就到了四级后期,想想以前土系异能的威力,现在的他应该不在林克之下了吧。

“不是这样计算的,起先我也以为凭借我现在的实力应该可以和林克比个高低,但是据我老爷子说,四级和五级的差别有如天地那么遥远,虽然土系异能非常霸道,不过现在的我应该还不是他的对手。”邵强这次出奇的没有吹嘘,老老实实的回答。

“这样啊,不过也不怕,我想我们联手的话,林克那老家伙应该不是对手。”胡力自信满满的说道。

邵强眼睛一亮,满脸的期待说:“死亡缠绕你学到手了?快弄个出来给我看看。”

胡力嘿嘿一笑,左手一抬,立时一个绿幽幽的死亡骷髅出现在掌心,房间里登时布满了黑暗的死亡气息。

邵强看起来有些不适应死亡缠绕发出的黑暗气息,不自觉的释放出精神力来,将黑暗气息拒之体外。

“小强,我一直都没试过呢,你让我丢一个试试?”胡力笑吟吟的问道。

邵强只感到胡力的笑容中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不禁心中一颤,然后挠头说:“去死,你小子赶紧把这玩意收起来,太难受了。光气息就如此的变态,要是真让你丢一下,估计半条命都没了。”

“唉,这样啊!”胡力看起来满脸的失望,忽然右手一抖,一道白光一闪,邵强只感到脑子里一昏,紧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看着邵强头上顶了一个悬浮在上方的Z字。胡力小心的走过去,伸出手在他的脸上轻碰了一下,邵强毫无反应。又轻轻的踢了他一脚,依旧如此,眼睛睁着的邵强呼吸均匀,气息绵长,真的已经睡着了。

“哈哈,果然很有效果。以后你小子要不听话,我就给你一个瞬间催眠,看你还牛比不。”胡力满脸的兴奋,瞬间催眠的效果果然不同反响,身为四级异能者的邵强竟然毫无反抗的便被催眠了,而且稍微的触碰还不能觉醒。这可比游戏中的一碰就醒强的多了。

既然轻轻的碰不会醒,那我就用力些。胡力找了根木针,然后对着邵强的大腿狠狠的戳了下去。

“啊!哪个鸟人戳我?痛死我了。狐狸,是不是你干的?你别跑。”邵强立刻清醒了过来,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给我睡。”眼看着就要被邵强逮住,胡力又丢出一个Z字,邵强扑在半空中的身体顿时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沙发上,又和先前一样,呼吸均匀绵长的昏睡了过去。

又是一声惨叫,邵强第二次被木针扎醒。不过这次他可没有再冲动的朝胡力扑去。心中细细的想了片刻,记起自己是头脑一晕就没了知觉,然后便被一阵疼痛唤醒。

“你小子对我干了什么?”邵强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看这是什么。”胡力没有直接回答,右手抬起,一个苍白色的Z字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之中。

“这是什么?”邵强看着那个Z字没弄明白。

“恐惧魔王!围杀!”胡力笑吟吟的说道。

“我操!催眠?恐惧魔王的催眠术,你小子也学会了?那太牛比了,等下次我们碰到顾峰那群家伙,如果他们两人的话,我们就催眠一个,然后集中火力砍翻另一个。要是那个鸟人不幸落单的话,那就交给你了,催眠一下,然后死亡缠绕丢他一个,然后再催眠一下,再丢个死亡缠绕,想必这样**他们很有快感吧。”邵强一愣,紧接着满脸猥琐的说道。

胡力听得目瞪口呆,不愧是同吃一锅饭,同穿一条裤的铁杆兄弟,居然对这两个技能的用途想的和他一模一样。迟疑了片刻,竖起大拇指说:“牛比,果然是好兄弟,居然连想的都和我一样。”

两人面面相觑,停的片刻,然后一起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荡。

过了片刻,两人停了下来。胡力摊开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正色的说:“小强,你的意思怎么样?”

邵强同样一改嬉哈,沉吟了半晌,说:“既然林克那老家伙我们暂时还动不了,那么黄山天凌组,扬州琼花阁,还有那实力相对稍强的张家,难道我们动不得吗?”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我现在感觉到,实力只有在战斗中才能得到真正的提高。既然我们现在有了实力,那么就从这几家开刀吧。按照本子上说的,黄山天凌组和扬州琼花阁都是不入流的小门派,就是被人挑了也不会引起别的大组织的注意。那么我们就从他们开始好了。至于张家,先放一放,让他们多过两天安静的日子。”胡力将手头的笔记本翻到天凌组的那一页,抬起头对邵强笑了笑。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准备一下,然后就到黄山去踩点。”邵强想起栖霞山上的那一幕,眼中露出了恶狠狠的光芒。

胡力合上笔记本,然后拍拍手,说:“对了,有个事情要根你说一声。”

“什么事?赶紧说,别耽误我睡觉。你知道睡眠很重要的。”邵强忽然间满脸的疲惫,打了个哈欠。

“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去过老板娘那里,她很惦记你。说最近的**极度的不愉快,很想你赶紧回去把她的**拨乱反正。”胡力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操!那女人是头吸血鬼。不,是吸精鬼,一个晚上要四五次,而且**来的极晚。不好伺候啊!我以后的**还是去天使美发中心找几个稚嫩的小MM好了。”邵强想起老板娘强烈的性欲,下面根本没有丝毫的冲动。

“那没办法,我已经和她说过了,说你很快就会回来,马上就能帮她理顺**。为此她还给了我五千块的小费喝茶。你要是不去的话,那我就算是失言了。实在没办法我只能用瞬间催眠丢你一下,然后找两人扛你过去了。”胡力耸耸肩,一副你自己看着办的样子。

“干!”邵强怔了怔,随后嘴里吐出了个脏字,“兄弟啊,这就是兄弟,居然为了五千块就要兄弟精尽人亡。你于心何忍啊!难道我们的兄弟之情还比不上那五千块?”

“说实话,你那些精最多值五十块,五千块都可以买一百个你的精了。”胡力撇撇嘴,不屑的说道。然后右手一抬,瞬间催眠脱手而出,邵强立刻陷入沉沉的昏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