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65章 琼花阁也是异能组织?

余额不足

一连在这地方发泄了三天,胡力和邵强终于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这次的征程,驾车返回市内。

在那里面看惯了到处的美女,这时候街头原本看起来还算不错的女人在胡力他们的眼中已经变得俗不可耐,随便挑挑就能看出一大堆的毛病。

“小强,在那里面呆了三天,现在看这街头实在是不堪入目啊。”胡力摇着头满脸的感慨。

“妈的,处男刚**果然厉害,竟然能够做一夜三次郎,而且每一次的时间还长的很,厉害。”邵强看起来疲惫的很,这三天尽搞日本妞了,为了三十万惨死的南京同胞,他在这三天内出足了力气,狠狠的报仇雪恨。

两人随意走进路边的一家小饭馆,胡乱的吃了点东西。然后便开车回到了住处,两人立刻各自回房倒头便睡。

从早上十点一直睡到了晚上十点,睡足了十二个小时的两人终于陆续醒来。随便吃了些东西后便坐到了沙发上,泡上两杯热茶好好的回味这三天内的享受经历。

“胡力,你小子的处男之身是不是早就告破,要不第一次怎么能够那么的生猛?想当年我的第一次才一分多钟就已经清洁溜溜了。”邵强伸了个懒腰问道。

“绝对的第一次。我都说过了,男人,就要在关键的时候拉的出,硬的起。”胡力嘿嘿的笑着回答。

“我靠!好了,不和你瞎扯了。你说说看,我们什么时候去扬州找琼花阁的那些家伙的麻烦,这梁子总不能就这样揭了过去。”胡力坐直身子,说道琼花阁脸上浮气了一阵嗜血的渴望。

“琼花阁?你说要去对付那些娘娘腔?我看还是算了吧,要都是美女的话,我们杀过去弄上几个来玩玩倒也不错。”胡力端着茶杯呷了口茶说道。

“不行,你忘了前几天我和你说的了?出来混,被欺负了就一定要砍回去,要不混个鸟啊!”邵强恶狠狠的说。

“那好,你去看黄历,挑个能够杀人越货的好日子。这年头,不管出门做什么生意,都要求个好运气。”胡力慢悠悠的点点头回答。

扑通一声,邵强如小山般的身体半跌在地上,“我日,出门杀人越货还要看黄历,你小子果然够**荡。”

“那是自然,不管做什么,运气是最主要的。明天出门的时候,你顺便带个关二哥回来,以后我们就祭他了。”胡力一副休闲样,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中。

扬州平山堂西北约三里地,琼花阁的地盘就在此地。也不知道这些娘娘腔们怎么会把自己的地盘选在这个地方。如果说是为了隐蔽,不让普通人发现他们是异能者的话,这地方也实在算是够热闹的了,应该选一个像黄山天凌组那样的隐蔽场所做总舵。不过这样隐蔽是隐蔽了,却有个缺点,那就是被仇家找上门,很可能会和天凌组一般,被人灭了满门也没人知道。要是为了热闹,那么以他们的财力,完全可以在扬州的市中心,或者是瘦西湖边上找块风景秀丽,景色宜人的地方。

“小强,你不是以前来过扬州几趟吗?怎么都找不到地?本子上写的清清楚楚,琼花阁位于平山堂西北方向约三里地许。”胡力两人已经在附近逛了几圈,却硬是没有发现琼花阁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怎么知道?我是来过扬州好几趟,不过这瘦西湖,平山堂之类的都没去过啊!”邵强捧着本子纳闷的回答道。、“那你来扬州干什么了?”胡力奇怪的问道。

“我来的时候都是春天,所谓烟花三月下扬州,我当然是来找扬州的烟花之地,体验一下古人们所说的十年青楼梦了。”邵强很自然的回答,自己就是来嫖妓的。

胡力的脸上顿时出现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神情。你邵强除了来扬州体验青楼梦外,其他的还真的是做不了什么事情了。

“没道理的啊,照理琼花阁就在这个地方了,怎么找不到的呢?”邵强来的时候气势汹汹,现在经过一圈有一圈的找寻依旧没有摸到门道,气势已经弱了许多。

“喂,小MM.你知道在这附近有没有个叫琼花阁的地方,里面住着一群娘娘腔。”胡力拉住路边走过的一个长发女子问道。

“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我可是个男的,不过我喜欢你叫我小MM.”长发女子转过身,憋出一个及其恶心的细声回答到。看他下巴下面的喉结微微凸起,居然是个男人。

“我操!你就是个娘娘腔啊。”胡力着实被眼前的人妖吓了一大跳,抬手就是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哟,你怎么打人啊!”那娘娘腔虽然闪避的动作异常的迅速,不过还是被胡力砸了一拳,顿时心中火气,左手微抬做出了兰花指的手势,然后弹出三片花瓣成品字形朝胡力飞去。

“噢,想不到你就是琼花阁的娘娘腔,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胡力哦的一声,身子迅速的一晃,土系的移形换位使出,瞬间避开了那三朵花瓣。然后右手一挥,一个苍白色的Z字便出现在了那人的头顶上。

“小强,去把他制住,封了他的精核。问问他琼花阁到底在哪里。”胡力朝一旁负手观看的邵强踢了一脚。

“对付女人我有办法,可是对付这娘娘腔你让我怎么办?这可不是我擅长的项目啊。”邵强灵巧的避开了胡力的飞毛腿,然后嘟囔着嘴上前封住了那人的精核,然后便将他弄醒。

“你们是谁?想要干什么?”那娘娘腔刚一醒转便双手疾舞,却发现连一片花瓣也没出现。

“死娘娘腔,我问你,琼花阁在什么地方?”邵强一把将他拖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恶狠狠的问道。

“琼花阁?你找我们琼花阁干什么?”那娘娘腔做出一副女人样,低首轻问。

“琼花阁琼花阁,一听就知道是个风月场所,我们当然是来采花,然后把里面的娘娘腔都贩卖到欧洲去,给那些喜欢这调调的洋鬼子戳你们的菊花。”邵强一把掌盖在那人的脸上,顿时出现五条红印。

“你们怎么能这样,我们都是正经人,可不喜欢那调调。”娘娘腔异常的惊恐,忽然泪流满面的朝右侧奔去。

“我操,精核被封了还像跑?”邵强拔腿便要追上去。

“等等,我看这家伙的智力有问题,估计他现在是跑回琼花阁去,我们在后面跟着就是。”胡力一把拉住了邵强,然后慢慢的跟在那家伙的后面。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前面的娘娘腔在不停的拐弯后,终于在一座小山下停住了脚,山脚下一个欧式的建筑群出现在了胡力两人的眼中。

“我操,你不是说在平山堂的西北方三里吗?这明显是在正北啊,而且有十多里路了吧”胡力瞪了邵强一眼,喘着气骂了一声。本子上写的是西北方,可是现在却身处平山堂的正北方。

“我怎么知道?估计是老头他搞错了,你看他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说不定一时间弄浑了脑子也不是没有可能。”邵强边跑边回答。

欧式的建筑群看起来有些沧桑的感觉,外墙的墙体已经有些剥落,在最中间的一栋塔式建筑的顶上一个巨大的壁钟铛铛铛的敲响了晚上八点的钟声。

“傻妞,谁欺负你了,怎么哭成这个样子。”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传到了胡力的耳中。

“就是他们两个,刚才欺负傻妞,还打我。”回答的却是刚才被胡力催眠的那娘娘腔,名字居然叫做傻妞。

那个耳熟的声音走上前来,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欺负我家傻妞?”声音令人作呕,憋的细声细气。

“陈天?原来是你这个娘娘腔。还记得上次在栖霞山的时候,你和李科维、顾峰和我们切磋的事情?”胡力思索了一下,想起这声音正是琼花阁的陈天那娘娘腔。

“哟,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帅哥啊。怎么有空过来,难道上次你们留意到我了?”陈天故作娇媚,娇滴滴的说道。

胡力只感觉到心中一阵厌恶,抬头看看邵强,同样的满脸恶心样。心想就算你的异能等级再高,面对这样的怪物也绝对的要落荒而逃。心中一动,三只食尸鬼,两个兽人步兵,四只伏地魔蛛和五个猎头者凭空出现在了身前。

“今天我们是来讨债的,你们要是拿出个百八十万美金,并向我们道歉的话,那么就放你们一马。”胡力往后退到怪兽中间说道。

“道歉?还要百八十万美金?你们两个小帅哥想钱想疯了吧。”陈天不可思议的说道,满脸的惊讶。

“小强,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胡力没有回答,只是朝邵强低喊了一声。

只听轰隆一声,在陈天身后的六七个琼花阁的成员忽然都惊呼一声,然后在他们所站的地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约十米直径,六米深。

“这……”陈天满脸的震惊,这可不是一般异能者能够弄出来的,起码要有四级后期的实力,而且邵强出手的时候看起来异常的轻松,想必没有用全力。

“这你个头。”胡力低声骂了一句,然后手一挥,身旁的两个兽人步兵瞬间抢出,冲到了人群中,飞起几脚,眨眼便将那七人踢进了坑中。然后在七人反应过来要爬出坑的时候,忽然头上几乎同时顶了一个苍白色的Z字,直直的再次跌落。

“等一下,你们的条件我们都答应。”陈天还没有醒悟过来,在欧式建筑中传来一个男声,一个苍老的男声。

“老爸,你怎么出来了?”陈天听到那声音急忙迎了上去。

老头名叫陈空,是琼花阁现在的负责人。只见他颤悠悠的从里面走出来,然后停住喘了几口气说:“你们的条件我都答应,对于上次在栖霞山的事情,我代表整个琼花阁向你们做出最郑重的道歉,对不起!为表我们的歉意,再给你们一百万美金的精神损失费。”

胡力和邵强目瞪口呆,这算什么?这琼花阁居然真的肯赔礼道歉,还真的肯拿出一百万美金来。顿了顿,邵强看了看胡力。

“那……那好,你们马上去准备好一百万美金,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带走,别耍花样,要不别怪我的这些兄弟手下不留情。”胡力怔了怔,然后苦笑了下说。

陈空点点头,低头朝陈天喝了一声。然后在十五分钟后,胡力的面前摆着一箱子整整齐齐的一百万美金。

“这算什么报仇?算什么?”胡力和邵强两人怎么也想不通,扬州琼花阁怎么会这样的软弱,手都没动一下,居然就向他们赔礼道歉,还给了一百万美金。

拎着一百万美金,胡力和邵强两人一头雾水的回到了扬州城。

“小强,这算什么?他琼花阁的一群娘娘腔做事果真令人匪夷所思啊。”胡力到现在也还不敢相信,居然这么容易的就拿到了一百万美金。简直是不费一丝气力。

“我怎么知道?估计陈空那老头怕了,怕我们灭了他们琼花阁,毕竟按照笔记本上写的,他们当中最高的实力也不超过五级初期。想必看到了我那个牛比的土系挖坑术和你的瞬间催眠,就知道肯定不是对手,所以还是乖乖的送上了一百万美金赔礼道歉,这样也算是保出了琼花阁。”邵强也搞不明白,瞎掰的说道。

“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而且你那小本子上的记载也有出入。上面写的在平山堂的西北方三里,可是现在的琼花阁却在正北方十里左右,既然这个都不正确,那么本子中所说的他们最高异能者不超过五级初期也可能是有误的。”胡力摇摇头,细细的想了想分析道。

“哎,不管那么多了。既然拿到了钱,那么我们就去找个烟花柳巷快活几天再说,这钱来的这么容易不花的话,实在太对不起陈老头了。”邵强看起来非常的怀念扬州的好地方。

被邵强这么一说,胡力也就将心中的疑惑暂时抛开。这么美好的夜晚,还有什么能比及时取乐更为重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