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72章 玉石挂坠

余额不足

胡力破口大骂,但是却对远远的提着两个箱子的邵强没有任何的办法,他的瞬间催眠根本就到不了这么远的距离。手心中的挂坠入手一片温和,然而温和中却有带着一丝的凉意。这道凉意透过手心传到体内却是异常的舒服。在那凉意到达心头的时候,胡力忽然发现黑暗之力毫无来由的飞速转动起来,好像是在欢呼这道凉意的到来。

“这个玉石挂坠有点意思?居然能和我体内的黑暗之力引起共振,不会是得到宝贝了吧。”胡力感受着那丝丝的凉意流转在心头和黑暗之力融合在了一起。

按耐住强烈的好奇和兴奋,胡力把玉石挂坠往脖子上一套,然后转头朝卡里克问道:“老卡,你的伤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这个地方我们还是不能多逗留,尽快离开的好。”

卡里克眯着眼睛养了半天的神,闻言微微的睁开眼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说:“差不多了,走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要完全回复我估计起码要半个月以上,这次的伤实在是太重了。”说完伸手扶住身后的山石,微一用力便站起了身。

“既然能走的话,我们赶紧回去,万一张家的高手回来的早了,那么我们就危险了。”胡力点点头,然后拎着两个皮箱率先向前走去。而不远处的邵强则一直和胡力保持着近三十米的距离,以避开他的瞬间催眠。

就这样三人在这种奇怪的方式下走了大约十分钟,终于走到了卡里克的悍马旁。

“你们谁开车,我要躺一会。”卡里克钻进了后座,关上门卷曲着躺下了身子。

“开车?我不会,做车到会。”胡力耸了耸肩说道。

“你也不会?”邵强满脸的惊讶,然后无奈的笑了笑说,“难道要我开?这辈子我就开过一次车,还把一哥们的那破车给撞坏了保险杠。”

卡里克不可置信的看着两人,没想到这两家伙居然一个都不会开车,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来的混的。微怔了下说:“难不成要我开?我坐都坐不动了。你们两个看着办吧,反正我这辆车也算结实,安全措施也好的很。”说完便将脸侧了过去。

胡力和邵强面面相觑,然后飞速的钻进了副驾驶室,说:“别看我,我可是一次也没开过,你好歹还开过一次。”

邵强不禁失笑,想不到有了一辆动力强劲的悍马,居然没人会开,现在也没办法了,走回去肯定不现实,那就试着开一下吧。摇了摇头拉开门坐了进去,在卡里克的指导下发动了车子,然后悍马便摇摇晃晃的朝前缓慢的行驶而去。

这辆悍马是经过卡里克改装的,加大了马力,也提高了安全性。邵强这个菜鸟在晃晃悠悠间居然慢慢的找到了点,在郊外无人的大马路上,小心翼翼的他将车速控制在了四十码以下,倒也像模像样。

“小强,想不到你开的还真不错呢。看来这上面的充气气囊的作用不是很大了。”胡力从提心吊胆到现在微微的放下了心,看了看全神贯注开车的邵强开玩笑的说道。

“你少废话,马上就进市区了。再跟我讲话出了什么事情全是你的过错。”邵强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前方,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

“好了,到路边停下来吧。我感觉恢复的不错,等下我换件衣服,车子我来开。要是就你现在这个水平开进市区的话,不出交通意外找我,到时候被警察发现我身上的血迹就麻烦了。”卡里克坐起身让邵强把车子停到路旁,然后从后备箱里拿出件衣服换上了身,虽然脸色依旧惨白,不过走路却沉稳的多了。

悍马载着三人缓缓的驶回了他们入住的酒店,回到房间卡里克谢绝了胡力两人帮他包扎伤口的好意,一个人进了房间。

“小强,珠宝怎么分?”回到房间,胡力搓着双手笑嘿嘿的说道。

“狐狸,这些珠宝也不什么值钱,就算我今天的补贴好了。你看,以前你一个人搞了那么多的钱我也没向你分一块钱,你看我多么的讲义气。今天就算我以前的补偿好了,怎么样?”邵强满脸堆笑无耻的回答。

“我靠,这话你也说的出口,那可真的是无耻到了几点,佩服啊佩服。”胡力目瞪口呆,这么无耻的话居然说的如此的冠冕堂皇,摇摇头笑着说,“既然你都说到这份上了,那珠宝我也不和你分了,不过这次杭州的费用全部由你负责,把这几天花掉的全部还到公款中去。”

“没问题,小钱嘛。不要为了这些不值钱的珠宝伤了我们兄弟间的感情。”邵强顿时长身而起,拍着胸脯保证。

如果按照胡力以往的习性,这一箱的珠宝说不得要五五分账,最低也哟拿到四成。不过现在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上面了,完全被脖子里的那个做工精巧的玉石挂坠给吸引住了。自从将它挂在脖子中贴在了胸口后,挂坠中便不断的散发出丝丝的凉意透过肌肤进入身体,然后便被黑暗之力包围住,等到那凉意彻底的顺着黑暗之力游走过全身后便和它们融合在了一起。从挂到脖子里的那一刻开始到现在,胡力已经清楚的感应到体内的黑暗之力虽然没有增加,但是纯度却高了一些,很明显它们流过心头的时候,速度比起先前来更加的缓慢了。

“这个玉石挂坠是什么东西呢?居然能让我的黑暗之力更加的精纯,好东西。”胡力将挂坠拿下,在手中反复的把玩,想要找到其中的秘密。

玉石挂坠看起来有些奇怪,一般的项链之类的东西应该不会做成这个样子。五角形的外表,中间是一个紫色的半月。挂坠四周有五个空,其中的一个空中插着一把好像法杖一样的东西。

胡力轻轻的提了下法杖,没有动静,不过却感觉到了它并不是和挂坠融合的一起的,应该是能够插拔。细细的看了看,挂坠的四周并没有什么卡子卡住了法杖,既然这样应该是能够取出来。胡力又翻转了一会,然后手指按在了那个紫色的半月上,轻轻的一按,法杖明显的颤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能够和挂坠分离。

“看样子这个半月就是开关了,可是这么不能取出那根法杖呢?”胡力又试了几次,还是不行。低下头盯着那挂坠心想,既然挂坠的力量能够影响到我体内的黑暗之力,那么说明两者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那是不是需要把黑暗之力输入到那个紫色的半月中才能够凑效呢?

想到这里,胡力心中有了一些明悟。手指按在那个紫色的半月之上,然后轻轻的调动着体内的黑暗之力,将它们缓缓的输入到挂坠里面,小心的控制着力量,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将挂坠给毁坏了。

随着黑暗之力的输入,玉石挂坠中间的那个紫色的半月开始发生了变化,淡淡的紫色光芒柔和的透出,那高贵的紫色半月有如日食一般一点点的丰满起来,等到那月亮成为完整的圆形,只听到一声极其轻微的“啪”,挂坠上的那支微型法杖弹出了半支。

胡力小心的将那细细的法杖拿下,做工精美,一如西方神话界大魔法师使用的法杖一般。

“难道影响我体内黑暗之力的是这小玩意?”胡力捧着那支法杖心想,然后把那法杖放到了胸口贴住了肌肤。不过令他失望的是,那股凉意没有出现。

“是这挂坠的力量?”右手拿起挂坠同样贴到了胸口,但是依然没有反应。

卡嘣一声,胡力把法杖又插回到了挂坠之中,顿时挂坠中间那个完整的紫色满月开始一点点的消减下去,而法杖的顶端却闪着淡紫色的光芒。等到满月变成弯弓,法杖顶端的紫色光芒也停止了闪烁。

胡力怔怔的看着那挂坠,心中满是激荡。法杖和挂坠融合到一起的话就能影响体内的黑暗之力,让它变得更加的精纯。挂坠上一共有五个小孔,现在只有法杖一支插在里面,那么就是说明还有四件物品能够插在里面。如果能够找到它们的话,五件物品同时插到这个挂坠中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黑暗之力会不会疯狂的增长,会不会便的更加的精纯?那么自己的实力到底能够上升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如果一切如愿的话,那么死亡缠绕的威力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胡力不敢想象,也不能想象。胸口这个玉石挂坠实在是带给他无比的震撼和欣喜。

不过,现在要到那里去找那些剩余的四件东西呢?既然有法杖,那么应该有剑,有斧头,有长矛等等这些黑暗大陆战争常用的武器,那么到那里去找它们呢?想到这些胡力忽然发现虽然自己基本推测到了挂坠的用途和作用,可是要找到这几个东西却犹如大海捞针,根本就无从找寻。

挠这头想了半晌,胡力笑了笑,“管他呢。这个挂坠不也是偶然间得到的嘛,既然有一次偶然,那么说不定就有两次,三次,现在去想着些这不过是自寻烦恼罢了。现在挂坠有提纯黑暗之力的作用,那就先满足的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