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80章 两败俱伤

第三卷 死亡缠绕 第八十章 两败俱伤

居然是会自己锁定目标的攻击,这也太扯了。..你说你一个异能者弄出了个淡蓝色的月牙型冰刀就够厉害了的,何必还要搞成追踪式的呢?无论邵强发出什么样的攻击都只能够暂时的延缓月牙的推进,本来就已经缓慢的令人窒息,这下速度更慢了,邵强和胡力现在的感觉就是在等死的人,而且是慢慢的被折磨而死。

李湘琪和另外的那个老头看起来依旧是先前的那副表情,好像刚才挂了的两个和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他们只不过是路过,看到这里有人打架,于是见猎心喜,想分一杯羹罢了。

“琪儿啊!刚才那个老头都变成了干尸,你也不去看一下啊?”胡力知道那两道淡蓝色的冰刀是由李湘琪一直控制着,看她额头上微微露出的晶亮就知道她现在也很吃力,那说明这两道冰刀的攻击力绝对是超乎想象的。

李湘琪依旧展露了她的微笑,不过那无穷无尽的寒意依然随着她的笑意飘散过来,令胡力不由自主的磕碰了一下牙关。

“看来你没看过武林外传,上面不是说了嘛。人在江湖飘啊,哪能不挨刀啊!作为一个异能者,为组织牺牲是他的荣幸,也是他最终的归属,不过多么强大的异能者,最后的下场都是为组织牺牲。”李湘琪含着笑意缓缓的说。

“没错,我二弟他死了,这是他的荣幸。他没有完成地任务将由我来完成。”剩下的那个老头语气中没有丝毫感情的附和。

“我x!你们张家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受的什么鸟教育?怎么想小鬼子一般。”胡力瞠目结舌。张家的异能者居然是这样的认识,简直像小鬼子的武士道。

没等李湘琪答话,那老头忽然停住了脚步,眼中带着无比地敬畏,说:“没错,我们就是天王陛下一手创建的异能组织,当年在抗日战争地时候就已经存在。”

“什么?张家是小鬼子创建的?那为什么要叫张家?”胡力无比惊讶的喊出声。原本只是想扰乱一下李湘琪的心神,让她更加费力的操控那两道冰刀。然后找机会给她丢个瞬间催眠,接着如法炮制的将她击杀。

“二伯,不要和他们废话了,动手!”李湘琪的脸色没来由地一变,绝美的而又冷艳的脸上出现一丝惊恐,然后双手一推,两个淡蓝色的冰刀突然加速。以诡异的方式飞进了胡力等人的中间,然后互相撞击。顿时漫天的蓝色晶莹四处闪烁,无数的冰渣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那老头也再这个时候动了,两手手心中出现一个令人难以睁眼地红色亮点,犹如一道激光一把拖出长长的轨迹迅疾的射向胡力和邵强两人,如果占到一丁点的话,想必两人的下场将会比先前那个变成干尸的老头还要凄惨。

移形换位,这个时候胡力唯一地躲避术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早就运转好黑暗之力的他在李湘琪的‘动手’两字刚一出口的时候就开始施展移形换位。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胡力的身体堪堪的向前移动了一米,正好躲到了那个半跪着死去的兽人步兵的怀中,背靠着他的胸膛,左侧是兽人步兵跪着地大腿,右边是他巨大地石斧。只有前方露出了一些空隙,而侧身躲在里面的胡力只是露出了一个肩头。

胡力会使用移形换位躲避攻击,邵强很明显地也早就完成了土系精神力的聚集。在胡力闪身的同时,这小子也以同样的方式往后闪去,手中还抓着两只伏地魔蛛,背靠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身前竖着两只挥舞着爪子的伏地魔蛛。剩下的精神力全部聚集在头顶,一个深灰色的土球护着他的脑袋。

这一切其实都在眨眼的功夫完成。没等两人完全的躲藏好身体,那无数的碎冰和两道无坚不摧的红光已经掠过了战场。只在一瞬间,除了高高飞起后又集中到了一起狠狠的朝着红光刚刚出手的老头袭击而去的石像鬼外。剩下的怪兽只是在眨眼的功夫便被打得遍体鳞伤或者化成飞灰。

胡力躲在兽人步兵的保护下非常幸运的没受到什么巨大的伤害。不过还没有完全躲闪进去的左肩和石斧地下的右腿也被七八片碎冰击中,顿时无穷的寒意充斥着身体。刹那间体内的血液都好像被冰冻住了一般。而邵强则明显没有他这样的好运气,伏地魔蛛的身体比起兽人步兵来要单薄了许多,数十片的寒冰穿透它们的身体狠狠的射进邵强的身体,要不是还算幸运的避开了心脏的位置,恐怕现在的他已经在黄泉路上追上前面的那个干尸老头,两人一起作伴过奈何桥了。

就在胡力他们躲避攻击的时候,剩余的四只石像鬼同时发动了攻击,四个方位的月牙和利齿尖爪在那老头红光出手的同时狠狠的扑到了他的身体之上。猩红色的血液从他的身体四周溅射出来,使得原本黑漆漆的石像鬼身上有了数朵鲜艳的花朵,配合着它们的利齿看起来令人无比的恐惧。

就在老头鲜血四射的时候,李湘琪的第二轮攻击也发了出来,目标换成了那四只石像鬼。一团翠蓝的光球毫无声息的袭击到了它们的身前,连同那个受伤的老者都包含在了里面。牺牲果然是张家异能者的最终的归属。

巨大的高温和冷入骨髓的寒意将四只石像鬼夹杂在了一起,内热外冷的攻击令它们根本就没有逃遁的可能。绿色的月牙再次从石像鬼的口中吐出,利爪尖齿也再一次的插到了老头的身体中。随着老头一声悲惨地声,他的身体在刹那间被撕成数块。而高温和寒冰也合拢到了一起。四只石像鬼连最后的鸣叫也没有发出便化成了黑色的飞灰,飘散在紫金山的山顶上。

胡力躲在兽人步兵的怀中观察着李湘琪的动作,清楚地看到她凝聚起了一个巨大的翠蓝冰球砸向石像鬼。一时之下也顾不得左肩和右腿地剧痛,顾不得身体内的剧烈寒意。强行抬起双手,两个碧绿色的死亡骷髅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狠狠的朝冰球刚刚出手的李湘琪射了过去。轻微的噗哧两声,两道死亡缠绕全部命中李湘琪地身体,不过令胡力目瞪口呆的是。那两道死亡缠绕居然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分成左右两边双双命中李湘琪高耸的。

李湘琪脸色惨白的跪在了地上。双手捧着胸口小嘴一张,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

“好!搞定了!”胡力大喜过望,挣扎着站起了身子,然后警惕的看着李湘琪,生怕她再发出一个什么冰球来的话,估计自己连躲闪的力量都没有了。

幸好,方才李湘琪已经消耗了极大的精神力。而刚才地两道死亡缠绕又是胡力倾尽全力发出,看她的脸色肯定也是受伤不轻,估计一时间也没有再次出手的能力。

胡力挣扎的走到了邵强的身边,胸口被数十道的碎冰击穿,却一点鲜血也没有,伤口完全被碎冰地寒冷在瞬间封闭了起来。邵强脸色惨白,浑身上下冰冷一片,要不是胡力用仅剩的黑暗之力透入他的体内才发现心头还有微弱的跳动的话。胡力都认为他已经挂了呢。

怪兽方面,所有的猎头者全部被碎冰击成窟窿,无一生还。而伏地魔蛛则全部都聚集在了一起,叠罗汉般的压在了一块,最上面的两个已经成了黑色的焦炭,在山风的吹拂下。化成细细地粉末飘散开去。

仔细地看了看满地的残肢尸体,胡力惊讶地发现,罗斯那个家伙居然不见了。心中微微一动,马上就猜到了,这小子在关键的时候溜回了黑暗大陆,果然不愧是和自己一起时间长了,也学会了临阵跑路,性命第一的招法。想到这里胡力不禁露出了微笑,想起了刚刚召唤罗斯出来的时候,这家伙是多么的高傲和嚣张。

“!想不到居然会全军覆没。三个六级高手。真是可怕的力量啊!”胡力看着满地的尸体残肢。心中涌上了一股悲意。

“没有全军覆没,还有我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一旁的伏地魔蛛堆中传出。随后那些尸体一阵抖动,紧着蛛蛛出现在了胡力的眼前。

“我x,你小子没死啊?太好了!赶紧把那娘们杀了。”胡力大喜过望,没想到蛛蛛这小子居然会躲在下面逃过一劫。

“我当然没死。我看着情况不对就钻到了地下,然后我的那些部下都护到了我的上面。所以我没有受什么伤。”蛛蛛看着面前的惨景好像根本无动于衷,其实在黑暗大陆他早就看的多了。只见他摇摇晃晃的向前爬了几步,然后嘴边绿色的毒丝开始缠绕。

然而这个时候李湘琪却站了起来,惨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那笑意如同地狱里面的黑白无常,立刻让胡力的心坠入了谷底。一个六级高手,虽然受了重伤,但是要对付一个伏地魔蛛的话,那应该依旧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胡力怔怔的看着李湘琪,心里紧张无比。黑暗之力根本就提不上来,浑身上下被冰冻住了一般,连走路都没有知觉。现在要是李湘哪怕恢复了百分之一的力量,那么自己就非死不可。现在唯一的指望是蛛蛛能够消耗掉她最后的力量,然后自己上去一石头敲死她。

就在胡力充满惊怕的同时,对面的李湘琪其实心中也无比的恐惧。虽然从小就被灌输了为组织牺牲是异能者的最终归属,但是真正到了死亡的边缘,她忽然发现对人世间是如此的留恋。现在体内的精神力根本就恢复了一点点,如同大江里的一滴水珠般,走路下山是可以,要想再发出冰球攻击那是不可能的了。

两人一兽就这样对峙着。过了约十来分钟,李湘琪忽然朝胡力笑了笑,然后一步步的往后退去,从一旁陡峭的山崖边滑了下去。

“我x!吓死我了,这小妞居然就这样走了。要是她再弄出个冰球来的话,我铁定挂了!”胡力眼睁睁的看着李湘琪慢慢的离去,被钓到嗓子口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顿时感到无比的疲惫,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

春天的山风依旧寒冷,四周那淡淡的绿色示意着勃勃的生机。然而胡力这边的山顶上,满地的焦黄,犹如冬天一般。遍地的残肢尸体更像是一个修罗地狱。

休息了约一个小时的胡力,坐在兽人步兵的怀中慢慢的调动着体内的黑暗之力。从一点点开始,终于又重新开始如同小溪般流过心头。

当黑暗之力如同流水般开始运转的时候,胡力脖子上挂着的玉石挂坠开始散发出丝丝的凉意,随着黑暗之力流转载四肢中。本来被李湘琪的碎冰击中后浑身的冰冷开始消散,每当黑暗之力的流转一次,那寒意便消退一分。终于在天将要黑的时候,胡力体内的寒冷全部消除,四肢也如常的活动开来。体内的黑暗之力也恢复到了平常的一半左右。

胡力想起上次在栖霞山,他的黑暗之力可以在一瞬间和邵强的土系精神力融合在一起,然后邵强运用出了瞬间移动使得两人脱离了险境。赶忙站起身,迅速的奔到了邵强的身旁,一股强大的黑暗之力透进了他的体内。

邵强的心跳已经极其的微弱,要不是胡力的黑暗之力及时的护住了他的心脏,他迟早要被体内那无穷的寒冷给冰封。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邵强的心跳逐渐的稳定了下来,不再像刚才那样微弱而且极不规律。胡力一把将他背起,看了看山顶的惨象,心中无比的感慨,轻轻的摇了摇头,脚下灌注着黑暗之力开始向山下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