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89章 玉石小斧

第四卷 黑暗大陆 第八十九章 玉石小斧

杨依摇摇晃晃的开着出租车顺着公路慢慢的驶去,那速度犹如蜗牛一般,急得胡力满头大汗。..终于前面看样子要进一个小镇,胡力两人把车子停在了一旁的马路上,然后在小镇上找了个旅馆住下。

旅馆虽然小,不过里面的设施却还算齐全。两人匆匆的洗了个澡便躺倒在了**。胡力搂着杨依,隔着她的内衣感受着里面的光洁和柔滑,小腹中不禁升起一股蠢蠢欲动的念头,咂巴了一下嘴巴便将杨依翻了过来,凑上嘴去。

“不要,我一点心情也没有。”杨依抬手挡住了胡力的袭击,慢慢的说道。

“不可能吧,你这里都硬了。”杨依胸前的那点嫣红被胡力细细的搓着,这会儿已经硬挺了起来。

“呸!”杨依俏脸微红,狠狠的在胡力的胸前拧了一把,直拧的他呲牙咧嘴,大声喊疼。

在杨依坚决的抗拒之下,胡力体内的躁动也渐渐的退了下去。将手臂从杨依的颈下抽出,背过身子闭上了眼睛。过了约半个小时,身旁的杨依传来了轻微的鼾声,先前的那一幕让她疲惫不堪,惊吓过度,这个时候总算沉浸到睡梦中去了。而胡力却没有半点的睡意,今晚的那场激战令他兴奋不已,虽然他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会这么的兴奋,可是左思右想这下也没能弄的明白。辗转反侧了半晌,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十二点钟。毫无睡意的胡力坐起了身子,忽然一声叮当之响,一个白色地东西从扔在床头的上衣口袋中掉落了下来。

“对了,这玉石小斧不知道是不是和胸口的那个挂坠是一套,插上去试试看。”胡力顿时眼前一亮,俯下身捡起了那个玉石小斧头,然后把胸口的挂坠摘了下来。

挂坠上依旧洁白无暇。在它的中央那紫色的半月也依旧夺目。胡力左手拿着玉石小斧,右手拿着挂坠。两相比划了一下,然后把手里的斧头插了进去。

咔嚓一声,玉石小斧和挂坠严丝合缝,没有半点相差。胡力看着有两件武器地挂坠,满心喜欢的挂到了脖子上,然后运气黑暗之力,细细地感受着即将带来的变化。

可是胡力等了半天。挂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向着他的体内透出另外的一种气息,依旧是那股能够精纯黑暗之力的凉意在体内转过,把黑暗之力又提炼了一遍。

“难道这玩意不是一套?可是不是一套的话,这插进去这么如此地严丝合缝呢?要不是仔细看的话,简直就是一件物品嘛!”胡力纳闷的从胸口摘下挂坠,然后看着它满脸的疑惑。

咔嚓一声,胡力的手指按到了挂坠中间的那个月牙型的紫月上面,挂坠上的法杖和小斧同时微微弹出。胡力拿出法杖。把小斧留在了里面,然后把挂坠贴在胸口,体内地黑暗之力轻轻的涌了上去。依旧没有半点的效果,连一点点的感觉也没有。

“我x。看来真的是假货。你张康也算一个六级后期的超级高手了,没事带什么假货啊!”胡力有些失望,心里抱怨了张康一句。不知道酒泉之下地张康能不能够听得到。

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不但表放弃。胡力又把法杖随意的插到了一个小孔里,然后把挂坠贴在胸口,再一次调用体内的黑暗之力。这下更加奇怪了,居然连先前的那一丝丝凉意也没有了。

“这么会这样?难道加了个小斧头后连先前的功能也没有了?”胡力大惊失色,那个提纯黑暗之力的功能对她来说可是非常有用,有了它之后,胡力现在并不需要经常和怪兽们接触,黑暗之力的增长速度明显比以前快了。

将小斧头取下,单独留着一个法杖,再次试验。依旧没有效果。胡力这下慌了。这可是亏大发了。早知道就不把它取下了。心中暗骂了张康无数遍,偶然间抬眼看到了丢在眼前的挂坠。忽然发现法杖插入的位置并不是原本的那个地方。

“靠,我知道了。原来是插错地方了。插错了就插错了嘛,又不是插错了女人,搞成这样干什么,吓地我小心肝扑通扑通地。”胡力发现了症结的所在,不由得拍了下胸脯低声说道。

将法杖插回了它原来地位置,黑暗之力从胸口的肌肤上缓缓的涌入了挂坠。果然,那道能够提纯黑暗之力的凉意回来了。胡力看着被他丢在一旁的那把玉石小斧头,忽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眼中立刻出现了一道欣喜。

咔嚓一声,玉石小斧插进了法杖下开始数起的第二个孔,贴到胸口,没有反应。把玉石小斧拿出,顺着插了下去,依旧没有反应。再插下面一个,然后把挂坠贴在胸口,黑暗之力微微的涌入。

忽然,胡力猛地感到心头的黑暗之力疯狂的向挂坠中间的月牙形紫色半月涌去,速度迅疾无比,没等他反应过来,体内的黑暗之力已经被吸走了八成有余。

“,这么会这样。”胡力满脸的惊恐,这一身黑暗之力可是蓄积了许久才到了今天的地步,想不到眨眼的功夫就被这个破挂坠吸走了八成左右,这叫他如何不恼火惊怕?抬起手,恨不得立刻就将挂坠砸碎。不过当手往下落的时候心里有舍不得了,慢慢的收起,依然贴在了胸口。

等他的右手刚刚将挂坠放到胸口处,还没来得及抱怨几声,一股更加强大而又精纯无比的黑暗之力从挂坠中反涌了过来,瞬间的功夫便将他失去的力量全部都补充了回来,还好像略有增长。

“原来是过去帮我提炼一下啊!娘的,这破挂坠老是吓我,要再来几次,迟早被你吓死。”胡力满心欢喜,掀开被子站到了床边。

“咦!我的身体这么便的轻盈起来了?”胡力满脸的惊讶,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下,然后轻轻的朝左边的门口跨出一步,只感觉非常身子异常的轻灵,一下子就到了门边上。

“我x,这一步跨出了这么远?”胡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脚,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忽然,体内的黑暗之力一阵翻滚,一道狂躁的气息直冲进胡力的脑子。顿时,脑海里浮现出早些时候和张康大战的那副情景,一点一滴,分毫必现。张康的两个同伴被撕裂成碎片,食尸鬼在张康的电击下满身焦黑,马路上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整个空气中充满了血腥的味道,令人作呕。胡力感受着脑海中闪过的这一切,看着那犹如炼狱的地方,心里慢慢的泛起一点邪恶的兴奋,随着场景的推移扩散到了身体四肢的各个部分。

“杀……”胡力不由自主的低声吼了一下,脸上充满了冰冷杀意。两只眼睛中一片血红,脸色渐渐的变的苍白。

“胡力,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吗?”一个熟悉的女声在胡力的耳边响起,杨依被他的那一声低吼给惊醒了,睁开眼睛却看到了胡力完全和平时不一样的表情,怔了怔扑上前,拉着他的手臂担忧的神色一展无遗。

“啊!小依啊。我没事,我没事!”胡力被杨依关切的声音惊醒,脑海中的场景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体内那股兴奋也飞速的退去,眼睛中的血红也渐渐的消散,苍白的脸上回复了一丝红润。

“刚才你的样子好吓人啊。好像要杀人一样,眼中布满了血丝。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杨依想起刚才胡力的神情说不出的恐怖,盯着他的眼睛后怕的问道。

“没,没有。我刚才突然想起了晚上和张康的那场厮杀,一时间有些感触罢了。”胡力眉头一皱,马上又舒展开来,将杨依推回被窝中,弹下身在她的身边,搂着她柔软幽香阵阵的身体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

“你可别吓我。我还以为刚才你遇到什么了呢。这有点像我们异能者修炼的时候,不小心精神力反噬的样子,刚才你的样子可吓坏我了。”杨依轻轻的搂住胡力,依偎在他的怀中,抬起头捧着他的脸轻声说道,话语中充满了担忧。

“有什么好怕的。你老公现在厉害的很了,连一般的六级高手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有什么好怕的。现在应该是别人怕我了。现在我倒要那些所谓的异能者,那些六级以上的异能者,他们到底有多少实力。过两天我去找晨光组的林克那老家伙,看看他现在能够挡得住我的几只怪兽。”胡力笑着说道,语气中透出了极其强大的自信。

怎么就一会的功夫,胡力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杨依很奇怪,胡力话语中透出的不仅仅是自信,居然还有一丝野心。这可和以往的他不同,以往的他只想着好好的享受生活,占点便宜,什么时候有过野心了呢?

杨依诧异的时候,胡力也被自己的话语给吓了一下。晨光组的实力可不是张家这种级别所能比拟的,区区外围的一个小堂口的主事林克就有着五级后期的力量,那他的组内恐怕有七级高手了吧。

昨天下午ADSL突然上不了线,现在补上!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