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兽剪径者

第106章 张赫的实力

第 107 章 张赫的实力

进了房间,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接触女色的胡力一时间有些急躁,生理的需求在那些艰苦的日子里根本就感觉不到。每天都累的要死,天色一暗就倒头呼呼大睡,虽然怀抱着紫月美丽的身躯,心中却连一丝的绮念也没有。现在不一样,吃饱喝足,前方也没有不知名的猛兽怪物等待着自己,等着自己的只有那张柔软宽大的床,和上面那天鹅绒的羽被。

轻轻的将紫月放下,枕着在那柔软的大**,胡力的指尖轻轻的滑过她幼嫩的肌肤,心里的也逐渐的膨胀起来。体内的黑暗之力也好像知道了主人要干什么,再也不像先前那样静静的流淌,跳跃着,欢叫着,不停的在胡力的四肢游走,给他带来了无穷的力量。

虽然胡力已经不是一个初哥,不过面对稍微梳洗了一下的紫月那绝世的容颜和优美的无以复加的身材,伸出去要替她宽衣的手不禁有些微微的颤抖。紫色的纱裙早就破烂不堪,金黄色的秀发下那如婴儿般的脸蛋,那甜美均匀的气息在那小巧的微张的红唇中来回的吐出,刺激的胡力心里一阵躁动。

摸了半天,胡力终于解开了紫月身上的纱裙,一具完美无暇的洁白展现在了胡力的面前,令他炫目,令他疯狂。

两只颤抖着的手轻轻的掩上那洁白如玉傲然的温暖细腻的饱满感觉从手心中传来,胡力被这种特别地感觉弄得一阵迷醉。口中咆哮一声。狠狠的压了上去。

“哎呀!”一声倒吸凉气的疼痛从**传出,然后只看到胡力好像被电触了一般被弹在了地上,而**的紫月一声嘤咛,然后慵懒的翻了个身,继续着他的好梦。

“!这丫头身上有什么东西啊。好像电击一般,刺地我哪里生疼。”胡力的右手撑地,左手捂着下面。满头地冷汗。刚才在迷醉间便要直捣黄龙,然后杀的敌人大败亏输。哪知道就在要突破的时候,眼前闪过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然后下面一阵剧痛,接着便被高高的抛起,掉落在了床前。

看了看**的紫月,几个月来在她的脸上从来没有见到过地笑容浮现出来,嘴角那道漂亮的微弧旁。两个淡淡的酒窝。经过刚才的那一下,胡力体内的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不能够和紫月起。心中虽然依旧有着那一丝的绮念,不过下面还没有过去的疼痛提醒着他,别乱来,人家可是月之女神地唯一继承人。

摇了摇头,起身轻轻的将羽被盖在了紫月一丝不挂、美丽的令人炫目的上。然后拉过一旁的躺椅,倒头便睡了下去,只是片刻的功夫,浑身疲惫地胡力便进入了梦乡。

清晨,每天都是在阳光透过云层照耀在大地的时候醒来的紫月按时的醒了过来。慵懒的起身伸了个懒腰。

“啊!”一声绝对高度的声音响起,刺痛着胡力的耳膜。原来是紫月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下意识的尖叫了一声。

“小月,你醒了啊!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可是什么也没做啊,我只不过是帮你脱掉了那些衣服,然后帮你轻轻的擦了下身子,这样你才能睡的更加地舒服。你想想这几个月以来,你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喂喂……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一点也不感动啊,还这样瞪着眼睛干什么呢?喂喂……你拿出魔法箭来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丛林,没有野兽也没有怪物,你不会是睡过头了脑子不清醒,你有拿出弓来干什么?不要对着我啊。救命啊!”房间里传出胡力地一大串废话。然后一声轻微的声响过后,一切都安静了。

“你怎么不闪开呢?我只不过是射着玩玩。”紫月身上裹着那套紫色地纱裙。雪白如藕的手臂轻轻的抓着胡力的下面,下面旁边大腿上的那支魔法箭。

“既然你要射,那我就让你射了!虽然我对弓箭很在行,而且也是个神射手,不过我亲爱的小月要射我的话,我怎么能够躲呢。”胡力满脸痛苦的皱着眉头,呲牙咧嘴的说道。心想要是闪的开才怪呢,你那魔法箭的速度快到了变态,就算我全力的提防着用移形换位的话也闪不开啊!

“对不起对不起,不过也没有什么大碍,等下我帮你用月之礼赞修复一下就可以了。谁让你不过我同意就帮我擦身子的,人家的身子可是第一次被男人看到啊!”紫月轻轻的拔出魔法箭,然后左手在半空中画了个半月,然后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射到了胡力的大腿上,眨眼的功夫,那伤口便不再流血,而且开始愈合。

“哇,这是什么魔法,好神奇。月之礼赞?我记得不是这样的。”胡力惊奇的发现大腿上的疼痛感觉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

“月之礼赞是精灵族的高级魔法,能够疗伤,也能够鼓舞士气。”紫月笑盈盈的将魔法弓箭收起,拉着胡力站了起来。

的确很神奇,胡力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而且腿脚活动自如。要是学会了这样的魔法,然后回地球开个跌打损伤门诊,那岂不是发死了,还去剪径个鸟啊!

两人将身上的衣衫穿好,然后洗漱了一下,携手走出了客房。

“你们两个出来了啊,我现在要去找阿拉贡比武,你们一起去吗?”刚一出门,对面的门也开了,出来的是张赫。

“张兄弟啊!阿拉贡在什么地方?要是我们顺路的话就一起去你是如何大展神威,见证一下这绝世的一战也好。”胡力拉着紫月的小手笑盈盈的说道。

“圣骑士阿拉贡是联盟的统帅,当然这个时候在王都了,你们去不去!”张赫今天是一身的短打,那把超过五十斤重的大砍刀抗在了肩头。

“王都?安东尼师是不是也住在哪里?”胡力歪着脑袋问道。

“废话,当然了。安东尼法师是总指挥,当然是在王都内了。”张赫扛起刀便朝楼下走去,脚步声隆隆作响。

安东尼法师在王都,那当然是去哪里了。要不费尽千辛万苦跑来圣彼得堡干什么,难道是来吃喝玩乐把马子啊!胡力和紫月对望了一眼,然后便跟着张赫走出了酒楼。

在想象中的王都应该是整个圣彼得堡最为雄伟奢华的建筑,应该是一副王家园林的气派。可是当三人来到王都的时候,被眼前的建筑给吓住了。

虽然地方还算比较宽敞,院子也格外的大,可是相比较外面的那些美轮美奂的建筑,眼前这普通到了极点的教堂式建筑真的是大陆的王都吗?要不是从路边过往的行人口中一再确认,要不是看到了那整队的巡警来回巡逻在王都的四周,要不是那十几个站在王都门口气势非凡,散发出强大实力的战士。胡力三人只怕早就掉转马头,然后找到先前那个指路的家伙,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狠狠的k他一顿。

“你们是什么人?王都附近闲杂人等不得靠近。”没等胡力他们上前,大门口站岗的战士眼中闪过一丝警惕,然后死死的盯着胡力他们。

“我们……”胡力看了看紫月,便要说明来意。

“我是来挑战圣骑士阿拉贡的,你赶紧让他出来,或者让我进去也行,和他痛痛快快的打一架后我们就走。”没等胡力说完,张赫早就嚷嚷开了。

所有的士兵都愣住了,在这个大陆上,他们实在想不到居然还有人敢挑战圣骑士阿拉贡元帅的。呆呆的看着张赫半天,然后其中一个士兵摇着头笑了笑说:“挑战阿拉贡元帅大人?我看你是疯了!不要在这里胡闹,要不然我让人把你们抓起来。”

“胡闹?你要是不让阿拉贡出来那也容易,我自己进去就行。”张赫扛着大刀就要往里面冲去。

“站住!”一声巨喝,那几个士兵身形一晃便站到了张赫的面前。

“滚开!”张赫同样是一声爆喝,猛的空中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刀光一闪而过,然后便听到金属坠地的声响,那几个士兵脑袋上的头盔齐齐的被削去一半掉落在地上。

这下子不但那些士兵傻了,连胡力和紫月也傻了。没想到张赫居然是真的有强大的实力,以前还一直以为他是在吹牛呢。没看清他怎么出手,刀光一闪之后居然所有士兵头上的头盔都被削成了两半,而且都是从中间断开,分毫不差。

“叫你们让开让开!为什么非得要我出手后才知道跑一边去呢?一路上我遇到了许多这样的事情,可是我一直对他们说我实力强大,我是无敌的。哪知道到现在只有胡力兄弟你一个人相信我,真是郁闷!”张赫扛着刀,满脸的无奈,然后转头朝胡力看了看,抬脚便向里面走去。

“站住!”一声威严厚重的声音从王都的里面发出,等到声音落下的时候,一个威武的老者浑身上下笼罩在一副金光闪闪的铠甲中,看起来无比的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