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章 悲喜人生

第一章 悲喜人生

二零零一年年五月十一日,张辰登上了龙城飞往北京的航班。

这次他是要去北京见一位收藏界的老专家,董老。董老是收藏界的泰山北斗式人物,故宫博物院的高级顾问专家,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名誉会长,著名的考古学家,顶着一大堆的头衔,和张辰的父亲是异姓兄弟。

按辈分,张辰要称呼董老师伯,董老和张辰的父母还有他的另两位师叔,五个人都是孤儿院长大的,少年时拜了一个师傅,以师兄弟称呼。又因为几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所以相处的特别好,很是珍惜师兄弟之间的感情。张父师兄弟五人中,三个学了历史系,分别是他的师伯董老,张父(张百川),四师叔李天平;两个学了医的是张母(陈雯珊)和师兄弟中最小的小师妹陈雯琳(两姐妹拜了国学大师陈志宏为义父,随了义父姓陈,名字是义父给起的。)张父是二师兄,一个学究式的人,三晋大学历史系的系主任、博士生导师;三师姐陈雯珊是三晋医科大学的教授,三晋医大附院的神经科专家;李天平是四师弟,做进出口贸易,上海中亚环球的董事长;小师妹陈雯琳是首都医科大学的教授,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外科专家;师兄弟五人也算是都功成名就了。张父张母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后来也是水到渠成的结合在了一起。而大师兄和四师弟都喜欢着小师妹,小师妹却嫁给一个军人,兄弟俩虽然免了一个人的伤心,却两个人都放下了男女欢爱的心思,终生没有结婚。奈何小师妹的男人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牺牲了,小师妹也没想再选择其中的一个,也就独身了下来。

张辰也不是亲生的,章辰的养母因为儿时的伤病,导致终生不能受孕,可又想要一个孩子,就从孤儿院领养了张辰。而张辰在被抱进孤儿院的时候就叫张辰这个名字,而他的养父也是姓张,很巧的就遇到了张辰。张辰也是比较争气,长的可爱不说,眼睛里还透着机灵,张父一看就喜欢,当下就办了领养手续。名字也没改,就叫张辰。师兄弟五个,只有张父张母领养了一个张辰,五个人都把张辰视若己出,可算是万般疼爱,悉心教导,把五个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所以张辰除了儿时颠沛流离的孤独生活以外,自从九岁时候来到这个家庭就没有再吃苦受累过。兼之张辰自小聪慧,又品学兼优,也让几个长辈甚是欣喜。

但是就在张辰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张父张母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双双罹难,张辰又成了孤儿。那次车祸中,张辰也受了重伤,送到医院后,连续手术了十多个钟头,并被告知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张辰昏睡了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他作了七次同样的梦。梦里那个虚幻的影子说,他与张辰有着九九八十一世的善缘,现在是第八十二世了,所谓九九归一,到了这一世该是他报答章辰的时候了。之前的八十一世张辰救了他八十一次,使得他能够最终修得正果。作为对张辰的回报,他教给张辰一项超能力,能够看穿世间万物的意念力,并且这意念力还有着对世间万物的修复功能,还可以一定程度上控制没有生命力的物质。当然这能力不是无所不能的,首先需要不断的吸取灵气进化,而且也是有极限的。另外还送给张辰一只须弥戒子,但是这只戒子现在不能给他,是要张辰自己去取来的,机缘到了自然会有提示。

那影子说他已经到了另外一个时空里,和张辰所在的时空是不相通的,但是由于张辰在某一世曾经帮助他得到了一件亿万年不得一见的至宝,而且他又机缘巧合能够使用这件至宝,所以他才能够有一次通过梦境来到这个空间的机会,才有这个报恩的机会,但也只有一次。那只戒子也是另外一个时空的东西,是和张辰身上本开就有的五彩神龙图案相配合使用的,别人无法使用,那图案就是他在张辰出生的时候加上去的,可以作为家族的传承。

世间万事,总是悲喜交加。就在小张同学醒来的时候,他的初期意念力发现,他的女友正在病房的外间里和另一个男人接吻。狗血的情节就不多表了,总之张同学继续假装昏迷,等他的女友(呃,应该是前女友)送走了她男友,张辰醒来,让女人回去休息。然后就自己出院了。

几个师叔伯接到张辰的电话都到了龙城,抱着张父张母的尸体失声痛哭,涕泪交加的。张辰在三人帮助下打理了父母的后事,没有按照师伯的意思去上海或者北京,依然留在了龙城继续他的学业,学业完成后再去京沪。其实张辰坚持留在龙城,还是因为那个梦。梦醒时候他的意念力真的能够穿透墙壁,看到外屋。这一切让他暂时有点接受不过来。这事太过于惊世骇俗,不能跟师叔伯们说。想要搞清楚,还得自己一个人慢慢研究。还有那戒子的事情,也需要时间等待。

三位师叔伯在龙城又住了一个星期,交代了张辰不要沉浸在悲伤里,争取早日完成学业,就到京沪去发展。五师叔要把工作调动来龙城,照顾张辰的生活,张辰说将来还要去京沪,短短两年时间,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四师叔又给张辰留下一张三百万的银行卡,他怕这个侄子断了花销。张辰说自己一个学生,有父母留下来的钱就足够他了,四师叔说我的产业将来还不都是你的,作为我李天平的儿子,绝对不能手头没钱。虽然张辰是张百川的儿子,但其他师兄弟都是以张辰的父母来做的。

张辰是子承父业,读的是三晋大学的历史系,将来要继承张父和董老的衣钵。这一点张父和董老都十分欣慰,董老是国内收藏界的泰斗,张父虽然只在大学任教,但在对古玩鉴定方面也有着不俗的功力,是三晋博物院的客座鉴定师研究员。早在张辰小学的时候就开始被师伯和父亲灌输收藏鉴定方面的知识,这些年来一直没有间断过,这也是张辰选择读历史系的原因。

送走了三位师叔伯,张辰回到家里,看着养父母的遗像,悲伤情绪止不住的就涌了上来。想自己本来一个孤苦无依的弃儿,就像无根的浮萍,连未来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不敢想自己会有多幸福。是养父母给了他一个全新的人生,这些年来父母对他万般的宠爱,一幕幕如过电影一样浮现眼前,自己还没有机会报答父母天大的恩情,两位就已经撒手而去,不由得感叹世事弄人,躺在沙发上哭着哭着就昏睡了过去。

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张辰随便吃了点东西,把家里整理了一下。快有一个月没到学校了,课业落下不少,洗了个澡就去书房看书了。

翻开《中国历史地理概论》,看了几页之后,突然想到那种神奇的意念力,除了醒来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发现病房外间的情形后,还一直没有机会尝试。既然能够穿透病房的墙壁,那穿透几张纸应该不是问题吧。按照梦中所知展开意念力,神奇的一幕再次发生,桌上的那本书先前是翻到了一百三十二页,而现在正在一张一张的少着,并且速度越来越快,书上的文字一开始还能看清楚,半分钟过后已经是一片模糊了。张辰就那么看着桌上被一张张透视的书,想要艰难的看清已经融成一片的文字,不料想意念力穿透的速度越来越快,张辰已经能够看到书桌下自己的脚。再接着就是让张辰作呕的画面了,他居然看到楼下家里男人的颅内景象,半球形的大脑,密布的血管……,意念力没有再继续穿透,画面就停止在了这里。张辰虽然不觉得十分恶心,但这种画面谁也不会喜欢,少一愣神之后,马上收回了意念力。正如梦中那影子所言,看来这意念力还真不是无限的。

张辰回想了一下刚才释放出意念力之后的各种画面,感觉意念力好象还不受自己控制,并不像梦中所知的那样。不过,有了这次的实践,还是证明了意念力不是自己的幻觉,相信只要自己熟悉了之后,就能够做到收发自如了。张辰仔细的回忆了梦中的那种感觉,再次展开意念力,控制着意念力慢慢的释放,这次果然好多了。

两个小时后,张辰已经基本能够操控自如了。这次,张辰吧意念力展开,释放到书柜上,然后慢慢的用意念力将整个书柜包裹住,一点一点的往进渗透。意念力慢慢的穿过书柜的表层漆质,书柜的木层露了出来,接着往里边继续渗透,木头的内部结构也展现了出来。意念力穿透书柜,进入到书柜内部,一排排的书籍犹如悬空摆放着,这些都输父亲的藏书,张辰一册册的看过去,里边有很多都是父亲带着他一起买的。

咦?张辰惊诧了一下,书柜第三层一本泛黄了的书,散发着一种绿幽幽的光芒,还伴着一种古朴的气息。张辰收回意念力,走到书柜前把那本书拿了出来,这是一本线装书,纸页泛黄,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老物件。纸面比十六开略小一点,两公分左右的厚度,翻到正面,上书四字草书“石人手札”,笔法苍劲有力,气势磅礴,这本古籍,是张百川的心爱之物。石人是明末清初的一位著名人物傅山的别名,傅山字青竹,后改青主,还有真山、浊翁、石人、公它等别名。集文学家、思想家、书法家、画家、医学家、宗教学家等名号于一身,因抵制清廷,宁愿坐牢也不做清朝的官,协同顾炎武等人做反清复明的工作,被称作明末至今四百年来最有骨气的文人。

傅山的书法集多家所长又自成一派,他所提出的“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的“四宁四毋”理论极其精辟,足以影响中国书学领域,对整个艺术范畴有着普遍意义和深远影响。

这部《石人手札》,是傅山对于文学、书画、医学、宗教等各个方面的心得与笔记,其学术价值远超于收藏价值。张百川甚爱傅山的书法,言其书法风骨卓绝,气势凌厉,实则是赞美傅山的风骨气节,也常常以此教导张辰做人的道理。

张辰再次把意念力展开到这手札上,手札通体散发出绿幽幽的光芒,如同一层流动的实质。仔细观察之下,这绿色的光芒下面还有四层绿光,只是越靠里绿色就越淡薄,最里一层只是微微发绿的一点光泽。绿光之中,透着一股古朴而沧桑的感觉,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张辰暗想:这手札表面有五层绿光,而刚才意念力展开到书柜上的时候是看不到绿光的,难道说这绿光只会出现在老物件上面吗?

有了这个发现,张辰又找出不少家里各个年代的东西,一一用意念力观察着。观察了三十多件新老物件之后,结合了张辰所知的物件真实年代,算是得出了初步的结论:的确是只有在老物件上面才会有那种奇特的光芒出现,一层代表六十年也就是一个甲子,而一甲子之内的东西是不会有光芒出现的,年代越久远表层的光芒就越深越正。每加叠十层,光芒就会有一次变色,也就是说,每十个甲子就会变色一次。可惜张百川不是收藏家,家里的物件没办法包括各个年代,也就无法了解各种颜色的变化,改天去博物院看一下,应该就能够搞清楚了。这对于张辰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张辰要继承父亲和师伯的衣钵,那就是要在收藏等方面发展了,有了这意念力,就能够得出最准确的结论,打眼的事情在张辰身上是绝对不会发生了。想到这里,张辰也是不由的暗自心喜。

搞完这一套,已经一点多了,长时间的使用意念力也让张辰有些疲倦,把书房收拾整理后,给父母上了香,就洗漱上床了,明天还有不少事情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