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章 童年

第三章 童年

张辰转身之后流泪了,不是伤心,只为铭记人生的第一段感情。

张辰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自幼孤苦伶仃的他,从记事起就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没有感到过一丝的温暖,也没有一个人会对他有哪怕是一个会心的微笑。张辰从五岁开始辗转了多家孤儿院,直到被张百川夫妇收养,他才算是有了一个温暖安定的家。所以张辰对人生中的每一份感情都十分珍惜,从他和几位师叔伯的感情就能够看得出来,只要有人对他好,张辰不介意十倍百倍的回报对方。正因为这样,几位师叔伯也把张辰视若己出。

张辰从来就知道,大师伯和四师叔早就把他定位遗产的唯一继承人,可以说,张辰从十几岁开始就已经是亿万富翁了。张辰没有告诉过赵蕾这些,是因为张辰不想在两个人的感情中参杂外力因素,他不想让赵蕾承担过多的压力。可张辰哪里知道,人家追求的就是他不想告诉人家的,所以只能看着女友被别人抱走。

赵蕾是张辰的初恋,在她之前,张辰只是知道好好学习,不能让对他抱有极大期望的长辈们失望。在和赵蕾交往之后,张辰也是十分珍惜这份感情,在张辰的心里,他愿意和赵蕾步入婚姻的殿堂,一直白头到老,可赵蕾却让张辰失望透顶了。

张辰对这段感情很是投入,他希望自己的爱情可以轰轰烈烈的。虽不奢求感天动地,但也要刻骨铭心,但现实却把他的这个梦想摔得支离破碎。他在这段感情里投入的太多了,以至于在赵蕾这样的离开之后,他都没有责怪她一句,甚至没有露出一点点的怨愤。

但是在张辰抹去眼角泪珠的时候,把感情也遮盖上了,从此之后,他不会在轻易付出自己的感情,一个人生活总比被欺骗或者背叛要来的好,爱的越深,伤的越痛。在之后的大学和生活里,不论是多么漂亮,的女孩他都没有再动心;不论女孩儿多主动,他依然不为所动,甚至敬而远之。

回到家,张辰换了衣服,准备做晚饭。半个多月没有好好的吃顿正经饭菜了,张辰决定好好吃一顿,然后好好的走以后的人生道路。父母不在了,他还有三位师叔伯,不能让他们失望,按照张百川的交代,他是要为三位长辈养老送终的。

张辰一边片着鱼一边想着自己以后的安排,张辰自小就接受古文化的熏陶,将来肯定是要走收藏鉴定这条路的。首先得把书念完,基本功是越扎实越好,虽然现在有了意念力的帮助,不会有打眼的事情发生,但是要涉及到鉴定的事情,就不能只靠意念力了,那还需要极其丰富的知识和日积月累的经验。上学的同时可以先自己锻炼锻炼,在实践的基础上学习才能事半功倍,毕业以后自然是再跟着师伯好好学习,在大圈子里走几遍,那里边的知识才是真正能让自己成长的东西。至于四师叔的买卖,张辰还真没想过去打理,即使将来自己继承了中亚环球,估计也是聘请职业经理人,而且张辰自己也很喜欢收藏这一行。

想着想着,感觉手指有点发凉,低头一看,是切手上了。赶紧放下刀,把手洗了一下,准备去杂物间取纱布包扎一下,推开杂物间门的时候,有想到自己的意念力好象有恢复的功能,就转头来到客厅沙发上,释放出意念力到切破的手指上,等了等没有什么反应,血还在流。

难道不能修复活体?可梦中那影子说可以修复时间万物的啊,要不再加大点量看看?又把意念力加大到三倍,这时,效果出来了。手指上三厘米多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大约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伤口完全愈合,连痂都掉了。看着完好如初的手指,饶是张辰知道意念力的功能,也被震惊了。如果这要是放到医院去,那能够救活多少外伤病人啊,简直就是华佗再世也没有这份能耐。可转头再想,又忍不住叹了口气,真要是自己把这能力展示于公众,那自己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还不得被搞了去,专门给某些人疗伤啊。不能够,绝对不能够,关于自己意念力的事情,只能烂在肚子里,不能对任何人说起,一个字都不能。

抬头看见父母的遗像,又是悲从中来。如果自己能早一点拥有意念力,是不是就可以挽救下二人的性命呢,也就不用现在又回到这孤苦伶仃的生活。虽然现在不用在受人白眼,被人欺负,可怎么也不会再有家庭的温暖了,家的感觉是任何事物取代不了的。

“唉!”张辰叹了一声,再如何悲伤也要生活下去,还有很多事等着自己去做呢,三位师叔伯没有后人,需要自己扶灵送终,养父母对自己的期望那么高,一定要好好的在圈子里混出个样子来,让二老泉下有知,也为自己高兴一把。还有那自己从未见过面的亲生父母,张辰也想找到他们,不为别的,就想问问他们,为什么生下他,又不管他让他变成一个弃婴,让他从小就常常流浪在街头,辗转于各个孤儿院之间。

张辰的幼年是相当苦的,他出生不久之后,就被遗弃了,只知道有位好心人把他送到了孤儿院。也不知怎么长大的,其实孤儿院里也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那样,也有着黑暗面的存在。张辰打小就聪明,做什么都比别的孩子要好一些,可这在别的孩子眼里就是一种容不得的事情了,所以张辰处处被别的孩子欺负。一开始张辰太小只能忍受,在张辰五岁的时候,同一家孤儿院比他大两岁的孩子欺负他,把他摁在地上,朝他脸上撒尿,张辰忍无可忍,抬脚提了那孩子下身。犯了错的张辰,怕被妈妈责罚,也怕那些孩子的报复,从孤儿院逃跑了。

五岁大的孩子,完全没有生存能力,冬天的夜里不是睡在人家的炉洞外边,就是在草堆里咬着牙打哆嗦。渴了就捡路边的冰块来解渴,或者吃雪。有时候一天都没有吃的,张辰饿极了都会在狗离窝的时候去偷狗食。流浪的生活给张辰的心理造成了严重的阴影,不合群,不和任何人说话。从五岁到九岁的四年多时间里,张辰多次被送进孤儿院,又多次逃跑,直到九岁的时候被张百川夫妇领养,张辰的好日子才算来了。

张百川夫妇把张辰带回家后,并没有急切的让张辰叫爸爸妈妈,只是给他安排了自己的卧室,带着他买衣服买日用品,带着他去游乐场。期间张辰也想过要逃跑,被养母陈雯珊发现截了下来,张辰以为接下来一定是一顿皮肉之苦,可陈雯珊没有打他也没有骂他,只是把他叫到他自己的卧室,对他进行了一番开导。告诉他这样顽皮是不对的,作为一个男孩子,应该要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如果他继续这样下去,只能是害了自己。并且养父母还给他安排了学校,让他多多接触社会的正面,夫妻二人每天还都会亲自辅导张辰的功课。

张辰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幼小的心灵里,满是社会的黑暗,和被人欺负侮辱的惨痛。这时候有这样一对夫妻,如此的对他,张辰也不是傻子或者不识好歹的孩子,他明白这对夫妻不是坏人,和以前欺负他的人不一样,他也能感受到那种来自家庭的温暖,心中那根叫做亲情的弦被拨动了。

在张百川夫妻的意料之外,张辰开口了。那天夫妻二人约好了早点回家,带着小家伙出去吃饭。二人一进门,就看到张辰并不是往常那样躲在自己的房间里,而是跪在了门口,张百川和陈雯珊惊呆了,这孩子是怎么了,难道又犯了什么错怕被责罚吗?孤儿院的孩子领回家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才会慢慢融入新的家庭的,在这个过程中,一些孩子常常会因为叛逆心理犯错。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孤儿院被领养走的孩子又再次回到孤儿院的原因。

夫妻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张辰就开始磕头了,三下,额头重重的碰在地上,发出了“笃、笃、笃”的响声。张辰流着泪,对着二人说:“爸,妈,对不起,这几天让你们操心了。我从小野惯了,除了孤儿院就没有在谁家里待过,不懂规矩,还请你们不要怪我。既然你们领我回来,就是要把我当儿子养的,这个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你们对我好,我心里明白,我以后不会跑了。我一定好好学习,给你们长脸,长大了也好好孝顺你们,不会比谁家的亲儿子差。”说完,站起来跑到自己房间拿出一张纸,递给张百川,问道:“爸,您看我写的对不对?”

纸上写的是:爸爸,张百川;妈妈,陈雯珊;儿子,张辰。在小孩子里边这字算是很漂亮了的。张百川赞许的点了点头,也是流着泪问他:“你这字写的很好啊,在哪里学的啊?”

张辰答道:“以前在孤儿院学过一些,我逃跑出去的时候,也会在一些学校的窗户底下偷偷地学一些。有时候没饭吃,饿的厉害的时候,就会跑去听人家上课,听着听着入了神,也就忘记饿了。”

陈雯珊早在进门听到张辰那番话的时候,大颗大颗的眼泪就滚落出来了。她们师兄弟五人都是孤儿,知道孤儿的苦,可没想到,这小小年纪的张辰,竟会是如此的苦。冲过来就把张辰搂在怀里,忍不住的哭,边哭边说:“我的乖儿子,你怎么就受了这么大的苦啊。你让妈妈要怎么疼你才好呢。”

张百川也是忍不住的落泪,一家三口抱头痛哭。哭罢了,张辰抹抹眼泪,笑着对二人说:“爸妈,我不苦,我现在有家了,还有你们这样疼我的父母,我心里很高兴呢。”

张百川毕竟是个男人,也抹了一把眼泪,高兴道:“对,应该高兴,今天得庆祝一下,咱们全家到鸿宾楼,去吃烤鸭去。明天,不,今天晚上我就给师兄和四师弟小师妹打电话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他们听了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就这样,张辰脱离了辗转流离的童年生活,有了一个温暖的家,有了疼爱他的养父母。

其实张辰也不知道,当他真正的见到亲生父母的时候,会不会去恨她们,会不会叫他们一声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