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18章 兰亭序(下)

第十八章 兰亭序(下)

可没想到这家伙在瘫痪之后,性情大变,整日里就是喝的醉醺醺的,导致病情恶化,在七十年代末就突然挂了。可怜他本想跟着他叔叔奔个前程,到最后只是混了一个京城户口,连工作都没有。

又因为没有文化,大字不识一个,只能出去打些短工养活自己,到了四十多岁也没有个老婆。最后只能是从农村老家给找了个独居的寡妇,这才算是有了个家。

到现在,住的房子要拆迁了,就准备收拾东西挪地方住,就在角落里发现了这两幅横轴,想着拆迁款子还没有下来,也不准备回迁,不如把这玩意儿拿出来卖了添点钱,自己两口子先买个小户型住着。

两口子都是农村来的,俩人加一起认识的字不超过二十个,也不知道这东西值钱不值钱,听说琉璃厂古玩店多,就来碰碰运气。

张辰听他这么说完,真是庆幸啊,这首功还得是宁琳琅的,要不是小丫头拉着他来琉璃厂,怎么可能捡到这样一个惊天大漏。第二个要感谢的就是这位红卫兵的侄子了,得亏他不识字啊,只要他能上完小学三年级,这东西就不会成为一个漏,今天可算是感受到不识字的好处了,当然是别人不识字。

按照这位物主的讲述,结合那幅《兰亭宴集序》上面的说法,张辰差不多就明白这两幅字的来由了。

先说说这两幅字,一幅就是大名鼎鼎,冠绝宇内的“书圣”王羲之手书《兰亭宴集序》,另一幅是王羲之对自己生平的一个概括,权当是自传吧。

世人都知道,当初李世民派遣监察御史萧翼,从辩才和尚那里篇走了王家的传家之宝《兰亭序》,等到他死的时候,又霸道的把《兰亭序》作为了他的陪葬品。也有传说《兰亭序》被李治截留下来,给自己陪葬了的说法。

时到今日,这幅由红卫兵家里流出来的《兰亭序》才揭开了当年的事情真相,这也就是张辰断定这幅是真迹手书《兰亭序》的原因。

张辰展开这幅字首先看到的是兰亭宴集序五字引首,接着是王羲之的自述,说是王羲之在写就这篇兰亭宴集序之后自己也是非常的喜爱,因为当时是即兴之作,难免有些修正的地方,不是很美。所以后来自己又照稿子重新写了无数遍,才写出这么一篇完美的来,装裱起来自己慢慢欣赏。当年兰亭修禊场面之壮观,也让王羲之十分的怀念,怕是以后再不会有那样的盛事了,就决定让这幅自己全力而为的最佳作品陪伴自己长眠于地下。而当时那份草稿,则留给了后人。

另一幅也是王羲之的手书,作为王羲之对自己一生的总结,在里边王羲之大致的讲述了自己从幼年开始的重重经历,作为琅琊王氏的后辈子孙,自幼勤于学业,直至官拜江州刺史、右军将军、会稽内史,后来又辞官归隐会稽。也讲述了他和郗璇的爱情,从最初的反对,到婚后的恩爱。此外,还列出了一些他个人对道教义理的理解和看法等等。

由此推断,这位红卫兵侄子的叔叔是浙江嵊州人,那里是王羲之墓的所在地,而他叔叔当年是红卫兵里的小头目,应该是参加了当年破毁王羲之墓的事情。想来这两幅字就是当初他叔叔私自截留下来的,或者是想用这两件宝贝谋个前程吧。没想到进了京城之后就瘫痪了,所以也没有送出去,而他叔叔死的又比较突然,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这是两件宝贝。

他自己不识字,也就认不出这是什么宝贝,只能是到处找人卖,而那些古玩商也拿不准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因为这样的东西是不可能出现在他这样的人手里的。而且不知道当初王羲之用了什么方法,这两幅字埋藏于地下一千多年还保存的这么好,在到了他叔叔手里后,就那么搁置着,虽然落了很多灰,但并没收受潮发霉。

就像当初张辰收的那幅王维真迹,不就是扔在一堆破烂里边的吗,因为没有人认为会有这样的东西留存于世,所以当这些东西出现的时候,大家都会认为这是假的。古玩行里这类的事情也有不少,但凡发生,那就一定是一个天大的漏,而那些能捡到这种大漏的人,无一不是心细眼毒之辈。

这么好品相的晋代书画出现在一个这样的人手里,九成九的人都会认为这是一个骗局,即使东西再是老物件,也很难让人相信这是真家伙,所以那些个看过的人,都是按照高仿品来收的,怎么可能给他五万呢。这才有了他拿着宝贝到处找人卖却没人肯收,在这里遇到张辰的事情。

张辰得出了结论后,就招呼物主道:“大叔,我兜里没装这么多现金,我的车就在前边停着,咱一块儿过去吧,您放心,一分钱不会少给您的。”

看见这物主还有点犹豫,张辰又接着说道:“您看,谁也不会拿着好几万现金来逛街不是吗,这大街上我也不可能黑了您的东西。要不这样吧,你自己拿着这东西,等我给了您钱,您再把这东西给我,行吗?”

张辰说完这句就有点后悔了,他真是不愿意再把这宝贝交回到物主手上的,万一有个闪失,那可就是大事情了。可不这样的话,这人又信不过自己。

想来想去,张辰还真是想出一个办法来,拿出自己的车钥匙,说道:“大叔,要不这样吧,这是我的车钥匙,我那车是一奔驰,值三百多万,够得上您这俩玩意儿了吧,您拿着我这钥匙,等到了车跟前,我给了您钱你再还我,这样就算我想黑了您的东西,我也肯定是跑不了了。”

“那成,这奔驰我知道,可是好车啊,听说是特别的贵,感情是真的,一个车就得好几百万。”物主马上就答应了,人家都把还几百万的奔驰车让你握在手里了,你这几万块钱都不值的东西人家会稀罕吗。

他哪里知道,就算让张辰再开来十台一样的奔驰换他这两幅字,张辰都会毫不犹豫的。

等到了地方,张辰从工具箱里拿出五万块钱交给物主,又和他写了一张交易合同,才算完事。虽然这合同不一定有用,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啊,有备无患嘛。

那物主看了看张辰的G55纪念版,摇着头说道:“这就是值好几百万的车?也太难看了点吧,还不如我们街上的桑塔纳漂亮呢,真不知道你们这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这么精神的小伙子,开这么难看一车。”这位把这台经典车型的纪念版一顿狠批之后摇着头走了。

张辰翻了翻白眼,坐上了驾驶位,宁琳琅坐在副驾驶位上,一脸幸灾乐祸的笑着。张辰瞪了她一眼说道:“怎么,很好笑吗,你没听他说吗,他是文盲,没有品位的。要是他能看出这台车的好处,那他也不会把这两幅王羲之的真迹五万块买给我了,哼哼。”

“王羲之的真迹怎么了,那也……,王羲之?你说你手上这两幅是王羲之的真迹吗?不是说根本就王羲之的真迹存世吗,你怎么确定的?”

宁琳琅再一次被震惊了,她这个神奇的师兄已经颠覆了她对古玩的某些认识,在她看来根本就只能出现在书面文字中的宝贝,一件件的出现在张辰手上,极品母钱,脱胎玉蝉,现在又是王羲之手书,哪一件不是收藏界人士梦寐以求的宝贝啊,张辰在两天之内就得到了这么多宝贝,这让别人还怎么搞收藏啊。

张辰也知道这对于一个搞收藏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笑着说道:“你不记得他刚才说了什么吗?哦,你是在国外长大的,对于一些历史还不是很清楚和明白,我这么给你说吧……”

接着就把一些特殊年代的历史事件大致的给宁琳琅讲了一下,又把自己的分析说给她,宁琳琅不等回到家,就在车上打开那幅《兰亭宴集序》,果然是王羲之的字,而且看纸质也是有些年代了,装裱的手法和材料也符合当时的特点。这样的话,应该是王羲之的手书无疑了,就是保存的有点太好了,怪不得别人五万都不要只给三千呢。

当然这两幅字已经经过张辰意念力的修复了,除了其古旧的表现之外,已经差不多和刚刚装裱的时候一样了,张辰也不敢完全的修复到最初的品质,毕竟这两幅字从浩劫中被挖出来也有些年头了。

两人也顾不上吃饭了,直接回到家里,把东西给董老看。

董老戴上手套,把那幅《兰亭宴集序》放在桌子上缓缓的展开。这幅字纵有一尺左右,宽有差不多两米,引首“兰亭宴集序”,以王羲之对这幅字的讲述为题识,正文: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通篇行云流水,遒媚劲健,绝代所无,下笔有如神助。

又展开另一幅王羲之的自述,纵不及尺,宽约两米二三,引首澹斋自话,无题识,正文:愚,出琅琊王氏,字逸少,司徒导之从子也,祖正,尚书郎……起家秘书郎,征西将军庾亮请为参军……得妻,郗氏璇,字子房……

董老拿着放大镜看了又看,一个多小时之后直起身来,“我认为是王羲之手书,的确是好东西,用的还真是蚕茧纸,“清风出袖,明月入怀”、“飘若浮云,矫若惊龙”,不愧为古今第一贴。小辰你这运气真是超绝啊,到手的都是无价之宝。这两幅作品如果现世的话,怕是要激起书画界的滔天巨浪,改天拿去让你太师叔用了宝之后,再让别人知道这两幅字。保存的这么好,之前的王维真迹也是很漂亮,真是怪了,这些东西就只和你有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