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0章 初闻赌石(中)

第二十章 初闻赌石(中)

其实宁琳琅之所以这么着急,也是因为她心里的小想法,如果合作成功的话,那张辰作为中亚环球的继承人,就会和宁氏有一定的关系;而且是不是会在这间新公司任职呢,如果这样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要去那里任职;总之就是能和张辰扯上各种关系,那样的话,她就会觉得自己和张辰很近。

天美珠宝就在东三环,并不是很远,用了十几分钟就到了。

下车后,卢俊义就带着众人进了天美大厦,门口的保安看见卢俊义,身体站的笔直,微微鞠躬齐齐叫了一声“卢总好”。

进了大厅,正当间是一张红木雕花的屏风,前边摆放着一颗半人多高,两米多长的巨大玉白菜,取“百财”之意,象征着收纳八方来财,比较吉祥的说法。这样大个的玉白菜,都不会用太好的玉料来雕刻,但这样大的一块普通玉石也是不便宜的,只是玉料怕就要花个几十万的,可见天美也是财大气粗啊。

卢俊义的办公室在整座楼的最顶层,当然这座楼也就七层高,天美还用不了几十层的摩天大厦。这间办公室里大约七八十平米,并没有太多的摆设;东边靠墙一排书柜,里边的书倒是满满当当的,书柜前边一张两米大的班台显得很是气派;北边是一组沙发和大号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一整套的功夫茶家什;再剩下的就是十几个高高低低的架子,上边都是玉石雕刻的成品。

招呼几人坐下,卢俊义就泡上了功夫茶,“后边还在准备,等下开始的时候会来电话,咱们先喝点茶聊聊。”

古玩行的人在一起,聊的当然是古玩相关的话题,几个人兴趣相投,性格也很合得来,坐在一起聊的也是很投机。

喝了几泡茶,桌上的电话响了,卢俊义接起来听了之后,说这就下去。

几人跟着卢俊义来到了后院,这里和前边的花草树木相比完全是两个世界啊,除了停着不少车辆之外,就是几间大大的仓库样子的建筑,三面围墙都有三米多高,还拉着铁丝电网,十几个保安散落四处。

石磊看了笑着对卢俊义道:“卢哥,你这儿整个就是一模范监狱啊。”

卢俊义笑骂道:“你小子嘴里能说句好话吗?这后边的仓库里放着好几千万的东西,能不看严点吗。”

其中一间仓库里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迎上来说道:“卢总,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现在就净手上香吗?”

卢俊义点点头,说道:“嗯,现在就开始吧,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你先帮着我招呼一下。”

卢俊义说完,告了个罪就去洗手了,这洗手可不是一般的洗,是要有很多程序的。古玩行和玉石行是相通的,几人多多少少都知道这里边的规矩,就跟着来人进到一件间仓库里边。

进了仓库大门,先是一处很大的空间,正前面摆着神案,上边供着的是武圣关公像,也叫做横财神。案上一应的水果点心,香炉烛火;案前地上几个蒲团前前后后的摆放着。

再过去就是十来间大小相等的隔间,隔间往里的几百平米地方被堵住了,看不到是什么,隔间对面的不远处,是一排排高高的架子,架子分为四五层,上面是形状各异的石头,一眼看去少说也有二三百块。

众人等待的时间不是很长,卢俊义已经净好了手,后边跟着几位都是四五十岁上下年纪的人,鱼贯而行,一脸严肃的神情走到神案前,其中一个五十多岁戴着眼镜的人,站在了神案一侧。

待卢俊义等人各归位置之后,卢俊义在最前边,接过神案一侧老者递来的檀香,恭恭敬敬的三鞠躬后,跪在蒲团上拜了三拜,其他几位也是照做。接着,接着又念念叨叨的说了一些恭敬的话和希望能够得到保佑,开出好的翡翠什么之类的。

拜完神之后,卢俊义走到张辰他们这边,已经没有了那种严肃而恭敬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轻松。笑着说:“呵,没见过这阵势吧,都是一些传下来的老规矩,其实我是不大信的,能不能开出好料子,完全取决于原石的内在。只不过这也是流传了几百年的东西了,虽然没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也算是一种传统,也是翡翠文化里的一部分,老东西越来越少,能留一点是一点吧。”

这话说的张辰他们大为赞同,不住的点头,而卢俊义接下来的话,则是让他们大跌眼镜。“这也是对我有好处的,最起码不会被那些老师傅们怪罪,即使开不出好料子也不用埋怨我了,在一边呱噪。要是拜神真的有用,早TMD没穷人了。”

接着卢俊义就带着他们往前走,去看今天的解石。张辰这才看见刚在那边被挡着的地方,摆放着十几台带着大大小小砂轮和齿形刀片的机器,而那些隔间里,则每一间里边都有两张台子,上边摆放着很多刻刀之类的东西,想来这里应该就是那些雕工的工作间了。

来到那处摆放着机器的场地,卢俊义给他们介绍道:“这些就是所谓的解石机了,等会儿就是在这里解石,你们要是有兴趣等下找几块来玩玩,有点意思的。这里就是公司的解石车间了,那些架子上的石头就是翡翠原石,那边的隔间是雕琢玉石的地方,在那里雕好之后,就会拿到前边楼上的抛光车间,最后才是成品。”

这时候,几个工人已经把一块水桶大小的原石搬到一台解石机台面上,而解石机旁边站着的,就是刚才跟在卢俊义身后的那几个人。

卢俊义扭头看了看他们,对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说道:“黄师傅,我的这几位朋友是来参观解石的,今天就劳您动手吧。”

卢俊义对这位黄师傅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很尊敬,想必这位黄师傅应该是个人物。

“这位黄师傅,是公司工艺部的主管,也是公司的赌石顾问,从事翡翠行业已经三十多年了,是我父亲从云南那边高薪请回来的。”卢俊义给张辰他们介绍了一下。

那位黄师傅倒也不骄傲,答道:“卢总太客气了,咱干的就是这个,有什么劳烦不劳烦的,那我就动手了。”

说罢就走到解石机前面,仔细看了看那块原石,这块原石上面已经被切掉一块,露出了一片白色的结晶体,在白色晶体的下面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点绿色。旁边有两个工人,主动上前帮助把那块原石固定了,就站在了一边。

黄师傅等原始固定之后,架起刀片对着那片白色结晶的边缘就切了下去,一边的两个工人也上了手,一个帮着扶住原石,另一个举着一根水管,往切口处淋水。

这切割石头的声音很大,很刺耳,嚓、嚓、嚓的,把周围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飞速转动着的刀片与原石的摩擦带出了一溜的火星,伴着从缝隙里飞溅而出的碎石屑,落在解石机的台面上,也有一些溅在黄师傅身上,落到了地面上。

卢俊义在一旁说道:“黄师傅正在切的这块,是我们公司今年三月份在缅甸公盘上买回来的,也是这次买回来表现最好的原石,出高绿的可能性非常大,很有可能是冰种的阳绿,就是这块原石,公司花了三百多万才标下来的。”

张辰心想,三百多万买一块原石,这整座仓库的原石可不是就值几千万呢,这翡翠买卖真赚钱啊。现在经济环境越来越好,收藏品市场逐步升温,也是一片火热的景象,只要有好东西出现,一定是争相竞价。这珠宝行业也有不少价值很高的艺术品,一件用料上乘,工艺考究的首饰,价格也是不低的。在这个行当里投资将来一定会大赚特赚的,回去赶紧联系四师叔,把和宁爷合作的事情搞成了。

过了十来分钟,黄师傅这刀已经切完,那块翡翠原石已经被沿着白色结晶的边缘,切掉的了差不多四分之一,切面上全是石浆,一边拿着水管的工人马上把石浆冲去,让切面露出来。

一抹浓浓的绿色,犹如春日的垂柳从切面下透了出来,颜色很正,张辰按着自己所知的知识,给这抹绿色定为苹果绿。

“涨了,切涨了……”一边拿水管的工人兴奋的说道。

众人也都看见了这抹绿色,欣喜的同时也在计算着这块原石能够出多少翡翠,天美公司的人则是两种心思,年长的都是顾问和雕刻师,他们在考虑出多少翡翠该怎么利用,才能把这块翡翠的利益最大化;而年轻的则在考虑黄师傅解出这块翡翠之后能得多少红包;这就是差别啊。

这时候张辰突然想到了自己的意念力,既然大家都在计算着这块原石里边的翡翠有多少,那他为什么不用意念力去看看呢。

想到这里,张辰就展开意念力,穿透那块原石的外皮,里边是大约有两条烟那么大的一块翡翠。冰种的苹果绿,是块不错的料子,看来天美公司这三百多万是花值了。

这块翡翠可以加工出二十只镯子,和几十件吊坠戒面,要是卖出去能赚两倍的利润还要多啊。这下给张辰的刺激可是不小,更加的确定要早日促成李天平和宁爷的合作,这买卖太赚钱了。

而且张辰还有着意念力这个超级作弊器,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通过意念力把最好的原石都选出来,就可以做到和捡漏一样,每一块原石里边的的翡翠都是精品。

又过了半个小时,黄师傅终于把这块原石里的翡翠全部取了出来,和张辰看到的一样,冰种苹果绿,大约两条烟大小。

卢俊义也很兴奋,第一块原石就解出这样品质的翡翠,好兆头啊。当下就拉着张辰他们往外走,中午说什么都要请客庆祝一下。

去饭店的路上,张辰向宁琳琅询问关于翡翠玉石方面的一些问题,宁琳琅说她也只是知道一点,在欧洲翡翠不是很盛行,那边的人都比较喜欢宝石类的首饰,例如钻石红蓝宝石之类的。

张辰只好等到了饭店再向卢俊义请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