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2章 解石

第二十二章 解石

卢俊义也想着今天晚上绝对不能让张辰请客,这样的朋友现在可是太少见了,几乎绝种。这样的朋友才值得真心交往啊,对朋友,他卢俊义也不会差的。这位还真是打小就崇拜和自己同名的梁山好汉卢俊义了,不乏仗义疏财,两肋插刀的豪爽行为。

几人来到了解石车间,商量着谁先来,结果都是你推我让的,商量半天倒是商量出宁琳琅是个女孩子,不管输赢都可以不请客。随后还是按年龄大小来排了顺序。

田乃昘第一个走到解石机前,却是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卢俊义叫来两个解石工人帮着弄。像这样的事情就没有必要请那些老顾问来了,人家是赌石专家,不是陪你们来玩的。

石头已经由卢俊义提前观察过并且画了线,在他们五人之中,还是要数卢俊义对赌石了解最多了,虽然卢俊义也不是顶级的高手。

两个工人先帮田乃昘把原石固定了,一个在旁边帮忙稳着原石,另一个把电源接通,教田乃昘怎么用切刀。田乃昘接受的很快,听完讲解就戴上专用的眼睛开始操刀开切了。

“嚓、嚓、嚓”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一边的石磊比正在解石的田乃昘还要激动,虽然现在不是他在解石,但是看着田乃昘就能想到等会儿他也会像那样切开一块翡翠原石,心里就是忍不住的激动。

石磊倒是不管谁输谁赢,就想着自己也能亲手解石了,就算不论输赢,只要能让他解石过过瘾,他都很愿意请大家吃一顿高兴高兴的。

这家伙对输赢也不是很看重,倒是对能解出什么样的翡翠来比较关心,带着一点紧张问道:“卢哥,你说田哥这块原石能解出什么翡翠来,可能是玻璃种吗?”

卢俊义真是被他打败了,什么他都敢想啊,呵呵笑着,说道:“你以为玻璃种是什么,随便拿块石头就能切出来?那还叫什么翡翠啊,直接弄块玻璃挂脖子上不就完事了吗。一千块石头里能出一块玻璃种就够让人偷笑了,我那百十块能出一块高冰种我就知足了,还玻璃种。”

石磊还是激动的说道:“那可不一定呢,就算田哥的没戏,不是还有我们这几块呢吗,再说了,这几块说不来就有那一千块里边的一块呢,许是我手里这块就带玻璃种帝王绿。”

卢俊义彻底的无语了,翻了个白眼差点没昏过去,这会儿,他看着石磊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深深的刺激啊,不过这小子的精神倒是可取,就是不知道等下他的原石如果解出一块狗屎地来,他还会不会这么有信心。

宁琳琅站在那里也微微的笑着,这家伙太搞笑了啊,逮着哪块石头都看着像是带玻璃种的。她虽然没有接触过赌石,但是要说起对翡翠的了解来,她可是不会比别人差,她们家族的珠宝公司理有着各种各样的高级珍珠宝石,对于玻璃种的罕见程度可是很明白的。

田乃昘的第一刀已经切完了,卢俊义线画得不错,没有伤着里边的翡翠,还留有一层薄薄的白雾,隔着雾能够看到一丝绿意,应该是切涨了。

石磊第一个兴奋的叫了起来:“涨了涨了,田哥你牛啊,争取切出一块玻璃种来。”

田乃昘回头看了他一眼,无奈的摇着头又去关心他的原石去了,田乃昘是玉器专家,对于翡翠的种水和稀有程度也是很了解的,哪有那么多玻璃种让你解啊。在翡翠行当里,能够得到玻璃种,一点不比在古玩行里捡大漏容易,一样是考了眼力还得看运气。

按着工人的提示,田乃昘很快的就把剩余的部分完成了,最后由工人帮着把雾擦掉,回到田乃昘手里的已经是一块差不多网球大小的豆青种的蓝绿翡翠,行了,今天就算是输了请客也不赔,当然他不会在乎那个钱,只不过能自己亲手解出一块翡翠,心里有些兴奋罢了。

轮到卢俊义解石就快多了,虽然他不是什么赌石专家,但是从小开始接触各种玉石,对于怎么解石已经很了解了,而且他那块原石并不大只有两个拳头那么大。

卢俊义并不用工人帮助固定石头,但是还需要一个泼水的,另一个工人就站在一边看着他解石。话说卢俊义解石还是比较专业的,像不像三分样,看那架势就知道他很有经验了。

因为原石比较小,所以用了两分钟第一刀就切下去了,旁边的工人立即拿了水上来,切面洗干净之后,卢俊义拿起原石来,把切面对着自己看了看。

拿起砂轮开始擦石,又擦了一分多钟,一边的石磊又叫上了:“涨了涨了,又涨了,今儿还真是不错啊,上午就看着涨了一块,刚刚田哥的也涨了,现在卢哥你的也涨了。等着吧,待会儿我上去的时候,必定切出一块玻璃种来。”

这下,周围的人全都无语了,张辰也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这家伙难道就不能不这样丢脸吗,交友不慎,交友不慎。

卢俊义直接选择了听而不闻,继续操闹着手里的石头,既然已经擦除这么大块绿来,那就不用才切了,直接开始擦石,过了二十分钟,一块烟盒大小的冰糥种菠菜绿翡翠出来了,卢俊义的心情很不错,他刚才也只是认为这块原石能出油青种就很不错了,没想到会是冰糥种的,算是一个意外之喜吧。

张辰不能让人知道他了解原石的内部结构,就请教卢俊义:“卢哥,你说我这块怎么来好一点?”

卢俊义又看了看张辰的毛料,不禁摇了摇头,这块毛料其实不是它买来的,只是那个卖家捎带手扔在他的毛料里边的,当然,并没有要钱。卢家是毛料大买家,没有毛料商人会黑卢家的钱,更别说用表现如此差的毛料了。

这样的毛料基本上就没什么希望了,这是一块铁沙皮的毛料,不但有钉在石皮上的直癣,还有一片咖啡色的蝇屎癣,完全就是一块不能赌的毛料。

可张辰既然选了,也不好让他再去换,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块毛料表现实在不怎么样,你就照着这边三分之一的地方直接切下去吧,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了。”这是大多数人遇到这类毛料时候的做法。

张辰对他这句话倒是有些佩服了,这三分之一的地方下去,正好是距离里边翡翠不远的地方,再擦一擦,就能看见翡翠了。

点点头,张辰抱着毛料就上了解石机,找着三分之一的地方直接切了下去。卢俊义看着张辰在那里解石,心里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对于这样的毛料,一般人都是爱搭不理的态度,而张辰的表情很认真,仿佛他面对的是一块带玻璃种的毛料一样。

卢俊义心里对张辰的认识又高了一个档次,这样一个人,对待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的认真,有这样的态度,何愁不成功呢。嗯,米大爷说的很对,态度决定一切。再看张辰,整个人稳稳的在那里,下刀时候的果敢和脸上坚决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刚刚接触解石的人,完全就像是一个浸**多年的老手,这估计就叫天赋吧。

一旁的宁琳琅看着张辰,他好神气啊,怎么他做任何事情都这么帅呢,真是好了不起啊。这就是我得师兄吗,虽然他不允许我叫师兄,但在我心里,只会这么叫他。

很快的张辰就把那块毛料分开了,负责上水的工人马上把切面冲干净,可是这眼睛就定在切面上了,喃喃自语的说着:“出绿了,这样一块石头竟然出绿了。”

卢俊义也看出了不对,上前去拿起那大半块原石对着切面一看,可不是出绿了吗,这样的石头切出绿来,简直就是大涨啊。

“张辰,涨了,大涨啊……”

石磊他们听到也围上来,这家伙听卢俊义说张辰的毛料大涨,更加相信那块在他看来表现很好的毛料可以解出更高品质的翡翠来。

张辰笑了笑说道:“是吗,刚才也是觉得这块原石感觉很不错,虽然难看了一点,但好在有翡翠,卢哥现在怎么弄?”

卢俊义又拿起毛料看了看,指着切面上有断断续续白雾的一处,说道:“你从这里再切一刀,然后就可以擦了。”

张辰依言而行,又切下一刀,这次露出来的就是绿色的翡翠了。

卢俊义看着那浓浓的绿色,兴奋的说道:“兄弟,你的运气可真是好到家了,这样表现的一块石头,你硬是给解出了油青种的葱心绿,真是没说的了。”

张辰呵呵一笑,说道:“看来我这运气还真是不错啊,最好是运气再强烈一点,那样还真说不准能解出玻璃种来,”

大家都笑了,都这样的运气了,还嫌不够,您知足吧。

最后张辰的原石解出来的就如同他之前通过意念力看到的一样,一块两包面巾纸大小的油青种葱心绿。

宁琳琅是女孩子,不好动这些刀刀锯锯的,就由她那可爱的师兄张辰代劳,最后解出来的,也是如张辰之前看到的一块鸡蛋大小的金丝种瓜皮绿。

轮到石磊的时候,这小子满是兴奋,满是期待的上了解石机,当他的毛料切开之后,这个一直希望能够解出玻璃种帝王绿的小伙子彻底傻眼了,他期待的玻璃种直接变成了干白种。

惹得大家一顿笑啊,卢俊义还打趣他说:“你小子这名字就不适合玩赌石,一共两个字就有四个石头,这赌出来的差不多也是石头,干白种,哈哈……”

笑了好一阵子,卢俊义才直起腰说道:“你快别解了,这块干白种都搭不起你浪费的那点时间。”

石磊也忍不住了,笑着说:“解,怎么不解啊,这个是我第一次解石,就算是块狗屎地的,我也要解出来留作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