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24章 碰瓷(中)

第二十四章 碰瓷(中)

老太太把袋子递给张辰,说道:“看吧,这可是我们家传了好多代人的,我老伴儿祖上是在明朝做大官的,听说这是当年皇帝赏给的,传到现在得有好几百年了,这可是古董啊,能不值钱吗。”

张辰接过袋子,把里边的碎片倒在地上,拿起一片来看了看,又接着看了几块,最后拿起还没有碎的底足看了一眼。这样的东西张辰一看就看出是假的了,连意念力都不用上。

这时候张辰恍然大悟,感情今儿走背运啊,遇见碰瓷的了。

袋子里那件所谓摔碎的传家宝,压根就是新仿的东西,还明朝传下来的。仿的也是清朝的玩意儿,想法不错,但是画工很糟糕,用的材料也不行,最多值几十块钱,完全不能和这老太太的演技相比。可这老太太不懂,所以就当明朝的来坑人了,明朝的不是还能多赚几个吗。

张辰抬起头看着老太太问道:“大娘,这真是您家里打明朝那时候传下来的吗?”

老太太听张辰这样问,心里有点着急,说道:“我这么大年龄了,还能骗你吗?这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我能不知道吗。你这小伙子,不是想赖帐吧?”

这时候已经围上来不少的人,其中一个四十岁左右穿着背心的男人,站出来帮着老太太说话了:“就是,你刚刚还说要照价赔偿的,这会儿是想变卦耍赖吗?看你穿戴的人模狗样的,还开着这么好的车,怎么就尽欺负老实人呢。这位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你怎么就忍心啊。”

他这一说,旁边的人也跟着开始指指点点的,都说张辰不讲信用,把人家的宝贝撞碎了还想赖帐。什么道德败坏啊,为富不仁啦,怎么解气怎么骂。

宁琳琅在张辰看那些碎片的时候也看出问题来了,就指着那老太太说道:“你拿着假东西来骗人,你自己不知道吗,你这么老的人,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

那老太太一听宁琳琅的话,索性坐在地上哭起来了,她这一哭把旁边的一个小女孩也招过来了,抱着老太太也哭了起来。

张辰听见这小女孩的哭声,总算是找到刚才那声音的来源了。原来,这老太太是这行里的老手了,先是在这附近观察,等到有好车经过的时候,就让这小女孩开始大声的哭,等车里的人被哭声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老太太就串出来先把所谓的宝贝摔碎了,然后撞在车上倒地,等着车上的人自己来钻套。

这也就是为什么张辰他们会先听到瓷器摔碎的声音,然后才听到撞车的声音。

那位背心男见老太太坐在地上哭,又开始出头了,指着宁琳琅喝道:“你这个黄毛丫头,你凭什么说人家的东西是假的,你懂吗,你知道什么是古董吗?呦,还是个外国娘们儿,那你就更不懂了,这是我们中国的古董,什么时候轮得着你这外国娘们儿说话了。你滚一边去,叫那个小子出来说话。”

宁琳琅那个气啊,什么叫外国娘们儿,我混血的好不好,名字也是中文的好不好。这位大小姐什么时候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过啊,眼眶当下就红了,泪珠在里边打着转,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张辰本来不以为什么,这种碰瓷的人有很多,只要你揭穿他也就没事了。可是宁琳琅为他说话,却给人侮辱了,这背心男一看就是老太太一伙的,专门负责起哄和威慑的。

旁边的众人也都被挑唆起来了,还有人不停的骂着张辰和宁琳琅,不得不佩服国人骂人的水平,很多高手连骂半个小时都不会有重复的话,而且是极其恶毒,极其肮脏的话。

那背心男见有效果了,赶紧添柴加火,“老少爷们儿们,这个小白脸带着一个外国娘们儿来欺负我们中国人,撞碎了老人家的宝贝,不但不赔偿,还想耍赖逃跑,把他们围起来,别让他们跑了,一定要给老人家讨个公道。”

旁边也有人应了,嚷着:“说的好,给老人家讨个公道,不能让他们跑了。”

马上有人自发的形成了一个包围,把老太太,小女孩,张辰还有宁琳琅围在中间。不少的人都恶狠狠的盯着张辰和宁琳琅,好象坐在地上是他们的亲妈一样。

也有人看出点什么来,说道:“嘿,别是遇上碰瓷的了吧,这年头这样的人太多了,你看这年轻人,不像是个没钱的啊,开着这么好的车,至于心疼那点钱吗,说不来给人家看出来了。”

还有人说:“这事情不好说了,我看还是报警吧。”

张辰听这人说的也很有道理,本来张辰是想小事化了就算了,可是看着一边宁琳琅委屈的哭着,火一下子就出来了,拿起电话就拨110。

背心男看见张辰拿出电话要报警,立即拦住张辰,问道:“怎么,没理说不过别人,还想叫人来打人吗?”

张辰一把掰开背心男的手,张辰的力气很大的,一下就把背心男的手指掰折了。背心男听见“咯吧”一声,一股剧痛从手指传来,疼的他汗都出来了,捂着手指大叫着:“打人啦,流氓打人啦,撞了人还打人,救命啊。”

地上的老太太早就不哭了,本以为自己的同伙出来就能让张辰掏钱,没想到却让张辰给打了,坐在那里又开始哭上了,她一哭小女孩也跟着哭,那声势也是很不小的。

宁琳琅则是抱着张辰的胳膊,怕他追打那个背心男,她知道张辰是为自己出手的,心里吃了蜜一样,师兄他好强悍啊,不但有学问,还是个真正的骑士,嘴里还劝着:“张辰你别生气了,我没事的,你打伤他是犯法的。”

张辰笑了笑,说道:“傻瓜,这叫正当防卫,是他先动手的。”

这时候接到刚才群众报警的110指挥中心已经派警察过来了,为首的是个女警官,拨开人群之后,就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是谁报的警?”

马上有好事的人凑过来把两边的争端告诉了这位警官,那女警官听了之后,就看了背心男一眼,又看着张辰问道:“是你把人打伤的吗?”

张辰还没有说话,背心男就叫道:“警察同志,就是他,他把这位老人家的宝贝撞碎了,还想赖帐逃跑,我拦着他就被他打了。”

那位女警官听了背心男的话后,有看了看正在地上坐着哭的老太太和小女孩,再次问张辰:“是你打伤人的吗?他说的对不对?”

张辰礼不亏,也没必要低声下气,直视着这位女警官问道:“我能先看一下您的证件吗?”

女警官把工作证递给张辰,本来按照规矩就应该出示证件的,只不过国人的官本位思想,让老百姓对警察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感,所以没几个人敢跟他们要工作证看。

张辰看了她的工作证后,知道这位警官姓张,叫张嫚,名字不错。职务还不低,是东城分局巡警队的副队长,“张警官对不起了,不是我不相信警察,主要这年头骗子太多了。他的伤是我弄的,但我是正当防卫。”

背心男听见章辰的话后,又叫道:“什么正当防卫,你就是打人了,你撞碎了人家的传家宝,逃跑不成就想叫人来打人,我拦着你被你打伤的。”

前前后后过了半个多钟头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张警官怕人多了搞得更麻烦,就说:“别在这儿说了,都跟我回局里吧。”又对其他的警察说:“这几个人都带回局里再说吧,把围观的都散了。”

两个警察闻言去了,张警官对张辰几个人说道:“走吧,谁是谁非到公安局说个清楚吧。”

一个警察让张辰两人上警车,张辰拒绝道:“我的车还在这里呢,我们自己驾车过去吧。”

警察一瞪眼,说道:“哪那么多废话,让你干嘛就干嘛,你的车由我们的人来开,你自己开车,万一跑了怎么办。”

张辰是一个顺毛驴,听他这语气就火大了,也回瞪着他说道:“什么叫跑了,我没错我跑什么啊?我又不是罪犯,凭什么让我上你车啊;你怕我跑了,我还怕你把我车开跑了呢。”

“呀呵,还挺厉害的啊,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自己开车。我看你就是欠收拾,还敢和警察叫板,眼里还有王法吗?”

张辰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还知道王法啊,那我问你,哪条王法告诉你说我不能开自己的车的,又是哪条王法告诉你说我开自己的车就是欠收拾?”

这位还真是不知道张辰可不可以开自己的车,想说不能又怕说错了被张辰抓住把柄,可说能吧,又怕丢面子,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那位张警官走过来瞪了他一眼,然后对张辰道:“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你不可以自己驾车,但是你得在我们的车辆之间行驶,上车吧。”心里对张辰也是很有看法,这家伙看来是个富家公子,这么不给警察面子,等下回到局里不能对他太客气了。

到了警局,几个人都在一个大办公室里边,张警官让他们各自讲述当时的情况,两边的说法完全相悖,这让张警官犯愁了。

要说这老太太吧,不像是个骗人的啊,这背心男看起来也是很仗义的样子;再说张辰和宁琳琅开着好几百万的车,看着也是有身份的人,也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就耍赖啊。不过这家伙怎么说都是把人打伤了,有道理还用打人吗?这心里就偏向到老太太这边了,先让人送背心男去医院诊治,接下来再给他们做笔录,张辰该罚款罚款,该赔偿赔偿,就这么定了。

其实也是这位张警官没经验,只要是老警察多少都能从这里边看出点什么来,可是这位张警官有来头啊,背景深厚,惹不起的,所以也没人愿意触她的霉头。再说这张辰刚才的态度也让他们十分丢脸,你不是有钱吗,那就多罚你几个,看你还敢不敢再这么嚣张。

这时候门被人推开,走进来几个人,张辰看到其中一个看警衔应该是局长之类的,身后跟着几个警察,看起来职务都不低,那局长身边是一个穿着便衣的年轻人,也就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但那个局长对他却表现得有些恭敬,估计也是什么大人物。

看到这些人进来,张警官和其它警察马上站起来,表情也开始严肃上了。张警官走过去对着那个局长说道:“马局您好,有什么指示。”

果然是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