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39章 惊天宝藏(二)

第三十九章 惊天宝藏(二)

看到宁琳琅捡起来的那只戒子,张辰的意念力突然就转移到了那只戒子上,接着张辰就感应到了那只戒子的内部,那是一个超大的空间,有好几个体育场那么大,意念力进入到戒子的内部之后,就在里边欢腾着,像是出门已久回到家中的孩子。

这时候张辰想起了梦里的那个影子和他说的话,原来这个戒子就在这里啊,怪不得自己见到那只望远镜的时候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原来那是找到这只戒子的钥匙啊。

宁琳琅看不懂戒子的材质,就想问张辰,看看他知不知道;“师兄,你看这只戒子,好奇怪啊,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材质,你知道这是什么材质吗?”

张辰接过戒子,笑道:“琳琅,其实这只戒子应该是我的,确切地说是别人送给我的,这两天里我说的那种强烈的感觉本来以为是和那只望远镜产生的共鸣,在得到那只望远镜之后,那种感觉就随之不见了,我也以为事情就是如此。知道见到这枚戒子,那种感觉又变得空前的强烈,而我的意识,现在已经和这枚戒子融合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就是它给我的这种感觉。”说着就把戒子戴在左手中指上。

宁琳琅完全没有听懂张辰的话,谁送他的戒子,是女人吗?可为什么会在这里呢,绝对不是他身上掉下来的,这都是怎么回事啊。

张辰见宁琳琅一脸的疑惑,还带着一脑门的问号,心想,这事得告诉她啊,要不以后都没法使用这只戒子的功能,而且宁琳琅知道以后还可以帮自己打掩护,更有利于自己做掩饰。意念力的事情是不能说的,至少现在不能说,但是这只戒子的事情得让她知道。否则她会认为被欺骗或者隐瞒,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张辰是很在乎宁琳琅的。

想到这里,张辰就笑着道:“琳琅,这只戒子真的是我的,它的来源比较古怪,所以才会在这里。这只戒子不是我们这个时空的产物,或者可以说,不是我们这个星球的产物。在我和父母出车祸昏迷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张辰给宁琳琅讲完这只戒子的来源之后,宁琳琅还是有些不信,或者说暂时还接受不了这样的事,问道:“那你可以给我演示看看吗?我真的难以相信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我脑子好乱啊。”

张辰点头,然后拉着宁琳琅来到一门青铜大炮旁边,意念力一动,那门青铜大炮就消失不见了。宁琳琅长大了嘴巴,看着刚刚那门大炮的位置,愣愣的站在那里,半晌之后,又伸手去摸,除了空气,那里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她真的有点相信了,相信这只戒子的神奇,也相信张辰能够操纵这只戒子,但是她还是要做最后的测试,和张辰说道:“那师兄你把它变到我的身后让我看看,我要确定这不是魔术。”

张辰笑了笑后,意念力一动,那门大炮已经在宁琳琅身后半米远的地方了,笑道:“琳琅,你转身看看。”

宁琳琅转身,果然看到刚刚那门大炮就在自己身后。小丫头眨了眨眼睛,暗暗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很疼,特别疼,确定不是在做梦。她现在是完全相信了,这只戒子就是张辰梦中的人送给他的,这是一只神奇的戒子,完全颠覆了她之前的空间观念。

张辰见她明白了,就抱过她在红彤彤的香唇上亲了一口,说道:“傻丫头,我们是来寻找宝藏的,怎么当这么多宝藏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却没有了反应呢。我们来看看,这里都有什么宝贝,或者可以有一件你喜欢的首饰。”

宁琳琅听到张辰说漂亮的首饰,马上从刚才戒子带给她的震撼中清醒过来,拉着张辰冲向宝藏。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喜欢珠宝和首饰的,一听到有漂亮的珠宝和首饰,所有的女人都会从睡梦中苏醒过来。

这时候,两人才开始扫视这座山洞,大约有三千平米左右吧,里边的东西林林总总,看的人眼花缭乱的,在最里边的地方是一排排的架子,上边金灿灿的,白晃晃的,有好多啊;再往前看,是好多的大箱子,天知道里边会有多少宝贝;洞室的另一边是一大片书架之类的,上面也是摆放的满满当当;书架前面也是好多大箱子,再往过是一个个摞在一起的小箱子,少说也有一百多个;挨过来是一个向里边凹进去的空间,堆放着很多的大型木料,具体多深张辰还没有去细看;洞室里剩下的一侧,排列着十几门青铜大炮;还有不少的青铜鼎。整个这座洞室里摆放的到处都是,除了人走的小道之外,几乎都堆满了。

“师兄,这里真的是宝藏啊,除了一些国家的博物馆之外,我从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宝贝呢,这些东西足以让你成为世界最大的收藏家了。师兄,我真的好高兴啊。”宁琳琅手舞足蹈的叫着。

张辰笑了笑说道:“地图上说这里有一份清单的,我们找到了那个,就可以知道这里边有多少宝贝了。”说完就四下里搜索着,看到在一只箱子上有一本像是帐簿的东西,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果然就是清单。

“琳琅,胡国柱在地图上说,吴世璠把几乎多半的家当都交给他掩藏了,里边有很多都是吴三桂当年带兵抢官仓得来的,你说这里边得有多少好玩意儿啊。”张辰也有些兴奋了,而能与他分享的也只有宁琳琅一个人。

说罢,张辰翻开清单,这份清单还是很详尽的,里边不仅把宝藏登记造册,在一些关键的器物后边还做了简单的注解。

张辰翻了两页,这应该是细的分类目录,开始念了起来:“上等寸圆东珠一千三百八十一颗,上等半寸东珠四千五百五十九颗,中等东珠一万三千七百两,上等寸圆南珠三千五百七十五颗,上等半寸南珠五千九百六十颗,中等南珠一万五千七百两,上等西域珍珠五千四百一十颗。”

只是听了这些珍珠的数量张辰和宁琳琅就暗暗乍舌了,这样的数量等于那个时代两三年的政府产量了啊,吴三桂这老小子真能捞啊。

尤其是只有黑龙江、乌苏里江和鸭绿江流域才有的东珠,比一般珍珠更加晶莹透彻、圆润巨大,而且东珠那种淡淡的金色,极具王者贵气,那可是真正的宝中至宝,稀世奇珍,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历代王朝所必需的进献贡品。

又因为东珠的采捕极其不易,对于东珠的采捕,曾有过“易数河不得一蚌,聚蚌盈舟不得一珠”的说法。这也使得历代帝王对东珠更加趋之若鹜,历金、元、明、清等朝,东珠一直都被无计划无节制地采捕,导致东珠资源的枯竭,至清咸丰朝之后,又经过了连年的战争,东珠的采捕业也就逐渐走向了衰亡,到现在,已经没有原生东珠可采了。

现在这里居然有成千上万的东珠,而且按照老年间苛刻的筛选条件,那个年代的中等货色贡品珠在现代,绝对算得上是上上品质了。一万多两,那可就是现在的五百多公斤,最少也要在两万颗左右了,这数字实在有些让人乍舌,更别提还有那么多直径一寸以上和半寸的,这还真是一座惊天财富啊。

张辰接着念:“上等红宝石三千斤,上等蓝宝石三千斤,上等珊瑚四万斤,上等猫眼两千六百三十颗,上等欧泊五百颗,成年象牙六百对,……,字画四百七十六幅,文馆藏书九万九千四百九十七卷另三万五千三百五十一册……龙涎香一千三百斤。”

“上等灵芝七百二十斤,上等鹿茸一千零五十斤,上等高丽人参四百六十只,虎鞭二百六十根,犀角三百二十只,牛黄八百二十三斤,麝香七百七十斤,虎骨七百五十斤……”

“天竺沉潭紫檀木一万二千六百料,交趾沉潭酸枝木一万八千三百料,金丝楠木七千五百料,海南檀木(海南黄花梨)两万三千七百料,爪哇柚木一万七千三百料,……各类瘿木三千料。”

“金九十三万斤,银一百一十万斤,金器两千五百一十件,银器三千七百件,金首饰两千零九十件……”

“七尺青铜大炮十八门,六尺威武将军炮十八门,四尺佛朗机铳十门,六尺红夷炮十门,四尺碗口铳二十门。”

等张辰念完分类目录这部分,和宁琳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着,这得是多大的宝藏啊,怪不得动用了军队还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光是搬搬抬抬的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吴三桂这老小子太能了,就这些东西足以支撑他打上十几二十年的仗,看看人家这后手留的,何止是富可敌国啊,呃,好象人家就是皇帝来着。

“噗……”,愣了一会儿之后,两个人都被对方的表情逗笑了。张辰说道:“还发什么楞啊,赶紧去瞧瞧啊,这可都是咱们的了。”

说完就拉着宁琳琅往最里边放着黄金的架子走过去,这些架子都是铁质的,要不然根本搁不住这么多的黄金,非得压塌了不可。张辰现在的力气可是超越正常人很多的,但是对这架子上十几个立方分米的金砖,也得用两只手才能搬起来,张辰估量着,这么一块最少也有五百斤了。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临晨块一点了,张辰问宁琳琅困不困,后者兴奋的回答一点不困。可不是吗,面对这么大的宝藏还犯困的话,真要考虑一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张辰见宁琳琅是真的不困,就把笔记本电脑给她,开始登记宝藏的数量,这一夜还不知道能不能登记完毕呢,如果明天天黑之前还没有回到腾冲,而卢俊义他们又联系不上张辰的话,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报警,到时候还真就不好说了。

张辰也不再一一欣赏这里边的东西了,反正都是自己的了,有的是时间慢慢看,好好把玩。于是展开意念力,帮助清点数量,再一一和清单上的核对。

有了意念力的帮助,速度就快很多了,宁琳琅对于张辰的统计速度也是很吃惊,不过张辰身上的神奇之处太多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经过统计,架子上的金砖的重量为旧制四百斤,共两千块;金条为旧制十斤,共一万三千块。银砖为旧制二百斤,共五千块;银条比较大一些,为旧制二十斤,共五千块。

张辰心里算了一下,这些金子大约有五百五十多吨,银子大约是六百五十多吨,虽然重量很大,但是体积并不是很大,加在一起也就不到百十立方的样子。而这些贵金属如果卖出去的话,差不多能卖六十亿美金,好一个天文数字啊。张辰已经决定,过段时间就想办法把这批金银卖出去。

再打开架子前面的大箱子,里边全是金银器皿和首饰,这些器物经过了三百多年却没有氧化,真是难得,看来这处洞室是经过特殊改造过的。清点过数目后,让宁琳琅开始记录:“金佛一百六十二座,大理国都是信佛的也不至于这么多金佛吧。黄金酒壶一百二十五把,酒杯七百只,……白银餐具一百套共九百件,白银梳妆用具两百三十六件……黄金镶嵌首饰包括镏子、钏子、头钗,项链、耳环等等共一千二百零九件,纯金首饰七百三十七件,呃,这些应该是铂金的,那时候就有铂金首饰了吗?记吧,铂金镶嵌首饰八十三件,纯铂金首饰六十一件。”

“这些都是一类的,牙角类首饰九百七十一件,玉石类首饰两千三百五十九件,少记一件吧,这条可是极品的珊瑚项链,你皮肤白,戴上一定更好看,这应该是明中期的东西了,你戴着很合适。”

说着就把一条红艳似火的珊瑚项链交到了宁琳琅手上,宁琳琅看着这条项链好喜欢啊,不但圆润饱满,而且每一颗都有近两公分大小,中间那颗红的滴血的红宝石有半个鸡蛋那么大,这条项链少说也得价值千万以上了吧,而且这可是老年间的,更具有价值。这条项链最大的价值就是张辰送她的,虽然这里有数以万计的各种首饰,她也可以随意的挑任何一件来佩戴,但是张辰主动给她的却是意义不同。

张辰见她喜欢,就笑着说道:“一条项链而已,这里有上万件首饰,等会去之后我就全部摘选出来,你想戴哪件就戴哪件。嗯,接着记录吧,要不咱们可就赶不回去了。”

“这里还有,珍珠项链五百三十七条,这些首饰也太多了一点,那当时紫禁城里得有多少啊!玉石类摆件九百二十件,唉,要不人们都想当官都想当皇帝呢,这就是好处啊,看看这老吴家,一共才几代人啊,就积攒了这么庞大的财富,当皇帝果然是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