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49章 疑似

第四十九章 疑似

不过这家还好,龙汤温泉是五星级的,来这里消费的客人多多少少都有点素质,即使素质不高也会装出高素质的样子来。最多就是瞄两眼,一般是不会发生那种调戏之类的事情的。但凡事都有例外,三两年里出那么一号,也不是没可能。

宁琳琅是张辰的女人,是他万般疼爱的小师妹,也是他将来要明媒正娶的老婆;陈雯琳是他的师叔,虽然张辰不可能会有一些违背人伦的无耻念头,但是由于陈雯琳多年单身,又常常和张辰滚打在一起,所以张辰对陈雯琳有一种很特别的感情,对他来说陈雯琳就像母亲一样,也是他私有的。这两个美女别说动手动脚,瞄一眼都不行,当然正常的视线或者是那种欣赏羡慕的眼神张辰并不反对,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女本来就是一道风景嘛,但是有味道的眼神就不可以了。

世间有很多恰巧之类的故事,好巧不巧的张辰今天就遇到了。

张辰和两个大美女泡了一会儿之后,陈雯琳首先开始不厚道了,在张辰闭着眼睛享受的时候撩起水来就泼他。张辰被她打断了享受,佯怒就要攻击她,结果给陈雯琳又泼了一下,这女人好象天生就对水有很强的控制力,一个转身就游走了,气的张辰直瞪眼。

游过去追上陈雯琳,张辰也开始泼她,张辰的手好大的,陈雯琳抵挡不住,就拉了宁琳琅一齐上阵。两个人前后夹击,果然让张辰防不胜防,其实张辰也是在逗她们玩,张辰真要甩开膀子泼她们,再来两个也没用。

三个人正玩的高兴,一句很煞风景的话传了出来“这么大人了还玩水,有意思吗?还是两女一男,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

张辰听到这句话,就转过身去看,陈雯琳和宁琳琅也停下来,看向出声的人。只见两个女人走过来,正要进张辰他们所在的汤池,这两个女人也都是二十多岁,有那么七八分姿色,身材也不错,算得上是美女了,可美女就能信口胡说吗。

陈雯琳是显得太嫩了点,怎么看她都不可能是快五十的人了,可是人家不能是自家兄弟姐妹来玩吗?这人到底有没有教养啊,难道就没有一点社会常识吗?

张辰仔细看时,其中一个女人他还真见过,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曾经差点把他当成嫌疑犯的张嫚张警官。看来那位张处长还真是没说错,这女人的确没有什么判断力,真不知道她怎么破案拿贼的。

就说这名字吧,叫这么个名字“张嫚”(那个字在名字里边的读音为yuan),她这人的长相倒还能和读作“渊”发音的“嫚”沾边,但是从智商和品性上来说倒是完全吻合读作“慢”发音的那个“嫚”,说话时嫚辞嫚语,人品却是嫚戾无比,果然,嫚生乎小人。

本来张辰对她就没有什么好印象,现在又是她,张辰一个奉公守法的良民,没必要怕警察,不屑的说道:“怎么,张警官对于我和家人在这边有什么看法吗?这里是度假村,不是公安局,也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能够和家人在度假村温泉泳池嬉戏玩耍吧。你能不能准确的告诉我,你对于好人或者不是好人的界定是什么?”

张嫚没想到这嬉水的正是他上回冤枉了的张辰,一时间被张辰的话问住了,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张嫚旁边的女人并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张辰一个劲儿的看,他总觉得这个人好象在哪里见过似的,可又想不起来。

陈雯琳不想搅了好好的兴致,过来拉住张辰的胳膊说道:“好了小辰,别生气了,妈妈好久没痛痛快快的玩一天了,我们去那边吧。”张辰也懒得再搭理这个无理的女人,伸手拉着陈雯琳和宁琳琅离开这处汤池,到另一边去玩了。

张辰他们没注意到,就在张辰转身离开的时候,那汤池边又来了一男一女,其中的女人盯着张辰后背上的五彩飞龙愣愣的出神,连她身边的男人叫他都没有听到。那男人又拉了她胳膊一下,她才缓过神来,和那男人下到了汤池里边。

这个女人有三十岁出头,长得很漂亮,她坐下后,张嫚和她身边的那个女人都过来到她身边,坐在一起说着话。

这女人就问张嫚:“小嫚,刚才怎么回事,那几个是什么人啊,好象和你认识的样子?”

其实张嫚并不是一个十分刁蛮的女孩子,心地还是善良的,要不然上回她也不会出于同情而认定是张辰撞人了。只不过从小被家人宠着长大,由于家世背景,所有人都让着她,加上本人比较单纯还嫉恶如仇,所以就很容易好心办坏事了。

刚才被张辰问的说不出话来,心里也是憋屈的厉害,从小到大就没有被人这样逼问过,红着眼睛讲述了刚才的事情,又说道:“上次遇到张沄的时候也是因为这叫张辰的,害我回家给爷爷好一顿骂……”

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叫张妍,是张嫚的姐姐,听到张嫚说那人叫张辰,马上打断她的话,问道:“你说他叫张辰?他是哪里人,多大年龄,还有他……反正你了不了解他的具体情况吧?”

“姐你怎么了,反映好强烈啊,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京城人,他旁边的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师妹,另一个好像是他母亲。他好象挺有钱的,上次就见他开着奔驰那种火柴盒,那车得好几百万呢。对了,他说他是搞古董生意的,看样子还挺专业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姐你打听这些干什么啊,又不是……”

张嫚突然捂住了嘴巴,她想起张辰背上的五彩飞龙,他也叫张辰,“姐,你不会是说……不可能啊,他母亲就在那边,应该不是一个人,同名同姓吧。”

张妍摇了摇头,说道:“就算同名同姓,也不可能这么巧,那条龙是天生的,我没见过第二个人身上纹着带翅膀的龙。而且他这个妈妈太年轻了,不像是有这么大儿子的人,还有就是,他们一点都不像。”

张妍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有些激动,旁边的男人是她老公,这时候也不明白这姐妹俩在说什么,就抚着她的肩膀,说道:“小妍你别激动,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那个男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张妍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哽咽着说道:“老公,你应该听家人说过我三叔的事情吧,我感觉那个男孩儿应该就是三叔的儿子,二十多年了……呜呜……”还没说完张妍就抱着他老公哭了起来。

张嫚这时候有点发愣,一半是因为在想张辰的事情,另一半是给姐姐感染的,眼圈也有些红了。她们一起的另一个叫张姝,是三人里最小的妹妹,也是用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大姐,二姐,我也觉得有可能,我刚才就觉得他很面熟,但又想不起来,可你们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他和三叔长得好像啊。”

张妍本来就觉得张辰是她失散二十多年的弟弟,再经张姝这么一说,更是觉得自己的感觉没错。猛地一下站起来,一手捂着嘴,一只手擦了下眼泪,说道:“我现在就过去找他,他总该知道自己的事情吧,他一定就是张辰。”

她老公赶紧把她抱住,一边让她坐下,一边说道:“小妍,你不要冲动啊,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就算他是你弟弟,可二十多年不见了,他会认你这个姐姐吗?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如果他真是你弟弟,那它的身世该怎么说,如果他知道了以后,你觉得他会不会恨三叔?你就这么冒冒失失的过去,更会让他反感的。”

张嫚也说道:“对啊,姐,现在不能去的,而且他对我的印象一定极差。我们就这样过去问他,他一定会否认的,如果他否认了我们怎么办啊。”

张妍看了老公一眼,她知道她老公说得很对,二十年前她已经十几岁了,对当时的情况很清楚。二十多年来,除了她爷爷,就数她最想念她那个一样也叫做张辰的弟弟了,同样,他也是整个家里最恨她三叔的人。

听了老公的话,张妍也冷静下来了,可眼泪却是怎么都停不住,看着那边正在与陈雯琳和宁琳琅嬉戏的张辰,积压在心底二十多年的思念,一下子迸发出来,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了。

抬头看着她老公,问道:“翰亭,我现在该怎么办,你快帮我想想办法,要不等下他一走,我们再要到哪里去找他啊。”

许瀚亭看着哭成泪人儿的老婆,微笑着安慰她,说道:“你别着急,现在还是上午,他们应该也是进来不久,不会那么快走的。等下你们先在这里别动,也别声张,我去和他沟通一下,就以道歉的借口过去。我想,我这么有诚意的去道歉,他应该不会把我赶回来吧,然后我再问问他的家世之类的情况,然后我们再作打算。”

张妍姐妹三人的心里现在都是一片混乱,也只有许瀚亭能够作为她们的主心骨儿了,当下三人都表示同意。如果能够把失散二十多年的弟弟找回家,那可是老张家的大喜事,许瀚亭就是老张家的功臣。

许瀚亭坐在那里平复了一下情绪,组织好语言后,起身向张辰走去。到了张辰他们所在的汤池边,对着张辰问到:“张先生,我们能聊两句吗?”

张辰看了看许瀚亭,这人他并不认识,也没有见过,有一点不解的问道:“呵呵,我们应该不认识吧,你有什么事吗?”

许瀚亭见张辰并没有反感自己,心里暗喜,只要他不拒绝自己,就能够继续,笑着说道:“哦,是这样的张先生。我叫许瀚亭,是张嫚的姐夫,我来找你是专门为刚才的事情道歉的。小嫚冒犯了你的家人,不好意思过来,所以我代她来给你和你的家人道个歉,希望你能原谅她的过失。”

张辰有点搞不明白了,扭头看了看陈雯琳,又看了看宁琳琅,两个人脸上也是挂着不解的表情,就对许瀚亭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的家人都是很大度的人,不会为了这样的事情去计较。只不过那位张警官万事只凭主观的态度,对他的工作不会有什么好处。”

许瀚亭心想,果然是啊,张嫚留给这张辰的印象实在不好,不过也不是不可弥补,道:“那就真要谢谢张先生了,其实小嫚并不是那样的人,只不过她比较单纯,又有一点愤世嫉俗的性格,所以常常会得罪人。”

许瀚亭说着话,人已经下到池子里,继续说着:“我听说上次她就闹了个大笑话,还是你纠正了她的错误呢。我听她说,张先生是搞古玩生意的,我对古玩也有那么一点点兴趣,您能不能给我说说啊。”

张辰一直搞不懂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说东说西的,这又扯到古玩上了,不管他想干什么,这种人少打交道为好,就说道:“你说那个事啊,那个很简单的,只要我们这圈子里的人都能看出来。我也不是做古玩生意的,我只是个人搞收藏,不是开店的。”张辰这话说的也没错,圈子可大可小,往大说就是古玩圈,往小说就是收藏协会的圈子,甚至就是一小部分高手的圈子,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个人搞收藏?怪不得开几百万的车,是个有钱人,这年头搞这个的都是有钱人,那就往他的专业上说吧:“原来张先生收藏家啊,怪不得一眼就能看出来呢。那我问您个事情啊,我听说去年香港拍卖会上有一个什么瓶子,卖了四千多万,这东西真就那么值钱吗?您别笑话我啊,我也是刚有点兴趣,还没入门呢。”

张辰觉得这个人还真有点意思啊,你说你道歉就道歉吧,怎么就扯到古玩上来了,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得,就看看他打什么主意。

看了许瀚亭一眼,说道:“拍卖会的价格虽然受市场影响,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作为市场的参考,但并不能代表市场价值。你说的那件叫‘五彩鱼藻纹盖罐’,论品相和年代那肯定算得上精品,但是没有那么高的价值,那都是个人极其喜欢,不惜高价买来收藏的,他在喊价的时候,考虑最多的并不是市场价值,而是自身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