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1章 你要是想打我就打吧

第五十一章 你要是想打我就打吧

下午四点多,张辰和两位美女拉着手来到度假村停车场的时候,不远处一台黑色的红旗轿车里边,张妍和她的爷爷正坐在后排看着他。老人看见张辰的时候,双手有些激动的握紧了,眼里的泪水也控制不住的溢了出来,对身边的张妍说道:“丫头啊,你看他和你三叔多像,他应该就是你弟弟了。”

张妍早就认定了张辰是她失散的弟弟,再经爷爷这么一说,就更加确定了。抱着爷爷就哭起来,这种感觉太难受了,看着近在眼前的弟弟,却不敢上去相认,不是不能,是不敢啊。但是这种感觉,他们也只能咽进肚子里去,这都是在为自己家的错买单啊,你可怜,你也没有被抛过啊。

三天之后,两份报告放在了张老爷子的面前。一份是老张家孙子六岁前的档案,六岁之后的就没有了;另一份是张辰的档案,是从九岁时候开始的,九岁之前的也是没有。

即便是只凭这两份档案,张老爷子已经百分之百的确定,张辰就是他的亲孙子。虽然两份档案中间有三年断开了,但是天下间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情,都是孤儿,都叫张辰,背后都有一条五彩飞龙,还都是一样的年龄,连长相都能合上。

只是中间缺失了的那三年档案,让老人揪心啊,那三年一定就是这孩子最苦的三年,孤儿院没有记录,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这孩子在流浪。六岁的孩子啊,三年就是一千多天,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活着可真不容易啊。

张妍看过那两份档案后,哭了整整一夜,一大早把两个妹妹叫来,把两份档案摆在她们面前,表情很严肃的问道:“如果让你们六岁的时候就出走,一个人流浪三年,你们能不能活到九岁?”

张嫚和张姝听姐姐这么问,已经明白什么意思了,感情自己这弟弟从六岁到九岁就是流浪着活下来的啊,双双流着泪摇头。

张妍就说了:“这是我们老张家造的孽,就得由我们老张家来承担,不论如何,我也要把张辰认下来,就算他不认这个家也要认我这个姐姐;而我,就算不认三叔也要认下这个弟弟,你们的意思呢?”

俩姐妹也没说什么,就是点了点头。本来就是三叔浑嘛,要不是因为他浑,能会是这么一个样子吗?要不是他浑,老爷子能把他发配到同江那么远的地方去这么多年也不管不问,没有提升?

张妍见两个妹妹点了头,也赞许的笑了笑,说道:“针对现在的情况,我们不能操之过急,小嫚,这头阵还得是你来,……”

泡完温泉的第二天,张辰就和宁琳琅去见了太师叔陈老爷子。老爷子听张辰说面前的九块翡翠都是他自己赌石得来的,欣慰的大笑了几声,表扬张辰:“你这样的态度就很要得,学会什么都是有好处的,技多不压身嘛。看来你小子还真是天才,学什么都能学出来,而且还是又快又好,将来你可以做收藏协会会长这个位子。”

张辰心里就慌了,“太师叔你别开玩笑了,那椅子坐着可扎屁股,我宁愿自由一点。还有啊太师叔,我开了一家店,是做玉石珠宝生意的,到时候您老给捧捧场,我还指着借您的旗号混两天呢。”

陈老知道张辰是在说笑话,他不会真的去打着谁的旗号胡来的,就笑骂道:“你个小兔崽子,学会打趣我这个老头子了还,自己做点买卖不是坏事,经济要发展就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多活动活动,毕竟是很有精力的嘛,到时候我会去的。”

张辰又跟陈老说了自己开办唐韵的事情,老爷子对他这个办法倒也认可,但还是要他小心,不要搞出乌龙来,“你这样做也是对的,现今的社会啊,很多执政者已经开始为自己考虑多过为国家和老百姓考虑了,一些宝贝还不如放在自己手里安稳,我也是因为当年的情况特殊才说出大话,现在是想后悔也来不及喽。你小子不错,好好努力,光大师门就看你了。”

老爷子当即就给他那位朋友去了电话,对方说徒弟出去交流去了,要过几天才回来,等一回来就给他消息。

中午老爷子还要赴一个约,就没有留张辰和宁琳琅吃饭,在两人要出门的时候,老爷子又说了一句:“你们以后搞到什么好东西就拿来给我开开眼,我可是知道你小子运气好的不得了。”

这几天张辰总感觉有不止一双眼睛在后边盯着他,展开意念力覆盖到五十米范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张辰也就放心了。张辰从来不和人结仇,也就没有仇家,当初那个公子哥也不应该是,在他心里他应该是胜利者。张辰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个碰瓷的背心男了,如果真是那个背心男,张辰就完全不担心了。

没过几天,陈老爷子打电话通知张辰说那位郑大师已经回来了,让他下午带着翡翠过去。

经过陈老介绍,张辰了解到这位已经是六十多岁的郑天宝郑大师,在玉石界也是很有名气的大师,现任宝玉石协会的常任理事,因为其雕工出神入化,所以被人们戏称为“当代陆子冈”,其实他真正的绰号叫做“郑八刀”,可见功力深厚。

这位郑大师一把年纪了,见了陈老却还是一口一个老爷子的叫着,显得很是亲近和尊重。知道陈老带来的是徒孙,对张辰两个也十分热情,这是给陈老的面子,张辰和宁琳琅太年轻,还当不得这位郑大师礼遇。

等张辰把翡翠拿出来给郑天宝看的时候,郑天宝都惊的说不出话来了,他这一辈子见识了不少的极品翡翠料子,可也没有见过这么全的,尤其是里边的乌鸡种黑色妖姬和赤足的富贵橙、鸡油黄这些极其罕见的玻璃种料子。

赞叹了一番之后,郑天宝又恢复了他大师和长辈的风范,问张辰都要些什么首饰。这几块翡翠每一块都能单独成一套都还有剩余,张辰早已经想好了款式,每块翡翠单独制作一套首饰,包括一对耳环,一条项链,一个吊坠,一副手镯,两枚戒指,而这些首饰最好能够互相搭配,那块帝王绿的料子最大,剩下的料子就做几个观音挂坠分别给师伯、四师叔和太师叔还有自己。陈老年龄大了,佩戴延命观音比较合适,其他的就做普悲观音,龙头观音,不二观音,蛤蜊观音和多罗尊观音。那块血美人的剩料做一个青颈观音和一个马郎观音,以及一对持莲观音。

郑大师记下张辰所要的物件,略微盘算后说道:“嗯,做完这些还能有剩余料子,你这些东西大概要两个月左右的世间,这么好的料子必须出精品。我完工之后给你消息,就这样吧。”说完,郑大师和陈老打了招呼,抱着翡翠就走进工作室去了。

陈老笑道:“小郑就是这个样子,一见到好料子就什么都不管了,咱么也走吧,留下来又没人管饭。男戴观音女戴佛,青颈观音和马郎观音是给雯琳和小丫头的吧,佛身和妇女身,讲究。那两个持莲观音的呢,你们这么年轻就要孩子吗?”

张辰笑道:“一般女性佩戴的吊坠都是佛像,我就想给她们弄得与众不同一点,毕竟只是一个装饰物,有点新意也不错嘛。孩子还不知道呢,不过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就一起弄好得了。”

陈老对这个徒孙是相等的满意,乐呵呵的道:“这就是学问的好处,一般人讲究女性佩戴佛像,那都是瞎讲究,他们哪知道观音有三十三身,还有佛身和妇女身呐。所以我就说,学会什么都没坏处。小郑对自己人还是有求必应的,你以后有什么就来找他,也可以和他学习学习。”

“今天可要你请客的,我这老头子身上很久没有装钱了,走吧,好好宰你一顿,听说你小子已经是千万富翁了。”陈老也就和自己人这么说,给别人,请他他都不给脸子。

把陈老送回家张辰和宁琳琅就打算去琉璃厂转转,宁琳琅对于一些东西还是见得少,多去转转有助于她的提高,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捡个漏,张辰有一阵儿世间没捡漏了,心里怪痒痒的。

估计手里有好东西的人今天都没开工,而琉璃厂本来就很少有捡漏的机会,逛了两个多钟头,张辰愣是连个要走货的人都没遇上,更别提捡漏了。

张辰比较泄气,就提议明天再去故宫看看,现在他们有工作证,可以看到好多不会陈列展示的宝贝,去了两三次故宫,每次宁琳琅都有收获。

眼看着又要到饭点儿了,张辰就问宁琳琅想去哪里吃,大美女沉思半晌之后,说要吃佛跳墙。得,那就去燕京饭店吧,距离最近,还是正宗的谭家菜,佛跳墙很不错的。

张辰从上车的时候起,就感觉到后边有人跟着,可能是因为没有淘到宝贝心情有点沮丧的原因,张辰对这个最近几天一直跟着自己的人突然起了火,就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人。有了这个想法,张辰就专门没走大路,七拐八绕的转了半天,路过五道街,樱桃斜街,又回到火神庙,从火神庙上了大栅栏。

因为路不是很宽,张辰又专门把速度压着,后边的车就只能跟近一点。快到煤市街的时候,张辰靠边停下车,让宁琳琅在车上等着,打开车门下了车就朝后边跟着的那台车走去。

张嫚坐在驾驶位上,看着张辰直直走过来,心里就发慌了,被发现了,这可怎么办啊,本来他对我就没有好印象,这下给逮到跟踪,就算浑身是嘴,可让我怎么说啊。呃,其实我是你二姐,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

张嫚摇摇头否决了这个意向,她要是真这么说,估计张辰能当下就抽她一个大嘴巴子,张辰那一身的牛腱子她那天在温泉汤池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不难想象那副身躯有多么强悍的力量,这个方案风险太大了。

张嫚还在那里想着各种应对方案,“咚、咚、咚”车窗玻璃就被张辰敲响了。躲是躲不过了,张嫚一咬牙把车窗降下一半,说道:“张辰,你千万别激动,等我下车和你说。”

张辰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人,他自忖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可这张嫚为什么要玩跟踪呢?那天她姐夫过来聊了半天,就觉得有问题,不会是这女人对我有意思吧?要不为什么连续好几天的跟踪呢,开玩笑,哥们儿有女朋友的好不好,任何方面都比你强一万倍不止,也许你家是当大官的,可是哥们儿不稀罕这个。

张嫚一下车就开始结结巴巴的,也说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张辰,你别激动,我们又见面了,不是,我并不是要跟踪你,也不对,我,我就是想见见你,哎呀,反正我没有恶意。你别打我啊,好男不跟女斗,再说我还是……,哎呀,不说了,你要是想打我就打吧,但是别打我的脸,打屁股或者什么的都可以。”

说完了就是一副豁出去的表情,倒是让张辰有点搞不明白了。想见见我,还让我打她屁股,不会真的看上我了吧?这可不是好事,必须严辞以据,别说自己已经有了宁琳琅这么极品的女朋友,就是没有女朋友,也不能和这样一个女人揪揪扯扯的。

想到这里,张辰正色道:“张警官,我们好像无怨无仇吧,而且我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跟踪了我好几天了,我不管你是为什么,你也不要和我说。总之,请你不要继续你这种无聊的行为了,我有时候也会心情很不好,到那时候我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张嫚眼见着张辰就要走,真是急了,刚刚他已经说了,以后不许再跟着他,如果再跟着他,自己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可是错过今天就很难再有机会了,不如拼一下,这一着急也就不结巴了,“张辰你等等,我找你是真的有事要说,其实还有人想要见你,很重要的事情,你能,你能跟我走一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