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3章 身世(二)

第五十三章 身世(二)

张辰的冷静让张妍三姐妹有些担心,她们不知道张辰在想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有想,深怕张辰做出什么让她们害怕的举动,或者说出让她们绝望的话。

宁琳琅是知道张辰以前的遭遇的,所以她对张辰也是很宠爱,现在听张妍问出的问题,很显然她们知道张辰的身世。她倒不是很在意张辰的身世,她爱的是张辰,只要张辰还在,她就不会有其他的担心,但是她担心张辰。见张辰沉默了有两三分钟了,深怕他有什么不对,就拉了拉张辰的手,问道:“师兄,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语气充满了关心和疼爱。

张辰微笑着看着宁琳琅,说道:“没事,就是有点走神了,琳琅你一定很饿了吧,我们赶紧叫服务员上菜吧,师兄也有点饿了。”话落就起身叫服务员加快点上菜。

那边三姐妹一听这话,心里就凉了半截,看来今天这事要糟糕啊。张辰现在的表现完全不是一个孤苦多年的孩子在可能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应该有的表现,他更像是在听别人说故事,一个和他完全不相干的故事,而他则是一个冷眼旁观的听众。

张辰再次落座之后,带着一点不知道算不算是微笑的表情,和张妍说道:“呵呵,你既然问了,我也就不准备给你瞎说。我的确不知道,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成长或者生活,其实我已经好多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你看过我的资料,你就应该知道,我人生最黑暗的时间是在我童年和幼年,只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很幸福,不是吗。”说着还拉起了宁琳琅的手,给她们看。

宁琳琅能够感觉到张辰对她的爱,也能够感觉到张辰和她在一起是真的很开心,就像她和张辰在一起一样的开心,张辰对她的感情很真诚。也不管有没有别人在场,抱着张辰就是一记蜜吻,“师兄,我爱你!”。这就是洋妞儿的好处,一点都不做作,爱就是爱,不给别人知道,那就不完美。

张妍看着宁琳琅和张辰的亲密,心里是真的为张辰高兴,在那份资料里,也记录了赵蕾这个人和一些相关的事情,可以说张辰过往的很多事她都很清楚。可又一想张辰刚才的话,明显就是在拒绝她,心里就难受起来了。

这可是自己的亲弟弟,老张家唯一的男丁,就这么坐在她们面前,可她们却不能和他一起高兴,不能分享这个弟弟的开心,这对于她们来说还是一种奢望。别说让张辰叫她们姐姐,就是他们想对张辰称呼的亲密一点,怕是张辰都不会答应。这一切都是自己家人造成的,就是她们那可恶的三叔,把他的亲生儿子,老张家的独苗香火丢在了大街上。

如今,这个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青年,已经是别人的儿子了,虽然他还是姓张,可已经不是她们那个关中张家的张了。张妍心里就气啊,看看现在的张辰,各方面都那么优秀,如果还在自己家里,那就是老张家的骄傲啊,那些京城权贵家里的子弟们,怕是没有一个能有这么优秀吧。

张妍想着想着就又流泪了,哭着说道:“张辰,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吗?我不相信我这么问你,你还是什么都不明白。我真的忍不住了,既然你什么都不说,那就由我给你说吧,从各方面的证据看来,我们已经能够确定,你就是我们二十年前失散了的弟弟。”

这句肯定的话从张妍嘴里说出来,两个妹妹也坚持不住了,都小声的在哪里呜咽着,张妍看了看两个妹妹,继续说道:“我再次代表家人对于当年发生的事情给你道歉,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可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没有办法改变。但是这么多年来,家里的人没有一个不记挂着你的,爷爷为了这件事把三叔打发到边远的同江,这么多年都不让他回来,就是在赎罪啊;你不在了之后,我连上学的心思都没了,每天都到处去找你,可我那时候也还小,找了一个多月都找不到你,你知道吗,你在我心里挂了二十多年了。”

姐妹三人都有些泣不成声了,但是在服务员上菜的时候还是极力的忍住,她们是怕张辰没面子。的确也是,服务员看着三个梨花带雨的姐妹,那边还有一个眼圈微红的宁琳琅,唯独张辰这个男人,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真叫人恨的荒。

服务员走后,张妍又开始了:“就算你有恨,也不应该殃及到所有人啊,两个姑姑也一直记挂着你,从那件事情之后,她们都已经和三叔决裂了。张辰,我求你,求你能不能跟我去见爷爷,老人家都八十多岁了,眼看着日子一天比一天少了,想你想了这么多年,你能给他一个安慰吗?……”

张妍说的有些激动了,也不管是该说不该说的,就那么一咕噜的往出倒。张嫚听着姐姐的话有点不对了,这时候可不能说这么多,这是提要求的时候吗,请求都不能说,赶紧打断张妍的话,说道:“张辰,按说我是你二姐,可我不敢跟你这么称呼,本来就是家里对不起你,我又没给你留下好印象。可你知道吗,我们从来就没有放下过你,大姐在你小的时候还抱过你呢,我那时候也还小,但是我也知道啊,我们都想着你的。那天在温泉那里见到你之后,大姐的眼泪就没断过一天。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不管你认不认我们这三个姐姐,我们都要认你这个弟弟,二十多年了,谁能忍受了二十多年的思念,还在见面之后不为所动啊,我们想你也想的很苦的。”

张嫚的话音刚落,小妹张姝也带着哭腔说话了:“张辰,我只比你大不到四岁,我们的年龄算是相近的,应该能说得来。你不应该是一个蛮横的人,谁犯的错就由谁来承担,三叔是三叔,我们是我们。面对这样的事情谁都不会好受,谁都不会那么自如,但是先天血脉注定我们是姐弟的关系,这是写在你我基因里边无法改变的。既然无法改变,那为什么不去尝试着接受呢,说不定在你接受这一切之后,你会发现,有几个姐姐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呢。”

张姝是京都大学的老师,可能是因为教育和辅导学生比较多,说出来的话比她两个姐姐更有说服力,这点让张辰也比较欣赏。

张妍从坐下开始哭,到现在都没有停下来,听了小妹的话也觉得很有道理,就说道:“是啊,我们不奢求太多,你不妨先试着接受我们,慢慢的你也许真的会认可我们,其实家里的人都很好的,就是三叔太浑了。”

张辰这时候其实已经对这姐妹三人有些改观了,毕竟她们这样的表现不是装出来的,但是这并不能说就是张辰能够接受她们。别说是还是二十多年来从没接触过的她们,还捎带着那样不堪的的往事,就算是一个从没有过节的人,站在他面前让他叫姐姐,他也不会答应的。

点了一支烟,看了看三姐妹,说道:“你们也吃点东西,喝点果汁,这样是很消耗体内水分的。哦,你们喝酒吗?”

三女都摇头说不喝,张辰就给自己用那种喝果汁的大杯倒了一杯,大约有差不多半斤多一点的样子。张妍看着就说话了:“张辰,我知道我没什么权利去说你,但是你喝那么多酒,会对身体不好吧,而且你还要驾车,喝了酒再驾车的话,很容易出问题的。”

她的这句话,要比前边所有的话都要作用大,因为张辰从她的话里很明显的闻到了关心的味道,这种味道做不得假。对于张辰这样一个对感情极度敏感和渴求的人,这种味道哪怕是再淡,他们也能察觉到,所以她的这句话,让张辰实打实的感动了一下。张辰端着酒的手微微停了一下,只不过动作太小了,除了一直盯着张辰酒杯的张姝,谁都没有发现。

张辰喝了一口,笑着道:“没关系,我的酒量还是可以的,而且我女朋友也会帮我的。”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菜,张辰接着道:“你们说的话我都听明白了,但是实话实说,这事情来的的确很突然,我还真有些接受不过来。要说有没有恨,我觉得没有,这个问题我在心里问了自己十几年了,我真的恨不起来,准确点说,我对这件事情有点无所谓。”

“可是你们应该也明白,要让我接受这件事,并且做出什么样的行动,也是一样的难,我连恨都没有,你让我去原谅谁?我问你们几个问题吧。”

三女都停下来,等着张辰发问。

张辰看着她们的眼睛,问道:“你饿了的时候一般吃什么?”

三女不知道张辰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既然张辰肯和她们交流,就是好事,张嫚答道:“也不一定吃什么,一般都是能找到什么就吃什么。”

“那你渴了的时候你都选择喝什么水”

“小时候好像只允许喝白水,长大之后就随便多了,选择也很多。”这是张姝的回答。

这时候,除了张辰只有宁琳琅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些问题,因为她问过张辰,知道很多张辰童年流浪的故事,那些故事可是让她哭了好几天的。

张辰又接着问张嫚:“你小学在哪里念的啊?”

“我和大姐上京城小学,小姝是读的京师大附小。”

“哦,你们家在京城什么位置?这么多年你们就一直住在那里吗?”

“小时候是和爷爷一起住的,就在玉泉山,后来长大了那边规矩太多,就搬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