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4章 败家仔

第六十四章 败家仔--已修正

那人听到张辰的话,双眼都亮了,忙说道:“卖,怎么不卖,都卖,两万块你拿走。”话语中还带着一丝兴奋。

张辰就心想,这该不会是偷来的赃物吧,可别真买了赃物,到时候再给警察拿走了,那就真是亏大发了。问道:“你这东西怎么来的啊,你都知道这些是什么玩意儿吗?”

那青年不屑的道:“切,你当我什么啊,这些都是玩蛐蛐儿的东西,是我爷爷的宝贝,要不是老头子死了,我能拿出来卖吗?只不过那些人都不识货,只给那么一点点钱,这东西在我爷爷手里留了几十年了,怎么也算是古董了吧。”

张辰就乐了,这家伙还真是个棒槌,这么好的宝贝不认识,还说别人是瞎子。不过听他这话,好像是背着家里人拿出来的吧,这可得问清楚了,道:“哦,这些东西有点意思啊。你爷爷留了几十年,应该很喜欢这些东西吧,你家里人不留着当个念想儿啊?”

“屁的念想儿,老头子活着的时候就没打算留下东西,家里的瓶瓶罐罐都给他卖了,可卖了的钱也没给我一分啊,都TMD捐给希望工程了,那些山里的小屁孩儿难道比我这个亲孙子还亲吗?前些年我也就是拿了他一只碗换点钱花,就要和我断绝关系,真是气死我了。”

青年气急败坏的数落着他爷爷,又道:“这不是老头子死了吗,临死就给我留下一套房子,还要我好好努力,将来赚了钱把家里房子好好修整修整,钱都没有留下一分,让我怎么努力啊,真是气死人。翻来翻去也就找出这么点东西,是老头子活着的时候最喜欢的,可这玩意也是最不值钱的,我就寻思着买个两万块算了。过两天再打个广告把那些空房子都租出去,也算能落个活口。”

张辰这就明白了,这丫的父母都不在了,就他和爷爷俩人。这小子不老实,偷了他爷爷的宝贝去卖钱,老头为了教育他就吓唬他要断绝关系,可老头儿最终还是舍不得他,临走把老宅子留给孙子了。而孙子是恨爷爷把东西卖了捐给希望工程也不给他,就报复性的把老人的遗物拿来卖。

这可真是个王八蛋啊,如此不孝,怪不得他爷爷什么都不给他留下。估计平日里也是好吃懒做惯了,不知道靠自己生活,就知道败家。

张辰是绝对不会同情这样的混蛋的,他手里的这几件东西一定要压了价格收,这么好的宝贝要是这小子卖不出去,一气之下给砸了,那可就造孽了。

想罢这些,张辰就拿起他筐子里的东西,对他说道:“你这也够可怜的啊,老家儿都没了,你也算是孤苦无依了吧。我倒是有心帮帮你,可你这玩意儿是真的不值钱,顶到头也就是明国时候的东西,加到一块儿也不值两万,怕是上万都困难。你要真是愿意卖,我出一万块买你的,也算是咱们交个朋友帮你一把,你要是不愿意,那我可就真是爱莫能助了。”

张芷兰听这青年如此不孝,张辰还要帮他,就准备说说张辰,还没开口就被看出她不对的宁琳琅拉住了,对她悄悄的摇了摇头。张芷兰看这宁琳琅的眼神,好像是有什么话不能说的样子,就想到张辰说的捡漏,难道这就是在捡漏?可这都是什么东西啊,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样子,不过儿子应该不会看错的,他还从没打过眼呢。

张芷兰不知道这是什么,可宁琳琅知道啊,虽然她还没有上前去细看,但也能猜个差不多,如果不是特别好的精品,师兄是不会这么关注的。

要说这青年的筐子里还真都是宝贝,三河刘的蛐蛐葫芦,赵子玉和万礼张的蛐蛐盆,过笼、水槽什么的一样不少,整个就是全套的斗蛐蛐精品荟萃。

青年筐子里都是好东西,他在潘家园赚了两天了,就是没人收他的,这些东西要想凑这么多这么全出来基本不可能,他的态度又不太好还不懂行,所以人们都把他当骗子了。张辰也不信有人能凑这么全,要不是使用意念力观察,他也会错过的。

这么一筐子,最多有人出价五千块,现在张辰出一万,青年也不想再耗时间了,万一这位一走,怕是连一万都够不上了。想了想就说道:“兄弟,就冲你这句话,一万块钱卖你了。”

张辰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整一沓给了他,又拿出合同来让他签字摁了手印,这才算完事。这个必须摁手印,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哪天发现卖便宜了难保他不会来找张辰闹麻烦,现在白纸黑字的合同有了,就不怕他有什么想法。

那小子也痛快,签字画押之后,拿着他的一万块,高高兴兴的就要走了。张辰想起什么似的,又把他叫住了,问道:“哥们儿,你们家老爷子留给你那是多大的房子啊,怎么还要往外租呢?”

青年收了张辰的钱,觉得张辰这人还不错,比别人给的价钱都要高,心里也没了防备,说道“哦,就是一套四合院,本来我们家有好几套,分私产的时候都给分出去了,那时候家里人多,还给留了一处,大概有个三亩地的样子。我爷爷兄弟好几个都没儿子,就我爷爷这边是单传,我那太爷爷就把院子给我爷爷一个人了,其他兄弟都分了点财产就四处落户去了。可这有什么用啊,又不当吃不当喝的,现在人家都住楼房别墅,哪像这样啊,冬天上个厕所能冻得你半死。”

“呵呵,也是啊,老房子是有些不太合适的地方,毕竟是多少年以前的了。不过你这院子没有规划拆迁吗?”张辰又问他。

“拆不了了,政府不让拆了,说什么要划成保护区,这不是把人往坑里推吗。好巧不巧,我们家那院子正好就在鲜鱼口街,被划在保护区里边了。原本还指望着能把院子卖了过几天好日子呢,这下可好了,就是有人想买,那手续也办不下来,看来我是没指望了,就在这破房子里窝着得了。”

“哦,这样啊,那我看你那院子地段可是不错啊,如果能利用起来的话,倒还是真有点搞头,你那院子卖吗?”张辰是动了这个心思了。

“卖啊,早就想卖了,谁要给我五百万我当下就卖,就是现在手续太难办了,没人愿意费这个心思。你要买是可以,但是手续得你自己想办法,我可是没那能耐。”这小子还真是败家,可他这话张辰喜欢听啊。

张辰心里暗爽,这样的棒槌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品啊,说道:“这样啊,那你卖给我吧,手续什么的我来办理,我给你五百万。你要是觉得还行,那我一两天就去看一下,如果都合适的话,我肯定买了。”

张辰又问了那青年家里的电话,说好了就这两天给他打电话过去看看,青年保证这几天都会在家里等着电话,然后就乐呵呵的走了,好像已经看见了五百万在对他招手。

张辰抱着竹筐子,和张芷兰等人上了车,把筐子交给了坐在副驾驶位的张沐,说道:“小沐姐,你可拿稳了,这都是好东西,一旦毁了可就再也难找了。”

张芷兰刚才就想问问张辰这是什么宝贝,现在总算是没外人了,就道:“儿子,这都是什么宝贝啊,你这是又捡漏了吗?”

张辰笑嘻嘻的说道:“妈,您说的没错,是捡漏了。您知道老年间的人都玩斗蛐蛐吧,这就是一整套的斗蛐蛐精品,流传到现在的可谓少之又少。能凑成一套的,最少也得值个三四百万,这筐子里的可都是精品,而且有的可能都是孤品,价值是没法算清楚的。”

说完也不管几人如何的惊讶,对宁琳琅道:“琳琅,你来说一下吧,我开着车先往饭店走,这一路差不多也能说清楚了。”说完就点着火把车开出了停车场。

宁琳琅接过张沐怀里的竹筐子,看了看里边的东西,就开始给张芷兰三人讲解:“张妈妈,这三个桶状的东西叫做蛐蛐盆,是用来盛放蛐蛐的,这个发橙色的是明末清初一位很出名的匠人万礼张制作的,万礼张这个人是蛐蛐盆从宋代开始的瓦盆向后世的泥盆过渡的关键人物,他的作品存世量很少,蕴含着当时的历史文化,是很有价值的一件东西。但是由于它的功能性,并不适合斗蛐蛐使用,所以只是一只养盆,就是平时用来养蛐蛐用的。”

随后又拿起另两只蛐蛐盆看了看,说道“而这两只就不一样了,这两只是清代中期的一位制盆名家赵子玉所做,古代的斗蛐蛐分为南北两派,而这位赵子玉就是北派的顶尖式人物了,他的作品一直到明国时候都还有人在仿制。他制作的蛐蛐盆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普通的产品叫做子玉十三种,是供大众赏玩的;而另一类叫做特制八种,就是现在所谓的高端产品了。这两只盆都是特制八种里边的,这只看底款和盖内的款识,应该是永战三秋盆,属于当时的精品;而这一只,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韵亭主人盆,从底款和盖内的款识看,这上边有‘荣郡王雅玩’的字样,这只盆应该是乾隆皇帝的第五个儿子永琪的第五个儿子绵亿,也就是嘉庆朝的荣多罗郡王所定制的,属于极品了。”

“这只紫檀木带手柄的和这两只青灰色的盒子是过笼,北派叫串,南派叫蛉房,是把蛐蛐从一处挪到另一处的用具,这只紫檀木的应该是手工制品,这两件陶制的都是赵子玉窑的;这几只半圆形的叫做水槽,这几只带有翘边的叫做饭板,是给蛐蛐放置水和食物的器皿;而这只鸟笼一样的,则是用来观赏蛐蛐的,就叫做蛐蛐笼。”宁琳琅一边讲解一边想,一万块买这些东西真是超值啊,师兄眼睛太毒了。

又拿起剩下的两件,看着其中的一件说道:“这两件叫做蛐蛐葫芦,也是养蛐蛐的用具,蛐蛐放在里边的叫声非常好听。这只葫芦底儿是双脐,还是象牙口和九动的高蒙芯的,我看应该是三河刘的精品,三河刘也是清代制作蛐蛐葫芦大师,作品传世极少,像这样品相的在光绪年间要千两银子才能买到。”

白银千两,这玩意就这么值钱吗?不懂古玩的张芷兰三人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玩意儿在那时候就值那么多钱,哪现在又该十个什么价钱呢。

说罢又拿着另一只葫芦,看了半天,还是不太明白,就问张辰道:“师兄,这只火绘葫芦我只知道是清朝官模的,但是出处不能判定,你说说吧。”

张辰回头看了一眼那只葫芦,说道:“你看看那下面的款,是‘梁九公造’,葫芦上的两条龙都是很骄傲的抬着头,那种不可一世的气势是皇帝才敢有的。这只葫芦不但是官造,而且是御制的,康熙皇帝很喜欢自制匏器,他御制的匏器款就是梁九公。”

听了章辰的话,宁琳琅也把眼睛睁的老大,康熙皇帝喜欢自制匏器的事他也是听说过的,但是没想到手里能拿一件,这可是极其难得的东西,不管什么物件,只要和皇帝沾上了亲,那身价必定是暴涨,刚才那个青年还真是个棒槌。

张沐对这些还不懂,就问道:“小辰,你说这个蛐蛐葫芦是康熙皇帝自己做的吗?怎么康熙也很喜欢斗蛐蛐吗,而且还要自己动手制作蛐蛐葫芦,真是想不通。”

张辰就给她解释道:“不是说康熙喜欢斗蛐蛐,而是他喜欢制作匏器,匏器是葫芦器的别称,这蛐蛐葫芦只是匏器的其中一种而已。最早期的匏器作用是皇宫里用来盛水的,后来才慢慢变成皇宫贵族的把玩物件,也因为皇室的重视,匏器的制作工艺在康熙年间有了很大的发展,演变成为杯、碗、筒、瓶还有蛐蛐葫芦等等的样式,皇家还专门为此开办了制造部门,宫廷制造的匏器还被皇帝作为礼品赏赐给王公贵族和别国的使者等人,在当时也是一种文化。”

现在的张沐已经是完全沉在古玩里边了,越听这些事情就越觉得这个行当有意思,这里边的东西太精彩了,就想着自己啥时候也能像张辰或者宁琳琅一样,看着个什么物件,马上就能说出个四五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