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7章 银元

第六十七章 银元--已修正

公司的名字叫“天辰国际”,张辰已经知道它的含义,这间公司可以说就是为寻找他而开的,二十多年里张芷兰请了无数的私家侦探和找人专家,不停的到处搜寻张辰的踪迹,想来这也是母亲事业上的一个支撑吧。真不知道那个当年抛弃了母亲和自己的男人,他现在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他身边的人能够有母亲这样出色吗,能够像母亲这样温柔贤淑吗,在他爽快了自己的同时,他失去的是更多。

张辰问律师有没有办法能够尽快的拿下这处宅院,律师表示无能为力,所有的手续都是必要的,但是如果能够通过一些关系,倒是可以保证交易的稳妥和合法性。

张芷兰就打电话召来了侄子张沄,他在京城的人面很广,各个行业的口子上都有熟人再加上他的背景身份,是办理这件事情的不二人选。在官面上办事是有讲究的,她不能亲自去,应该由小而大的来,张沄不好办才到她,然后是两个哥哥,到了老爷子那就顶破天了,当然在华夏大地上还少有老爷子办不到的事,但不能大事小事都让老爷子出面啊,那样很丢面子很掉价的。

张沄在第一时间响应了他二姑的召唤,还是带着媳妇儿一块来的,问清楚张辰情况之后,就拍胸脯保证完成任务。然后又用一种有些无赖的眼神看着张辰,说道:“以资抵债,也亏你想得出来,你小子这可是让我犯错误啊,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

张辰知道他是在开玩笑,不过张辰早就想送家里人一些礼物了,反正他那么多自己也用不完,而且外公这边的家里人对他都很不错,还照顾了母亲这么多年,这都是应该的。

就说道:“沄哥,这买卖可是湄姐和小沐姐也有份的,你就不怕他们找你嚷嚷,你好意思吗?也不怕你媳妇儿笑话你?”

“我不管,反正我就找你,谁叫你小子在这一辈里最有钱呢。我媳妇儿怎么会笑话我呢,你外公可就是打土豪出身的,这叫遗传。”张沄也开始配合着张辰玩上了。

张辰翻了翻白眼,说道:“得,答应你就是了,完后我给你一块翡翠观音挂坠吧,够意思了吧?”

张沄原本就是想敲他一顿饭,这也是增进兄弟姐妹之间感情的一种方法和渠道,没想到张辰这么大方,直接就送翡翠了,也不知道他那翡翠值多少钱,既然这么大方,那就再榨他点油?当然,这不是张沄真的要敲诈张辰,更多的是兄弟俩之间的逗趣。

张沄用眼角挑了挑他老婆李楠,意思是说还有一位呢,道:“一块是不是单薄了一点,好事成双嘛。”

张辰连续的翻白眼,苦笑道:“我服你,你太无耻了,我真是被你打败了。你知道吗,那处院子才值五百万,我送你一块挂坠就在百万以上了,再过几年上千万都有可能,一块不够你还要。算了,再给你一块吧,那块本来就是要给嫂子的。”

价值超过百万的挂坠,这么值钱吗?张沄还真是没想到,这表弟出手太大方了,说话就把好几百万送人了。不过这不对啊,本来就是送给我老婆的,女人能戴观音吗?就问道:“你小子搞错了吧,观音是男人戴的,女人应该是戴如来佛啊?”

张芷兰已经知道了这里边的讲究,就给他解释道:“这个你就不懂了,女人也能戴观音,小辰很讲究的,他要送你的东西可是宝贝,这可是难得一遇的极品翡翠,做成佛像就太通俗了……”

等张芷兰给他讲了这里边的道道,张沄才明白,原来这里边还有这样的说法啊,点点头对张辰道:“嗯,讲究!这事你放心吧,哥哥一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今儿的中午饭我请。”

他老婆李楠就在旁边笑了,打趣他道:“得了吧你,占了便宜还卖乖,小辰是自家兄弟不笑话你,要给别人还不早把你踹出去了。”虽是这么说,可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平静,这个表弟看来很好相处啊,为人仗义豪爽,还真是龙城老张家的脾性。

“五师叔……哎呀我是叫不惯啊,还是叫您琳姨吧,真不知道这这些个门派里边规矩是怎么定的,你说明明不是男人,非得管人家叫叔叔,太别扭了,当年妇女革命怎么就没把这条给写法律里边去呢。”张沄也是跟着张辰称呼陈雯琳五师叔,可他怎么都觉得别扭,为这个可没跟张辰少抱怨,张辰也懒得理他,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还是叫姨比较正常。

抱怨了半天,接着道:“琳姨,您这都是怎么保养的啊,看起来了不得就是三十的样子,我媳妇儿都比您显老,您传授点秘诀啥的,让我们也跟着沾沾光啊。我这段时间发现我二姑也变年轻了,是不是你们这门派里有什么驻颜秘笈之类的啊,咱都是一家子,透漏给自家人一点儿不算什么吧?”

陈雯琳给张沄逗乐了,这孩子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这驻颜秘笈都出来了。张辰自从找到一个合理的借口之后,就把那一套说辞又给陈雯琳、董老还有宁琳琅都说了一遍,也给他们调理了身体,张芷兰变年轻的原因她很清楚,虽然不是但也和秘笈差不多,但是这事不能说,除了长辈意外,小辈里边就宁琳琅一个人知道。

反正她是坚持使用羊胎素多年了,只不过很多人不了解这东西罢了,就说道:“哪有什么秘笈啊,我不过是注射羊胎素罢了,羊胎素含有免疫球蛋白和延缓衰老基因,蛋白质的含量也超过了百分之八十,氨基酸含量也很丰富,而且配比合理,脂肪含量又很小,还含很多的其它营养元素,可是养颜圣品呢。我们完后可以一起去啊,那里有很多名人去弄这个,明星、总统什么的都由,我就见过很多的。”

接着张芷兰也参与到了这个话题里边,就连正值青春年华的宁琳琅都在旁边听的津津有味,一副要结成羊胎素大军的架势。张辰看在眼里,心想照这个样子,用不了多久这个队伍就会壮大起来,也许几个月之后,联合上外公家这边的一干已婚女性和适龄女性,她们怕是都可以组团去一趟瑞士了。

张辰和张沄相视一眼,都是带着一点哭笑不得的意思,一起到外边抽烟去了。

第二天张辰就带着天辰国际的律师和张沄,一起去了公证处和房地局等相关单位,有了张沄的面子,一切都办理的妥妥当当,要速度有速度,要效率有效率。整个的过户手续和一应的程序在第三天就已经结束,就等着几天之后取产权证了。

关尽忠带着五百万过他梦想的好日子去了,张辰这边却想着怎么能够把那些宝贝都弄出来,反正就那么放在地下他是不愿意,总感觉没那么踏实,而且这搞收藏的人要是见到了宝贝,明明可以得到,你却不让他碰,那感觉能把人憋疯了。前两天和关尽忠交接的时候,张辰就再次用意念力观察了地下密室,这次张辰依然是被震憾到了,因为里边的宝贝数量巨大,而且件件都是精品,涵盖朝代之广,品种之全,张辰在任何一个人手里都是没有见到过的。

两天前,张辰带着宁琳琅来和关尽忠交接的时候,张辰就已经把夹层里的宝贝取走了。那天办好交接之后,张辰就和宁琳琅在院子里转悠了一阵,最后自然是张辰带着她到了那间正房,在张辰说到那个墙柜的时候,还说这样的墙柜太老旧了一定要推掉,还不停的用手去拍隔板的那边。然后张辰装作才发现的样子,说那隔板有问题,结果还真被他把隔板给拆下来了。

宁琳琅看到墙上出现了一个大洞,还是有点害怕的,张辰早就知道里边的情况,就找来一只手电往里边照了照,说没有问题,还亲自进去给她看,宁琳琅这才敢和他进去那两处夹层。两人进去之后,就看到不远处的两个夹层,一边堆着三排一共十只箱子,还有一边是两排七只箱子,前边那排箱子上还有一个貂皮的包裹。

夹层里空间有限,张辰只好一个个把箱子都搬倒外边,他一边搬一边数,一共是十七只箱子,摆了一地都是,其中那一边的七个箱子特别的沉,要不是张辰现在已经能够做到力拔百钧还真是搬不出来。这次他还真没有用意念力去看里边的东西,提前知道里边有什么,那种欢喜的感觉会变得很淡,他真的是想和宁琳琅一起惊喜一下。

搬出来之后,张辰还是按照原来的样子,把箱子分开两边。张辰也没有顾得上休息,就随手打开了一个箱子,箱子里边是一根一根的棍状物,都用红布包裹着,一排十根,但是不知道有几层。张辰心里已经有些大概了,这估计也就是有钱人家当年都会干的事,藏银元嘛,民国时候纸币是很不值钱的,但凡是有钱的人家都会积攒一些银元,那玩意儿不贬值。

张辰拿起其中一根,把红布打开,果不其然,里边还真是银元。张辰有些失望的看了看宁琳琅,后者也知道一般的银元没什么太大的收藏价值,所以并不是很在意。但是他们的兴奋马上就来了,张辰习惯性的拿起银元在嘴上吹了一下,然后就要放在耳边听响。可是当银元运动到一半,和眼睛同一个水平线的时候,张辰那只拿着银元的手就再也上不去半分了,反而开始向着眼前移动。